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傲辰!”

    炼傲雪俏脸煞白,强自扯出一抹笑容的看向来人,“傲辰大哥,你这是何意?”

    乌朵朵强忍体内翻腾的气血,满怀戒备的看向这俊逸不凡的男子!

    出手偷袭,来者不善啊!

    “hē hē ,乌师妹,多年不见了!为兄此来,正是为解黎xiōng dì 困厄!”

    炼傲辰缓步走入房中,笑吟吟的看向两女,满面‘真挚’的看向蜷缩成一团的黎晨,目中厉芒一闪而逝。

    遥想当年,正是黎晨坏了他的好事,此番大好机会,岂容放过?

    北海冰岛,双方可是有过交集,只不过相处的并不怎么样罢了。

    “你想干什么?”

    两女拦住他,擎出了各自伪玄器,厉声娇斥。

    以她对炼傲辰的了解,绝对是睚眦必报,比之黎晨,一点也不遑多让。

    这番找来,必然是循着家族血脉之力,绝对不怀好意。

    “hē hē ,以你们所受的伤势,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还是早早lí qù 吧,守着这样一个废人,有什么用呢?

    何不杀了他,夺了宝物,如此一来,我们双宿双飞,纵横玄天,岂不美哉?”

    炼傲辰看似浑不在意,但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点忌惮。

    两女虽然算不上真正的绝代天骄,但那是因为她们还年轻,近十岁的年龄差距,可不是每一个人都如黎晨这般变态,能够轻易赶上。

    更何况,两女都是两大势力全力培养的天骄宗师,一身手段施展开来,并不比普通绝代天骄差。

    若非两女在逃走之时受了不轻伤势,炼傲辰还真不敢孤身前来!

    “你敢!”

    两女怒极,心下暗叫糟糕。

    正如朱无视所言,她们所受的伤势还真不轻,兼之一直忧心黎晨伤势,根本没来得及疗伤。

    刚才又被偷袭一掌,牵动了伤势,这下子更难办了。

    “哎,为兄有怜香惜玉之心,奈何美玉不懂我心,就怪不得为兄心狠手辣,拿下你们后好好享用一番了!”

    炼傲辰单手执剑,故作叹息的散出了自身威压,笼罩向两女。

    其做作的样子,让两女看的直欲呕吐,却不得不强打精神应对。

    刷!

    宝剑虚晃,凌厉剑芒随之激射,猛的刺了过去。

    虽然他不是顶尖的绝代天骄,但施展的招数,也达到了四成中期脉势之力,凌厉无比。

    如匹练般的剑芒临头,让身有伤势的两女感觉呼吸一滞,却不敢大意的娇斥一声,一鞭双刀齐齐施展开来,化作一片光幕,将黎晨保护的滴水不漏。

    两女乃是两大势力着重培养的天骄宗师,一身天赋也丝毫不弱于炼傲辰,奈何实力仍旧差了少许。

    仅仅达到四成初期脉势之力的招数,兼之有伤之下,哪怕强自支撑,久守必失,在顽抗了小半刻钟后,终于承受不住那一波强似一波的剑芒齐齐吐血倒飞开来,撞在了墙壁上。

    翻腾的气息涌上心头,差点便昏厥过去。

    “hē hē ,本宗大发慈悲,jié shù 你的苦难!”

    炼傲辰面色微白,却笑吟吟的走到被劲风吹到墙角,仍旧呢喃不止的黎晨身前,缓缓递出了宝剑。

    “炼傲辰,你要想清楚,黎晨的师兄叶孤云大哥,义兄乌魁拔大哥,都是玄天顶尖的绝代天骄,你敢伤他,上天入地,也没有你逃生之门!”

    炼傲雪急了,厉声娇斥,可身体却不听使唤,根本动弹不得。

    “嘿,有了那两枚灵珠和昊阳魂水,数十年后,玄天大陆有谁是我炼傲辰之敌手?”

    炼傲辰手中剑不停,嘿然冷笑中,眼看着就要刺中黎晨。

    咻!

    就在此时,一道凌厉剑芒激射而至,直刺炼傲辰后心。

    “什么人?”

    遭逢骤变,炼傲辰处变不惊,却顾不得杀黎晨了,急忙折身抵挡。

    当啷!

    两剑相交,刺耳的金铁交鸣声中火星四溅,炼傲辰闷哼一声倒退开来,惊讶的看向来者。

    虽然交手一招,但他却清晰的感应到,来者是一名与他实力相若的绝代天骄!

    “陆宗明!”

    当看到来者时,炼傲辰眉头不由皱了起来,露出一抹忌惮道,“贤伉俪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是看不惯有些人趁人之危,无耻至极罢了!”

    与那俊伟男子站在一起的女子,冷冷道。

    这突然出现的一男一女不是他人,正是当年黎晨心中憋闷,寻了苏家堡找茬之时,误打误撞破坏了婚宴,成全了的陆宗明、陈香寒夫妇。

    “两位姑娘宽心,我夫妇二人,绝不会让黎xiōng dì 受半点伤害!”

    陆宗明朗声道。

    两女哪里会信这突然出现之人,强自撑着剧痛挪到黎晨近前,将之保护在后。

    “贤伉俪何必如此,这黎晨身具那朱无视妖孽的宝珠,还有一方昊阳魂水,你我大可各取一样”

    炼傲辰暗叫不妙,不动声色的劝道。

    这陆宗明他可是早就认识,乃是北海隐遁多年的剑宗陆怀凌义子。

    传闻他早就陨落,但炼傲辰却曾见过,陆怀凌曾与一名不世出的玄罡境尊者拼个不相上下,恐怖可想而知。

    其义子,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住口,黎xiōng dì 助我夫妇团圆,对家父有再造之恩,岂容你这等恶徒伤他!”

    陆宗明厉声斥道。

    陈香寒夫唱妇随,两人齐齐擎出宝剑,杀向了炼傲辰。

    两夫妻本jiù shì 资质绝佳之人,数年来,得陆怀凌悉心教导,传承了一套合击剑法,凌厉异常,瞬间便将消耗甚巨的炼傲辰逼落下风!

    “陆宗明,你们想清楚了,黎晨现在是众矢之的,其师兄叶孤云等人,正被天宫中所有天骄围杀,根本无路可逃。

    若你我联手,夺了其保护,定可扶摇直上,武道一路坦途!”

    炼傲辰面色难看,一边抵挡剑招,一边强自诱惑。

    可惜,并非所有人都会被宝物诱惑,尤其是陆宗明夫妇身受黎晨大恩,哪怕是无意之举,但自幼被亦正亦邪的陆怀凌剑宗收养,受其熏陶下,更是继承了他有恩必报的性格,根本不听他这一套。

    不仅没有停手,反而更加了数分力道,迫的炼傲辰不断闷哼倒退。

    “kě è ,有这两人在,今天是无法击杀黎晨了,只能分一杯羹给他人,联手除去这祸患!”

    炼傲辰气的七窍生烟,眼看好事将成,竟然出了这么一对管闲事还和黎晨有莫大guān xì 之人。

    在硬拼了两招,吐了口血后,炼傲辰不得不虚晃一招的欲要夺路而逃。

章节目录

帝玄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暮雨尘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雨尘埃并收藏帝玄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