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子非仔细地浏览着孙杰那一战的汇总。

    这份汇总是逃回来的幸存者口述编撰而成,整场战斗的过程和大量的细节被复原,这些将成为判断对方实力的一个重要依据。

    汇总的所有内容步子非几乎滚瓜烂熟,他翻来覆去看了许多遍。孙杰的实力,比他毫不逊色,竟然战死,这也让他对未来的敌人不敢有丝毫轻视。虽然汇总上,通篇都是“大意轻敌”、“石森倒戈”等等,但是步子非丝毫不受这些描述影响。孙杰或有轻敌,石森倒戈也确实起了很大的作,但是对方的战斗力,却也相当强悍。

    说起石森倒戈,洲主勃然大怒,洲主怒的不是石森倒戈,而是如此强悍的人才,竟然在繁星洲被埋没,繁星洲如同被打脸。那些对石森的bsp;bsp;,在不断地调查之后,全都被否决。第三十六兵团前后的变化,也浮出水面,孙正的平庸、夺权是导致第三十六兵团腐化的根本原因。

    这些调查,才是繁星洲没有第一时间出兵的原因,没有弄清楚这些原因,繁星洲如芒在背,倘若早就被人盯着而丝毫不知,那是何其危险。

    此战损失最大的无疑是孙家,孙杰对孙家的重要性无可取代,稍有点眼力的人都知道,孙杰之死,极有可能是孙家由盛转衰的转折点。更何况,孙正还在商洲那伙神秘人手上,孙家想要赎回,只怕也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孙家的死活和步子非没有什么guān xì ,他更在意的,是对方在这一战体现出来的战斗力。首先是高手,几名高手的实力非凡。其次是那些古怪的武器,蓝色的投枪,他怀疑是冰蓝之枪,那种小小的铜匣,却从来未曾听说过。石森的小队,比想象更强悍精锐,在更换了装备之后,这支精锐的队伍,让步子非很头痛。

    繁星洲总共有八支白银兵团,除了孙杰的第八兵团,还剩下七支白银兵团。不过当下要务是修复浮桥,为了duì fù 随时间可能出现的小股蓝侏儒,两支白银兵团的驻守是必需要条件。

    繁星洲四通八达,这缔造了繁星洲商业重洲,但这也意味着,繁星洲是百战之地,需要扼守的地方太多。一些不重要的地方,普通兵团驻守便足够,但是一些关键要塞,白银兵团的驻守,同样无法调动。

    平时,孙杰的第八兵团和步子非第七兵团,两支兵团的灵活机动,游刃有余。但是突如其来的变故,第八兵团的覆灭,这也直接导致,能够出战的只有步子非的第七兵团。

    步子非实力出色,为人谨慎,第七兵团又是白银兵团,繁星洲上下,对此战十分看好。

    步子非苦笑,其实这一战,他是不想打的。

    商洲对于繁星洲来说,没有半点利益,那等贫瘠之地,便是占下,又有何用?为几十万民夫?那就更可笑了。

    可是,这一战却不得不打。

    因为孙杰死了,第八兵团和第三十六兵团尽墨。倘若繁星洲没有任何动作,那些四周窥伺繁星洲富饶的势力,便会像豺狼般扑上来。

    所以,步子非这一战,不仅要胜,更要胜得漂亮。繁星洲需要一场shèng lì ,一场酣畅淋漓无可置疑的shèng lì ,来向南域各洲证明他们有保卫自己财富的实力。

    这也让步子非更加谨慎。

    入海口周围,没有要塞,没有任何防守。可见对方手上的力量有限,对于任何一洲来说,在入海口周围布置炮台,是最基本的防御。商洲的入海口附近,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步子非心头微松,但当他看清楚zhè gè 入海口时,不由摇头,入海口只有五十丈的宽度,第七兵团的座舰,无法进入。如此小的入海口,当真是寒酸,连稍大点的商船都飞不进来。

    “两百人守船,其他弃船登洲。”

    步子非果决下达命令。

    第七兵团迅速在完成编队,向入海口飞去。

    “繁星洲是属蜗牛?都这么多天,还不来?”凌旭十分不满,天天守在入海口,简直是耽误自己的修炼。

    他最近的状态非常好,枪法精进不少,但是不能全心修炼,令他相当不爽。

    在不远处,鹤和井豪盘膝悬浮在空中,闭目养神。不同的是,鹤的鹤剑飘浮在身侧,而井豪的圣血饮则是横置腿上。

    上次战罢,圣血饮饱饮圣血,杀意愈发惊人,躁动不止。奈何井豪不动如山,牢牢压制它。

    鹤剑散发的气息,却截然不同,时而飘渺空灵,时而庄严肃穆。便是面对圣血饮怒涛般的凶气,它亦半点不受影响。

    “扎死!扎死!扎死!”

    凌旭一边暴躁咆哮,身形如电,只见一道道枪芒围着入海口,不断亮起,这是他在练习【跑枪】。

    跑枪被他融入枪法之中,很快他就发现,跑枪不仅仅可以用于赶路,而且在战斗中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虽然他的咆哮,一刻都没停,仿佛他的忍耐度达到临界点,可是出枪却不受半点影响,一遍又一遍,枯燥的修炼,他一点都不打折扣,

    忽然,他停了下来。

    不远处,鹤和井豪同时睁开眼睛。

    “来了。”

    三人对视一眼,鹤扬身而起,修长的鹤剑飞入他掌中。井豪拎着圣血饮,一言不发站了起来。暴躁的凌旭,此时却突然收敛起所有的气息,悄无声息地向一侧横移数丈。

    三人如同蓄势待发的猎人,安静地蛰伏。

    “先锋营先入,小心戒备,以防敌人偷袭。”步子非沉声道,登洲是最容易被偷袭的时候。

    “是!”先锋营将领龙南应命,他扫视一眼周围,沉声道:“先锋营,出发!”

    先锋营的编制是五十人,但是无一不是高手,龙南以前是有名的独行大盗,一身实力极其出色,后来被步子非招揽,改名统领先锋营。

    龙南心中对步子非的谨慎,颇有几分不以为然,巴不得对方能够杀来。

    五十人,队形看似散乱,但是彼此之间,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一旦有所变故,队友能够及时作出fǎn yīng 。先锋营的战法和兵团战法完全不同,而类似雇佣兵,但他们强悍的个人实力,保证了他们惊人的冲击力。

    四周的光壁明亮无比,下方的地面,隐约可见白云和丛林。

    他们个个艺高人胆大,没有自由落体下降,而是加速向地面冲刺,有如利箭,速度极快。

    呼!

    入海口通道迅速在龙南的视野中倒退,眼看就要飞到入海口通道的尽头,忽然,龙南心中若有所觉,脸色大变,厉声高喝:“小心!”

    前方刚刚飞出通道的队员,忽然如同喝醉酒一般,身形纷纷失去控制。

    心神攻击!

    龙南没有想到,竟然会在如此偏僻的地方,遭遇到心神攻击。擅长心神攻击的圣者数目稀少,是最令人讨厌的存在,同样,他们的身价都昂贵无比。此时已经来不及减速,他的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当下咬牙,催动全身的能量,能量遍布他周围。

    浓郁的能量,能够在一定程度干扰心神攻击。

    果然,当他冲出通道口的瞬间,心神一震,如同闯入一张无形的大网之中。

    他猛地一咬舌头,剧痛和满嘴鲜血让的暂时摆脱心神的攻击,他的目光立即捕足到那名可怕的心神攻击者!

    黑衣少年持剑而立,如鹤起舞,空灵翩然。

    然而,他没有想到,他们面前的网,不仅仅只有一张。

    骤然亮起的银芒,充斥他的视野,锋锐的气息,直逼龙南眉间,他心中一凛,是枪芒!

    这些枪芒过于追求数量和覆盖面积,威力并不强,但是用在此处,却是充满杀伤力。

    噗噗噗!

    失去控制的先锋营队员,身上骤然爆起一团团血花,转眼间,便有十多人被洞穿。

    龙南目眦欲裂,怒吼一声,右拳猛地轰出!

    耀眼的拳芒,炽烈如流星,毁天灭地的气息,笼罩全场!

    他拼却受伤,也要摧毁这层枪网。

    心神攻击虽然防不胜防,但是它本身的杀伤力并不强,更大的作用是干扰心神。只要冲出这片区域,自己的队员便会重新huī fù 战斗力。

    这一拳,是他的杀招,体内近三分之一的能量,化作炽烈的火焰,高速旋转,汇集成一个直径达二十丈的火焰漩涡,像一个巨大的火红圆盘。

    【火涡盘】!

    这一拳,可以在枪雨中扫出一条通道。

    忽然,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掠过他心头,还未等他fǎn yīng 过来,面前的火涡盘,像被一把刀划过豆腐,倏地一分为二。

    火涡盘分开的缝隙中,一名手拎大剑的大汉,赫然入目。

    怎……怎么可能……

    兵扫视着完工的森林剑堡,露出满意之色。建立完全的森林剑堡,完全能够抵抗强大的冲击,哪怕他手上的牌只有宝光乡团。

    听说神经唐买了两支兵团,兵大为愕然,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兵团也能买。

    不过,神经唐能把黑金卖个好价钱,也让他松一口气。钱是个大问题,说实话,兵自己赚钱的水平也不怎么样。不过,神经唐真不是个安分守己的家伙,走到哪里都是搅风搅雨。

    忽然,他身上的秘宝嗡嗡示警,兵心中一凛,井豪他们发现了敌人的踪迹!

    宝光乡团的探哨水平他可不敢指望,好在有井豪三人,三人的实力足够强,用来作探哨有些大材小用,眼下也只能凑和。

    终于要来了么……

    算上时间,繁星洲也该出手了。

    尖利的警报响彻河滩,所有人脸色大变,不自禁地停下手上的活,当他们fǎn yīng 过来,如同潮水般涌入森林剑堡之中。

    最中心的黑剑堡,亮起耀眼的光芒,紧接着,光芒如同流水般,向外蔓延。三十六座剑堡,同时嗡鸣,光芒如剑,冲天而起。

章节目录

不败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方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方想并收藏不败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