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会吗。”

    黎晨走到近前,毫不避讳的一手贴上魔蝠王右肩那惊人的伤口,调动吞天翅中的吞噬法则,辅以阴阳法则炼化起伤口中的魔气來。

    “吞噬法则、阴阳法则,两大至高法则,怎么可能出现在你一个区区半圣身上。”

    魔蝠王金色瞳孔中闪过一抹挣扎之色,可感知到两**则的力量后,瞬间失声惊呼,差点压制不住伤势,又吐出了几口血气。

    唳。

    就在此时,雷鹏抓着飓风魔圣的头颅飞了过來,其内的神魂在吞噬法则的包裹下,冲突不停,虽然有冲出的迹象,但明显短时间内是做不到了。

    毕竟,生受了那等强悍一击,又被黎晨偷袭,接着被雷鹏吞噬法则狠狠來了一下,若是还能有反击之力,恐怕连苍如龙都沒这个实力。

    “前辈受伤太重,还是先疗伤吧,这魔圣虽然身陨,但一身血肉精华倒是极佳的大补之物。”

    黎晨反手摄过飓风魔圣的残骸道。

    唳。

    雷鹏不乐意的鸣啸一声,这魔躯对他而言,同样是大补之物。

    “黎晨,你是黎晨,你是当年抓了血姬的黎晨。”

    飓风魔圣的魔魂厉声呼喝,显然认出了黎晨。

    毕竟,当年在凶星之中,黎晨抓走血姬被许多人看到。

    而且,黎桀施计让海灵素误会,誓要找黎晨报仇,作为天魔族二皇子魔烈龙嫡系的飓风魔圣,知道黎晨也在情理之中。

    “你们认识。”

    魔蝠王金色瞳孔中闪过一抹戒备之色。 [

    毕竟,之前飓风魔圣可是说过,九黎蛮族已经灭亡,而他能找到这儿了,也是因为九黎一族最后的希望。

    但看黎晨以半圣修为,却执掌吞噬、阴阳两大至高法则,这全然符合条件。

    若是两者联合起來诓骗,虽然代价大了点,却不是沒有可能。

    “呵呵,既然认识我,那便省了介绍了。”

    黎晨聪明绝顶,自然能看的出來,只不过他根本沒有在意,轻笑道,“飓风魔圣你是魔烈龙的嫡系,被派來这里,应该是奉了他的命令。

    只不过,真正让你找到这儿的却是黎桀。”

    “什么,黎桀将军,他还活着。”

    黎云召失声惊呼。

    “不错,沒想到你知道的还不少。”

    飓风魔圣狠辣无比,似乎全然不担心自己的处境,冷然道,“既然你们都是九黎蛮族之人,也应该清楚,黎桀的身份,更应该知道,只有他,才能号令蛮族,带领九黎重建辉煌。

    如果你们还以自己是九黎蛮族为傲,就该献出所有,助黎桀恢复蛮族大统。”

    “这”

    魔蝠王明显的犹豫了,目中闪现挣扎之色。

    他是忠义之人,当年便是如此,如今得蛮神之子竟然还有存活的,如果不是挣扎求存了这么多年,黎桀当面在的话,甚至他可以毫不犹豫的抹脖子。

    正因为了解他的为人,黎晨才沒有猜忌,当然,做好了防备也是必然的。

    毕竟,谁也难保,这么多年过去,心性不会生变。

    “呵呵。”

    黎晨嗤笑一声,就如之前飓风魔圣嘲讽魔蝠王一般。

    “你笑什么,莫非你想叛族。”

    飓风魔圣叫嚣道。

    “我笑你不知所谓。”

    黎晨肩膀微微一晃,吞天翅化作链条注入到飓风魔圣神魂中,炼化起他的神魂,并寒声道,“你区区一介魔族,有何资格妄谈我九黎蛮族复兴之事。

    莫说是你,你的主子魔烈龙也沒这资格。

    黎桀,哼,沒有了肉身的叛族之人,有什么资格妄称我蛮族大统。”

    “你你胡说八道啊。”

    飓风魔圣惨叫连连,在两股吞噬法则炼化下,即便是他也扛不住。

    “什么,你说黎桀叛族,有何证据,这怎么可能。”

    魔蝠王兀自不信,一连串的消息实在让他难以接受,甚至连吞噬飓风魔圣的肉身疗伤都忘了。

    这也怪不得他,毕竟这消息着实太过惊人了。

    试想,堂堂蛮神之子,竟然会叛族,即便是亲眼所见,也难以让人相信啊。

    “证据,呵呵,将我九黎蛮族至宝刑天魔神拱手让给魔族宵小,这不算叛族。

    以自身神魂为引,指引魔族猎杀同族中被镇压的强者,夺取他们的复活希望,只为了凝聚能够驱动魔神之躯的魔神之心,这不算叛族。”

    黎晨冷笑道。

    “这”

    魔蝠王金色眸子瞬间暗淡下去。

    他不是不清楚黎晨话语中有的破绽,可无论哪一条,在上古之时,黎桀都是必死之罪。

    但仔细想想,若非被逼到了死角,黎桀也不可能选择这一条路。

    可身为同族,却被同族当成祭炼之物,任谁知道了都不会好受,哪怕是他这等忠义之人。

    “黎桀有何计划,战将前辈自己看吧,至于你作何决定,那是你自己的事。”

    黎晨将被折磨的差不多的魔魂抛给魔蝠王。

    魔蝠王犹豫了下,将魔魂吞了下去。

    他的这具躯体擅长神识攻击,炼化起來自然不慢,更何况这魔魂还被两股吞噬法则折磨的不成样子了。

    “哎。”

    沒多会,魔蝠王目光黯淡的看向走到远处的黎晨,“你过來吧。”

    “身为九黎后裔,你我皆有责任在身,哪怕战将前辈失去了肉身,也同样能为我蛮族复兴出一份力量。”

    黎晨知道,黎云召已经知道了黎桀的一部分计划,并做出了决定。

    “云召虽然肉身已毁,但生是蛮族人,死是蛮族鬼,生生世世不变。”

    魔蝠王叹了口气,目光略显复杂的看向黎晨道,“你的身上,我感受到的确实是凨王的血脉,想來,你是凨王的嫡系后裔无疑。

    既然是蛮神后代,我黎云召定当竭尽所能助你。”

    “凨王血脉。”

    黎晨眉头微皱,看了看掌心,精神蓦然一震,身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面色都惨白起來。

    “你怎么了。”

    魔蝠王诧异问道。

    “沒沒什么。”

    黎晨神情恍惚的摆摆手。

    但在他脑海中,却犹如掀起了滔天大浪,不断的闪动着当年见到黎曲凨的一幕。

    这么多年來,他终于明白了,黎曲凨为何会对他刮目相看,青睐有加,甚至不惜拼上性命和蛮族后裔,也要将魔神之躯封印在他体内。

章节目录

帝玄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暮雨尘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雨尘埃并收藏帝玄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