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劫雷所化的双头雷蛟,瞬间便冲击着黎晨和圣灵老怪砸入地面,激荡起漫天砂石。

    遥遥望去,好似一道接天连地的雷霆降临,使得这颗饱经风霜的荒星再次遭受重击,本就还在开裂的缝隙,转瞬又变大了数倍,竟是有了分崩离析的迹象。

    “应该死了吧。”

    申公屠老眼中精芒一闪,说出了连他自己都不怎么想象的话。

    事实上,他一直沒有出手,除了有极大的顾虑外,也是在等待一个万无一失的机会。

    嗡嗤嗤。

    雷弧弥漫方圆数十里,好似凭空出现了一个雷池,宛若天地重开,不时有道道雷蛇从雷池中蹿出,使得方圆百里都被雷霆冲击的一片焦糊。

    第八道雷劫的威能,已然到了最后,但仍旧沒有散去,消磨着下方的最后一点点生命气息。

    “气运未散,这小子”

    当雷池中的雷弧异常的凸起之时,申公屠目光上移,看向了天际上方,依旧在和劫云对碰的气运之龙。

    嗖。

    几乎在同时,黎晨跌跌撞撞的从雷池中飞出,右手中赫然握着仅剩残骸,依稀能够辨别出是那是圣灵老怪的尸身。

    只不过,黎晨的身形也好不到哪儿去,浑身焦糊一片,原本血金色的璀璨吞天铠,此时也斑驳不堪,吞天翅都碎裂了大半。

    只不过,漆黑的面庞上,那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依旧明亮,炯炯有神的看向申公屠。

    “哼,怎么,你还想杀老夫不成。”

    申公屠心头一突,老脸上却不动声色,手中宝剑淡漠的挥舞着,将漫天劫雷扫开。

    相比于之前那些人的奋力抵抗,他显得太过轻松了,简直不像是在渡劫,倒像是在玩耍一般。

    “你身为申公家老祖之一,应该很清楚,黎某身上的气运代表着什么。”

    黎晨不答反问,一震残缺的吞天翅,化作一片片暗淡的羽状鳞甲,洒落在雷池中,吞噬起里面的浓郁雷霆來弥补自身损耗。

    那圣灵的残骸,被他灭杀了神魂后,也随手扔入了雷池中,化作纯粹的天地元气。

    随着这老怪之死,数十万银甲军的力量精华,还有他们所代表的气运,至少有一半被黎晨收走。

    可想而知,此时他的气运有多么雄厚。

    再加上,姬海峰的气运,黎晨本身的气运简直多到了令人指的地步。

    “小辈,不要想跟老夫妄谈这个,对于气运之道,寰宇星空,沒有人能比得了我申公家的诅咒之道。”

    申公屠面色沉凝道。

    “呵呵,那你为何还沒下决定,莫非,以你的实力,看不穿我身上的气运,是否到了鼎盛。”

    黎晨轻笑着指了指天际上方的气运之龙,神情说不出的嘲讽。

    “沒想到,你一介九黎小辈,竟然懂得气运的精妙。”

    申公屠并未动怒,目中精妙一闪而逝。

    “世间万物,都脱不开阴阳生死,但这一个过程,无非就是由盛而衰,否极泰來的真理罢了。”

    黎晨吸收着雷霆的精华,不断的补充着受伤的身躯,精神一点点的好转,更有进一步的趋势。

    他相信,这种情形,申公屠必然看在眼中,但他越是不动声色,便能让申公屠越捉摸不透。

    因为在申公屠从开始沒有动手之时,黎晨便笃定,沒有十足的把握,这老怪绝对不会轻易动手。

    只因为,身为诅咒家族之人,当年参与诅咒了九黎蛮族气运的申公屠,是一个将气运之道研究极深的恐怖存在。

    但也正因此,也造就了申公屠谨慎的性格。

    说好点是谨慎,不好就是多疑了。

    “小子,懂得倒是不少,不过,你也太高看自己了,任凭你气运隆天,老夫的言也轻易可破。”

    申公屠老脸微不可查的一抽,就好似被踩到尾巴的猫,但他到底是老怪,仍旧转瞬镇定下來。

    “呵呵,这倒也是,你们申公家在蛮神巅峰之时,都敢出手诅咒蛮族气运,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黎晨目光平静,淡笑道。

    “蛮神狂妄自大,妄图伐天,惹得天怒人怨,人神共愤,他的陨落和蛮族的消亡,不过是顺应天命罢了。

    而我申公家,也仅仅是顺水推舟而已。”

    申公屠向前踏出几步,似乎有意要向黎晨出手。

    “顺水推舟,我看是推波助澜吧。”

    黎晨冷冷一晒,同样向前踏出几步,毫无惧色。

    “混账。”

    申公屠老脸一沉,厉声斥道,“蛮神妄自尊大,想要做天地共主,以至于生灵涂炭,寰宇星空几近毁灭。

    这种人不死,天地何來安宁,我申公家当年所做,也是响应天地之意,何來推波助澜之说。”

    虽然顺水推舟和推波助澜的意思几近相同,但对于身处当年伐天之战中一员的申公屠而言,却是两码事。

    一个是将自身处于大意,而另一个却是搅弄风雨之意。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当年蛮神伐天,正值九黎蛮族气运鼎盛之际,若非你申公家在背后以阴谋诡计怂恿,岂会让蛮神行差踏错,以至于一世英名尽丧。”

    黎晨再次踏前,顶着已经隐约冲出云层的劫雷,厉声质问道。

    “胡说八”

    申公屠老脸泛白,似乎想起了某些事情,继而瞬息平静下來,冷声道,“好小子,竟然敢以这种方式來搅乱老夫心神,影响我的判断。

    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得知当年的隐秘,但今天,你做错了一件事,就是不该激怒老夫。

    所以,你必须死。”

    “哈哈哈,你敢杀我。”

    黎晨仰长啸,浑身血金色光华一闪,吞天铠再次恢复原状,绽放出耀目光华,映衬的黎晨宛若战神,屹立的万雷霆下不倒。

    吼吼。

    几乎在同时,那气运之龙咆哮一声,赫然扭转着盘做一团。

    遥遥望去,就如一个足有方圆百里的七彩华盖。

    “嘶”

    刚刚下定决心的申公屠,却好似看到极其震惊的是,连退数步,失声惊呼,“气运生霞,方天华盖。”

    也难怪他如此震惊,因为古往今來,气运达到这一步的屈指可数,而那些存在,只要是活到如今,哪怕是陨落在了岁月潮流中,也一个个都是盖世英豪级别的存在。

    如今最耀眼的莫过于,掌控着寰宇星空的三皇五帝。

章节目录

帝玄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暮雨尘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雨尘埃并收藏帝玄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