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就看这龙鳞果能给我增加多少气力了!”

    密室中,黎晨缓缓睁开双目,先是打坐将状态调整到最佳,这才取出龙鳞果,张口吞入腹中.

    此果与金焰果相同,都是四阶顶级珍品,只不过火候要比金焰果高,药效也更强,只是效用不同。

    “吭”

    龙鳞果入口即化,在神识感应中,竟是化作五道龙形药力,冲入肚腹中yī zhèn 乱撞,散发的磅礴药力,令黎晨闷哼一声,面露痛苦之色。

    “给我老实点!”

    运转体内真气,想要逼迫药力入经脉,可惜真气强度不够,只得运转气血之力一点点的收摄。

    嗤嗤!

    随着yī zhèn 你追我赶,黎晨痛的浑身大汗淋漓,终于让龙形药力归入四肢与肚腹经脉主干道中缓缓炼化。

    昂昂!

    磅礴的气血劲力吐露,盘膝而坐的黎晨,整个身体被龙象虚影遮掩,好似被巨兽守护的上古战神一般。

    呼啦啦!

    气劲卷动,随着药力被吸收,龙象虚影越来越凝实,卷动时的威压越来越强,直撞击的周围墙壁嗡嗡作响。

    好在这里是高级修炼室,有阵法防护,将所有的动静与威压笼罩在内,否则必然引来诸多窥伺。

    一个时辰过去,第一头龙象虚影凝实了数筹,隐现龙鳞金光,三个时辰过去,第二头龙象虚影凝实。

    如此这般,足足炼化了两天,四头龙象虚影皆是凝实无比,道道细密的金色弧形光华耀目,使得龙象虚影越发活灵活现。

    “化!”

    蓦然,黎晨单手前探,曲臂于胸前,摆出一个奇奥姿势,目中精芒暴涨。

    昂!

    刹那间,龙象虚影呼啦啦抖动,龙吟激荡,四头龙象虚影中的金芒一点点抽离,尽数冲击入到左侧处。

    嗤嗤!

    气象汇聚中,隐隐一团影像散播威压弥漫开来,而黎晨周身,更是传出阵阵如倒豆子般的啵啵响动。

    “聚!”

    吐出一团精气,蓦然卷入那未成形的影像中,龙吟声刹那大作,猛然金光大放,只见黎晨身上出现了一道道肉眼不可见的血丝逐渐没入影像中。

    随之,其周身光华大作,显露出一团四色光纹,那是修炼九脉通天诀,气血劲力所过的经脉所在。

    昂吼!

    四个时辰后,一道威严龙吟显露,金芒敛去,五道磅礴的龙象虚影在黎晨周身咆哮,瘦削身影被映衬的极为威严。

    咔吧!

    “单凭这股力量,足以让我抗衡后期宗师,若是加上武技、武势、武魂,抗衡巅峰宗师不在话下。

    只不过,这次金耀密境之行,都是天骄宗师,甲子内的天骄宗师,若是出现徐锦风这样的天骄,还是不行。

    除非元修突破丹旋,才能抗衡一二,否则只有逃命的份儿!”

    略略握拳感受了下手臂上的力量,黎晨暗自盘算自身实力。

    他曾打听过徐锦风的年龄,知道他已经有两甲子一百二十多岁的年龄,虽然同样是天骄宗师,但只是曾经的罢了。

    困顿在巅峰境界多年,只差一步便可迈入大宗师之境,可惜死在了炼铁峰手中。

    这样的巅峰宗师,少之又少,轻易碰不上一个。

    但各大阁级势力中,隐藏的绝对不少,就算每一个阁级势力隐藏一个,数量也足够惊人了。

    更何况,玄武宫这样的势力,绝对不在少数,就算刨去年龄,此番密境之行,只有甲子内的天骄宗师参与,也绝对可怕无比。

    以万福通为例,还不到四十岁,就已是炼体武宗,玄武宫几大家族隐藏的这等上代天骄,随便拿出一个来,恐怕都有着丹旋境后期的实力,说不定还会有巅峰宗师。

    这等绝世天骄,恐怕也不弱于徐锦风,差的恐怕只是多年积累,或许还会有如海灵素这般,半步武魂的天骄。

    真要碰上这种对手,现在的黎晨,绝对是有多远跑多远。

    “该走了!”

    用了一天时间,稳固了下暴涨的力量,这才出了修炼室。

    来到大堂中,发现几道不会好意的目光投来,黎晨知道,是数天前,凌龙啸的一番话,让这些人起了歹意。

    他们不敢对身为玄武宫天骄宗师的凌龙啸下手,却敢针对他这无根无凭的外来武者,点醒的欺软怕硬。

    只不过,在洪武城中,可没人敢动手。

    对于这种人,黎晨直接无视,奕奕然出了修炼塔,任由这些人跟踪。

    反正剩下几天,他只dǎ suàn 待在幻海阁驻地中,给他们几个胆子也没人敢出手。

    “呼!”

    仰首望天,看着人来人往的武者,好似有些不真实,自嘲一笑,“我可没有多愁善感的时间!”

    “嗯?”

    陡然,眉头微皱,手腕轻翻,摸出了一枚闪烁淡淡蓝色光晕的玉简,探出神识略略看了下,“她找我干什么?”

    不着痕迹的扫了下身后跟踪,心怀不轨的宗师强者,黎晨举步前行,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一刻钟后,来到一处酒楼前,甫一现身,便有一名仆役直接迎了上来,领着他前往最高层,便径直lí qù 了。

    “三年不见,没想到你也出来了!”

    看着内里的白衣身影,黎晨淡淡道。

    话语中带了一丝惊讶,但也有一丝笃定,好似早有所料。

    “许你能出来,我为何不能?”

    身形略显娇小的苏双双,淡淡道。

    遥想当年,两人身陷流沙界,黎晨凭借自身实力,硬生生闯出了沙暴风眼,却不料她也从中走出来了。

    “找我何事?”

    关上房门,黎晨径直坐到对面。

    对于苏双双,遥想当年,虽然带领一众武者偷袭过他们,但经由流沙界共患难的情谊,还是没有多少恶感的。

    只不过,对于苏双双的身份,他一直很好奇,尤其是当年对方忽男忽女的情形,给他留下shēn kè yìn xiàng 。

    想及此,下意识的看向苏双双脖颈,白皙如玉,哪里还有当初略显的喉结?

    “哼!”

    察觉到黎晨的目光,苏双双傲娇的一扬下巴,比当年还要盛气凌人的气息显露开来,傲然道,“把你的牵灵玉拿来?”

章节目录

帝玄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暮雨尘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雨尘埃并收藏帝玄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