不错,小鬼子虽然不是人,但他们绝对不是傻子.尤其是小鬼子诡计多端,而且还善于总结检讨。

    这一志在必得的一次进攻,消耗了三分之二的炮弹不说,还把一个大队填进去七百来人,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败,也是一个小鬼子承受不起的巨大损失!

    铃木重康和奈良晃这两个老杂种百战余生,更是诡计多端之辈。头脑冷静下来以后,自然很快就发现了事情的关键之处。

    说穿了就很简单,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就叫做“换位思考”!

    铃木重康和奈良晃这两个老鬼子回到自己的老巢之后,就开始进行推演整个攻防的变化。

    也jiù shì 说,他们两个人作为这一次的攻防双方,开始全面检讨进攻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何处。

    一个小时的饱和轰炸,然后利用十五分钟的延伸炮击,掩护一个大队冲击两百米的距离。就算守军都是飞毛腿,在如此密集的炮火下,也不可能返回阵地!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敌人根本就没有在阵地里,也没有在阵地后面,而是在阵地前面!

    敌人从阵地里面跑出来,躲过了密集炮火的轰炸而没有被自己发现,最大的障碍物,jiù shì 那片该死的高粱地。

    正是因为那些碧绿苍翠,迎风摇曳的高粱杆,挡住了大日本皇军的视线,让自己中了支那人的奸计。

    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之处,铃木重康更是气得差点儿心肌梗塞:“八格牙路!支那的高粱地也敢和大日本皇军作对,通通的死啦死啦的!”

    8月10日,铃木重康果然没有发动进攻,而是直接返回北平。因为那片该死的高粱地,现在已经成为他心中的魔障。那叫一个食不甘味,睡不安枕。

    如何才能把那片高粱地彻底铲除呢?zhè gè 还比较麻烦。

    让帝国勇士改行当农夫,然后出去割掉高粱吗?估计不能够啊,人家守军肯定不答应,而且还会开枪开炮。

    用炮弹去轰炸吗?zhè gè 想都不要想了!

    帝国资源有限,用珍贵的炮弹去轰炸该死的高粱地,zhè gè 一旦被参谋总部知道这种事情,自己就比高粱地更该死,大概只能切腹谢罪了!

    想了一整夜,铃木重康终于想起一个人来。谁呀?独立混成第1旅团的旅团长,酒井镐次少将!

    因为人家酒井镐次少将来历高贵,手底下有一个坦克大队。

    虽然在攻打南苑的过程中,被炸毁了四辆,但是人家把佟麟阁、赵登禹这两个噩梦给消除了,立下了天大的功劳,现在又给补齐了。

    24辆坦克啊,那可真是bǎo bèi !呼啦一下子冲上去,该死的高粱地通通的死啦死啦的!

    正因为如此,铃木重康这才火急火燎地赶回北平,他要面见香月清司zhè gè 最高司令长官,然后从中协调一番,借几辆坦克过来使唤使唤。

    8月11日,上午十点半,铃木重康又把他的那帮兔崽子拉了出来,开始趾高气扬的排兵布阵。

    还是老套路,先来五分钟的炮火zhǔn bèi !狗日的铃木重康真是老奸巨猾,多一发炮弹都不想用了!

    我13军89师529团的勇士,前天躲避炮击占了便宜,今天竟然照本宣科,这一下子就上了大当!

    古人早就曰过了:“得意不可再往!”

    也jiù shì 说,占一次便宜就行了,千万不要总想着在一个地方老占便宜!把别人当傻子,你才是最大的傻子啊!

    果然不错,等到五分钟炮击停止,团长罗方圭这才如梦初醒,顿时大喝一声:“赶紧返回阵地,小鬼子有诈!”

    晚了!

    勇士们刚刚从地上爬起来,就已经感觉到大地在颤抖,随后jiù shì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越来越近!

    坦克!缺乏反坦克武器的勇士,最担心的jiù shì 敌人的装甲车和坦克!

    不光是坦克,而且已经冲进高粱地,距离勇士们不到八十米,车载重机枪已经全力开火!8辆坦克jiù shì 8挺重机枪,在如此近的距离上开火,杀伤力可想而知!

    再加上紧跟着坦克冲上来的一个大队小鬼子,那么密集的弹雨扫射过来,可怜我们的勇士们,一个又一个倒在血泊之中!

    看到这场景,团长罗芳圭怒极攻心,双眼竟然渗出血来!什么叫睚呲欲裂,我们的罗方圭团长,这jiù shì 了!

    “一连二连跟我来,炸掉这些王八壳子,为xiōng dì 们报仇啊——”

    团长一声怒吼,两个连的勇士没有丝毫犹豫,用最快的动作把腰间的手榴弹盖子全部打开,把所有的导火索都拽在手中,然后翻身冲向敌群!

    他们怒目圆睁,满腔的怒火似乎要焚毁一切敌人!就这样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扑向坦克,再拉响腰间的手榴弹,和敌人的坦克同归于尽!

    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战,不仅让山河为之变色,也吓坏了跟随坦克冲上来的小鬼子!

    看着一百多捏着导火索的勇士朝自己这边猛扑过来,小鬼子们吓得肝胆俱裂,转身就跑!

    89师529团的勇士们,在自己的团长带领下,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炸毁小鬼子的坦克车6辆,击毙小鬼子300余名……

    这一战过后,529团第一次向师部发出了请求增援的电报。因为全团阵地上,能够站起来的勇士,已经不足两百人,再也没有能力抵挡大队级别的冲击!

    一千四百多人的一个团,三场血战之后,已经不到两百人!

    此后,坚守南口车站和龙虎台高地的勇士们,与铃木重康老鬼子的独立混成第11旅团,反复争夺龙虎台高地。阵地几次易手,肉搏战成为常态。

    第89师529团,自团长罗方圭以下无一生还,全部壮烈牺牲!他们用自己的热血和生命,谱写一曲中华儿女奋起抗争的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

    他们是真正的勇士!他们是真正的民族脊梁!

    正是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了侵略者qián jìn 的步伐!

    铃木重康zhè gè 老鬼子虽然丧心病狂,但是他的独立混成第11旅团,在这里同样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却不能qián jìn 一步!

    看见自己搬回来的近千具尸体,铃木重康顿时如丧考妣。现在天气炎热,只能赶紧张罗收集柴火焚尸,再也顾不上发起进攻了。

    铃木重康老鬼子在这里痛不欲生,张狂不可一世的坂垣征四郎,现在看起来一帆风顺,其实他不知道自己身后暗藏杀机!

    小鬼子第五师团离开南口以后,一路向西急进,直扑西南方向的黄楼院——马跑泉长城一线。

    开路的急先锋,jiù shì 后来在诺门坎战役被俄军称之为“钢军”的第21步兵旅团。旅团长三浦敏事少将,下辖步兵第21联队(联队长粟饭原秀大佐)、步兵第42联队(联队长大场四平大佐)。

    紧随其后的,jiù shì 骑兵第5联队(联队长小掘是繁大佐)。它的主要任务不是突袭,而是保护野炮第5联队(联队长武田馨大佐)。

    到达北流村的时候,旅团长三浦敏事没有停留,留下第21联队攻打西北方向的黄土岭阵地,他率领第42联队和大部队仍然急速qián jìn 。

    1937年8月12日,第21步兵旅团主力部队抵达高崖口一线,同开始完成战术集结和重新分组。

    铃木重康进攻南口遭遇重大失败,第二十师团在永定河一线迟迟不能打开局面,华北局势随时都有失去控制,变得糜烂不堪的危险。而第六师团现在还在海上,远水难救近火。

    怎么办?小鬼子的参谋本部经过紧急磋商,最后认为:

    南京政府军已经全力北上,京沪杭一线是最虚弱的时候。如果zhè gè 时候对上海突然袭击,南京政府军就势必抽调兵力回援上海,保卫南京。

    这样一来,采用“围魏救赵”之计调动南京机动兵力,华北的局势自然就可以得到缓解。

    1937年8月13日,日本海军陆战队以虹口区预设阵地为依托,向淞沪铁路天通庵站至横滨路的中国守军开枪挑畔,并在坦克掩护下沿宝山路进攻。震惊中外的“八一三事变”爆发。

    1937年8月14日,中国国民党政府发表《自卫抗战声明》。同时,军事委员会以京沪警备部队改编为第9集团军,张治中任总司令,辖3个师1个旅及上海警察总队、江苏保安团等部,担负反击虹口及杨树浦之敌任务;苏浙边区部队改编为第8集团军,张发奎任总司令,守备杭州湾北岸,并扫荡浦东之敌。

    1937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发表声明,声称“为了惩罚国民党军队之暴戾,促使南京政府觉醒,于今不得不采取断然之措施”。

    同日,日本下达编组上海派遣军的命令,以松井石根上将为司令官,下辖第3、第9、第11师(欠天谷支队)等部,作战任务为“与海军协同消灭上海附近的敌人,占领上海及其北面地区的重要地带。”

    与此同时,蒋某人下达全国总动员令,将全国临战地区划为5个战区,沪杭地区为第3战区,冯玉祥任司令长官,顾祝同任副司令长官,并任命陈诚为第3战区前敌总指挥。

    决定以主力集中华东,迅速扫荡淞沪敌海军基地,阻止后续敌军登陆,英雄悲壮的“淞沪抗战”全面展开!

    1937年8月13日上午十点,为了配合上海那边的“八一三事变”,达到南北呼应,互相策应的战略目的,旅团长三浦敏事早已经迫不及待,命令一个大队冒雨向北出击,进攻长峪城一线的阵地;另一个大队全速qián jìn ,目标是镇边城一线的主阵地。

    防守长峪城——镇边城一线的主力部队,是汤恩伯第13军的第4师,师长陈大庆。

    因为陈大庆在这里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也是导致“南口战役”最终失败的关键之处!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