唳!

    满含凄惨的鹰啼,响彻洞窟,雷鹰硕大的头颅低下,原本是猎杀利器的喙部,轻轻的摩挲着伴侣的尸身。

    噗!

    瞬及仰首,狠狠的插入其胸腔处,鲜血迸射,其喙中多了一枚婴儿拳头大小,有金色电弧闪烁的晶莹圆珠。

    妖丹!

    那赫然是只有四阶妖兽,才能孕育出的妖丹!

    众所周知,一阶到二阶妖兽体内,只有不规则,坑坑洼洼的妖核,三阶妖兽体内的妖核却是极为平整,但却呈不规则状,只有四阶妖兽,才会有如此莹润的妖丹。

    换言之,这两头雷鹰,乃是四阶妖兽。

    只见雷鹰含着妖丹,步履蹒跚的挪动到窝前,轻轻的将妖丹放入其中,摩挲着鹰巢内探出的灰不溜秋的小nǎo dài ,眼中厉芒一闪。

    噗的一声,竟是直接俯首,喙部插入胸腔,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口中仍旧含着一颗同样圆润的妖丹。

    明亮的独眼中,满是不舍的望着蹒跚爬到近前的雏鹰,竟是如人般流下了一行晶亮,便即黯淡下来。

    咻叽!

    似是还未睁眼的雏鹰,不断的摩挲着母亲,无论它如何嘶鸣,换来的只是渐渐冰凉的气息。

    没有人注意到,亦或者本就没有人的洞窟中,两头雷鹰尸身伤口中,蕴含着淡淡金色的血液,涔涔蔓延而出。

    但诡异的是,这些血液的流向,竟是躺倒在地,毫无声息的黎晨。

    嗡!

    蓦然,黎晨面上血光迸射,亦或者说是其左面上的疤痕,放出了如那晚他生吞妖核之时的光芒。

    淡金色的奇奥符文,诡异的暗红色虚影几乎同时显现,猛然间想要冲出,但却被符文死死缠住。

    周围的血液似是在这一刻被牵引,无形的向那虚影汇聚而去。

    唳!

    一声沉闷中带着无尽威压的鸣啸,充满了不甘之意,不待血液临近,猛然被符文拉扯回疤痕中消失不见。

    但诡异的是,在其重新没入疤痕中的瞬间,蓦然分出了一丝,夹杂着丝丝金色流光,猛的冲入到那雷鹰窝中。

    咻叽!

    一声凄厉鸣叫瞬间响起,但接着再没了声息。

    嗤嗤!

    血液诡异沸腾,不断挥发出阵阵灰色气流,向黎晨周身汇聚,从其身上的断裂处,口鼻中冲入其体内。

    “呃喔!”

    隐隐间,昏死过去的黎晨,发出了yī zhèn 迷糊,仿似痛苦又似舒适的呻吟

    “什么东西?怎会有这等强大的气息?”

    “这是何等宝物?怎有我妖族气息?”

    “好精纯的妖气,比我强大了无数倍!”

    就在黎晨身上显现诡异情形之时,广袤无垠的谷仓山脉,乃至更远的地方,不知响起了多少这等yí huò 之音。

    这yí huò ,已然是在这数月内的第二次。

    接着,便有多道庞大气息横贯天际,来回梭巡,每每碰到其他同样出巡者,也是心照不宣的避过。

    但令他们失望的是,无论他们怎么寻找,都无法找到那令他们垂涎无比的气息来源。

    因为,这气息来的快,去的更快!

    最终,在搜寻多日后,只得如上次一般放弃

    “嗯?又出现了?”

    落凰城李家,正在安排药奴试药的李明云,蓦然转首蹿出到了屋外。

    其鬼魅的身形,登时令得几名药奴错愕不已,但却不敢多嘴询问。

    “这一次,是在古苍山脉中?难道是妖族的老家伙得到了?难怪我上次在玄云宗内没找到,还差点被那个小辈发觉!”

    李明云面色阴郁,眼角yī zhèn 抽搐,手掌松了紧,紧了松,如此三番,显得颇为不甘。

    “kě è ,以我现在的实力,莫说那些化形的老家伙,就算是四阶妖兽中厉害的都招架不住,难道隐藏这么多年,非要走那一步不可?”

    望着古苍山方向好一会,李明云面色狰狞的回转屋中,看着在药桶中痛苦嘶吼的药奴,目中寒芒闪烁,单手一拂。

    几道湛蓝色光华尽数没入几名药奴头顶,惨叫声戛然而止。

    “没用的废物,这么点痛苦都承受不了,说起来,还真是有些怀念那个身体特殊的小子呢,若非他天生废体,倒是极佳的选择!”

    李明云阴测测一笑,拂袖lí qù 。

    至于这几名死去的药奴,自是会有仆役来整理,更不会怀疑是他动手,药奴本jiù shì 死亡率极高的职业。

    更遑论,也没人会在意药奴的生死,李家在意的,也只是丹药是否成功罢了

    “啊!”

    惨叫声蓦然从深入云层中的洞窟内闪现,凄厉的惨嚎,宛若被人生生割下了一块肉。

    嘭!

    一声闷响,黎晨猛然跳起,将那正叼着自己臀肉的小东西打飞,但瞬及原本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庞,化作了惊愕,抽回捂住后臀的手掌,看着上面的血渍,“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感到疼?”

    咔吧!

    下意识的握了握拳,说不出的有力,黎晨感觉,自己的身体比原来强横了数倍不止,身体经脉中的内息,竟是诡异的达到了内息八层。

    咻叽!

    劫后余生的惊喜,令他仰首长笑,但笑声还未发出,一声略显虚弱的脆鸣令他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虽然没死,但此地依旧是那令他不寒而栗,将他抓摄到此的巨鹰巢穴。

    脖颈僵直的缓缓扭过头,黎晨瞳孔骤然一缩,在这刹那,双腿不由自主的打起了摆子,浑身哆嗦。

    看到那庞大身影的瞬间,饶是他一向自认胆大,这一刻也不由吓的丝毫动弹不得。

    但让他震惊不已的是,那巨大身影显得灰败不堪,丝毫没有了当日的神骏,虽然气息扔在,却给他一种枯败的感觉。

    大着胆子走前几步,借着外面光芒,这才看清,那令他恐惧不已的巨鹰,已然死透,斑驳的身体,昭示着它生前经历了惨烈的搏杀。

    再转首看向洞口,赫然还有一头巨鹰尸身趴伏。

    “吃我,吃我啊!”

    绷紧的神经瞬间松弛,黎晨显得歇斯底里,猛然踢向巨鹰尸体,面上满是泪痕,一生孤苦如他,眼见稍稍有了希望,却差点丧生鹰口,哪能不发泄一番?

    但令他猝不及防的是,一脚踢出,如踢在了破败的绵革之上,登时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

    “怎么回事?”

    捂着头爬起,黎晨龇牙咧嘴的看着,被他踢出了一个破洞的巨鹰尸身。

    如此强大的妖兽,纵然身死,其尸体也绝不会如此快的腐烂,纵然腐烂,也不该像豆腐一般脆弱,更遑论,其体表还有那比精钢还要坚韧的羽翼。

章节目录

帝玄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暮雨尘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雨尘埃并收藏帝玄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