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

    山林中,衣袂破空声不觉,气急败坏的喝骂更是不断闪现,能够跟随黎晨jiǎo bù 追下来,离的最近的五六人,都是凝息境顶尖的存在。

    一身内息极为雄厚,虽然吃惊于黎晨的速度,但他们仗着修为高深,硬生生的缀着。

    足足过去了数个时辰,一路上惊动了不少妖兽,其中不乏后期中顶尖的存在,但在察觉到如此多人路过之后,纵然嗜杀如妖兽,也不得不小心的隐藏。

    天生敏锐的直觉告诉它们,若是此时招惹对方,必然会引来惨烈厮杀。

    好在,这一路并未遇到二阶妖兽,显然那头铁背熊乃是这一带的霸主存在。

    追逐了数百里,眼见日头西斜,都不见黎晨速度减慢,而他们也吞服了不少huī fù 内息的丹药,体内经脉隐隐作痛。

    更危险的是,如此深入,已然超过了他们以往曾经进入的范围。

    “小子,把东西放下,饶你一命!”

    那面上有道疤痕的中年人,厉声呼喝。

    “老疤子说的不错,只要将东西放下,我等放你一条生路!”

    “放下宝物!”

    其余几人,不断诱惑着黎晨,脚下片刻不停。

    “白痴才会信!”

    黎晨头也未回,对于那些诱惑谩骂之语充耳不闻,内心焦急下,根本没多管顾周围变化,一声不吭的埋头急蹿。

    玄云宗进入古苍山历练的低阶弟子,没少死在这些冒险者手中,虽然玄云宗威慑八方,但在这等荒野之地,死了jiù shì 死了。

    现在的黎晨,不过是仗着身法快捷,丹药充足,才能保持领先。

    远远望去,密林中依稀可见,前方黎晨独领鳌头,其后有五六人追赶不休,更远处有十几人之多稀稀拉拉。

    但只顾赶路的众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脚下这座高山,赫然是一座孤峰!

    “不好!”

    一口气奔到山顶,黎晨狠狠喘了几口粗气,面色极为难看的望着前方,大半掩映在云雾中的山崖。

    前断崖,后追兵,竟是走上了一处绝路!

    任是黎晨心思聪敏,此时也没了主意。

    “hā hā哈,小子,再跑啊?”

    就在他犹豫间,一行五六人率先到达山巅,看着黎晨在断崖边徘徊不定,登时喜出望外,一步步围堵了上来。

    “小子,把你背后的皮囊交出来!”

    一名瘦高中年,看着黎晨的背囊与露出的两节青角,满目皆是贪婪。

    “给谁好呢?”

    面临绝境,黎晨出奇的平静,只是心底却充满了苦涩。

    眼见得到重宝,修为突进指日可待,没成想,竟然步入这等绝境。

    山风吹袭下,乱发遮掩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懊悔之意,早知如此,就不该过于贪婪,放弃那对青角的话,说不定此时早已出了古苍山,觅地潜修了。

    当真是乐极生悲!

    “给我!”

    所有人异口同声向前,但令他们惊怒交加的是,黎晨竟然纵身一跃,向断崖下落去。

    “不!”

    冲到断崖旁,几人看着云雾缭绕的下方,只来得及看到那一抹身影,手中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抓住。

    唳!

    令人毛骨悚然,宛若惊雷的啼鸣响彻云霄,几人面色苍白中,下方云雾猛然翻涌,以他们凝息境九层修为,竟是被吹的东倒西歪。

    “金翅雷鹰!”

    几人望着那升腾而起,张开翅膀足有数丈,通体金灰,头有金色冠羽的巨鹰,失声惊呼。

    噗通一声,其中一人口吐腥臭绿墨,赫然是被骇破了胆,生生吓死。

    在雷鹏腹下双爪中,黎晨赫然在内,只是周身血迹斑斑,四肢耷拉,生死不知。

    啊!

    狂风呼啸,雷鹏冲顶而过,掩映了惨叫,登时又被抓走一人,雷鹏嘶鸣一声冲天而起,转瞬消失不见。

    其余之人,被这股飓风吹的翻滚不已,撞击在岩石之上,登时头破血流,骨断筋折,更两人脑浆迸裂,惨死当场。

    活着的几人,残哼哼的爬起,面色惨白中,哆嗦着向山下行去。

    但此时,一众在后的冒险者已然追到近前,他们没有看到那骇人至极的雷鹏,却看到自家首领惨死当场,其余三人身受重伤,一副死命搏杀过的景象,登时红了眼睛,不由分说的厮杀起来。

    在他们看来,一定是几人得了宝物,这才起了争斗,奈何三人如何解释,刀口tian血的冒险者哪里肯信?

    阵阵喊杀声中,血腥渐渐弥漫,引动了周围那些,因为金翅雷鹏存在而躲起来的妖兽,纷纷向此地汇聚。

    等待他们的,或许是更惨烈的厮杀!

    嘭!

    如破布袋般的黎晨,只觉身体中刺痛传来,奋力的睁开双眸,眼皮却被血渍粘连,只是微微睁开了一条缝隙。

    头顶昏暗一片,呼啦一声响动,光影闪过,液体低落划过嘴角,腥气逼人,那是鲜血!

    蓦然睁大了双目,看到的却是一头庞大巨鹰,正用尖锐骇人的喙部撕扯着已经没有人形的血肉。

    依稀间,他认得其上的碎步,正是追逐他的几名冒险者之一所穿。

    咻叽!

    往上看去,一个硕大无朋,满是枝桠的鸟窝,其内传来几声稚嫩中夹杂着尖锐的鸣叫,赫然是这巨鹰在喂食雏鹰。

    饶是黎晨心志坚毅,重伤之下,登时被惊的魂飞天外,脑海中一沉,登时昏厥了过去。

    唳!

    就在其昏厥的刹那,隐隐间听到了一声凄厉的嘶鸣,似是透着惶急不安。

    轰!

    那正在喂食雏鹰的雷鹰,闪电般蹿出了洞窟,狂暴的飓风,将黎晨吹荡而起,撞击在岩壁之上,咔嚓响动,筋骨不知断了几许。

    “啊!”

    惨叫声中,昏厥过去的黎晨,生生被疼醒,但这种清醒,比死了都难受。

    被雷鹏抓摄到此,一身筋骨早已不知断了几许,又遭此厄,可以说,一条命,已然去了九成,现在情形,也不过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罢了。

    嘎嘎!

    这一次,黎晨听得真切,暴虐的鸣叫,纵然知道离此地极远,也不由感到刺耳无比。

    唳唳!

    雷鸣响动中,鹰啼不断,狂暴的气息更是冲天而起,这等威压,已然不是现在的黎晨能够测度。

    “临死前,能见到这等强大的妖兽,也不枉此生了,可惜没”

    回光返照,只持续了盏茶工夫,在那磅礴威压下,黎晨只觉眼前越来越暗,眼皮越来越重,最终头颅一歪,再也没了声息。

    洞窟外的大战,足足持续了近半个时辰,惨叫声才戛然而止,狂风呼啸中,洞窟内光影一黯,轰然一声落入两团巨大身影,那赫然是两头金翅雷鹰。

    只不过两头雷鹰情形极为凄惨,横躺着的那头,脖颈处断裂大半,已然气息全无,而将它拖入洞窟中的雷鹰,胸腹处有一道巨大的豁口,内脏流淌了一地,另有一只翅膀,更是被撕裂了不少,原本神骏的头颅上,一只眼窝成了漆黑血洞。

    淅淅沥沥洒落的血渍,赫然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臭,俨然是中了剧毒。

章节目录

帝玄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暮雨尘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雨尘埃并收藏帝玄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