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语然睁开眼睛,柔软温暖的大暖,kōng qì 中飘浮着她喜欢的熏香,卧室宁静幽然,恍如隔世。她慵懒地伸了个懒腰,起床,洗漱完毕,便悠闲开始吃着早餐喝着茶,听着侍女叽叽喳喳地说,猛男大哥一大早就去了训练场,她愣了下,下意识地放下手中的糕点。

    训练场?

    她很吃惊,昨天那场战争,她一定都不想回忆。当时的绝望和恐惧,几乎占据她的身心,让她无法挣扎。

    不光是她,包括白晓,承受的心理压力也非常惊人,从他到现在还没有起床便可以看出来。那些高价聘请来的精锐护卫们,今天也无精打彩。

    而zhè gè 时候,猛男大哥竟然跑到训练场了……

    昨天的战斗,按理说最劳累的jiù shì 他啊,怎么他好像没事人一样?难道在他眼中,这样的战斗微不足道?

    秦语然决定去看看。

    她吃完早餐,便迫不及待朝训练场方向走去。当她到达训练场的时候,发现训练场外围满了人。

    “这些家伙太变态了吧!这样的配合,怎么可能做出来?”

    “好高的同步率……绝对超过百分之八十!老天!我见到了什么!”

    “他们到底是谁?”

    围在外面的,都是船队的护卫。他们都是秋姨高价聘请,每个人都有着五年以上的从军经历,战阵娴熟,个人实力出众,是各洲的精锐。

    但是此时,这些精锐们个个满脸震惊,脸上的表情就像活见鬼,不时发出惊叹。

    秦语然更加好奇,她没有惊动其他人,也凑了过去。透过落地玻璃,训练场内的情景尽收眼底,她顿时恍然,原来是猛男大哥手下的那群护卫。

    石森当醒过来,知道唐天在训练的时候,羞愧无比。什么时候,做首领在修炼,而手下竟然偷懒?这样可笑的事情,怎么发生在以精锐而著称的幽洲鬼骑身上?

    其他幽洲鬼骑也羞愧莫名,实力不如大人也就罢了,连勤奋都比不上大人,那就真是该死!而且昨天的战斗,完全是大人独自在作战,他们都没有发挥什么作用。对于自诩精英的幽洲鬼骑来说,在老板的庇护下获得安全,没有比这更奇耻大辱的。

    更何况zhè gè 老板,对他们极好。

    他们二话不说,集体冲到训练场,开始训练。

    石森心中发狠,如果以后打仗都要老板冲到最前方,那还他们这群人干嘛?打仗已经是他们这群老家伙唯一能干的事情,绝对不能沦落到那种地步!

    跟着他的都是老兵,个个心高气傲,同样无法容忍,强烈要求日常的训练提高强度。zhè gè 要求,得到所有人一致同意。

    石森想得更多,既然大人已经答应他们补充新鲜血液,那么要早作zhǔn bèi ,他们已经有很久没有人员齐整了。

    于是,就有了眼前这一幕。

    “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真正的幽洲鬼骑。”

    身边响起白晓充满了感慨和惊叹,秦语然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白晓也来到她身边。但是她被白晓的话吸引:“幽洲鬼骑?jiù shì 那个烂大街的幽洲鬼骑?”

    “幽洲鬼骑的确没落已久,如今市面上的幽洲鬼骑,九假未必一真,就连幽洲本地人,如今愿意参加鬼骑考核的,也不多。但是这些人,却是真正的幽洲鬼骑。”白晓肃容道。

    “真正的幽洲鬼骑?”秦语然体味着这句话。

    “真正的幽洲鬼骑,骁勇善战,坚忍不拔,纪律森严,战阵娴熟,是这天下最强精兵之一,是曾经的兵王。”白晓凝视着场内挥洒汗水的石森等人,赞叹道:“而且,这些人无一不是有从十多年的老兵。唯一有些遗憾的是,他们已经不再年轻。如果他们再年轻个十岁,光这四十六人,就绝对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秦语然此时才注意到,石森花白鬓角,被汗水浸透,心中有些不忍:“他们为什么还这么拼命地训练?年纪都这么大了!”

    白晓一怔,道:“可能是习惯吧,长久军旅形成的习惯,可不是一天两天能改变的。我见过那些老兵,有些人会一直保持训练的习惯,到再也训练不动为止。”

    他接着若有所指道:“猛兄的来历,真是令人好奇。闻所未闻的源印兵匣,还有数目如此惊人的冰蓝之枪,身边的护卫竟然是真正的幽洲鬼骑,猛兄的家族,只怕比想象更加惊人呢。”

    秦语然看了一眼白晓,接着收回目光:“和我们有什么guān xì 呢?我只知道猛大哥救了我一命,而且,如果真的是这样,做朋友总比做敌人好吧。”

    白晓豁然开朗,赞道:“还是语然看得清楚!是愚兄着相了。”

    秦语然嫣然一笑:“白晓大哥可是帮了我许多呢。”

    她对白晓也充满感激,能够在危急关头,有挺身而出的勇气,这一点就不是绝大多数人能做到的。她不想看到两人反目成仇,做朋友是最好了,白晓大哥路子广,又精明,如果有他的bāng zhù ,猛男大哥一定会赚很多钱。

    有了石森他们吸引目光,唐天的修炼,则没有那么显眼。

    唐天修炼了整整四个小时,才停了下来,zhǔn bèi 回房洗澡。刚出训练场,就遇到白晓和秦语然,白晓笑道:“猛兄真是勤奋,难怪这么厉害,小弟佩服。”

    唐天一点都没有谦虚的意思,而是理所当然点头:“当然啊,因为我想变得更厉害啊,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浪费时间。”

    白晓怔住,他没有想到唐天竟然会说出这番话来。偏偏唐天说话的表情,认真无比,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这jiù shì 他心里真实的想法。

    唐天拍拍白晓的肩膀,劝诫道:“小白,你也要认真!汗水是不会骗人的!我去洗澡了!”

    留下白晓,脸上青红交加,忽然间,他心中充满羞愧。他出身高贵,天赋惊人,年纪轻轻便闯下偌大的名头,云游天下,结交好友,高谈阔论,他一向对这样滋润悠闲的生活很自得。每个人都对他都是赞不绝口,所有人都说,他未来前途无量。

    可是,刚才猛男的那番话,朴实无华,却有如洪钟大吕,令他深受震撼。一个比他更强的人,对他说,不能浪费时间,汗水不会骗人。

    秦语然捂着嘴巴,她差点失声惊呼,她没有想到,猛大哥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她心中充满担忧,心高气傲的白晓,怎么可以容忍这样的羞辱?

    还有,小白……

    白晓脸上青红之色渐渐huī fù 平静,他抬起头,苦笑道:“我不如猛兄!”

    他对猛男又是佩服又是羡慕,佩服的是其斗志和勤奋,而羡慕的却是其已经很清楚自己的目标,那扑面而来的炽烈斗志战意,可以清晰地感受那汗水下掩盖不住的强烈渴望。

    因为有想做的事。

    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是什么?

    他有些茫然,忽然间,他一下明白,这才是他现在需要去思考和明确的事情。他心中对猛男充满了感谢,如果不是猛男,只怕自己还自以为潇洒地活下去,shí jì 上,却是浑浑噩噩地活下去。

    当天,得到消息的白沙洲舰队亲自前来迎接护航,当血木战舰抵达白沙洲的时候,受到白沙洲热烈的欢迎。

    秦语然被誉为“用灵魂在唱歌的歌者”,在圣域万洲,有着极高的声望。她所到之处,受到各洲的有身份有地位的权贵热烈的追捧。

    “哇哦,这么多人!”唐天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流,咋舌不已。

    “猛大哥,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吗?”秦语然一双美眸盯着唐天,一脸哀求。

    “不去不去。”唐天连连摇头:“我要去买东西呢。”

    白晓显然想得更周到,他笑道:“猛兄喜欢安静,那就不勉强了,我在白沙酒店给你们已经订好了房间,你们直接过去就可以入住。猛兄可别嫌我多事,我可是惦记着猛兄手上的冰蓝之枪,千万给我留一份。”

    唐天hā hā大笑:“放心,你要多少有多少。”

    白晓心中一颤,难道这家伙除了那一捆之外,还有存货?忽然,他对自己的购买能力充满了怀疑。他已经给导师发了信件,他决定到时多联络几家,把这批冰蓝之枪吃下来。

    见白晓已经有安排,秦语然也放心下来。

    很快,战舰停靠码头,外面的声浪,轰然响起。

    唐天摸着下巴,自言自语:“哎哟,我说这场面怎么这么熟悉,这不jiù shì 魔笛经常惹出来的事吗?哎,可以把魔笛拉过来卖艺啊,一定很火吧,不知道能不能赚钱……”

    秦语然眼前一亮:“魔笛?”

    这两个字,显然和音乐有关。

    “小姐,我们要出去了。”秋姨在一旁提醒。

    秦语然暗暗记在心里,收拾了一下衣裙,朝唐天嫣然一笑:“猛大哥,我先走了。”

    当秦语然走出战舰的时候,外面的人群一下子点炸了。

    “秦小姐好像很受欢迎的样子。”透过窗户,石森道。

    唐天摸着下巴,他愈发觉得拉魔笛来赚钱,是个好主意!

章节目录

不败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方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方想并收藏不败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