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卿 作者:九铃

    分卷阅读26

    别问了,司机出事都是下意识往自己这边打方向盘,副驾驶危险得很,蒋东越要是也来个下意识就是季卿躺在病床上了,而且肯定比他伤得更重。

    时间定得是一周后,毕竟蒋东越刚拆板得复健一个星期,不然床上动不利索怎么办?

    可蒋小爷万万没想到啊,他那亲爱的大哥第二天就把他给关了禁闭,不答应去军区就职就不放出来,这蒋小爷能同意吗?他才20!现在就进去关着不如杀了他算了!

    总之蒋东越是铁了心跟他哥拗到底,蒋东显也不跟他客气,搜了他身上的手机银行卡就给他丢进去了,两个年轻小军官在门口守着,不管蒋东越说什么就是纹丝不动。

    眼看就快到约定的时间了,蒋东越那个急啊,但他又狠不下心答应他哥,他就不信蒋东显能关他一辈子。

    到了周末,季卿心里感激蒋东越,还特意去挑了一身衣服,雾蓝色的真丝上衣和套裙,细细的高跟鞋,头发做了大卷半扎半放,最后又穿了一条黑色的丁字裤,边上还系着带,一拉一扯别提多香艳了。

    再说这边,蒋东显缴了他的手机和卡也没多想,但谁知蒋东越给手机定了提醒啊,一到八点就不停得响,蒋东显过去一看,就在那堆卡里看到了酒店的房卡。

    再一打开手机,乖乖,蒋东越的壁纸是季卿,还是季卿闭着眼红着脸的样子,天知道什么时候拍的。

    蒋东显这一犹豫就是两个小时,等他下定心到了酒店的时候季卿都快睡着了。

    酒店老板是蒋小爷的熟人,早就在房间里准备了红酒佳肴,两杯高度数的雪利下肚,没有酒量的季卿鞋子一甩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喝了酒睡得深,从蒋东显进门到走到床边季卿完全都没有醒,蒋东显低头一看,一股血就直往头上冲。

    深灰色的床单上季卿侧躺着,本来就短得裙子在几个翻身以后大半都撩到了腰上,蒋东显低头就能看到那条细细的带子勒着紧实的小山丘,在国外呆久了,季卿有剃毛的习惯,整个下体雪白的一片,最里面的带子陷进了肉缝里,看得蒋东显口干舌燥。

    抱着冷静的心思蒋东显把目光往下移,这一移却直接让他硬了起来,季卿细嫩雪白的脚趾涂了雾蓝色的指甲油,整个脚掌细小的可怜,应该还没有他的手大吧?

    这么一想蒋东显鬼使神差的就握住了季卿的脚,柔软的触感瞬间传到蒋东显带着薄茧的大手上,他低头轻轻一量,居然真的还没有他的手大。

    这么握着季卿的玉足,蒋东显是越来越硬,要是能两手握着季卿的小脚打开她的双腿往里肏弄……

    这样的想法一起来蒋东显下身的坚挺都忍不住动了动,目光又回到季卿的脚上,他眸色一深,居然握着季卿的脚慢慢放到了自己的坚挺上,隔着裤子,柔软的脚掌依然让蒋东显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恰好这时季卿翻了个身,蒋东显只能放开她,然后季卿丁字裤的扣子就被她自己给折腾松了。

    坐到季卿旁边,手慢慢把裙子掀开,那条等于没有的带子一下滑到了床上。

    见到这个场景蒋东显的喉结忍不住滚动了一下,偏偏这个时候季卿还动了动,于是那个吐着蜜水的花穴就暴露在了蒋东显的面前。

    鲜嫩的浅红色,外面有着微微的湿意,蒋东显手忍不住往前伸了伸,季卿也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抓了抓被子轻轻嘤咛了一声。

    这声音太细太软,听得蒋东显后背一僵,手也更往前进了一点。

    昏暗的灯光下季卿沉沉的睡着,蒋东显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她,气氛暧昧到蒋东显有些呼吸不过来,恍惚间就把手指伸到那个鲜嫩的桃花源上划了一下。

    湿润的触感让他不由一凛,同时也让他清醒了不少。

    他这是在干什么?欺负一个刚成年的小姑娘?

    强大的自制力让蒋东显还是慢慢放开了季卿,走到阳台那边抽了支烟,他才总算冷静了下来。

    回到主卧这边一看,季卿依旧是睡着的状态,蒋东显心里又升起一股内疚,他今天是怎么了?居然这样对他弟弟的朋友?

    走到季卿身边坐下,蒋东显克制着自己的欲望把季卿的裙子扣好,到了丁字裤他却皱眉了,这东西应该怎么系?

    他看阮乔穿过,但他可没帮阮乔穿过,手里拿着两根带子,简单的系带就这么把蒋东显难住了,难道要打个死结?

    折腾来折腾去蒋东显最后也没把这个带子弄好,季卿第二天醒的时候把蒋东越在心里好好骂了一顿,居然敢放她鸽子,下次再约她她才不出来。

    第三十二章 算计 < 恋卿(高干h) ( 九铃 )第三十二章 算计

    总之不管如何蒋东越的禁闭之旅就这么开始了,他哥不讲情面,他就比他更犟,把蒋东显气得眉头直皱,你说他好歹也是国防大学的优秀毕业生,怎么就搞成这个样子呢?

    再说这边,陆清经人介绍去了一家木头招牌的二层小医院,坐落在半山的一个院落区里,医生只有一个,80多岁的老中医,要是以前陆清那是不能来,这里是内部医院,没人给开帖子是来不了的。

    陆清说的腼腆,但那老中医一听就懂了,就是来求怀孕方子的,二话不说就给号脉配了八副药,还让他女儿领进小屋子里开了一些私密的药,指头大小的小药包,有线,可以塞里面,总之一套下来保证一击必中。

    拿了药陆清感激的很,又旁敲侧击的问老中医能不能给开点男人用的,老中医也不慌,断了的命根子他都能接回来还不能开这个药?不过也千叮咛万嘱咐说不能用多了,男人和女人不同,女人用药是养人,男人则是折精耗力,助兴的药也是虎狼之药,用多了男人要被掏空身子的。

    陆清自然是全部应下,她自是不敢用多少,只不过求个稳妥。

    回到家里陆清依然是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季廷钦知她丧父也和她多说了几句话,不过末了还是问季卿去哪了。

    陆清的回答自然是不知道,又趁着季廷钦还在的时候给他炖了清热去暑的凉草鸡汤,有点苦,但也还算可口,陆清平时就爱给他炖这些玩意,刚结婚还给送到军区里去过,所以季廷钦也没多想,接过来喝了一碗以后就穿好衣服去上班了。

    陆清不是傻子,知道要孩子就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不能让季廷钦发现一点不对,否则肯定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就这么过了七八天,季廷钦只要回来陆清就变着法给他炖汤,睡前更是努力和季廷钦说话谈心,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说,季廷钦只是沉默的点头,但也聊胜于无。

    今天周日,饭局过后季廷钦9点就回了家,但季卿却不在,陆清按例给他炖了汤,他

    分卷阅读26

    欲望文

章节目录

恋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九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铃并收藏恋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