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近距离的感悟游龙天尊的剑意,竟然让我的剑势提升的如此之快?恐怕用不了多久,我的剑势就能达到化境巅峰!

    而且,这剑意还能洗涤我剑势中的驳杂无用的东西,让我的杀戮剑势更为纯粹,威能更强。

    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若我能突破到化境极限,此次我的胜算将大大提高!”

    无人看到的剑龙山中,独孤殇目中闪过慑人精芒,不断的推衍着身下阵台传递来的剑意。

    那磅礴无双的剑意,是属于游龙剑阵吸纳天地间的煞气,凝聚的最精纯杀戮之道,由于阵法契合天地威势的程度越来越高,甚至可以将此煞气凝聚的杀戮之道,看做天地间自行形成的威能。

    以此来感悟的剑道,自是威能不凡,甚至普通剑道更为强横数筹!

    不止是他,阳昊天、凌龙啸等人也是如此,为自身剑道感悟越来越强,心中惊喜莫名。

    虽然早就知道,此行会让自身剑道有一个质的提升,但怎么也想不到如此之快。

    以往要有所突破,起码是要几经杀戮大战,历经奇险,或偶有所悟,才能提升。

    但现在,只是坐在这里,就能飞速提升,怎能让人不喜?

    “我的剑势虽然已经达到化境极限,甚至触摸到了剑意的程度,借助游龙剑阵分属于我的天罡剑意,或许能在短时间内一举升华剑意,实力暴涨。

    但这天罡剑意不属于我,若沉迷其中,我会被此剑势同化,最终被陆子游收走,为他人做嫁衣裳!”

    端坐不动的叶孤云,蓦然睁开了双目,精芒绽放间看向顶端,虽然看不到陆子游的情形,但也可轻易想象出,此人现在正冷眼旁观,胜券在握的zhù shì 着他们。

    “不去感悟可以,但我可以借助天罡剑意磨砺我自身剑势,祛糟留精,把所有的杂质排除,一举突破到剑意。

    到时候,不管陆子游有什么手段,都将没有丝毫胜算!”

    默默的抚了抚纳戒,里面放着一方玉匣,玉匣中是一柄无人知道来历的断剑!

    “终于到了这一刻,等着吧,待我七剑化龙,凝聚游龙剑魂,拿下海灵素,夺取了她的空灵之气,到时候我的资质也可达到先天之体的级别,甚至更强!

    游龙天尊残剑在手的我,炼化了金灵龙息,你们通通只能被我踩在脚下!”

    山顶,陆子游轻轻抚着一方满是符文的玉匣,嗡嗡震颤,清晰的感受到一股与游龙剑阵同出同源的气息。

    就在七人各怀心思,或感悟游龙剑阵,或借此磨砺自身之际,大阵外已然过去了两月之久。

    此时,又迎来了一行八九人,其中一道魁梧壮硕不似人的身影极为醒目。

    “乌魁拔,他竟然也来了!”

    那磅礴的气血之力冲霄,想不被人发现都难,不少人轻易察觉到他的到来。

    但仅仅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专心推衍起游龙剑阵中蕴含的威能来。

    玄天大陆,武者九成是以剑为首选兵器,游龙剑阵出世,就算得不到传承,但能够临近感悟一番也是一大机缘。

    在这两月中,借助游龙剑阵突破自身剑势者,可不在少数,进步极大者,也有不少人。

    当然,他们的提升速度,远远比不得阵中七人,毕竟是隔着七八十里远远感受而已。

    “还是来晚了,看情形,已经开始很久了!”

    望着接天连地,近乎连成一片,如巨龙翻滚般的空中云霞,黎晨面色凝重。

    紧赶慢赶,最后还是晚了,以他的聪明,从周围这么多人就能猜出,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聚集起来的。

    “吼很强!”

    乌魁拔目中凶芒大炽,蓦然头颅一转的看向远处,周身煞气冲霄而起,“是他”

    “乌兄!”

    “魁拔!”

    黎晨、乌朵朵拦住他。

    自是知道,乌魁拔说的正是归玄冥!

    不管其出于何种目的,将乌魁拔打成了重伤,但无疑,其实力不是现在的黎晨招惹的起的。

    以乌魁拔渐渐增长的心智而言,现在对上归玄冥,多半还是落败,毕竟先天上的差距,不是仅凭灵丹就能追上的。

    “魁拔,忍着,以后再报此仇!”

    乌朵朵安抚道。

    “哼!”

    乌魁拔粗喘了几口气,赤红色眸子,气哼哼的随着众人落向下方。

    “此人是?”

    远处巨石上的白斩皇,被乌魁拔身上惊人的气血力量引动,诧异道。

    “hē hē ,乌魁拔,北蒙部落的一名半妖!”

    归玄冥目中诧异之色一闪而逝,心中暗道,“怎么可能好的这么快?而且,乌魁拔竟然能忍住?”

    显然,他对乌魁拔的biǎo xiàn 很yí huò ,只是没有表露出来罢了。

    “半妖吗?难怪这么强,不知道和青龙宫那个怪物谁强孰弱!”

    白斩皇眉头微挑,摩挲着下巴,目中闪过不怀好意和愤愤不平的神色。

    “哦,白兄见过?”

    归玄冥瞳孔微缩,青龙宫那名有着半龙之身的绝世天骄,玄武宫也仅是打探到一点信息而已,但白斩皇的神色,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嘿嘿!”

    白斩皇干笑一声,不再言语。

    嗖嗖!

    就在此时,不远处激射来七八道身影,迅速临近石台,其中一人身穿银色甲衣,赫然是与黎晨有过冲突的白虎洲一方天骄宗师。

    “周先罗,见过大师兄!”

    “我等见过大师兄!”

    几人甫一到近前,直接俯身行礼,虽然不在同一势力中,但这是对同阶第一人的尊敬。

    “哦,有什么事吗?”

    白斩皇有些无趣的问道。

    “大师兄,聂朝飞死了!还请大师兄出手!”

    周先罗面露悲愤,但这悲愤太假,多半都是装的。

    “聂朝飞死了?谁杀的?”

    白斩皇身子微微直了直,他可是清楚聂朝飞的实力。

    在密境中,能赢得了聂朝飞者绝不会超过一掌之数,持平者双掌都能数的过来。

    “jiù shì 他!”

    周先罗一指刚刚落下的乌魁拔等人,将事情说了一遍。

    “hē hē ,被人抢了宝物而已,这种事情,在密境中层出不穷,就为这件事你还找我出头,诚心让我在老归面前丢脸吗?”

    白斩皇看了一眼,继而耸耸肩,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浑然忘了,要为自家师妹出头的事情。

章节目录

帝玄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暮雨尘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雨尘埃并收藏帝玄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