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鱼座。

    宫庆坐在鲸鱼王座之上,手掌托着下巴支在护手上,似乎在沉思。他今年已经六十,但是看上去就像四十岁的中年人,半点也不现老态,气质儒雅。他入主鲸鱼座,已经有十年之久,处事公正,深得民众爱戴。

    此时,下方诸人正在慷慨激昂,痛陈利害。

    “大人!绝不能如此纵容!我鲸鱼座身为赤道十殿之一,虽然不喜欢四处征战,但是何时受过如此轻侮?众目睽睽之下,踩着我鲸鱼座,成就星座暗宝!哼,那豺狼座不过区区南天星座,连给我们提鞋的资格都不配,那唐天,区区八阶而已,也敢拿我们鲸鱼座当踏脚石,活得不耐烦了……”

    一名身形雄壮威猛的男子,沉声道。

    符燕是宫庆左膀右臂之一,在鲸鱼座声望极高,实力深不可测。

    其他人无不颔首,这次豺狼座之战原本和鲸鱼座扯不上关系,没想到,结果最后演变成唐天力抗鲸鱼座,成就星座暗宝。鲸鱼座群豪无不为之内伤,气愤不已。

    宫庆眼皮也没抬,淡淡问:“你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我们这一大帮人,跑去把一个小屁孩干掉吧,传出去,那以大欺小的名头,肯定跑不掉。”

    “我们可以向光明武会施压,让唐天交出那件暗宝。属下已经打听到了,唐天在光明武会的地位并不高,只是搭上了井豪所在那一脉。相信我们向光明武会施压,光明武会不会庇护。”一名文士打扮的男子站了出来,他名叫籍秋,是一位相当出sè的谋士。

    “这个办法好!”符燕猛地一捶拳头,兴奋道。

    宫庆点点头:“确实不错,如果唐天不交呢?难道我们去找唐天麻烦?堂堂赤道十殿之一,去找一个rǔ臭未干的小子麻烦,胜之不武。”

    籍秋侃侃而谈:“属下听闻,唐天一行的目的是南十字座。如果唐天他们不肯交,我们可以关闭鲸鱼座和豺狼座之间的星门,以示惩诫。”

    宫庆觉得这个主意不错,鲸鱼座是前往南十字座最近的路线。若是唐天他们不答应,那意味着要绕一个大弯。消耗的时间和遇到的危险,不知要多多少。而且如此一来,也不会和光明武会有太大的冲突,别人也说不出什么闲话。

    他点点头:“那就去办吧。”

    屠如海yīn沉着脸,他现在的rì子不好过。豺狼座之战,他的颜面扫地,屠门六卫是他心血的结晶,花费他无数财力。而更让他恼怒的是蒙薇最后的行为,那个贱人,竟然不知道以死相拼,反而把力量用在一把破剑上!

    现在已经有不少流言,说他北天长老的地位不稳。

    黑魂的长老,亦是有严格的等阶,它的等阶和星座等阶划分相同。南天、北天、极地、赤道、黄道五阶,每一阶长老,数目都有着严格的规定,晋升极难。除非对组织有特殊的贡献,想上升一阶,必需上一阶有人空出位置。

    下面无数南天长老,在盯着他的位置,恨不得他马上从位子上掉下去。

    我不会让你们如意的!

    屠如海站了起来,他必需寻求支援,撑过这一关。否则的话,那些南天长老们会像豺狗一般扑上来,把他撕得粉碎。

    黑魂不能内战,那只是句空话,明的不能来,暗地里的手段层出不穷。

    他感到一丝紧迫,必需行动起来。

    他走到门口,忽然脸sè微变,向后退了半步。

    面前的门,无风自开,一个背着巨大镰刀浑身笼罩斗蓬中的身影,出现在他门口。

    “黑镰刀!”

    屠如海的脸sè大变,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谁……谁雇佣你来的?我付钱给你,我付双倍,不,三倍!”

    对方没有理会,背上的镰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他手中,黑芒一闪。

    胖子李开了一瓶酒,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递了一杯给墨未天:“老弟啊,那些机关魂甲可要早点送过来啊,我可是等着组建兵团呢。”

    墨未天看上去有心神未属,但他很快反应过来:“难道城主找到了武将?”

    “武将哪有那么好找。”胖子李哈哈笑道:“是我现在钱多。”

    墨未天更加意外:“城主又发财了?”

    “哈哈哈哈!”胖子李得意大笑:“屠如海手上五座城,有两座已经到我手上。而且,我放出风去,剩下的三座,我一座不要。嘿嘿,下面的那些小南南们,可个个红着眼睛扑上去。屠如海完蛋了!”

    “这么快?”墨未天讶然道。

    “屠如海这些年过得太顺了。一着之差,满盘皆输,他早就忘了。”胖子李冷笑,手中红酒一饮而尽,方道:“如果他能够拖个十天,他也不是没有机会东山再起。只可惜,我早就等这一天了!”

    他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墨未天睁大眼睛,不能置信:“难道……”

    胖子李嘿然一笑,重新给杯子里倒满,得意无比:“你说,我岂能不庆祝一下?”

    墨未天怔然。

    司马家。

    秋之君平静道:“现在查到巫王海的消息很少,但是查到,大约在二十年前,疑似巫王海的魂将,在南十字座附近出现过。”

    “南十字座?”司马笑把糕点塞进嘴里,含糊不清道:“布局的人目光很深远啊。还有什么线索?”

    “没有。”秋之君摇头。

    “看来只能这样了。”司马笑一脸无所谓道。

    “你提前得到家主之位的计划已经破产。”秋之君道:“已经得到消息,长老们认为一房这次的牺牲太大,决定弥补一房,一房将继续留任。”

    “没办法,我们的底子太薄。”司马笑摆摆手,含糊不清道:“不过没关系,我找到一位不错的武将。只要把兵团建立起来,没有家主之位,也无所谓。”

    “谁?”秋之君问。

    “凤凰座,被称为铁手套的德容。”

    秋之君有些惊讶:“你居然能说动他?”

    “几年前,我一次听说他女儿得了一种怪病,这些年一直在寻找治疗的方法。运气不错,今年终于找到了。”司马笑笑嘻嘻道:“凤凰座没有兵团,德容也不是嫡系,在治安队消磨时间,壮志未酬啊。能到这里折腾兵团,他有什么不乐意?”

    秋之君点头:“他的水平不错。以前还带过佣兵团,战绩出sè。自从他离开后,这只佣兵团没过多久就垮了,不过听说此人xìng格相当固执,所以也不被凤凰高层所喜。”

    “有才华的人谁不固执?”司马笑正sè道:“我若连这点胸怀都没有,能干成什么事?兵团就交给他,他要什么给什么,我不过问。”

    秋之君问:“那杨武怎么办?”

    杨武是司马笑之前的人选,现在德容来了,那杨武没想法是不可能的。

    司马笑嘿然道:“让两人比一场,输的人作副手,这样公平得很,谁都没有意见。”

    “办法不错。”秋之君评价道,他忽然问:“你对时局这么不看好?或者说,你觉得唐天真的会影响你的计划?”

    司马笑脸上的笑容敛去:“不知道。但是,准备得充分点,总没有坏事。”

    他忽然嬉皮笑脸:“而且,难道你不觉得这rì子过得太没劲了么?”

    唐天刚踏入光门,一道黑影瞬间冲到他面前,又骤然停止,吓他一跳。

    是芽芽。

    只是……

    “喂,芽芽,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唐天看着眼前烟熏火燎的芽芽,目瞪口呆。

    芽芽全身就是漆黑,像刚从烟囱里爬出来,全身都是烟灰一般。只有一双小眼睛,眨哪眨的。

    芽芽扬起两只小手,咿咿呀呀地比划着,然后作了一个撮嘴长吸的动作。

    唐天看得迷迷糊糊,过了一会反应过来,呆呆地问:“你……你说你把那烟全……全都吸进肚子里了?”

    芽芽得意无比地叉着它肉乎乎的腰,扬着脑袋,一脸“你快来称赞我太厉害”的表情。

    唐天一手捏着鼻子,另一只小心翼翼地捏着芽芽屁股,拎到自己的面前。

    “真够脏的。我说,你以后不许爬到我身上。啧啧,瞧你,就像是挖煤的。那个破烟你吸了也好,整天吵吵嚷嚷的,烦死了。”唐天旋即一脸认真道:“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小朋友,吸烟有害健康!”

    芽芽肉乎乎的屁股一扭,就像唐天的手指挣脱。

    它一脸不满地咿咿呀呀,小拳头砰砰地拍着胸脯,挺胸凸胸作雄壮状。

    “哎哟,小矮肉锉,别以为染黑了,就能长个子。”唐天哈哈大笑,满脸嘲讽。

    芽芽大怒,只见它两个小肉腿半蹲,摆开架势。

    唐天大乐,芽芽屁股上插着的小旗迎风招展,一颤一颤,说不出的滑稽。他蹲了下来,一边狂笑,一边丧尽天良地用手指在芽芽屁股上的小旗上拨过来拨过去。

    芽芽身体不受控制地在地上东倒西歪。

    芽芽更加愤怒,蹬蹬蹬,一连串小跳。结果唐天更加丧尽天良地衔尾狂追,拨动芽芽屁股上的小旗。

    芽芽连忙捂着屁股的小旗,连蹦带跳地逃出老远才停了下来。

    唐天此时也玩够了,站了起来,嘿嘿道:“哈哈,今天就跟你玩得这,我还有事……”

    气鼓鼓的芽芽高喊一句。

    “霍咿。”

    又黑又肉的小拳头一头轰出。

    唐天身体一僵,瞳孔骤然收缩。

章节目录

不败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方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方想并收藏不败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