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文麿生于1891年11月12日,小鬼子贵族出身,法西斯独裁政治jiù shì 她推行的。是他的老爹近卫笃麿和前田—衍所生之长子。老妈早在他出生后八天就因产褥热去世,笃麿又娶了文麿的姨母贞子续弦。

    所以,近卫文麿zhè gè 杂碎天生克母,后来是他的姨妈养大成人。但是zhè gè 杂碎后来知道事情真相以后,不仅没有感恩之心,竟然说:“知道这件事后让我觉得世间充满谎言。”

    1918年(大正7年),为杂志《日本及日本人》执笔,写了一篇“推开英美本位的和平主义”的论文。

    他在论文中写道:“英美和平主义,shí jì 上是利用维持现状之便,得过且过主义,与什么正义人道毫无必然关系。我国的理论家们沉醉在他们宣传的美丽辞藻之中,认为和平即是人道。目前我国的国际地位与德、意并无二异。在应打破现状的日本人,却高唱着英美和平主义,对国际联盟象祈盼福音一样渴盼仰止,实为卑躬屈膝,与正义人道相比实为蛇蝎而已。”

    1931年9月18日的“九一八事变”之后,近卫文麿zhè gè 杂碎公开叫嚣:“满洲事变以来所推进的方向,是我日本必须走的命运之路”。

    1937年6月4日,近卫受命组阁,成立第一届近卫内阁,时年46岁的近卫被称为“青年宰相”。报纸将他的内阁称为“青年内阁”、“明朗内阁”,多数国民也都满怀期待,希望他能成为小鬼子开天辟地一般的首相。

    近卫文麿宣誓就职就狂妄叫嚣:“新内阁负有实行国际正义的使命,而实行国际正义的较好方法,是获得资源的自由,开拓资源的自由,为开发资源所需要劳动力的自由。”这无疑是一纸夺取殖民地的宣言书。

    获得资源的自由。开拓资源的自由。获得发资源所需要劳动力的自由。好一个“三个自由”。

    德国的小胡子希特勒,抛出的是“人种血统优劣论”。在德国小胡子看来,地球上“有一个日耳曼民族就行了”,其他的垃圾民族根本没有资格活在地球上浪费资源,应该全部被清理掉。

    猴子岛的矮矬子近卫文麿,疯狂叫嚣的是“三个自由论”。在矮矬子看来,大和民族应该能够在地球上“自由获得资源”、在地球上“自由开拓资源”、地球上的其他民族都是大和民族“自由获得劳动力”的人种。

    jiù shì 在这种情况下,北平的宋哲元、南京的蒋某人还成天做梦,希望近卫文麿能够“恩赐和平”。

    可惜了近卫文麿zhè gè 杂碎的一番心血。

    谷寿夫第六师团全军覆没,这么大的事情本来已经被他压住了,猴子岛内谁都不知道。

    可是,今天一听第四师团又重蹈覆辙,而且整个满洲的工业基地也毁于一旦,近卫文麿当场就傻了。

    三件天大的事情,再怎么样也瞒不下去了。

    因为锦州、营口、旅顺、安东提供了岛内47%的能源、34%的工业原材料或半成品原料、41%的粮食。

    现在冬天就在眼前,没有了满洲的能源供应,今年岛内又要开始冻死人的艰难历程。

    工业原材料缺损三分之一以上,半数工厂都要停工。失业人数又要翻三倍就不说了,刚刚有些起色的经济危机又来了。

    尤其是南满收集上来的粮食全部不见了,表示最大的粮食“仓库”突然崩溃,岛内饿肚子的日子就在眼前。

    “现在维持满洲的稳定是第一要务,所以提请军部任命梅津美治郎为司令官。”

    近卫文麿嘴角抽搐的说道:“坂垣君,这是我最后的一个请求。因为近卫内阁今天就要全部辞职谢罪,拜托了。”

    果然不错,近卫文麿当即进入皇宫,向天皇陛下递交辞呈。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辞呈里面涉及的三个致命问题,终于大白于天下。岛内寄以厚望的“天才首相”,组织的内阁上任不到五个月,就轰然崩溃。

    恰恰jiù shì 在这五个月时间内,两个主力师团无一生还,还损失了两个独立混成旅团。

    等到岛内的猴子们突然听说“今年冬天的煤炭配给数量削减30%,粮食供应削减12%”,岛内终于沸腾了。

    近卫文麿下台了,推荐了平沼骐一郎zhè gè 老杂碎出面组织内阁,为自己收拾残局。

    平沼骐一郎,出生于1867年10月25日,今年71岁,还是一条老光棍。长着一张长长的驴脸,额头宽长,眼珠外突,活像一个吊死鬼。所以他整天挂着一副金丝眼镜,jiù shì 害怕把小孩子吓死了。

    他的鼻子下长着像芝麻点一样的胡子,嘴唇肥厚,身材细长,就更像吊死鬼了。

    就这么一个吊死鬼,竟然还是天皇司法总代表。可见猴子岛毕竟是猴子岛,一个个就像上下乱跳的猴子。

    不过,谁也不能忽视平沼骐一郎zhè gè 吊死鬼投胎的猴子。

    jiù shì zhè gè 杂碎,创立了一套完整的**主义思想理论,并且构建了一套完整的**主义司法制度。为小鬼子军国主义势力的发展,提供了理论依据与制度保障。

    当然,平沼骐一郎被近卫文麿推荐组阁,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现如今,全面侵华战争的战车已经启动,小鬼子的主力已经在向南京进攻。

    如果zhè gè 时候停下来的话,南京政府军一个反扑过来,整个上海的36万帝国勇士就会被全部赶进大海当王八。虽说小鬼子非常推崇王八,但是真要他们下海当王八,那还是没有几个人愿意干的。

    现在冬季已经到来,满洲那地界儿已经开始封冻。今年和明天上半年,肯定啥都指望不上了。小鬼子的人、财、物等资源已经火烧眉毛了,亟待政府出台对策,扭转局面。

    平沼骐一郎上台的当天,也jiù shì 1937年10月20日凌晨,朝鲜总督兼驻屯军司令官南次郎老鬼子发来急电说:

    “所有派出去的列车,都没有返回京城(汉城)。安东火车站的电话不通、电报没有回音。朝鲜半岛一连七天不能通车,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要说南次郎zhè gè 老杂碎,真是够倒霉的。在关东军当司令官的时候,连续在白书杰手中吃瘪,最后被褫夺兵权,编入预备役。

    去年,也jiù shì 1936年8月15日,好不容易混了一个朝鲜总督的名分,刚刚理顺了一些事情,麻烦又上身了。当然,他并不知道给他制造乱子的不是别人,正是老冤家白书杰来了。

    虽然能够回答南次郎的问题,也能够告诉他满洲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刚刚上台的总理大臣平沼骐一郎认为,在没有彻底搞清楚事实真相之前,不能轻易对外说什么。

    现如今,已经命令关东军新任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带着当事人石原莞尔返回满洲,彻查“南满和辽南惨案”的事实真相。

    zhè gè 问题已经直接关系到帝国未来的国策价值取向,没有翔实的调查资料,那必定jiù shì 灾难性的后果。同时还必须对天皇陛下和民众有一个jiāo dài ,起码要能够自圆其说才行。

    不然的话,老bǎi xìng 真要闹起事来,那还是比较麻烦的。在没有得到第一手资料之前,在没有找到很好借口的时候,平沼骐一郎只能让南次郎稍安勿躁。

    正是因为小鬼子岛内最高层人事更迭,所以朝鲜半岛才会如此安静,让白书杰有了一个难得的缓冲时间。

    但是对于南次郎来说,得到了一个“稍安勿躁”的命令,却让他心中更加yí huò 不已:“不jiù shì 要调查一下满洲那边的铁路运输问题吗,一份电报就能够解决的事情,这也需要稍安勿躁?”

    毕竟是方面军司令官出身,最基本的战略眼光和政治眼光还是有的。

    “稍安勿躁”四个字,肯定包含着许多“让人暴跳如雷”的原因在里面。

    所以,南次郎看见“稍安勿躁”四个字,心中不好的感觉就变得越来越强烈。没有理由,jiù shì 觉得后背发凉,心神不宁。

    在总督府花园里转悠了好半天,心神不宁的感觉还是没有bàn fǎ 抹掉,南次郎决定和朝鲜军司令官中村孝太郎商量一下,还是不能坐以待毙,应该派人出去看看,不然的话总是有些不放心。

    没想到电话那头,中村孝太郎大将也很恼火:“总督阁下,想必你也知道,我的第20师团正在塘沽集结,返回朝鲜还需要一段时间。我也发现北面出了一些问题,并且给关东军司令部发过电报,但是他们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说实话,华北事变以来,华北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谁也搞不清楚。我专门给第20师团的师团长川岸文三郎发电报询问,但是他也讳莫如深。给我的电报也是含糊其辞,不知所云。我认为,现在的形势非常微妙,一动不如一静啊。”

    南次郎现在没有军权,因此只能jì xù 商量:“中村阁下,我发现大本营那边似乎隐瞒了些什么,好像把我们封闭起来的意思。所以,我还是觉得有必要派人出去,看看北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接下来才能决定应该采取什么应对措施。”

    “总督阁下,我现在手中就剩下一个装甲车大队。”中村孝太郎犹豫不决:“满洲事变以后,嘉村达次郎少将所率领的第三十九混成旅团,还有平壤那边的第六飞行联队进入满洲以后,到现在也没有归还建制,北朝鲜西部地区完全是一片空白区域。”

    “第19师团步兵第74联队、搜索第19联队现在都在满洲,剩下的三个步兵联队,不仅要防御会宁和罗南要塞一线,装甲大队和野炮联队在张鼓峰和北极熊僵持不下,现在也不能动。这样吧,我派出装甲车看看再说吧。”

    于是,一辆帝国最新式的铁道陆地两用装甲车,上午九点钟开出了议政府火车站,一路向北进行侦察。然后就惊动了史连城,再然后白书杰就开始伤脑筋。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