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卿 作者:九铃

    分卷阅读94

    给季卿庆生得了季廷钦的喜爱。

    哪知季廷钦这次言语冷漠了许多,一字一句都是在拒绝她,把陈书言都快吓傻了。

    她第一次受这种委屈,回家以后伤伤心心哭了两三天,班也没去上,刘庆萍在外面敲了很久的门她都不答应,陈立华也气得直敲拐杖。

    其实陈立华为总书记时清廉有为享多方赞誉,可他也是个爷爷会护短,自己的宝贝孙女受了这种委屈他怎么不生气,再加上季廷钦卷进贪污案里,他本来对季廷钦就映像不太好,一来二去就真的动了怒。

    ——拒绝的方式有多种,怎就让言言成了这副模样?

    季廷钦也知道自己那天言语确实有些过分,可陈书言心性天真,若是再不厉声拒绝,只怕是要真的痴情于他了。

    一星期后,玉升国刘品良贪污案落幕,涉案人开除党籍并没收财产,玉升国被判处有期徒刑30年,刘品良15年,刘畅新10年。

    当然,报纸上的贪污数额并没有蒋东越说的那么多,那是内部消息,毕竟牵一发动全身,点到为止,对所有人都好。

    同日军委内部召开会议,宣布军委委员傅新民暂代处理原军委副主席玉升国名下事务,季廷钦察下不周,仍任军委委员,但由装备部部长调任参谋部副部长。

    【生日小剧场】

    卿卿:见深哥你欺负人不懂法语,哼(??????)

    财大气粗周:哈哈,卿卿真可爱,来给哥捏捏脸=v=

    蒋美人:(面无表情状)呵,还不是拒绝你了的,我的可是一次收下。

    蒋小爷:两个大猪蹄子,滚!卿卿是我的!(`Δ′)!

    季大哥:(笑而不语,反正你们都是妾。)

    周伏城:(在帘子后面可怜巴巴的扒着看,啥时候能到我呀(??ˇ?ˇ??))

    陆珩:(冷漠脸)上面的,我这么惨有说过话吗。

    第110章 压抑 [收藏1300加更]

    这消息一传开来,军委上下都惊了个遍,季廷钦一路升迁上来都是顺风顺水,这次出事竟然跌的这么彻底,要知道上了高位以后降职可是很少有的,一般都是犯了事才会往下降,其他的几乎都是平级调动,这次季廷钦虽然降的不是主职,可也着实让人心惊,仅一个察下不周都能降,谁能知道他五年后的大会上能不能继续连任委员?

    若是不能,那只怕他的路就到头了,除非再有新的机缘出现。

    众人议论纷纷,艾铣国更是勃然大怒,虽说他生气季廷钦不知珍惜机会,可季廷钦是他的人,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但气归气,艾铣国也知他初掌国务院不久,根基不稳,这次又是季廷钦疏忽了让手下的亲信参谋染上贪污案,要知道当初季廷钦还动过把季卿交给刘畅新照顾的心思,可见两家关系之亲密,所以难免有人会怀疑这是弃卒保车,要拿自己一家保季廷钦无虞以谋后路。

    给季廷钦去了一个电话,艾铣国让他稍安勿躁,正好在家休息一段时间,季廷钦自是全部应下。

    挂断电话后季廷钦的目光落在任命书的红章上,又拿了一支烟走到落地窗边。

    细细思考了从留置开始到现在发生的一系列事,季廷钦心里竟然产生了一种和蒋东显醒悟时一样的感觉。

    这些年他一步一步踏过来,原以为已经触碰到了权力的大网,可谁知还是被顶峰之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进可让你暂掌大权以观后效,退可让你降级调动责身反省,当真是运筹帷幄精于权术,而他,不过是权力汪洋中一叶扁舟罢了。

    不过也是,陈立华下任时间不久,弟子遍天下,军政党界样样插得了手,他一个副国级边缘的委员又算得了什么。

    漫漫近40年光阴,他第一次从心底产生出一种挫败的感觉,可随之而来的又是汹涌澎湃的斗志。

    他励精图治得取今日地位,又怎堪如此折辱?

    若是没有季卿,他孑然一身,只需步步推进,又何愁拿不下那柄黑色权杖一雪今日之耻?

    可季卿是他的妹妹,更是他的爱人,他心心念念这么多年,把她捧在手心疼爱便是他最大的夙愿,他不怕陈家,怕的是斗不过陈家反而把季卿给牵连了进去。

    江山美人难两全,想着季卿那双柔嫩的小手和纯净的眼睛,季廷钦将蓬勃翻涌的斗志深深埋在心底,继而长舒一口气闭上了双眼。

    *

    季廷钦已决定为了季卿放弃争权之心,可那陈书言却不放弃,哭了几日后又擦干眼泪继续期盼,在她心里季廷钦是顶好的人,三个月的留置,他是那样的镇定自若,早就不知不觉间偷走了她的心。

    她打听过了,季廷钦之前的妻子是富商之女,除了钱以外对他毫无助益,可哪家又缺她那点钱吗,要是她是他的妻子,定能让他直接顶上副主席的位置破个先例,哪里会像现在这样被人非议。

    对了,陈大小姐还不知道她的爷爷已经帮她出了气,只觉得是季廷钦被牵连受了降副职的责罚。

    去洗手间好好洗了个脸,陈书言换衣服去了季家。

    那时季卿正在给季廷钦系领带,系着系着就踮脚吻了上去,季廷钦拿她没办法,两人一通热吻差点没在试衣间里来一场,不过今天季廷钦是有事在身的,艾铣国和他的几个学生一起吃个饭聚聚,季廷钦是里面最出息的一个,自然要最早过去和艾铣国先喝一杯。

    季廷钦又换了身西装,没叫司机,从车库里开了一辆黑色越野从大门出去,哪知那陈书言就在门口站着,一张小脸红通通的,特别是眼睛,一看就是大哭过。

    “廷钦哥……”

    陈书言开口叫他,季廷钦先是疑惑,她是怎么进来的?

    ——前任总书记的孙女,要是真想进又有谁能拦得了呢。

    于是季廷钦只得下车询问他,可才刚下车,陈书言就直接扑过去抱住他的腰。

    季廷钦皱眉,想也没想的制住她的手推开她。

    “陈小姐,请自重。”

    “廷钦哥对不起,是我冒昧了,你不喜欢我哪里我可以改,你真的一点机会也不给我吗?”

    “陈小姐,廷钦年长你多岁又有儿女,你青春正盛,不要被一时冲动迷了双眼。”

    “你每次都是这么说!我才不信,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是不是因为这个你才离的婚?”

    季廷钦已面有怒色,言语也冷淡了不少。

    “陈小姐,季某家事不需要外人插手。”

    陈书言再次低头。

    “对不起。”

    后面两人说什么季卿不得而知,实际上前面的她也不知道,因为她只是在五楼的窗前远远看着两人。

    季廷钦拉开车门进入驾驶位,陈书言紧随其后坐进了副驾驶,车子启动往山下开

    分卷阅读94

    欲望文

章节目录

恋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九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铃并收藏恋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