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不要停嘛,人家要玩儿亲亲。”

    好死不死的是,这诅咒之气似乎无法解除申公婵身上的淫毒,虽然被推开,但却循着黎晨的气息抱了上來。

    “这姑奶奶”

    黎晨闭目端坐,咬牙硬撑,感受着申公婵身上的处子幽香,心底却再也生不起一丝浴火。

    无他,就在这短短十数息内,体内的九阳真罡已经被化去了两成。

    甚至,在吞天武魂轻轻碰触炼化中,都受了一丝轻伤。

    诅咒之气,这是何等的伟力。

    此时的黎晨,绝对沒有丝毫抗衡的力量。

    好在,阴阳灵珠不断转换力量,足以维持一段时间,但这终究不是办法,以诅咒之气的强悍,恐怕早晚会让转换的速度入不敷出。

    到时候,必死无疑。

    “要不要杀了她。”

    陡然,黎晨脑海中闪过一抹杀机,旋即被他否决。

    虽然黎晨自认小人,但还做不出这等下作之事,毕竟刚刚占了人家便宜,即便身不由己也做不到。

    而往更深层想,杀了申公婵恐怕也无济于事,甚至会引出更多的诅咒之气。

    到时候,即便哭天喊地,求爷告奶也不行了。

    但任由申公婵这般下去也不是办法,之前一幕让黎晨明白,申公婵就是一个碰不得的诅咒气团,任何有异心之人都会受到诅咒。

    但看与她一同冒险之人的下场就知道了。

    诅咒之力不能作用在自己身上,只能间接影响身边之人,但却会反作用回自己身上。

    黎晨秉承玄天元域最强气运,与之同行之下,迫的申公婵自己倒霉,但那只是外在诅咒之力暂退罢了。

    不得已下想要了申公婵的身子,却引出了她血脉中至精至纯的诅咒之气,这却不是黎晨能够承受的了。

    “不能坐以待毙。”

    感受着体内越來越弱的力量,黎晨面色难看无比,若再这样下去,修为跌落都是小事。

    可有申公婵在怀中乱钻,时不时的轻咬两口,让黎晨很难静下心神想办法,这丫头沉浸在淫毒中,还不知道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三神归一。”

    瞬间,调动三大圣血之力,黎晨身上的气息轰然暴涨,三朵异常耀眼的血色气运闪现头顶,嗖忽一闪的沒入天灵之中。

    识海内,神魂与吞天武魂,在九阳真罡的辅助下,奋力抗衡诅咒之气的侵染。

    可诅咒之气太霸道了,若是当初的申公录身上的诅咒之气,黎晨还不放在眼中,可申公婵乃是申公家嫡系,來自血脉中的诅咒之气强的可怕。

    嗤嗤。

    黎晨身上的各大力量不断败退消融,好似沒有任何东西可以抗衡。

    “阴阳无极,给我镇。”

    沒有办法,黎晨咬牙动用了阴阳灵珠这一最后保命之术。

    嗡隆。

    神魂中,阴阳宝光骤现,蓦地化作一轮无形似有形的太极光影向诅咒之气压落。

    终于,诅咒之气被挡住了。

    但让黎晨面色难看的是,他感受到太极光影仍旧被诅咒之气不断削弱。

    连无物不燃的魂火,都失去了效用。

    可怕的是,诅咒之气似乎有了调转矛头,向阴阳灵珠进攻的样子。

    随着修炼时间日久,阴阳灵珠与黎晨的神魂渐渐相融,两者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或许黎晨可以抛却阴阳灵珠,将诅咒之气引到体外,但如此一來,自身实力必然受到极大影响。

    起码,三神归一和阴阳法目,就不能如之前一般轻松运用,必然要承受极大的反噬之苦。

    “不能这样下去,必须想办法。”

    黎晨心神急颤,不断的推衍自身可行之法。

    但绞尽脑汁,都沒有找到任何方法能解决眼下问題,除了抛弃阴阳灵珠一试,但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做此决定。

    “可恶,就该仗着气运雄厚,跟这丫头瞎混。”

    一丝莫名的后悔涌上心头,明明知道和申公婵一起之人会遭受莫大噩运,黎晨偏偏不信邪,这下可好,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对了,申公家的那位老祖和绝无神是故交,既然是故交,实力差距应该不大,若是如此的话”

    蓦地,黎晨灵光一闪,目中果决之色渐浓,双手一震,摆出玄奥武诀,竟是放弃了体内的抵抗,并牵引着诅咒之气向识海中凝聚。

    不得不说,黎晨的胆子太大了,换做任何人,哪怕是涅劫圣尊境的强者,都不敢做这等胆大包天之事。

    但他却是下定决心,要看一看那神秘的尸源之气,能否抗住诅咒之气的侵袭。

    识海中,诅咒之气宛若毒蛇般渐渐凝聚,追的吞天武魂不断溃逃。

    呼。

    嗖忽间,神魂显现,径直不闪不避的冲向诅咒之气。

    呼啦。

    转瞬,诅咒之气放弃了追逐吞天武魂,与神魂纠缠在一起。

    好似遇到了宿敌一般,黎晨的神魂不断也受到了侵染,灰蒙蒙的尸源之气渐渐闪现,如树木的无数根系挥散出枝条,不断的与诅咒之气激斗。

    在尸源之气本能的看來,诅咒之气就是來与它抢夺食粮的外來者,自然是不死不休之局。

    两大能量相争,可苦了黎晨神魂,不断的受到排挤,好在他曾经数次经受裂魂之苦,暂时还能承受的下來。

    此时此刻,黎晨心神全部在两大能量相争之上,丝毫不敢分心他顾,生怕出现什么枝节,毕竟这是关乎身家性命的时刻。

    至于申公婵,也只能暂时任由她迷乱下去了。

    毕竟,以她的修为,一时半会还不至于**焚身而亡。

    时间一点点过去,随着尸源之气的败退,黎晨心头的雾霾渐渐散去,出现了一丝曙光。

    “有门儿。”

    黎晨心下微喜,知道自己找对了法门。

    但心底不由又生出一抹担忧,若诅咒之气打败了尸源之气,再对付他怎么办。

    这里可是识海,战场又是在识海中的神魂上,无论谁胜谁负,黎晨的下场都好不到哪儿去。

    “啊”

    骤然,尸源之气中闪现一抹难以想象的凄厉惨嚎,无形中,所有的尸源之气竟然有了溃散的

    迹象。

    “嗯,这个声音是”

    黎晨心神一震,本能的觉得颇为熟悉,但此时却不是深究此事的时刻。

    一招败,招招败。

    尸源之气节节溃败,如决堤的大坝,一泻千里,被诅咒之气全部包围在内,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诅咒v尸气在线阅读

    <!--over-->

章节目录

帝玄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暮雨尘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雨尘埃并收藏帝玄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