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

    丹田上方的虚空暗炎和冰蓝心同时破碎,消失不见。

    唐天心神剧震,丹田内的虚空暗炎和冰蓝心源于他的血脉,和他有着极密切的联系。只见三十六道螺旋劲忽然一头扎进唐天的丹田。

    丹田如湖,三十六道螺旋劲在丹田内沿着一个方向游动。

    唐天有些看不明白,但是有一点是绝无问题,那就是上天梯。只有再结一层丹田,自己才能踏入一个全新的领域。

    第八阶!

    有什么办法才能结成第八层丹田呢?

    唐天定下心来,仔细地思考。他的心法早就混乱不堪,因为之前他体内的力量过于复杂。但是如今他体内的其他力量一扫而空,只剩下三十六道螺旋劲!

    他本以为,刚才那么多的能量吸纳之后,一定可以升阶。没有想到却生出三十六道螺旋劲,这令唐天感到意外。

    但是,唐天却感受到好处。

    这三十六道螺旋劲不仅与他的心神相通,而且极其凝炼,远超过他如今的真力。

    或许自己可以在螺旋劲上打点主意……

    似乎感受唐天的想法,丹田内的螺旋劲越游越快,渐渐,一个漩涡在丹田内生出。丹田内生出一股强大的吸力原本沿着经脉缓缓推进的虚空暗炎速度大增。

    唐天的表情顿时再度扭曲。

    唐天的经脉都被虚空暗炎渗透淬炼,它们迅速变得透明,原本在恢复缩小的经脉,重新被撑开。粗大的管径,薄而透明管壁,这是唐天现在的经脉。

    虚空暗炎经过一个完整的周天,终于抵达丹田。

    汹涌的火柱,一头扎入丹田之内。

    唐天的身体僵住,他大脑一片空白,失去所有的意识。

    丹田内的真力,瞬间被蒸腾干净,再被飞起的螺旋劲吞噬干净。虚空暗炎仿佛无穷无尽,不断涌入丹田,转眼间丹田便已经满了。

    唐天的丹田壁开始一点点被虚空暗炎烧化,而虚空暗炎依然在源源不断地涌入,越积越多的虚空暗炎,便推着丹田壁缓缓向外扩。唐天的丹田就像一个被缓缓吹气的气球,越来越大。

    丹田越来越大,丹田壁越来越薄,回来神来的唐天脸sè大变。

    再这么下去,自己的丹田就会被硬生生撑破!

    前脚刚送走一匹恶狼,又迎来一头猛虎,唐天简直yù哭无泪。

    怎么办怎么办?

    唐天一咬牙,只能向下疏导了。

    三十道螺旋劲一头往下扎,进入下方的六阶丹田池,开始引导虚空暗炎进入。虚空暗炎进入唐天的第六阶丹田池,让情势稍稍好转。但是六阶丹田池本身就比七阶丹田池小得多,很快它就被填满。

    被填满之后,六阶丹田池也开始被吹胀。

    “喂喂喂!狱海爷爷,差不多了,差不多了!”唐天的语气尽是讨好,那模样就好像恨不得卑躬屈膝。唐天心中泪流满面,他不是不想卑躬屈膝啊,可尼玛连卑躬屈膝的机会都没有啊!

    手中的圣剑狱海没有半点反应。

    六阶丹田池被吹大到极致,无奈之下,唐天只好继续往下疏导。

    唐天终于明白什么叫做饮鸟止渴……

    这个时候可没有人纠正他的是饮鸠止渴。

    人生大起大落得太快啊,唐天心中悲怆,自己的天路,就像一根黑sè的绳子,串着一颗颗黑sè的珠子。咦,唐天忽然发现,相邻丹田池之间的大小差距,缩小了许多。低阶丹田池容纳的虚空暗炎,比唐天想象得要多得多,它们也变大的幅度,比七阶丹田池要更大。

    这个奇异的现象,引起唐天的注意。

    难道……低阶丹田池其实有很大的潜力?

    以前,无论哪一篇心法,都会有个明显的特点,境界每上升一层,丹田池的空间往往是十倍以上的增长,这才导致每一阶武者之间巨大的鸿沟。但是眼前的结果,却让唐天意识到,他认为理所当然的常识,很有可能是不对的。

    或者,自己这种才是特殊情况?

    唐天已经忘了危险,他的脑子开始神游物外。很快,他觉得自己这种并不是个例,虚空暗炎虽然古怪,但确实可以试出每个丹田池的潜力。

    没错,唐天认为撑大的部分,就是丹田池的潜力。每当丹田池被撑大到临界点时,螺旋劲便会察觉到危险,自发地进入低一层丹田池。

    唐天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他少得可怜的知识里并没有眼前这幕相关的内容。但是他再蠢,也明白自己到了一个紧要的关头,生死就在一线间。他绞尽脑汁,开始一点点地去想。

    现在体内最大的问题是虚空暗炎,虚空暗炎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圣剑狱海里来的,对,没错!唐天眼前一亮,他觉得自己找到问题的所在。

    圣剑狱海!

    他重新去浏览脑子里那些陌生的剑法。现在他对这些突然出现在他脑海的东西感情很复杂,一开始他很排斥和抗拒,而之后圣剑狱海救了他一命,但是紧接着它又把唐天推到悬崖边。

    这个混蛋!

    召唤了圣剑狱海之后,该怎么办?唐天一目十行,在陌生的剑法中寻找破局的关键。

    唐天在拼命地寻找办法,却忽略了虚空暗炎的进度,虚空暗炎已经抵达唐天最低一阶的丹田池,亦把它撑到临界点。

    唐天手中的圣剑狱海忽然一震。

    唐天体内如同海洋般的虚空暗炎一震,咚,已经支撑到极点的唐天,终于失去意识。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唐天的身体并没有爆裂。

    安静片刻,唐天的眼睛缓缓睁开,可怕的瞳孔,一片灰白,他的嘴角浮现一抹冰冷的笑容。他轻抚着狱海剑的剑身,轻声呢喃:“谢谢。”

    哪怕这声呢喃,亦是冰冷彻骨。

    狱海剑在他手中嗡鸣,极其愉悦。

    “白痴也有白痴的好处,忍耐力还是不错。”

    冰冷的声音如同刀锋在空中划过,森寒逼人。

    唐天体内暴虐的虚空暗炎变得驯服无比,他注意到体内的状况,有些意外。每一个丹田池,都被拓宽到极致,再晚半步,等待他的命运就是爆体而亡。

    这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忍耐力。

    眼下这些付出,产生惊人的价值,收获丰硕。

    但是唐天冰冷的心,依然产生一丝悸动,如果自己出来得晚半步,就要被那个白痴玩坏了。哪怕他早就有收拾残局的觉悟,可是他讨厌危险。

    体内的虚空暗炎迅速地被圣剑狱海抽走,唐天体内的消失一空,留下一个个被撑大的丹田池。

    原来的丹田池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落如蝉翼晶莹透明的丹田池壁。新的丹田壁,经过虚空暗炎的淬炼,是结晶化的真力。一般的手段,绝对无法在七阶的时候,让唐天真力结晶。

    七阶才刚刚让真力液化。

    拥有晶壁的丹田,容量大增,少的扩大了五六倍,多的扩大了十倍左右。

    唐天的实力突飞猛进,没有一个人七阶的真力能够与他相比,唐天如今所有的丹田,能够容纳的真力,比之一般的八阶丹田,亦要强大许多。

    超级七阶么?

    唐天有些意外。

    也算傻人有傻福吧。

    他瞥了一眼浑身颤动的鹤和凌旭,丝毫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他提着狭长的狱海剑,目光投向航道的深处。

    他身形陡然一动,如同一道利箭,投向前方深处。

    若是鹤和凌旭此时清醒,一定会惊骇莫名,唐天表现出来的速度,几乎是以前的三倍。而且,轻功并不是藏风步!

    唐天沿着通道毫不停留地向前飞掠。

    忽然一团黑影朝他扑来,势若闪电。

    唐天身形动也未落,手腕轻颤,长长的狱海剑,划出一道极淡的剑影,黑影连惨叫都来不及发了,便身首分离!

    这团黑影赫然是一只星魂兽,而且已经达到八阶。

    血腥味立即在通道内弥漫开来,一头头星魂兽从yīn影中露出身影。这里能量浓度极高,而且封闭许多,无人打扰,很容易滋生出一些星魂兽。

    唐天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速度丝毫不减,径直朝前冲去。

    星魂兽顿时被激怒,它们灵智已开,唐天**裸的轻视,立即捅了马蜂窝。无数道身影,轰然齐齐朝唐天扑来。

    唐天的速度半点不减,手中笔直狭长的狱海剑倏地直指前方,就像骑士端平的骑枪。

    脚下骤然发力,身影骤然在原地消失。

    几乎同时,他冲进星魂兽群之中,前倾的身影几乎和地面呈三十度。

    锋锐无比的剑芒,从平端的狱海剑两侧剑锋喷涌而出。

    接下来的一幕壮观得骇人。

    唐天所过之处,星魂兽整齐划一地被一把无形的利刃拦腰斩断,没有一只星魂兽抵挡住,亦没有一只星魂兽能够逃出生天。

    震天响的星魂兽怒吼声戛然而止,漫天的黑影一扫而空。

    唐天神情如常,没有一丝动容,就好像他刚才做的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上百只星魂兽,没有拖延唐天步伐半分。鲜血洒满整个通道,喷涌得到处都是,浓重的血腥味让人呛鼻,唐天身上却是一滴鲜血未沾。

    他看也不看满地的尸体,消失在通道前方。

章节目录

不败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方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方想并收藏不败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