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

    唐天耳中尽是自己扯风箱般的喘息,眼前的铜人,在他的视野内摇晃。连续的战斗,让他的jīng神疲劳至极,但是他却没有放弃。

    他瞪大布满血丝的眼睛,身体微伏,毫不示弱地瞪着对面的铜人。

    第一百二十二次。

    1号铜人的力量很大,擅长近身格斗,但是周围有其他铜人,它反而会受到影响……

    9号铜人号除了力量和体重,其他的没有什么长处,反应很慢。

    4、5、6多手怪三胞胎,一定不能让他们三个分别占据不同的位置,最好把三人拉在一条直线上,这个得想办法……

    11号铜人是个大麻烦,剑术很高超,刺击尤其jīng准,总是能够在混战中找到破绽,一击致命。唐天有好几次就倒在这家伙的剑下,但是唐天也发现,只要能够拉近距离,贴身近战,11号的威力就会锐减。

    ……

    这连续一百二十二次冲击之后,唐天得到的经验和心得。

    【大碑掌】力量很强,但是攻击速度慢,适合用来终结,不适合用在高节奏的混战。可以考虑揉和天龙劲,这样面对像11号铜人这样的瘦铜人,可以有击飞效果……

    【谭腿】大开大阖,腿如斧斩,很霸气,揉和鹤身劲,应该可以变得锋利吧……腾出的双手,可以用上震荡圈,干扰对方。两种武技协调起来难度很大,但是如果能做到的话,应该很厉害吧……

    【漩涡散手】小范围的黏打,很好用。威力不算强,但是快,一个接一个的漩涡,混战很好用,缺点是无法一击致命,只能用于相持……最后一击用上大碑掌,这个搭配可以试试……

    【沾衣跌】进步很大,但是还不够……

    唐天心中总结着得失,他心里憋着一肚子火,但他也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够,光靠勇气是不可能打败这些混蛋。

    得想办法……他一直没有放弃努力地想办法。

    绝大部分办法都失败了,但是有些方法,却让他看到了成功的希望。

    再来!

    唐天一咬牙,腿猛地一蹬地,身形如怒矢,朝铜人们直冲而去。

    ※※※※※※※※※※※※※※※※※※※※※※※※※※※※※※

    第一百五十六次。

    唐天舔了舔嘴唇,上次的战斗,他已经成功把多手怪三胞胎拉成一条直线,趁势贴近11号,一记蕴含天龙劲的大碑掌,直接把这货拍飞。

    只可惜被1号缠住,最终功亏一篑。

    漩涡散手确实很好用,如果自己手法能再快一点,漩涡更多一些,形成一片漩涡群,扯动对方身形,只要对方露出破绽,用大碑掌终结。

    这种混战中,再jīng妙的步伐都没有用武之地,要利用对方的身体,才是最关键之处。

    用漩涡散手黏住对方的身体,对方的身体是最好的盾牌。

    要尽量减小自己面对敌人的数量。

    唔,9号铜人是一个绝佳的大盾牌……

    震荡的节奏,如果可以变化,那干扰效果应该会更出众吧……

    再来!

    ※※※※※※※※※※※※※※※※※※※※※※※※※※※※※※

    第一百九十三次。

    唐天缩在9号铜人的yīn影中,左手虚握着无数细密的震荡纹,右手五指以惊人的速度连弹,一个个细小的漩涡从他的指间飞出,不断地飞入9号铜人周身后个角落。

    9号铜人庞大的身形,就像一个被线牵的木偶,左摇右晃。

    9号铜人的身体,就像一个大号的盾牌,牢牢护住他的后背。

    大九不时发出怒吼,挥舞重拳、提脚践踏,但对于灵活无比的唐天来说,根本没有半点用处。

    反而唐天总是借着大九的力量,用漩涡散手牵引,尝试让大九失去平衡。

    唐天的神情专注无比,强悍的直觉,发挥到极致。

    他开始习惯在如此极端的环境下战斗,无论是谭腿,还是散手,还是大碑掌,还是霸王怒指等等,武技就像行云流水一样,快得根本没有半点思考。

    直觉、本能!

    忽然,多手怪三胞胎拉开,各自站立一方,呈品字形,锁住大九周围。而1号铜人脱离和唐天的纠缠,跳出大九周围。

    唐天一愣,这是……

    其他铜人不再一哄而上,而卡住位置,乒乒乓乓,手中的武器一股脑朝大九砸过来。

    唐天脸sè大变,他顿时明白过来。

    大九抱头蹲立,反正他皮厚肉粗,但他就是一动不动。

    这帮混蛋……

    攻击如雨点般呼啸而至,唐天慌忙闪躲,狼狈不堪。

    冷不丁,一记刺击,突然从大九胯下探出,就像yīn影中毒蛇,给出致命一击。

    唐天身体一僵,一剑被刺中。

    失败!

    当他从十八铜人室里退出来时,咬牙切齿,该死的11!

    自己应该让大九动起来,这样他们就卡不住位置……

    11号太yīn险,一定要先找机会清除……

    再来!

    ※※※※※※※※※※※※※※※※※※※※※※※※※※※※※※

    赛雷有些诧异,唐天已经好几天没有出来。只是每过一段时间,唐天修炼的地方,就会传来一阵怒吼和咆哮。

    这家伙在干嘛?

    不过……真是热血的少年啊……

    赛雷嘴角不由流露出会心的笑容。唐天是她这么多年来遇到过最另类的家伙,他从来不遮掩自己的野心,他永远那般信心爆棚。

    虽然有的时候,自大得有些认人讨厌,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在她所有见过的天才里面,她最看好唐天。起码有一点,唐天从来不会喊累。

    想到自己和唐天签署了武魂契约,她觉得自己的看好,最好能实现。自己的命运,可是和这个家伙绑在一起了啊。

    “你有什么进展?”忽然,兵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赛雷吓一跳,转过身体,见是兵,愣了一愣:“你不需要陪他修炼?”

    “不需要。”兵摇头,想起唐天这些天的修炼,他觉得确实不需要。一开始的时候,他还想着指点唐天,身为兵团首席教官,他对于战斗的剖析,有独到之处。但是很快,他便发现,唐天在不断尝试着一些新办法。

    虽然绝大多数办法,他一眼就看出来必然失败,但是他没有出声干预。

    唐天自己想出的办法,和他指点出问题所在,两者对成长而言,截然不同。兵深知,这种不断思考的品质,非常可贵。

    听话的战士很多,但是会思考的战士很少,而且在他担任教官的生涯中,那些擅长思考的战士,最后的成就都不低。

    “这些机关武甲怎么样?”兵目光落在赛雷身上。

    一谈起机关武甲,赛雷顿时jīng神一振,她在这暗无天rì的地方,沉迷于这些机关武甲这么久,终于能够找到志同道合的谈谈,话头立即提了起来。

    “非常不错!南十字兵团果然不愧是机关术最巅峰的时代,这些机关武甲,有很多机关术,现在都已经失传了,非常jīng妙。”赛雷眉飞sè舞:“你看这些关节,现在的关节做得更加jīng致,但就xìng能来说,远不如这种关节的实用。”

    听到这些赞扬,兵脸上没有露出半点喜sè,反而皱起眉头:“那你觉得,这些机关武甲能不能适应现在的战斗?”

    赛雷沉吟:“低阶和中阶的战斗,应该还是可以胜任,但是到了高阶,就不适用了。”

    兵终于露出几分感兴趣的表情:“怎么说?”

    “机关武甲能够放大真力,增强武技,也意味着它需要能够承受真力。但是高阶真力,破坏力很强,一般的材质,无法承受。我分析过这些南十字青铜,它们能够承受的真力,最多只能达到八阶。九阶以上的真力,无法承受。”赛雷侃侃而谈。

    兵不置可否:“这些机关武甲只是普通的制式装备,给一般的士兵所有。高手所用的机关武甲,不会出现无法承受真力的状况。”

    “没错。”赛雷没有反驳这一点,她继续道:“但是,再看看其他几个流派,到了高阶时,他们所拥有的武器。秘宝,白银阶的秘宝,武魂就非常强大,黄金阶就更不用说。关键是,它更聪明。黑魂的血脉之力,同样异常强大,那些惊人的血脉,就像一个庞大的宝库。他们的**,可以锻炼到惊人的地步。族盟的魂将流,他们的魂将虽然很畸形,但是同样强大。你看眼下最主流的几大流派,就会发现,到了高阶,他们都拥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更多地依赖武魂。”

    “更多的依赖武魂?”兵露出深思的表情。

    “对。”赛雷如数家珍:“秘宝武魂,血脉的激发也和武魂密切相关,而魂将流更是如此。因为,无论是**的力量,还是机关的力量,都会有个极限。只有武魂的力量,拥有更广阔的空间。”

    “我明白了。”兵恍然大悟:“把机关术和武魂融合起来。”

    “是啊,不过我现在发现,这个问题没有那么容易。”赛雷苦笑:“我要完全消化这些技术,才有可能。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不急,慢慢来。”兵倒是显得相当有耐心,他想起另一件事:“对了,有件事要拜托你一下。”

    “什么事?”赛雷问。

    “请你改造一具青铜机械鸵鸟。”兵解释道:“南十字兵团的老古董还是太招眼了点。我希望你能够把它改成符合现在的风格,不会让人想起南十字兵团。”

    赛雷明白过来,顿时有些兴奋:“这个很简单。哈哈,我想想,改成什么风格呢?一定要拉风才行!我有一个想法……”

    赛雷自言自语,然后直接无视了兵,自顾自地开始动起手来。

    兵没有打扰,在他眼中,机关师这番模样,才正常。

    忽然,他身形一凝。

    兵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之sè,刷,身形陡然消失。

章节目录

不败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方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方想并收藏不败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