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ā hā,大哥,真的死了,真的死了,这真是白捡的便宜啊!”

    甲板上,瘦高中年大笑不止。

    其余人也是面露欣喜的zhù shì 着静止不动的狂须鲸,现在,那狂暴的威压虽然仍在,但那气血隆天的活力却是没有了。

    对几名宗师强者而已,分辨一头妖兽的死活,还是轻而易举的。

    “这头狂须鲸的身上的宝物,足以炼制一艘鲸船,而且是宝器级别的,有此鲸船,我韩家堡的实力足以倍增。

    而且,有了它的妖丹,此行到赤炼岛交易大会,足以兑换诸多急需宝物了!

    吩咐下去,下钩拖住狂须鲸,我们去把它周身的皮剥下来,血肉直接抛掉,速速动手,以免引来他人,或者其他强大妖兽!”

    为首中年大手一挥,短暂几句就吩咐下,带着两人飞身落向狂须鲸的尸身。

    那中年美妇面露忧色,最终飘身而起,跟了过去。

    唰唰唰!

    数以百计的巨大钩矛飞出,在粗大的绳索拉扯下,将狂须鲸渐渐下沉的尸身扯住。

    咻咻!

    宝光闪动,四名宗师强者擎出各自兵刃,沿着狂须鲸肚腹处柔软的皮肤开始切割。

    可让四人又惊又喜的是,以他们手中极品伪宝器的威能,根本无法伤及鲸皮分毫,唯有两件下品伪宝器堪堪在奋力劈斩下,才弄出一道缺口。

    这鲸皮少了狂须鲸妖元支撑,都如此坚硬,若还活着的话,恐怕连上品宝器都能抵挡。

    如此大的狂须鲸,若用其骨骼与外皮做成宝船,其威能可想而知,堪称海战利器!

    鲸皮的坚实没有打消几人放弃的念头,反而更加奋力劈斩起来。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半刻钟后才砍出一个丈许大的口子。

    “不对啊大哥,怎么没有血淌出来?”

    矮个中年气喘嘘嘘,他是初期宗师,手中又只是极品伪宝器,砍起来格外费劲。

    “是啊,怪了,按说这么大的狂须鲸,气血极浓才是,可怎么不见血?反而给我一种阴冷的感觉。”

    一开始几人都将注意力放在劈斩鲸皮上,现在经提起,才注意到这一不同寻常的情况。

    “古怪,竟然没有丝毫血液!”

    为首中年一件斩入内里的青红色鲸肉中,只见紧实的肌肉仅仅斩进去丈许深便发出如击败革的声音,无法深入分毫。

    但碎肉被剑气激荡翻飞,却不见丝毫血渍沁出,之前分明见狂须鲸翻起滔天巨lang,活力十足,实在太过诡异。

    “夫君,还是放弃吧!”

    中年美妇再次劝道。

    “不行,都做到这份上了,决不能放弃,为了孩子们日后能修炼出伪先天真气,我们吃了多少苦?

    在zhè gè 世界上,没有实力只会被人欺负,有这么大宝物在,足以省却我们许多时间,而且孩子们也可以更早的步入高阶武者之列!”

    中年男子沉声摇首道。

    “是啊嫂子,大哥说的对,我们辛辛苦苦,数月不归堡,冒着生命危险出海猎杀妖兽,不jiù shì 为了后辈们吗?”

    令外两人赶忙劝说道。

    “好吧!”

    最终,在三人劝说下,中年美妇答应下来。

    四名宗师联手,不断劈砍着鲸皮,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缺口越来越大。

    数以百计的固元境武者,纷纷从巨船中飞出,沿着足有米许厚的皮革下面,开始一点点将皮肉分离。

    不少人开始剥离鲸肉,直接扔入海中。

    若是在平时,如此强大的妖兽血肉绝不会lang费分毫,但此时鲸肉中没了丝毫血液,连带着肉质变得硬邦邦没有了任何价值,宛若枯木,自然只有丢弃。

    不少年轻男女,从巨船中落到狂须鲸背部,面色发白,又隐带兴奋的来回窜动。

    虽然见过不少巨大的海妖兽,但如此庞大的狂须鲸还是第一次见到,眼瞅着如此珍贵的海妖兽就要被自家长辈收起,自然兴奋莫名。

    还有不少人,沿着刨开的清理鲸肉的通道,直接闯进了鲸肚子里。

    大半天过后,海面上仍旧lang涛万里,不见任何船只人影,这也让韩家堡之人放心大胆的施为。

    这里按地界论,已然属于北海势力范围,同样广袤无垠,平日里十天半月,乃至数月不见人都是常有的事情。

    此时的狂须鲸,被砍开的鲸皮下方,露出的青红色血肉上,被开出了一个个巨大洞口,黑黝黝看上去极为瘆人。

    数以千计的武者进进出出,搬运着鲸肉抛入海中,场面极其壮观。

    “大船主,大船主”

    陡然,一个黑洞中蹿出一道人影,惊慌呼喊。

    “什么事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为首中年正在huī fù 消耗的真元,沉声喝道。

    “大大船主”

    那武者吓了一跳,有些结巴。

    “不必惊慌,慢慢道来!”

    中年美妇心中咯噔一下,强作镇定,笑言道。

    “鲸肚子里有人!”

    那人吞咽了下口水,战战兢兢道。

    “有人?”

    为首中年微怔,继而冷声道,“你糊涂了吗?怎么可能有人?以这狂须鲸的实力,莫说人,就算是宝器也能消化的了!”

    “夫君莫急,待我问问!”

    中年美妇止住他的喝骂,和声问道,“你慢慢说,到底是什么人?你可看清楚了?”

    “回主母,几位队长还在里面呢,原本想要动手来着,可内里实在太热,根本无法靠近!

    但属下看的分明,绝对是人,而且是个年轻人!”

    那人面色微白,扯着身上几处焦糊破洞的衣衫道。

    “夫君,此事不可不重视,我看,我们还是进去看看为好!”

    中年美妇听的面色连变,凝重道。

    “好,进去看看!”

    为首中年看出属下不是在说谎,这才应允。

    不多会,四人在属下带领下,来到内里,果然便觉一股惊人的热量席卷而来,外面之所以没有感受到,是因为被鲸肉吸纳了的yuán gù 。

    感受着内里的焦糊味,几人眉头微皱的jì xù 深入,直至到了一处极为空旷的所在时,才满面震惊的矗立在原地。

    “这是什么东西?”

    只见内里亮堂堂金红色一片,根本没有看到人影,可怖的炽烈威能笼罩,让人根本无法靠前。

章节目录

帝玄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暮雨尘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雨尘埃并收藏帝玄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