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们两个不要乱跑,这里可是主族,被人当做捣乱的格杀当场,可没人给你们伸冤!”

    一处不起眼的崖洞角落里,一名粗壮老者嘱咐半路上遇到的两名想要前来长见识的小族子弟。

    “是是,大人放心,小人保证不会乱跑!”

    头发散乱,身穿兽皮的瘦削少年忙不迭应道。

    在其身侧,同样身穿兽皮的同伴,却有些扭捏的遮掩着身上,显得颇为怪异。

    “嗯!”

    老者点点头,转身去找相熟之人了。

    “走吧!”

    兽皮少年压低声音道。

    “咯咯,想不到,你还挺疯狂的,之前不是说这里汇聚了索氏一族的所有强者,把这里当成了龙潭虎穴吗?”

    同伴低笑道。

    “少说风凉话,要不是因为你,能出这档子事吗?”

    两者不是他人,正是乔装改扮的黎晨与苏双双。

    作为外界人,肤色与流沙界之人相差不少,黎晨还好说,苏双双整个人如白玉般,一看就知道不是流沙界之人。

    不得已,两人烧了些灰草,在身上涂抹,路上遇到一支同样前往索氏主族道贺的小族,与之结伴同行。

    原本两人先全力赶往了索云图的族地,却不料对方早已被招去了主族,连带着索晴儿也被带去。

    两人装扮做流沙界之人,小心的穿流在人群中,借助高超的身法,绕来绕去,并留意仆役族人的话语,在忙活了近一个时辰后,终于接近了新房。

    以他们的修为,以神识之力观察,轻而易举的就避开了巡逻守卫,从上方通风口中溜进了新房。

    在进入之前,便用神识观察了内里情形,只有两名丫鬟守在其中。

    在两人fǎn yīng 过来之前,就被黎晨点倒在地。

    “你们是什么人?”

    一身白色皮毛裹身的索晴儿,打扮的异常靓丽,猛的掀开头盖,只不过神情满是悲哀与无助。

    “是我!”

    黎晨撩开乱发,眉头紧皱道:“看样子你是被胁迫的了!”

    “啊,你们怎么来了,这里很危险,快走吧!”

    索晴儿惊呼。

    “嘁,这还用问吗,你保护她,我去宰了索伦傲这混蛋!”

    苏双双语带杀机道。

    她的目标一直很明确,jiù shì 要杀索伦傲,以她的身份地位,何曾受过那等侮辱?

    “不行!”

    黎晨一把拽住她:“这样冒失的出去杀他,太容易暴露了,不如你扮作晴儿姑娘,到时候一举击杀索伦傲!”

    黎晨早已想好了行动目标。

    “好,就听你的!不过,你就不怕索氏一族把事情都怪责在她身上?”

    苏双双眼睛一亮。

    最大的侮辱莫过于抢亲,在对方发现新娘另有他人时杀掉新郎,这一招够狠,够毒,让她颇为满意。

    “你们不能这样,主族会因此将怒火撒在我们身上,就算我爷爷也担待不起,到时候,整个氏族就跨了!”

    索晴儿泫然欲泣,虽然不想嫁给索伦傲,但为了氏族繁衍,却不得不牺牲自己。

    “放心,一会委屈晴儿姑娘了,我会将你打晕,你醒后把事情全赖在我们头上,索氏主族也怪不到你们身上!”

    既然做了,黎晨就不dǎ suàn 留后患。

    他可不信,众目睽睽之下,索氏主族会以此zé guài 分族。

    “这”

    索晴儿犹豫起来。

    “什么这啊那的,乖乖晕过去吧!”

    苏双双哪里给她时间kǎo lǜ ,伸出青葱般的手指点在其后脑。

    “你轻点!”

    黎晨抱住瘫软过去的索晴儿。

    “怕什么?放心,不会伤了她的!”

    苏双双白了他一眼,伸手就要脱索晴儿的衣服。

    “你要干什么?”

    黎晨一把拍开她的手掌。

    “换衣服啊,不换怎么装作她?”

    苏双双瞪着无辜的大眼睛,媚眼如丝。

    “你你是”

    黎晨本来想问她是男是女,犹豫着要不要把索晴儿唤醒,但看到苏双双美眸中渐渐升起的危险光芒时,果断将索晴儿交给了她。

    这段时间的接触,黎晨很清楚,若是做出什么不如意的事情,或者说了不满意的话,没准就引发苏双双的怒火。

    现在情形下,只能由着她施为了。

    “看什么看,还不转过身去去?”

    苏双双抱着索晴儿,到屋中一片风屏后面,哗啦啦的洗漱起来。

    流沙界中,水资源极少,小部落之人过的多半是茹毛饮血的生活,也就主族大婚之时,才能如此奢侈一把。

    黎晨听着水声,心里默念对不住索晴儿了,因为到现在他都没弄明白,苏双双到底是男是女。

    但当日后知道关于苏双双的事情时,不得不感慨,相比自己自幼孤苦,不只是叶孤云如此,苏双双竟也是如此可怜。

    不多会儿,苏双双穿着索晴儿的白色皮毛走了出来,洗去了身上的黑灰,露出白净的面庞。

    不得不说,这张脸真的是倾国倾城,但黎晨下意识里总认为她是一个男人,怎么看都有些妖娆妩媚,甚至带着怪异。

    “还愣着干什么?怎么不换衣服?”

    苏双双黛眉微蹙,一把扯下地上一女的皮毛衣服扔给黎晨“这”

    黎晨嘴角一抽,满面;的穿戴起来,若真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刺杀索伦傲,没有他在旁策应,苏双双就算再厉害也无法脱困。

    好在这些丫鬟的衣饰都有东西遮盖面庞,不至于露馅,而黎晨本就生的清秀,加上流沙界女子骨骼颇为宽大,遮掩起来后还真像那么回事。

    至于苏双双,本就生的高挑,作为新娘,一身上下裹得极为严实,与平日里流沙界女子穿戴截然相反。

    穿戴好后,根本就认不出,他们都是‘西贝货’!

    “zhǔn bèi 好,有人要进来了!”

    蓦然,黎晨抓起两名昏倒的女婢,放到了屏风后。

    嘎吱!

    果然,没多会,就有一队侍女前来。

    “请圣女出席!”

    黎晨低着头,将不言语的苏双双掺起,在众仆役的簇拥下走出房间,没有人在zhè gè 时候还有心思去管顾侍奉的丫鬟少了一个人。

    亦步亦趋,在众人簇拥下,走过长廊,直至宾客满座的各处洞窟,走上了扑着高阶妖兽皮毛的地毯,缓步走向一处威严大堂。

章节目录

帝玄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暮雨尘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雨尘埃并收藏帝玄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