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时光荏苒,一晃过去数年。

    “喂,这次帮他护法这么久,还吃了这么大亏,就不让他表示表示啊。”

    半空云层中,坐在旺财背上的羽嫣儿,兀自不满的小声嘟囔。

    这次在魔蛛巢穴中,不仅凶险异常,还被狠狠恶心了一把,最后却沒捞到多少好处,反而便宜了黎晨的‘敌人’,怎么想都觉得不爽。

    当然,羽嫣儿并非是小气人,只不过在潜移默化中,不知不觉的替黎晨思考,多多少少觉得不值。

    事实上,连她自己都有些不愿承认,这种情绪的出现,多半是因为心疼黎晨这次所受的伤。

    “呵呵。”

    对此,黎晨只能摩挲着鼻梁,掩饰尴尬的赔笑。

    有时候,谎言说的多了,并非仅仅是自己觉得成真,而是要用另一个谎言來填补之前的谎言,直至陷入无限的恶性循环中。

    帮助魔晨,就是帮他自己,可这话能直说吗。

    至于魔晨,自然是觅地闭关潜修,稳固现在境界去了,日后自然会循着踪迹找上來,暗中帮衬。

    虽然此番受伤不轻,但换來的结果也算圆满。

    魔晨成就了天魔武域和法则,实力强悍的恐怖。

    加上有八荒魔蛇相助,即便是黎晨与之硬碰硬,都未必能讨到好处。

    要知道,单单是八荒魔蛇发起疯來,黎晨若不动用三大神通的话,还真沒有什么好手段能克制它。

    而最强的九阳焚天,就如当年黎晨刚刚开始修炼前两招绝学之时,九阳真罡通过静脉,烧灼全身的那种剧痛再次临身。

    而这一次,还有些不同,这一招所衍生的‘焚’之力,藉由火之法则的注入,似乎衍生出了其它不同的力量。

    就好似,有了自己的规则之力,即便是神魂,都受到极大影响。

    若非阴阳灵珠防护,黎晨也不敢冒险一试。

    当然,这所以如此,大半原因还是感应到魔晨即将突破,他要试探一下,,魔晨到底有沒有掌握,在他重伤垂死之时,取他性命,而保全自身,成为真正独立自我的秘法。

    若沒有,那么,魔晨就极有可能,受到魔灵尸皇的严密掌控。

    只不过,慑于魔灵尸皇的控制,不敢明说。

    当然,黎晨也不是沒想过,在种种机缘的可能下,魔晨生出了自我意识,有着想要摆脱他,成为自我个体的意念。

    这种可能,不是沒有。

    据他所知,寰宇星空中,能够修炼分身的秘术,本尊都会面临这种威胁。

    “哼,连敌人都帮,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见他傻笑不语,羽嫣儿气呼呼的转过螓首。

    嗡。

    陡然,羽嫣儿怀中,好似贴身收藏的一件宝物散出阵阵隐晦霞光。

    “啊,是姐姐。”

    羽嫣儿惊喜的拿出一枚银色羽毛形状的玉珏,美眸晶亮无比。

    “呼,太好了。”

    黎晨长出口气,这姑奶奶在身边,真是让他感觉不太自在。

    尤其是想到,可能因自己的欺骗,而给她带來种种凶险之时,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若真到了羽怀柔的身边,即便洛无双实力再强,也沒这能耐如何,他的担子也算放下了。

    “怎么,就这么急着甩开我。”

    羽嫣儿白眼一翻,俏生生斥道。

    “不敢不敢,我就怕保护不了你,沒法向令姐交代。”

    黎晨连忙摆手否认。

    “哼,谅你也不敢,别人还巴不得有这福气呢。”

    羽嫣儿故作高傲,轻拍旺财虎背,催促它向羽怀柔的方向前行。

    吼。

    旺财虎吼一声,刹那化作白金色罡风远去,转瞬便消失在天际。

    时光一晃,又过去数月。

    这一日,两人一兽终于來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巍峨大山外。

    还未临近,山巅云层中便飞出了十数道流光。

    “姐姐。”

    羽嫣儿兴奋的一跃而起,便飞冲了上去。

    遥遥,两道倩影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瘦了。”

    神态清冷的羽怀柔,宛若母亲般慈爱的打量羽嫣儿。

    “姐姐”

    羽嫣儿美眸微红,哽咽着断断续续的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一说出。

    “还要多谢黎师弟了。”

    听得黎晨多次相助保护妹妹,羽怀柔的神色比以往多有缓和。

    “应该的,羽师妹与我是故交,多年的老朋友了。”

    黎晨面色不变,下意识里,却隐晦的探出神识扫荡周边。

    如今,他的神识之强,绝对不比这些老牌战圣强多少。

    毕竟,他只差两步便可达到圣阶神魂之下的最强状态了。

    之所以如此,他是想要看看,这羽怀柔是否如自己一般,将种源尸身安排在周边以备不测。

    “不管怎样,你对我妹妹屡有大恩,这样吧,我恰好得知一处机缘,就赠与你吧。”

    羽怀柔目中异色一闪,继而沉吟少顷,取出一枚玉简,刻录一番后交给黎晨。

    “不敢当,不敢当。”

    黎晨连道不敢,却拗不过直接送來,只得接下。

    “姐姐,你也太小气了,何不直接取來给他。”

    羽嫣儿有些不满的小声嘟囔。

    “你这丫头,放心好了,以他如今的实力,断然不会有危险。”

    羽怀柔轻轻一按自家妹妹的琼鼻,沒好气道。

    “不敢劳烦羽仙子,晨,生受了!”

    黎晨拱手一礼,暗自里收回了神识。

    这番查看,却是沒有察觉到分毫异常。

    “对了,姐姐,那螂刀战圣着实可恶,你可得帮我出气。”

    羽嫣儿响起之前吃的大亏,心有余悸道。

    “放心,这次我倒是正好知道她要去哪儿,我们就去寻她。”

    羽怀柔点点头道。

    “太好了。”

    羽嫣儿抚掌轻笑,转而看向黎晨道,“黎晨,你也一起來,正好收拾了那妖妇。”

    “不了,我可不想把到手的机缘错过。”

    黎晨晃了晃手中玉简,婉言拒绝。

    开玩笑,若真的去了,要让洛无双知道了,还不知闹出什么乱子來呢,还是离的远远地好。

    反正,在羽怀柔身边,羽嫣儿的安全绝对无虞。

    “那处所在虽然隐秘,但也不一定沒人会发觉,早去收了,也免得夜长梦多。”

    羽怀柔笑吟吟道。

    “呵呵,羽仙子说的是,羽师妹,我就先告辞了。”

    聪明如黎晨,岂会看不出羽怀柔话语中的逐客之意,当即拱手离开。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赠机缘在线阅读

    <!--over-->

章节目录

帝玄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暮雨尘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雨尘埃并收藏帝玄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