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叽!

    脆弱的鸣啼,dǎ duàn 了黎晨的思索,扭首看去,正见一只如母鸡大小,通体灰不溜秋的雏鸟,趴伏在地,口角溢出血渍,正是他之前醒来之时,下意识拍飞的雏鹰。

    看它虚弱凄惨的mó yàng ,不是饿了几天,jiù shì 被黎晨一掌打伤所致。

    “嘿,今日就来个红烧雏鹰,冲冲晦气!”

    黎晨摸了摸肚腹,残忍一笑,大踏步上前,一把将雏鹰抓起,就要往地上掼去。

    但瞬及,身体微颤,脑海中划过一抹黯淡,轻轻的将之举到近前,“你也是无父无母,算是与我同病相怜,若能活下来,咱们就做个伴吧!”

    说着,将之抱在怀中,一手将皮囊摘下倒转,哗啦脆响中,跌出散碎的瓶瓶罐罐,显然是他被抓来时,巨鹰抓握所致。

    从中挑出一个完好的瓷瓶,用嘴咬去瓶塞,向气息萎靡的雏鹰口中倒去。

    咻叽!

    雏鹰下意识的嗅了嗅,歪着nǎo dài 看了眼黎晨,这才张开淡黄色的喙,将几粒丹药吞下,nǎo dài 一歪的昏了过去。

    其纵然是妖兽,但在饿了几天,又被黎晨打伤之下,虚不受补,这种情形也是无法避免。

    但纵然知晓,此时此刻,黎晨也别无他法,只能寄希望于此雏鹰福大命大,能够挨过来吧。

    “哎!”

    黎晨抱着雏鹰,走到窝旁,将之放下,起身时蓦然一顿,伸手抓起了一颗莹润无比,散发着淡淡金色光华的圆珠。

    目光轻移,看到那倒卧窝旁的巨鹰口中圆珠,身体有些僵硬的回转身,扫过那倒卧在洞口处巨鹰尸身胸前的孔洞,双目微微湿润:“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何你们会将我抛弃?难道就因为我长的丑?”

    喃喃嘶哑低语,手掌下意识的摩挲着面上的丑陋疤痕,纵然老黎头从未说过自己是捡来的,但这些年在李家,风言风语听的太多,他也不是小孩子,自然明白身世来历。

    只是他很孝顺,在问了一次后,老黎头整整叹息了一夜,自此再也没有追问。

    但无父无母,这一直是心中的痛!

    “为什么?”

    仰首嘶吼,黎晨满含晶莹的双目中隐隐迸射血光,满面青筋暴起,赫然心魔出现的征兆。

    脑海中,更是出现了无数厮杀影像,血渍漫天!

    武者一途,最忌讳的便是心生魔障,走火入魔下,心神被魔障控制,最终在不能自已的情形下,耗尽气力而亡。

    按说,要出现心魔,最起码也要煅真境,武魂初成才可,但黎晨自幼被老黎头收养,纵然百般爱护,但身为奴仆,兼之身体缺陷,自是受尽了苦难白眼。

    这段时日,武道一途进境太快,几经周折,大起大落下,这才引动了心魔。

    心魔动,万念生,红尘无尽埋骨中。

    就算是强大无比的武者,在毫无防备之下被引出心魔,也绝对是十死无生的结局,何况是武学经验没有多少的黎晨?

    要知道,强大武者纵然不知道自己的心魔何时来临,因为此魔无形无质,只是存在于心神虚无之中,但大多都会预备几样能够让自身清醒的宝物,好调动自身真元,以保护武魂。

    噗!

    胸中气血翻腾,内息紊乱,手中妖丹蓦然闪过一道电弧,令黎晨脑海一清,猛然一咬舌尖,张口吐出一蓬鲜血,借着刺痛瞬间清醒,毫不迟疑的盘膝坐地,运转《融阳诀》。

    没有来得及丢开的雷鹰妖丹,在其手中散出阵阵诱人光晕,似是有淡淡光华没入其手掌中。

    以其至刚至阳的**,兼之雷属性妖丹在手,本就能够克制至阴至邪的无形心魔,此时以黎晨的坚毅心神,终究掌握了一丝zhǔ dòng 。

    随着经脉中的内息,渐渐huī fù 了正途,导入到各大经脉中,黎晨周身散出的淡淡红雾,开始了缓慢收缩,最终尽数消失在其皮肤内。

    紧闭双目的黎晨,没有察觉到,在其修炼之时,手中的妖丹,正有丝丝妖气,缓慢的飘入其掌心。

    额头处的暗红胎记,更是如有了血脉一般,微微起伏臌胀,仿似fēng yìn 其内的虚影,随时都会出现。

    但不知为何,也许是那金色符篆的yuán gù ,亦或者其它原因,其终究没有再出现。

    足足过去了两个时辰,面色青白的黎晨,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目,一道慑人精芒闪过,显然修为又有精进的样子,但其面上却没有了之前劫后余生的喜悦,反而多了一丝落寞。

    “算了!”

    微微摇首,黎晨有些失神的望着洞外,一缕金色的阳光映射在面庞上,宛若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沙。

    不知是看到了何种美景,亦或者沉浸在某种回忆中,黎晨一时显得有些痴了。

    咻叽!

    一声脆鸣,令黎晨清醒,垂首看去,那雏鹰不知何时醒来,正歪着头,揪着他的袖子,却是没有如他之前昏迷时,想吃他的一幕。

    “去去去,正烦着呢!”

    刚刚经历了一场心魔,心神消耗甚巨,满身疲惫的黎晨,没有心情陪它玩耍,伸手将它推开。

    咻叽!

    但雏鹰却是不依不饶,仍旧啄着他的衣袖,明亮的眸子中,多了丝丝依赖之意。

    “不会是饿了吧?”

    黎晨挠了挠头,被它弄的实在烦心不已,放下妖丹,一把将它抱到跟前,一脸认真道:“咱哥俩也算难兄难弟了,你要吃的,在这地儿,我也没辙啊?”

    咻叽!

    雏鹰张口吐出了一道涎水,正好落在黎晨面颊上,小nǎo dài 不断的扭动,看向不远处的那堆瓶瓶罐罐。

    “原来是要zhè gè !”

    黎晨摇了摇头,强提精神走到那堆散乱的玉瓶前,发现那些丹药碎渣早已消失不见,显然是这雏鹰吃了。

    “真是个大胃王!”

    无法,虽然诧异于雏鹰如此幼小,就能承受丹药中的元气冲击,黎晨仍旧把剩下的几瓶拿起,拔出瓶塞,将丹药喂给它。

    岂料雏鹰刚刚吞吃了几粒,身形yī zhèn 晃动,如喝醉了酒般躺倒在地,黎晨吃了一惊,待看到它呼吸平稳之后这才放心,暗自里下了决定,不能给它吃太多,免得出现无法预料的情况。

    将雏鹰重新放回窝中,从巨鹰口中拿下了那颗妖丹,想了想,把两颗武者视若至宝的妖丹,放在熟睡中的雏鹰身畔,这才开始打量起自己的处境来。

章节目录

帝玄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暮雨尘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雨尘埃并收藏帝玄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