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9月25日下午3:00分,凌开山得到消息,小鬼子的华北方面军司令长官寺内寿一的专列,已经到了火车站.第6师团的联队长以上军官,在师团长谷寿夫的带领下,前往迎接。

    凌开山接到的最新消息终于què dìng ,寺内寿一的司令部,果真就设在直隶总督府。而且谷寿夫晚上给司令长官寺内寿一接风洗尘,同时也是一个巨大的庆功宴。

    “老子真是发财了!”凌开山得到消息,心脏已经有些支撑不住,实在是太jī dòng 了:“现在真是好时候啊,一个大将、一个中将、三个少将,还有一大堆大佐中佐来吃饭,是不是应该算上老子一个才对?”

    晚上七点三十分,凌开山躲在地洞里面,让两部电台发出了相同的一份电报,再一次确认了重点轰炸区域。同时通报了寺内寿一大将带着司令部,到了清苑城的消息。

    1937年9月25日19:58分,热河方面军总司令白书杰突然对外发布通电:“日军第6师团在过去的十余天时间里,所过之处奸.yin.掳.掠无恶不作。在高碑店、定兴、徐水屠杀平民和战俘9000余人,成为天底下第一畜生军队!”

    “热河方面军曾经多次发出警告,只要小鬼子胆敢屠杀平民和虐待战俘,我们就要加倍处置!本司令官现在正式发布命令:凡我热河方面军将士,只要遇到小鬼子第6畜生师团,一律不宽恕,全部斩尽杀绝为止!此布天下,咸以知闻!”

    一份通电,顿时惊天动地!

    当然不是这份通电有多厉害,而是早就埋伏在清苑县城10公里以外的三个炮兵阵地,一共248门火炮同时打出了第一发炮弹,地毯式轰炸正式开始!

    凌开山手下的第一侦察连所在的位置,现在是唯一没有落下炮弹的地方。zhè gè 位置不是别处,正是淮军公所。

    一连长现在就趴在牌坊最顶上,用望远镜观察轰炸效果,随时给炮兵提供修正参数。

    75mm野战加农炮的炮弹还好一些,只会把房顶掀掉。但是105mm野战加农炮的炮弹,落到什么地方,那些墙壁就像纸糊的一般纷纷被炸散。

    第一批炮弹集中的地方,jiù shì 直隶总督府。108枚炮弹,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分布规律,把zhè gè 小小的院落顿时炸得一片狼藉,冲天的大火顿时就升起来了。

    一连长知道,zhè gè 地方肯定有小鬼子的小汽车和汽油,不然的话,现在并没有使用燃烧弹,应该不会造成火灾。

    “这不是人呆的地方啊,老子马上就要变成聋子了!”

    一连长本来有耳塞,但他从来没有看见过几百门大炮同时轰炸的壮观景象,所以想亲身体验一下。

    没想到距离最近的炮弹都在三百米开外,还是让他有吐血的冲动。尤其是耳鼓,根本承受不起如此密集的爆炸声。

    与此同时,北面黄村的张坊独立团炮兵营、饶安独立师山炮营、防空营,也同时对清苑县城城垣发动了毁灭性炮击。

    小鬼子布置在护城河沿线的工事,根本没有丝毫作用。不到半个小时,已经全部变成了废墟。工事里面的小鬼子全部被炸成了粉碎,轻重武器也被还原成了零件。

    这也不能怪小鬼子偷工减料,蒋某人的中央军都没有飞机、坦克、大炮,那些地方军队就更别提了。所以第6畜生师团的小鬼子修建的,都是机枪工事和一些普通战壕。

    再说了,第6畜生师团并不会在这里停留多久。只要司令官寺内寿一一到,然后把守备队调过来,还有独立混成第5旅团调过来,第6畜生师团就要jì xù 南下,所以也没有必要修建永备工事。

    可惜,别说普通小鬼子了,就连寺内寿一司令官也没有想到,清苑县城陷落仅仅一天时间,支那军队就开始了大反攻!

    从zhè gè 意义上来说,这一座清苑县城,jiù shì gù yì 留下来的一座坟墓,支那军队采用了最经典的“请君入瓮”之计!

    刚才接到热河方面军的通电,谷寿夫还hā hā大笑:“帝国的武士,难道都是一封电报能吓死的吗?白书杰zhè gè 支那魔鬼,我一定要找他算账!”

    结果他的话音还没有落地,第一批炮弹已经从天而降,当场就把宴会厅(直隶总督府的正堂)给炸塌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把什么地方给点着了,火势越来越大!

    凌开山在干啥?他带着一个连,现在就躲在直隶总督府和钱谷幕府地下三米多的地道里面。地面上的爆炸声传到地底下,同样让人心惊肉跳。

    所以,凌开山他们并没有进入直隶总督府的范围,万一地道被炸塌了,自己这些人就要被活埋。被自己的炮兵活埋,而且还是自己引导炮击,那太冤枉了!

    原来,直隶总督府和钱谷幕府之间有一条夹道,也叫做火道、巡道。说白了,zhè gè 地方有三个作用:

    没有战事的和平日子里,这条通道叫做更道,也jiù shì 打更的更夫走过的地方。

    发生火灾的时候,这条夹道不仅能够隔断火路,也能够给救火的人提供通道。

    打仗的时候,这条夹道jiù shì 士兵快速通道,能够用最快的速度把总督府保护起来。

    现在,凌开山他们就躲在夹道下面的地道里,一旦前面出现塌方,他们就可以用最快的速度退出地道。

    听到头顶上已经没有了近在咫尺的爆炸动静,凌开山低喝一声:“跟我上,看看那些大将级别的老鬼子都被炸死没有!”

    地道的出口设在“退思堂”东北角一座小亭子的墙根底下,这是最不容易被炮弹光顾的地方,也是最隐蔽的地方。

    尤其是小鬼子刚刚占领这里,看见围墙和一座小亭子,这里一目了然,绝对啥都没有,根本不会有人来进一步挖地三尺搜查。

    凌开山探出半个nǎo dài 往外一看,顿时大吃一惊:“我操,燃烧弹不是最后才使用的吗,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火?往后传,这里至少有一个中队的小鬼子在救火,所有冲锋枪打开保险,zhǔn bèi 战斗!”

    原来,寺内寿一有一个大队的卫兵,专门jiù shì 保护司令部的。刚才一通“无差别轰炸”,一个加强大队基本上已经报销了。

    现在还能够拼命救火,想把自己的司令官扒出来的人,也就剩下这么百十来人了。

    “打——”

    凌开山他们一千多人,全部都是装备的47发弹鼓的冲锋枪,架上前支架就可以当成轻机枪使唤。

    现在一个连两百多人爬出地道,然后紧贴着东面的围墙根儿一线散开,对中央救火的小鬼子发动了毁灭性打击。

    两百多支冲锋枪打击没有防备的一百多小鬼子,结果动作快的打死了一个,动作慢的都放了空枪。

    “一个排警戒前面的公生明牌坊方位,一个排赶紧向后面搜查,三排检查火场,看看有没有活人!”

    凌开山把三个排都安排出去以后,他才放眼打量这里的环境:五开间的大堂,现在已经彻底被炸塌了,又经过大火焚烧,根本看不出是个啥mó yàng 了。

    大堂四周的地面上,满地都是弹坑,还有被炸成不知道多少片的尸体、枪支和被炸烂的红木家具。

    可惜凌开山不知道,这栋房子还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耻辱标记!

    这座大堂本来是治世问案的地方,但是历任总督都没有在这里办过案。

    唯一的一次办案,jiù shì 1900年10月,英、法、德、意四国狗杂种进犯保定,总督署被占领。留守总督署的廷雍等清室官员,遵照直隶总督李鸿章“以礼相待”的指令,命直隶守军撤离省城,任侵略军烧杀抢掠。

    然而,侵略者却在总督署大堂以纵容“拳匪”杀洋人、烧教堂的罪名嫁祸于人,将廷雍、沈家本等清室官员加以审讯,并处以极刑,枭首示众。

    外国狗杂种端坐于总督署大堂审判中国官员,这在中华民族和直隶总督署的历史上都是奇耻大辱!

    白书杰认为:以前是落后必然挨打,现在有能力就应该报仇。所以他选定了清苑县城作为坟墓,jiù shì 要埋葬那些藐视华夏民族的狗杂种!

    因为zhè gè 地方,产生了清廷一系列的卖国不平等条约,属于中华民族的耻辱之地。

    凌开山不学无术,对历史根本不想知道。他就发现那些被炸得一塌糊涂的尸体,有的挂在已经残破的墙上,有的挂在树枝上。有的就剩半拉nǎo dài ,有的不过半条腿。那真是触目惊心,令人恶心。

    恰在此时,凌开山感觉有什么液体滴进自己的脖颈子,伸手一摸,原来是血!这才抬头一看,顿时吓得他转头就跑:“哎哟,我操!这是要吓死人的啊!”

    啥玩意儿?原来是一个挂着大佐肩牌的上半截尸体,刚好挂在他头顶上的树枝上,而且nǎo dài 朝下!

    凌开山一抬头,差点和人家亲嘴儿,所以他这下子没有fǎn yīng 过来,只能连滚带爬跑开了。

    现在可是晚上八点多钟啊,即便凌开山也杀过上百人,但是突然来这么一下子,就算逃开了,心里还是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哒哒哒——哒哒哒——就在凌开山发愣的一瞬间,西北方向突然传来密集的冲锋枪射击声,终于让他清醒过来,拔腿就朝枪声方向冲过去。

    “副团长,前面的侧房里面发现有人!”一个躲在大树后面的战士看见凌开山过来,立即大声说道:“这些人应该有十来个,但是他们不听招呼。排长他们已经包抄过去了。”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