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咻咻!

    雾霭沉沉的寂灭火山群边缘,蓦然降临了五道遁光,嗖忽敛去间,露出五道人影。

    其中四人中年mó yàng ,一人三十岁许,面容俊美不凡,只是显得有些阴柔,其右手单举一个巴掌大小的香炉。

    内里一道血灰色细线,飘出丈许zuǒ yòu ,便即看不到延伸向何处。

    “徐师兄,牵魂引越来越淡,指向寂灭火山群,莫不是那人陨落了?”

    其中一人眉头微皱道。

    “我们追踪此人两年,每次都要接近时,他却改换方向,好像gù yì 躲着我们,上次在及寂灭火山群也是这样,现在又进去了!”

    另一人冷声道。

    “kě è ,此人连徐师弟的神魂都没有放过,显然懂得击杀神魂之法,莫不是已经炼化了怨煞之气?”

    又一人道。

    “应该是如此了,此人身上来自锦荣侄儿的怨煞之气越来越淡,过不了多久就会消失,此行务必将此人击杀!”

    为首之人淡然摇首。

    “徐师兄,若此人真的是黎晨,怎么办?要知道,宫中高层可是严令,对这一代的几名天骄强者下死手啊!”

    最后一人面露犹豫道。

    “哼,不管是谁,敢杀我徐家这一代天骄,都得付出生命的代价。

    更何况,玄云郡中传闻黎晨强杀武岚宗、明元两宗的宗师武者,年轻一辈中,玄云宗的叶孤云与黎晨都有与锦荣侄儿一战的实力,牵魂灯指示,叶孤云明显不是凶手,而一路指引到此,根基我们打探到的消息,黎晨很可能从东海边缘一路到此,想要北上。

    看样子,是dǎ suàn 从这里,一路游历后再前往玄武宫!”

    徐师兄淡漠哼道,目中隐现杀机。

    从几人言语中可见,他们赫然是为追查杀死徐锦荣之人而来。

    “徐师兄说的不错,就算不是黎晨杀了锦荣师弟,此子也必须除去,你们忘了,遗失万年的那件宝物,传闻被黎晨盗走了。

    单凭此一条,就必须诛杀!”

    一名宗师道。

    “不可能吧?拿东西据传是从天宫中带出之物,怎么可能说出现就出现?更何况,此物要有天宫秘钥相合,才能启用”

    “你不要忘了,徐师弟身上有一枚天宫秘钥,这可是进入天宫的钥匙,若有此物,凭借里面的地图指引,可以轻易搜寻天宫中的宝藏!”

    另一人反驳道。

    “也不对啊,宫中传闻,高层已经内定,七年后的天宫之行,会有黎晨与叶孤云一个名额,完全用不着再夺取徐师弟的秘钥。

    而且,传闻中被黎晨杀死的都是普通初期宗师,武势连化境都没入,以徐师弟的修为,普通中期宗师都不是对手,怎可能死在黎晨手中?

    依我看,保不准其中有什么误会,我们要是真杀了黎晨,宫中怪责下来”

    其中一人犹豫道。

    “哼,不用想太多了,你们进入寂灭火山群,根据牵魂引找到凶手便是,无论他是谁,都给本宗抓出来!”

    徐师兄冷冷看了他一眼道。

    “徐师兄放心便是,以我们四人的实力,就算是巅峰宗师也能一战,定当完成任务!”

    几人赶忙住嘴符合道。

    咻咻咻!

    就在此时,烟尘翻滚中,七八道遁光从中冲出,狼狈不堪的直面而来。

    “哦,两名中期天骄宗师,一名后期宗师,五名中期宗师,竟然这么狼狈,看样子,寂灭火山群真的如传闻中一般,是宗师墓地呢。”

    徐宗师略一打量,便看出那一行宗师强者的根脚,淡淡道,“本宗凝聚武魂,无法进入其中,你们一定要小心,明白吗?”

    “是!”

    四人躬身一礼,运转身法,疾掠向寂灭火山群中。

    “哼,本宗可以肯定,杀死锦荣之人jiù shì 黎晨,无论定星盘是否存在,都必杀至。

    若那件东西真的存在,他们四人倒是个麻烦,必须找个机会除去,否则归家的那些个老怪物肯定会让我交出去嘿嘿!

    我徐家失了本代天骄,其他人也休想以此宝,从天宫中带出宝物,待我徐家下一代天骄出世,凭借此宝,天宫下一次开启之时,jiù shì 我徐家崛起之日。”

    眼瞅着四人消失,徐宗师嘴角露出一抹狞然笑意

    轰隆隆!

    寂灭火山群外围一处死火山中,蓦然传荡出阵阵轰鸣,烟尘滚滚而起。

    只见在几座火山谷中,地面嗡隆起伏不断,好似地龙翻滚般涌动,道道狂暴的气劲掀起大片山石,声势好不惊人。

    咻!

    一道人影激射天空,静静矗立在虚空烟尘中,蓦然一跺脚。

    轰嗤嗤!

    烟尘翻涌,滚滚波涛,涟漪四起,威能横扫方圆数十丈。

    轰!

    紧接着,一拳冲击,光波如湖面涟漪般激荡开来。

    “果然如此,若能将大地脉动研究的再透彻一点,将对我的武道修行起到极大bāng zhù !”

    黎晨缓缓睁开双目,精芒绽放,“这一式虽然还没有完成,但已具雏形,既然是以大地脉动为基础,那就叫地裂,若在虚空中施展,与天势相合,就叫天崩。

    取天崩地裂之意,大成之时,jiù shì 我武道修为突破意境之时。

    只不过,天崩地裂是不是太过狂傲了?

    hē hē ,我辈修行,若无傲视天地之意,还是不要修行的好!”

    淡然一笑,黎晨将这月余中推衍自创的一招命名为天崩地裂,借助的jiù shì 那一日大地脉动之时得到的感悟。

    可惜,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就算有武魂相助,也无法在月余中完善这一招。

    按照他对武学的认知,现在自创的天崩地裂,为两式,分别只能契合一成天势或地势。

    若能达到契合两成,差不多就能推动他突破到武道意境,到时候实力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看似很低,但这已经极为可怕了。

    许多宗师强者研习意境武学,都未必能契合一成天势或地势。

    如那巅峰境界的陈宗师,那一招霜华满天,至多也不过半成而已。

    自身武学修养见地,决定对武技天势的感悟,就算修为再高也无用。

    这jiù shì 学习他人招数的弊端,远不如自创武技带来的好处实在,而且可以在这一基础上更进一步。

    “该走了,离前往玄武宫还有不到一年时间,足够我找到那处岛屿所在了!”

    没有再耽搁下去,黎晨径直向北飞去。

章节目录

帝玄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暮雨尘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雨尘埃并收藏帝玄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