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天也没有想到,自己闯进明珠的住处。

    “请把zhè gè 撤掉,谢谢。”

    唐天指了指四周的光墙。

    “哦。”明珠下意识把光墙撤掉,等她回过神来,光墙已经完全撤掉,她的脸色不禁一变。这些光墙是专门的法则禁制,用来示警,是当年留下来之物。

    没有光墙的保护,自己在鬼脸面前,没有任何还手之力,jiù shì 待宰的羔羊。自己刚才怎么回事?

    冷静下来的明珠,心中忐忑不安。

    然后让她感到yì ;的是,一道灰影从她身边掠过,鬼脸根本没有对她动手的意思。

    等等……那方向,是自己的闺房!

    明珠脸色一下子羞红起来,她心中有些暗恼,鬼脸怎么可以闯入女孩的闺房。她一咬牙,鼓起勇气,也跟着进去。

    唐天像yī zhèn 风般冲进去,然后进去之后,他茫然了。

    里面的房间极大,堆得满满,鞋、衣物、杂件数不清的女人用品,就像一个小型仓库,晃得唐天眼花缭乱。他得小心翼翼,才能不碰翻东西。更糟糕的是,成排成排的衣架、鞋柜、木箱,把这里构成一个迷宫。

    往摘云楼哪个方向?

    唐天一脸茫然,入目所及,五颜六色的衣鞋、闪闪发光的饰品成排成排,唐天迷失了方向。

    身后的jiǎo bù 声让唐天如获救星。

    明珠的脸红得几乎可以渗出血,她的房间以前从来没有人来过,她也不喜欢别人打扫,所以里面尤其的杂乱。薛府本来就富得流油,她也没有其他的爱好,平时的零花钱,全都投入到这方面。可惜她平日里要执掌一府,衣着不能随便,穿得极其素雅端庄,但是内心依然对这些漂亮精致的东西,十分喜爱。

    “你这也真够乱的。”

    听到唐天这句话,明珠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此时她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能让她钻进去。一个女人的闺房,被这么评价,明珠羞愧难耐。

    不过她心中还是有些惊讶鬼脸和她说话的随意,就好像两人之前认识一般。

    等等,鬼脸怎么会在薛府?

    明珠愣住了。

    唐天没有给她细想的时间:“摘云楼在哪个方向?”

    摘云楼?明珠再次愣住,下意识指着右侧:“那边。”

    等她fǎn yīng 过来,鬼脸的身形已经消失不见。

    明珠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今天自己是怎么了?怎么这么恍惚?说话都不过脑子?难道是最今太累了?

    等等,摘云楼!

    明珠身体僵住,脸色陡然大变。摘云楼,秦家!鬼脸要对秦家动手!

    为什么?

    明珠心中升起一股寒意,薛府在秦家的阴影下存活这么多年,秦家的强大在她心中留下极深的烙印。她敢向违抗秦家的意志,只不过因为把薛府卖给卢家的事情上不了台面。但是她却深知,一旦有把柄落到秦家手中,秦家会毫不犹豫把薛府吞掉。

    鬼脸从薛府潜入摘云楼,一旦摘云楼有什么损失,秦家便有介入此战的借口,那薛府……

    明珠不寒而栗,脸白如纸。

    她咬着嘴唇,心中却在拼命让自己镇定下来。鬼脸什么时候进入薛府的?为什么他要对摘云楼动手?忽然她想起刚才鬼脸和自己说话随意有如旧识的感觉,心神猛地一震,难道……

    她二话不说,便朝仓库方向跑去。

    她刚刚冲出房间,便听到轰然巨响,她骇然回头,高耸的摘云楼拦腰截断,轰然向薛府方向倒塌。

    人影纷飞,惊呼怒吼相交,明珠脸上再无半点血色。

    没有人注意到唐天的靠近,无论是魏寒还是穆泽,都绝对想不到鬼脸会zhǔ dòng 出击。哪怕鬼脸能够击败本森,但是在俩人眼中,单枪匹马的鬼脸,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秦家明里暗里干掉的有名有姓的强者,多如牛毛,两人皆是见惯大场面之人,区区一个鬼脸,自然不放在心上。

    秦家的巨大压力之下,鬼脸能做的只有苦苦挣扎,zhǔ dòng 攻击秦家?这该多么愚蠢!

    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做出如此自寻死路的选择。

    潜伏到摘云楼,唐天悄无声息地摸近。刚刚突破,他的心神意志,皆处在最巅峰的状态。哪怕再微小的动作,都会让他体内几近满溢的源力yī zhèn 激荡。

    进入战斗状态的唐天,有着异寻乎常的冷酷。

    这种冷酷不仅仅是对待敌人,同样包括他自己。体内激荡的源力,他恍若未觉,心神坚定专注,他的动作、呼吸、心跳,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每个动作都依然完美无缺。

    他就像最出色的捕食者,把猎物悄无声息纳入自己的攻击范围。

    魏寒正在练刀,刀光如水,连续不绵。他的刀法阴毒诡异,如同毒蛇吐信,每每总在最令人不可思议的角度杀至。淡淡的黑色,缠绕着雪亮如水的刀光,宛如夜雾笼罩。

    魏寒好战,为人脾气暴躁,但是一开始练刀,他的气质便陡然一变,阴寒奇诡。

    蓦地,周围的空间,陡然发生变生。

    他刀光上薄薄黑雾,消失不见,周围的空间好似冻结,魏寒大骇,尖声高呼:“敌……”

    轰!

    恐怖的力量,从他脚下炸开。

    他只觉得地面颤动,整个人犹如腾云驾雾,他心神狂跳,楼塌了。脚下的砖木横梁,如同雨点般朝他激射而来。

    几乎想也不想,魏寒身形一晃,便朝外飞去。

    眼看就要冲出楼外,魏寒视野内若有所察,心中警兆忽生,浑身汗毛根根直竖,一连串的刀光,朝前方激射。

    叮叮叮!

    火花四溅,几道刀光,被什么锋利至极之物从中一分为二。

    一缕寒意沿着魏寒的尾椎升腾直上,他终于看清楚,在他前方,几根细若发丝的法则线交错纵横,赫然封住他qián jìn 的方向。

    这些法则线虽然极细,但是锋利如常,如此混乱的场面,根本难以察觉。

    刚才若是自己一头撞上去,只怕现在已经被大卸八块。

    对手的可怕让魏寒第一次感到心惊肉跳,脚下的爆炸,蕴含的力量绝对不假,但在这样的局面下,还能悄然布下杀招,此人手段之高,太可怕!

    但是这么一停顿,身后的碎石横梁如雨点般激射而至。

    魏寒手中刀光一卷一送,面前的碎石砖木如同被一只无形大手拍中,倒飞huí qù 。但下一刻,魏寒的瞳孔蓦地圆睁,一个斑斓的圆球,如出现在他面前。

    前所未有的危险感笼罩,死亡气息离他如此之近,生死存亡关头,魏寒没有半点犹豫,脱手掷出手中的银刀。银刀一离手,便化作一团黑雾,黑雾翻腾咆哮,化作蛇形,昂首怒牙。

    斑斓光球和黑雾怒蛇轰然相撞。

    魏寒却顾不得看清结果,用尽吃奶的lì qì ,向左侧扑去。

    飞出楼外的穆泽身形如燕,身后的摘云楼上半截倾斜,但是无数碎石砖木,如同一蓬暴雨,朝他激射而至。

    后面响起魏寒的怒喝尖叫,穆泽不禁一颤。如此混乱的局面,最适合敌人偷袭混战,穆泽不擅长近战,必须先脱离zhè gè 混乱的战场。只要拉开距离,等着承受自己的怒火吧!

    穆泽脸色铁青,他身形如电,宝弓在手。

    他的目光落在薛府人工湖的那座凉亭,那里距离恰好适合自己发挥,而且周围都无法埋伏,唯一可能埋伏之处,便是那处凉亭!急掠之中,穆泽拉开宝弓,一支光箭出现在弦上。

    光芒一闪。

    轰!

    凉亭炸成齏粉,没有埋伏!

    穆泽心头微松,速度急增,几乎瞬间,出现在人工湖上方。

    现在,到了反击的时候。

    穆泽转身正对摘云楼,他恰好看到魏寒狼狈外向冲,手上的银刀不见,穆泽心中一跳,深吸一口气,再度拉开宝弓!

    就在此时,惊变忽生。

    他下方平静无波的人工湖,毫无征兆陡然炸开。

    无数冰晶,从湖面飞出,如同一蓬晶莹暴雨,朝半空中的穆泽激射而去。

    水里有人!

    穆泽脸色大变,那些冰晶的尖啸,慑人心魄。更让他觉得恐惧的,是那些冰晶,竟然都蕴含着淡淡的剑意,它们jiù shì 无数冰晶小剑。

    该死!

    穆泽强扭腰腹,身体就像无骨之蛇,猛地面朝下方,手中拉弦手松开。

    光箭一闪,没入冰晶剑雨之中。

    轰!

    无数冰晶小剑炸成齑粉,碎芒如雾。

    没有让穆泽来得及松口气,一点森冷寒芒,破雾而至。

    冰冷锋锐的剑意,直逼穆泽眉间,穆泽脸色再变。

    此时他招式用老,体内血肉之力出现一个短暂的空断。

    寒芒如星,忽倏到至。

    他强自把宝弓护在面前,叮,一声脆响,一股奇寒无比的剑意,没入弓身。

    嘭!

    宝弓如同冰雕般炸得粉碎,穆泽哇地喷出一蓬血雾,身形仓皇后退。

    令人头皮发麻的尖啸忽然从他身后响起,穆泽亡魂皆冒。

    连绵不绝的冰晶小剑,突然从他身后的水面飞出,如同雨点般,击中他的后背。

    穆泽的身体犹如筛子般剧烈颤抖,他脸上的表情凝固,身体以肉可见的速度变成冰雕,冰晶小剑jì xù 激射,砰,冰雕粉碎。

    天空之上,唐天如同鬼魅般凭空出现在魏寒身后。

    他手指轻扬,肉眼难辨的空间法则线,倏地卷上魏寒的脖子。

    魏寒瞳孔陡然扩张,来不及求饶,头颅高高飞起。

章节目录

不败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方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方想并收藏不败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