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三豹和凌开山的张坊独立团,过去的一年时间没有闲着.

    因为他们两个家伙可能是闲得没事儿干,所以摇身一变都成了地主,而且还买了好多地。当地的老地主凡是不卖地的,最后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正因为如此,去年秋天开始,从西面的霍山村开始向东,经过高家庄、贾家庄,到东面的张家庄,长达十公里的一条直线上,就有四个新兴的大地主。

    这四个大地主一夜之间冒出来,然后就开始“兴修水利”。看样子要大搞农田灌溉啥的,反正当地人也不是很明白。不光当地人不明白,估计就算是水利专家来了,也不会很明白。

    因为这四家地主联起手来,在大冬天四处雇人,竟然一口气修建了三条灌溉渠。修灌溉渠这在平原上很常见,但是三条灌溉渠之间的距离,竟然只有一百米,这就太离谱了。

    更离谱的是,这四家地主都是大善人。可能是害怕什么猫啊狗啊掉进灌溉渠里面出yì ;,所以又不惜血本,从老山里拉回来好多一人抱不过来的大树,把所有的灌溉渠都给盖上了。

    这四家地主用圆木把灌溉渠盖上以后,又把挖出去的泥土弄回来,盖在圆木上。

    最后老乡们可长见识了。

    这不,泥土整好了,这四家大地主又在灌溉渠上面种上麦子了。后来连续几场大雪下下来,外地人根本不知道地底下就有三条“精修”灌溉渠。

    “折腾吧,可劲儿地折腾。”当地的老把式叼着旱烟袋,愤愤不平地说道:“虽然你们这样修建灌溉渠可以节省土地,可是为了把那么老大的树弄回来,这花出去的钱,没有二十年也别想挣回来。”

    时间是个好东西,它可以让人们忘记很多事情。

    开春以后麦子重新出现在人们视线里面,一切都是那么和谐。时间长了,人们就慢慢淡忘了这地界儿曾经有人修灌溉渠的事情。

    也就在zhè gè 季节,土匪违反常规,竟然在春天又出现了,而且还是让这地界儿闻之色变的“灵仙姑”。

    现在的灵仙姑可了不得。

    她这次一出来,不抢老bǎi xìng ,专抢火车站。也不抢财物,专抢备用铁轨和枕木。从北面的高碑店火车站抢起,然后jiù shì 定兴火车站、徐水火车站。把所有的备用铁轨和枕木一抢而空之后,“灵仙姑”又不见了。

    当地人百思不得其解:“难道现在的土匪也时兴修铁路吗?把山寨的铁路修通了,那还不方便官军进山围剿吗?”

    不管当地人怎么想不通,反正后来偷袭了小鬼子的第6师团以后,穿插过来的侦察营、机枪营、骑兵营,最后全部进入灌溉渠里面。

    现在,侦察营、骑兵营都出去了,柯羽新带着他的机枪营七百多人,现在就在“灌溉渠”里面呆着。

    原来,赵三豹和凌开山,利用花如月、莫凤娇的女兵营抢回来的铁轨和枕木,在三条灌溉渠里面,秘密修建了75座坚固的堡垒,也jiù shì 现在的重机枪阵地。

    每一座暗堡的射击孔,超出地面仅仅40厘米。当初修建“灌溉渠”,然后又把泥土运回来,一方面是要隐藏三道战壕,另一个主要目的,jiù shì 要为重机枪阵地扫清射界。

    经过一番调整,这75座暗堡非常不起眼地,由北向南形成了一个缓坡梯次结构,最南面的第三道战壕暗堡,比最北面战壕的暗堡高出50厘米。

    三道战壕被重新掩埋以后没有民工了,才由自己的战士重新施工,打通了战壕之间的交通壕。当然,每天夜晚构建重机枪工事,也是战士们自己动手。

    每一道战壕的正中间有一座主堡,也是屯兵洞和指挥所。上一次魏冲从镇海抢回来的电话,全部用到这里了。第三道战壕里面,最西面的一座暗堡jiù shì 一台发电机组,为三道战壕提供照明。

    75座暗堡,每一座暗堡里面4挺马克沁重机枪,分别控制四个方向。也jiù shì 说,在东西长10公里的战壕里面,一共集中了300挺重机枪,每一道战壕100挺。

    这一个修建方案,还是当初赵三豹被任命为张坊独立团团长以后,从承德出来的时候,白书杰暗地里交给他的。

    至于重机枪,全部都是凌开山从“晋商”那里淘换来的。按照凌开山的说法:“我辛辛苦苦打家劫舍置办点儿东西,老大放一个屁就全没了。”

    “敌人距离我们这里还有三公里,一连放两个排在第一道战壕里面去。25座暗堡,每一座暗堡里面放两个人操作重机枪,形成火力支撑点。”

    柯羽新坐在第二道战壕正中间的大碉堡里面,拿着电话机大声吼道:“剩下的人沿着战壕散开,使用轻机枪见机行事。记住,不要让敌人靠近两百米以内,但是又不能把敌人打得太厉害。”

    按下柯羽新的机枪营在这里打阻击暂且不提。

    话说魏冲的饶安独立师全体出动,终于在小鬼子第6师团进入清苑县城,宣布占领保定以后,全部隐蔽进入攻击出发阵地。

    具体部署是:曹仁厚的步兵团,三个满编步兵营,2480人。班级支援火力,是3轻机枪和2支榴弹枪,团部设在小侯庄;

    刘魁重的机枪团(缺轻机枪营,还有一个重机枪营、一个高射机枪营),团部在步兵团北面的阎庄;

    丁大奎的炮兵团(缺重炮营和野炮营,只有山炮营、迫击炮营、辎重营),团部设在步兵团西南面的黄坨村。

    这一次东集团的攻城主力部队,曹仁厚担任总指挥,下辖步兵团三个营2480人。另外配属丁大奎炮兵团的迫击炮营,三个迫击炮连746人。配属刘魁重机枪团的重机枪营,三个连746人。

    不包括通信连在内,加上曹仁厚的警卫连,东集团进攻部队的总兵力4000人。他的任务jiù shì 承担县城南面、东面两个方向的进攻,拔出小鬼子在城外的据点。

    曹仁厚,是原东北军129师下面的一个三营长。他一心想和小鬼子干一场,可惜没有机会。后来白书杰到雄县、饶阳、安平一带剿匪,曹仁厚脱离了东北军之后,被白书杰收编。

    后来组建饶安独立团,曹仁厚仍然只能是三营长。不过手下的部队从原来的340余人,变成了746人。组建饶安独立师的时候,曹仁厚出任步兵团团长。

    曹仁厚是魏冲独立师里面年纪最大的一个,也是从军时间最长的一个。所以魏冲没有让副师长兼参谋长王三驹担任东集团总指挥,而是命令曹仁厚承担前敌总指挥的任务。

    至于副师长王三驹,专门协调炮兵团、机枪团全力以赴,配合攻击集群的协同作战。另外jiù shì 一个医护营,zhǔn bèi 接受来自各方的重伤员。轻伤不下火线,这里恕不接待。

    王三驹是白书杰手底下的一员悍将,平时话不多,笑眯眯的“笑面虎”。如果哪个王八犊子不服啄,胆敢抗命不遵的话,他肯定先斩后奏,绝不留情。

    曹仁厚初膺重任,而且还能够指挥副师长,所以他的战术安排也就四平八稳,不急不躁。

    前线大炮一响,曹仁厚下达了第一个命令:“第一步兵营立即派出一个连,加强一个迫击炮排(9门迫击炮)、一个重机枪排(6挺重机枪)紧急北上。干掉曹河铁路桥一个小队的鬼子,把铁路桥炸掉。然后就地构筑防御工事,zhǔn bèi 阻击徐水一线增援的敌人。”

    第二个命令:“第一步兵营不留预备队,剩下的两个连,分别加强一个迫击炮排和一个重机枪排,一个连夺取西面的银庄,守军一个中队;另一个连夺取西面的焦庄,里面有一个中队和一个大队部。然后全部就地组织防御。”

    第三个命令:“第二步兵营加强一个迫击炮连、一个重机枪连,火速南下清堡一线。在山炮营的配合下,歼灭黄村的一个大队的小鬼子。然后直扑县城南门,zhǔn bèi 争夺城垣,夺取南大门。”

    第四个命令:“第三步兵营,加强一个迫击炮连、一个重机枪连,在步兵一营发起攻击以后,立即越过敌人的阻击阵线,直扑县城东门外的护城河。然后让敌人的城垣火力点暴露出来,再呼叫炮火予以摧毁,夺取东门。”

    最后的动员是:“xiōng dì 们,老子把队伍都派出去了,留下一个警卫连是为了保护通信连的姑娘们。因此,你们必须完成各自的任务,老子这里没有援兵。总司令已经说得很清楚,哪怕把整个独立师全部打光,也绝对不准后退半步。现在执行吧。”

    四个命令发出去,各部队开拔。曹仁厚刚才手下还有4000人的大部队,现在就剩下一个警卫连、一个炮兵排和一个重机枪排,加上通信连的100多姑娘们,也不足600人,和光杆司令差不多了。

    第一步兵营夺取曹河铁路桥的那个连最顺利,很快就干掉一个小队的鬼子,也炸掉铁桥,切断了徐水一线的增援路线。

    第一步兵营营长接到消息以后,立即命令另外两个连火速出击,对当面的银庄、焦庄发起“包围性阻拦攻击”。

    不错,这两个连jiù shì 要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把连成一体的敌人阵线强行撕开一道口子,然后用一道松散的包围圈,把小鬼子分成两个部分暂时包围起来。

    因为第一步兵营的首要任务,jiù shì 给第三步兵营打开一条通道,让他们能够越过敌人的外围防线,直接打击敌人的纵深城垣。

    为了争取时间,外围战和攻城战必须同时开始,这jiù shì 曹仁厚制定的“黑虎掏心,决死一击”战斗方案。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