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既以惩罚了我这几个不争气的师弟,何必咄咄逼人。”

    清冷这带着丝丝沁人心脾寒意,宛若空灵黄莺,又如珠落玉盘般清脆悦耳,抚琴女飘然若不食人间烟火的倩影中,却有着一股不相称,但又不突兀的肃杀与狠辣。

    “大师姐,救命啊。”

    “大师姐,欺人太甚,你得为我们做主啊。”

    “大”

    西门华、陈金凤等人好似见到了救星,哭天嚎地起來。

    让人有些惊讶的是黎晨的反应,竟然出奇的平静。

    若有熟悉他的人在此,必然会诧异无比,因为以黎晨的性格,得这种说辞,要么冷笑予以回击,要么就直接动手了。

    因为在他看來,在见到西门华等人所作所为后还能说出这等冠冕堂皇之话的人,绝对是只认强权,不问是非,习惯了高高在上的角色。

    “嘶魇梦圣女。”

    在另一边,以为事情已成定局的施恩路倒抽一口凉气。

    他这一说话,施家堡一方说过这个名头的人,同样面露骇然之色。

    哪怕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施莲菲,美眸中也是闪过一抹惊艳与羡慕。

    因为这个名字,代表着一个传说,一个血魂界仅仅五年的传说。

    “你是魇梦圣女。”

    原本平静的可怕的黎晨,声音突然有些颤抖。

    难以想象,以他的心志之坚,会有什么事情让他如此。

    但在他前面的抚琴女,却是看的真切,微微颤抖的黎晨,嘴角翘起,刚毅的面容上显现出一抹难以言说的笑意。

    “你笑什么。”

    沒來由的,抚琴女话语中透出一股烦躁。

    “我终于找到你了。”

    黎晨深邃的目光中,满是难以言说的柔情,浑身的磅礴威视在看到抚琴女的一刹那,消散的无影无踪,缓步走向抚琴女。

    这段时间里,他曾说过一点关于魇梦圣女的传闻,原本只是一点点怀疑。

    甚至在看到抚琴女的刹那,他还是有一点怀疑。

    毕竟,此女身上的气息和气质,与心中朝思暮想的人儿,差别太大,可以说完全就是两个人。

    但当知道此女就是传闻中,只用五年时间,便成为魇魔圣殿剩女的魇梦圣女之时,多个疑点汇聚到一起,便成了事实。

    而这个事实,便是眼前这抚琴女,也就是魇梦圣女,正是他心中朝思暮想,从未忘记过一刻的人儿。

    望着那双充满警惕,恩爱不在,满是冷漠的眼眸,黎晨沒有怪责,只有满心的恼恨与愧疚,恼恨自己沒有早点找到她,让她吃了这么多苦,变成了如今模样。

    “大师姐小心,这小子邪门的很。”

    众魇魔圣殿弟子想上前阻拦却又不敢,只得呼喝提醒。

    “朋友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以为我魇魔圣殿好欺负不成。”

    抚琴女美眸中闪过一抹狠厉,素手一抬,抚在了透明的琴弦上,一股无形的肃杀之气弥漫开來,警惕的盯着黎晨,完全无视了他眼中的柔情。

    在她看來,能够轻易镇压一众师弟的黎晨,绝不是易与之辈,不得不防。

    “我來接你了。”

    越过众人,黎晨摘去了金色面罩,深情款款的注视着抚琴女,好似生怕她消失一般。

    “是你。”

    看到这张永生不忘的面孔,抚琴女美眸中的狠辣瞬间化作无边杀机,手腕便是一晃,无数道凌厉的丝线光影划破虚空,瞬息笼罩向黎晨各大要害。

    看那凌厉无匹的锋锐光线,轻易割裂虚空的威能,赫然是足足有着六转法则之上的力量。

    “小心。”

    一直盯着这边的施莲菲等人,失声惊呼。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黎晨沒有躲,甚至沒有运转自身的力量去抵抗,就这般生受了这一击。

    嗤嗤。

    凌厉的丝线在黎晨身上,瞬间划出了无数道细密的血痕,血染衣衫,让他整个成了血人。

    虽然表面上看着骇人,但时至上并未有多重。

    黎晨乃是九龙根基的九阶武圣,又修炼有混元荒体这等无上防御宝体,哪怕他不想防御,遇到攻击之时,武体也会自动防御。

    这些伤痕,不过是刚刚伤及了皮毛罢了。

    “魔晨,又想用当年的鬼话骗我,不要以为摆出这种姿态,我就会上当。

    原本你躲在天魔圣殿也就罢了,不过如今你既然现身,我们就做个了断。”

    抚琴女秀眉微蹙,明显看出黎晨的厉害,娇叱一声,身形微转间,宛若一朵盛开的青莲,却透出无边杀戮气息。

    铮铮。

    素手连挥,琴音铮鸣,一会如金戈铁马,肃杀潇潇,转而又如珠落玉盘,清脆悦耳,扣人心弦。

    但在这琴音中,无边的梦魇之力弥漫开來,配合着比西门华强了不知多少倍的幻音之道,化作绚丽无比的流光笼罩向黎晨。

    “快推开,这是大师姐的一梦年。”

    西门华倒抽一口凉气,顾不得重伤之身,七手八脚的爬将起來,和众人疯了似的退避不迭。

    “封闭五感。”

    施恩路更是被骇的满面煞白一片,指如闪电,在周身各大要穴连点。

    一直盯着黎晨的施莲菲,慢了半拍,差点就沒醒转过來。

    施家一众修为低下的弟子,更是直接退到了船尾,以防被纳入攻击范围内,遭了池鱼之殃。

    但事实上,他们都多虑了,抚琴女的手段极为高明,比西门华强了不知多少倍,对力量的掌控可谓妙到毫巅。

    所有的攻击,都是冲向黎晨一人,沒有丝毫外泄之象。

    如果换个对手,黎晨会赞一句,可他此时,满眼都是抚琴女的影子,好似浑然未觉般,一步步走了过去,目中的柔情丝毫未变,几近浓郁的化不开。

    “哼,不知死活,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抚琴女看的真切,虽然心下有些狐疑,但手底下却不慢,硬是加了数分气力。

    嗡嗡。

    无形的光影流淌间,在外人看來,宛若一片彩霞围绕着黎晨,但在黎晨眼中,尤其是他此时被心中牵挂的人儿牵动心神,这些彩霞却化作了他一直憧憬向往的情形。

    一切,是那般的美好,让人迷醉,几近让人看的痴了。

    渐渐地,黎晨的脚步慢了下來,如坠梦中,双目渐渐阖起。

    pbtxt 平板电子

章节目录

帝玄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暮雨尘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雨尘埃并收藏帝玄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