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妖孽美少年吐完血后脑袋一沉就昏迷了过去,白司颜立刻伸手扶住了他,在触到他身子的刹那不禁吓了一跳。

    好烫!

    就算是隔着两层皮肤,白司颜都能清晰地感受到指腹下的血管烫得灼手,血脉之中奔腾而过的血液像是要沸腾起来,完全超出了正常人能承受的温度!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忍到现在,白司颜不得不承认,这个少年的忍耐力相当惊人!

    “喂喂!醒醒!还活着吗?!喂喂喂?!你再不醒过来,我可要脱你的衣服了……”

    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脸颊,白司颜不无关切地叫了两声,然而那人只紧闭着眼睛,咬着牙关闷不吭声,眉心深深地皱成了一个川字,俊脸上满是痛苦的神情,像是在极力忍受着什么,也不知道究竟是醒了还没醒。

    见他没有反应,白司颜只能自作主张将他放平了身子,看着缠在少年身上那绕得五花八门的绳子,白司颜不是没有犹豫的……

    毕竟刚才看那少年的表情,恨不得碎了她的骨头似的,要是真帮他解开了绳子,万一他醒了过来,岂不是立马就把她给撕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好像也没得罪他什么啊?

    又不是她想要跑到这里来的,明明就是他养的那只蠢狗生拉硬扯把她拖过来的,她好心好意地想要救他,丫不领情就算了,居然还要杀她?简直不可理喻好吗?!

    要不是看在他生了一幅好皮囊的份上,就他这种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臭脾气,她早就一巴掌挥过去把丫扇到墙上去了!

    “咳、咳咳……”

    正琢磨着,妖孽美少年顿时又哑着嗓子咳了一口血,额头上的经脉因为巨大的痛处一根一根暴了起来,看着很是骇人,两片原本殷红的薄唇逐渐变成了淡淡的紫色,就连眉心处都渐渐地浮现了红色的血晕。

    不行!再这样下去,这只百年难遇的妖孽大美人儿就要香消玉殒了!

    白司颜到底还是怜香惜玉的,尽管知道救人有风险,解绳需谨慎,但本着一副行侠仗义的好心肠,还是一咬牙,俯身解开了绑在美少年身上的绳子。

    “呼——”

    就在绳子崩开的一刹那,窗外忽然吹进来一阵风,把蜡烛熄灭了。

    一下子适应不了室内暗淡的光线,白司颜只觉眼前蓦地一黑,心头紧跟着砰的一跳……下一秒,后颈上顿然就多出了一只手,五个指头深深地抠进了她的皮肉里!

    完了!要死了!

    在脑袋被狠狠地按下去的刹那,白司颜忍不住在心底哀嚎了一声,留下了悔恨的眼泪!

    她就知道,不能解开他的绳子!

    他一定是故意装昏骗她的!

    果然,她还是太单纯了……吗?

    “唔!”

    本以为会被直接扭断脖子,却不想脸上的面具在刹那间被掀了开,紧跟着一阵天旋地转,肩膀重重地敲到了木板上,瞬间撞得她整条手臂都麻了!

    不等白司颜回过神来,嘴巴上忽然一软,贴上来两片炽热的唇,在滚烫的触觉之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丝丝的腥甜……

    “该死!”

    这是在被当成解药吃干抹净之前,那个少年说的最后两个字!

    口吻之中的鄙弃之意,白司颜就算是想装作没有见,都无法轻易忽略……

    靠!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以为她很稀罕染指他吗?!好吧……貌似还是有点稀罕的!怎么说也是个百年难遇的美少年,走过路过,怎能错过?

    但是!

    就算她存了那么一点点的小心思,也只是想想而已,实际上主动把她扑倒的那个人是他好吗?!她又没拿着刀逼他!居然还敢当着她的面嫌弃她,简直不能忍!

    一个时辰后,因着咽不下那口恶气,某人明明痛得脸都快裂了,还要强撑着用一种十分不屑的口吻,嘲讽着哼了一声。

    “切~中看不中用,老娘还没找到感觉就蔫菜了,原来是个二等残废啊!”

    刹那间,朦胧的月光下,妖孽美少年俊脸一绿,阴测测地飘来了三个字。

    “活腻了?”

    “不……没有!啊……我错了!救……命……!”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有亮,院子里就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步子整齐划一,训练有素,好像来了不少军队。

    不过多时,就有人大步流星地闯进了房间,满是惊恐地跪倒在了地上。

    “属下救驾来迟,还望王爷恕罪!”

    “嗯……?”

    抬手按了按太阳穴,独孤凤凛微蹙眉头,颇为慵懒地坐了起来,一时间脑子里昏昏沉沉,没有什么思绪,到护卫上将的声音,也只是不耐烦地哼了一声。

    护军首领却像是很怕他似的,连头也不敢抬,他那么一哼,不由得心头一震,立刻又心惊胆颤地重复了一遍。

    “属下救驾来迟,请王爷……责罚!”

    “哼……你还知道自己来迟了?”

    缓缓拉开细长的眼睛,独孤凤凛微勾嘴角冷冷一笑,黑眸之中陡然迸射出一道凌厉的寒光,明明是不温不火的口吻,却把地上跪着的那个三大五粗的魁梧将领吓得连说话都结巴了。

    “属下知、知罪!请……请王爷责、责罚!”

    “一百军棍,罚俸三年,这个处罚会不会太重了?”

    “不、不重!一点也不重……”不知道是担心对方会下更重的惩处,还是那一百军棍跟他心理预期的惩戒相比而已轻松了不少,只见那护军统领忙不迭地答应了下来,末了还不忘给独孤凤凛磕头行了一个大礼,“是属下失职!属下甘愿接受处罚!谢王爷开恩!”

    “呵……”勾了勾纤长的眼尾,独孤凤凛淡淡地扫来一道视线,轻哼道,“那还不快滚去领军棍?”

    “是!是!属下这就去!属下这就去!”

    感恩戴德地从地上爬起来,护军首领片刻也不敢在屋子里多呆,连连应了两声便要转身滚走,然而还不等步子迈过门槛,屋内忽然又传来了一声轻哼。

    “等等。”

    护军首领脸色一僵,不得不硬着头皮快步走了回去。

    “不知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随手抓了件袍子披在身上,独孤凤凛左右扫了一圈,没见到昨夜里的那个人影,不由微微阴郁了眸色,吩咐道。

    “去把金翎卫叫来。”

    “是,王爷!”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