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游龙七剑阵乃是数十万年前,一位游龙天尊所创,在玄天大陆有记载的历史上,被称作天尊的寥寥无几,因为他们都是冠绝同阶,举世无敌的人物。

    传闻中,游龙天尊突破这一界,离开了玄天大陆,但也有小道消息传闻,此人身死,至于原因则不得而知。

    其留下的游龙七剑阵也四分五裂,这么多年来,若非陆家得到一处密境中游龙天尊所留的线索,为此寻得了大半游龙七剑阵的修炼之法,宫中是不会将剩余的**,交给陆家,让陆子游先行修炼!

    而且,此**是完整的天阶**,拥有莫测威能!”

    吴铭目中闪过一抹向往与艳羡。

    冠绝同阶,举世无敌,那得是怎样的人物啊?

    这一境界,恐怕是所有武者想要的的了!

    嘶!

    虽然早有预料,但黎晨仍旧轻吸一口凉气。

    天阶**有多可怕,他早已深知。

    不说本身修炼的疑似天阶**的九阳昊天诀,单单是残篇万里幻踪,那鬼魅的速度,就足以让人惊叹了。

    若是一篇完整**,那得高深到什么程度?

    或许陆子游达不到参悟此**的程度,但他背后有陆家,有玄武宫中的强者,帮其参研,绝对可以触摸到里面的深奥绝学。

    “不知吴长老告诉晚辈这些是什么意思?不管怎么说,陆子游都是玄武宫弟子,而我与大师兄是外人!”

    说到这里,黎晨再装傻就不行了,试探着问道。

    “hē hē ,本宗说过,一直想把你们两人shōu rù 宫中。

    或许你们不信,但本宗可以告诉你,任何宗门势力中,都有自己的势力派系。

    不瞒你说,我虽然在玄武宫中地位不低,掌管大权,但也是从其他势力被shōu rù 玄武宫,所以一向被其他长老势力排挤。

    尤其是几大家族势力,一向对我有所不满。”

    吴铭点点头,直言不讳道。

    “吴长老的话晚辈明白了,但晚辈无心入玄武宫,大师兄也是zhè gè 意思!”

    黎晨对此人心有介怀,曾经打探过,但却不信,这是对方的真正意图,只能顺着说下去。

    “本宗知道你们的本意,但你们两人的天赋着实惊人,当年你们两人共同踏足九五天钧阵顶层,本宗就留意你们了。

    九五天钧阵,又称九五至尊阵,但凡在二十四岁之前,只要有能力登顶者,皆可问鼎大陆。

    整个玄武宫,近些年来,成功登顶者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以你们的资质,日后定然前途无量,本宗只是想结个善缘,日后你两人成就尊者位业,多多帮衬一下本宗!”

    吴铭叹了口气,似乎为无法将两人拉入自己的阵营惋惜,满是退而求其次的意wèi dào 。

    “晚辈惭愧,竟得吴长老如此看中,之前还怀疑长老用心,真的惭愧啊!”

    黎晨赶忙摆出一副感激涕零,面露kuì jiù 的mó yàng 道。

    “hē hē ,不必如此,虽然你我无师徒之缘,但也颇有缘分。

    此番找你来,jiù shì 告诫你,这次宗师级密境开启,多半是陆家为陆子游成功修炼游龙剑阵所选。

    据我所知,陆子游很可能得到了一道金灵龙息,此物拥有稳固神魂,洗涤杂质的绝强功效,可让他的成功几率倍增。

    可怕的是,它自身带有的绝强威压,足以让其他六人自动产生臣服的意念。

    纵然你大师兄叶孤云,剑道天赋极佳,也恐难抵挡此物威压。”

    吴铭淡笑,继而凝重道。

    “金灵龙息?威压臣服?”

    黎晨悚然一惊,能带有‘龙’字的宝物,绝对不差,又有灵性,恐怕是稀世珍宝无疑,赶忙诚恳道,“请长老示下,该如何抵挡此物!”

    “hē hē ,这是血灵枭炎,乃是血灵枭的精血所炼,此妖专以蕴含蛟龙之息的妖物为食,可以说是金灵龙息的克星。

    只要在他们聚集修炼之时,让叶孤云祭出此物,就足以抵挡金灵龙息。

    想来,以他的资质,碾压陆子游,轻而易举!”

    吴铭取出一个淡金色,巴掌大小的宝瓶递给黎晨。

    “血灵枭炎!”

    黎晨双目微眯,感受着内里传来的暴虐煞气,恐怕只有五阶凶兽,才能显露这等威压了,“多谢吴长老厚赐,他日武道有成,定不忘今日之恩!”

    “好了,你们时间也不多了,huí qù zhǔn bèi 吧!”

    吴铭满意的点点头,摆手道。

    “晚辈告辞!”

    黎晨拱手一礼,运转身法,嗖忽远去。

    “心智如妖,果然是不世出的绝世天骄,绕了这么多口舌,才让他相信,将血灵枭炎送出去。

    不过,用了血灵枭炎,会被内里的暴虐妖气暂时控制,只要叶孤云杀了陆子游,陆家绝不会放过他。

    嘿嘿,除非叶孤云加入玄武宫,可惜,以他的剑道之心,绝不会让自身受到束缚。

    如此一来,不管陆家与叶孤云谁胜谁负,都会结下死仇,而黎晨也不会漠视不管。

    加上黎笑之时,这三个绝世天骄,与玄武宫的恩怨必然会升级,待你们成长起来之时,必能将玄武宫搅个天翻地覆。

    六年后的天宫之行,必须要找个方法,让归玄冥、归玄灵等归家嫡系死在叶孤云或者黎晨手中,这样一来,嘿嘿嘿!”

    望着黎晨lí qù 的方向,吴铭脸上的和煦敛去,目中满是怨毒与恨意,简直判若两人

    幻海阁驻地院落中,黎晨向叶孤云讲述了事情jīng guò ,并把血灵枭炎交给他。

    “若仅凭一座阵法,就能判定一人日后成就?那只能说,世人也太好欺骗了!”

    叶孤云打量了一眼血灵枭炎,淡淡道。

    “hē hē ,大师兄说的不错,这吴铭定然有其他图谋,jiù shì 不知道,他的最终目标是什么!”

    黎晨淡笑。

    两人修为到底还是太弱,比之这吴铭这等巅峰大宗,简直就如蝼蚁一般。

    若能知道他的目的,将给两人很大的发挥空间,而不至于如此被动。

    “此事,你不必再费心,这血灵枭炎也用不上,权当yì ;收获了!”

    叶孤云摩挲了下宝瓶,扔给黎晨。

    “大师兄有几成把握?”

    犹豫了下,黎晨忍不住问道。

    虽然一直对叶孤云颇有信心,但事到临头,难免有些忐忑。

    “hē hē !”

    叶孤云淡笑起身,周身没有任何气息散布。

    但黎晨却感到一股莫大压力,目中吞天武魂急速飘荡,将那股近乎撕裂了虚空的锋锐剑气吞噬。

    那不是凝聚剑魂的力量,而是来自武道境界,剑意自身带来的压力。

章节目录

帝玄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暮雨尘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雨尘埃并收藏帝玄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