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白司颜一身淡蓝色的长裙,湿哒哒的裙角还在滴着水,像是刚从水里面捞出的一样,虽然脸上带着花蝶宫的面具,但很明显……她不是花蝶宫的人。

    独孤凤凛微蹙眉头,冷冷地看着来人,倨傲的面庞上是毫不掩饰的敌意和厌弃,若非他现在受困于此,恐怕连瞟都不会多瞟对方一眼。

    “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药物的作用,本该冷冽如霜充满杀气的两个字,从那张殷红的薄唇里吐出来,瞬间就变了一个味道,散发着一种媚入骨髓的妖惑。

    话音一落地,不等白司颜有所反应,那少年的脸色便兀自黑了三分,双颊却是因为气血的涌动,红得愈发的妖艳,宛如碧池之中盛开的一朵烈火红莲,炙热得仿佛能点燃十里长河。

    一时间,白司颜不由得看迷了眼,在心底下情不自禁地喟叹了一声。

    天底下竟然还会有这样的极品尤物,简直就是妖孽中的妖孽……哪怕现在有人站出来说他是年狐妖变的,她都毫不迟疑地信了!

    帅哥她见过不少,但是俊美撩人到这种地步的,还真是头一遭。

    舔了舔嘴唇,白司颜觉得喉咙有点渴。

    见十步开外的那个女人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一路从上看到下,又从下看到上,目光火辣辣的,如同猛兽遇到了猎物那般,散发着贪婪的气息,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独孤凤凛顿时拧紧了眉心,凤眸之中怒气更盛,奈何体内的药物发作得太厉害,若非他用内力强压着,只怕早就承受不住昏死了过去!

    憋闷了好半晌,独孤凤凛才强忍住吐血的冲动,勉强开口呵斥了一声。

    “再不走,我就杀了你!”

    “杀我?”却那女子闻声一笑,不以为然地反问了一句,“就凭你?现在?呵呵……你要是能杀我,只怕早在我进门之前就动手了,还会由着我大摇大摆地走进来,看见你这个样子吗?”

    闻言,独孤凤凛目光一狠,仿佛要把白司颜碎尸万段!

    “汪……呜呜呜……汪汪!”

    小松狮不懂他们的对话,还在焦急地为主人担忧,殷勤地从这头跑到那头,又从那头跑回这头,咬了咬白司颜的裙角,又抬起爪子挥了挥了那少年垂落在地上的青丝,似乎是想白司颜去把那少年身上的绳子解开。

    而在半空之中,四目相对,隐约间仿佛有无形的火花噼里啪啦地在闪烁!

    一个充满了凌厉的煞气,一个则是不怕死地在挑衅,却是谁都不肯示弱,想要从气势上压倒对方!

    “汪……呜!”

    地上,雪白的小松狮还在迈着小短腿蹦跶,因为先前跑了不少的路,前爪的伤口恶化得很严重,走两步就滚上三个跟头,看起来又可怜又委屈。

    见状,白司颜到底有些不忍心,收回视线迈步走了过去,打算帮那只松狮包扎伤口,然而还没等她走出两步,软榻上的那个少年便就冷然喝住了她,口吻凌厉阴沉,透着不容违抗的霸道。

    “滚出去!”

    没想到那妖孽美人动不了还这么猖狂,白司颜不由勾起嘴角邪邪一笑,忍不住想要逗逗他,即便快步走了上去,抱起小松狮凑到他的面前,对着他狠佞的凤眼招了招爪子。

    “你让我滚我就滚啊?凭什么?我就过来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想杀我啊,来呀……呵呵,你都自身难保了,就别这么颐指气使了行吗?要是我现在走了,你确定你这样子能活到明天?”

    少年愤恨地侧开脸,喉心一阵气血上涌,不知道是因为药物的作用,还是纯粹被气的。

    “不用你管!”

    “那可不行,你想死那是你的事,可我不能见死不救啊!更何况……还是像你这样娇艳欲滴秀色可餐入口即化的妖孽大美人儿……要是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太可惜了?”

    到白司颜每用一个成语,少年的脸色就暗下三分,凛冽的杀气顿时溢满了整个房间,就连窝在白司颜腿上的小松狮,都似乎感受到了主人强烈的怒气,埋着脑袋瑟瑟发抖,呜呜地闷哼声,不敢再叫出声。

    扯下一片布条帮小松狮包扎好腿上的伤口,抬眸见到少年一脸盛怒的表情,白司颜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因为被结实的绳子五花大绑地捆着,丫绝对会亲手捏爆她的脑袋!

    只可惜,他现在不仅被死死地绑着,还被喂了类似媚药的东西。

    才一转眼的功夫,那双颊上的红晕就弥漫到了耳根处,甚至一路延伸到了脖子,便是那双杀气凛然的眸子,都不由自主染上了几分媚态,将一双细长的凤眼勾勒得妖娆而风情。

    看到那两片殷红的唇瓣上咬出了一道血痕,白司颜终于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立刻放下松狮,伸手就要去解缠在少年身上的红丝带。

    “卧槽!你还真想死啊?!用得着那么死脑筋吗?求我一下又不会怎么样……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顺手把你给救了……”

    不等白司颜的手指触到绳子,独孤凤凛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喊了一声。

    “滚开!别碰我!”

    白司颜救人心切,却是见不得他自虐,扬起手来一爪子就捏住了他的下巴,继而凑上前去笔直看进了那双妖魅的眸子里,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你!他!妈!给!我!闭!嘴!”

    大概是从没想过有人敢这样对他,还敢这样吼他,独孤凤凛瞬间就被震住了,黑眸中一闪而过诧异。

    下一秒,却见白司颜松开了手,继而拿着手指头,对着他的脸颊戳了一下,又戳了一下,嘴里还念念有词。

    “我就碰你了!就碰你了!碰你了又怎么样?想打我啊,有本事来打啊!”

    独孤凤凛终于忍不住。

    “噗——”

    一口血喷到了地上!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