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困……什么声音这么吵?”

    打了个哈欠,白司颜下意识展开双臂想要伸个懒腰,然而才一抬起手,就撞到了木板上,磕得她指节疼。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脑子里尚且混沌一片,神智还处在半梦半醒之间,只是全身酸软无力,尤其是腰部,像是要断掉一样,两条腿也不像是自己的,虚弱得失去了知觉似的,时不时还颤上两下。

    “嘶——”

    正打算坐起身,却不防脑袋磕到了什么,疼得白司颜倒抽了一口冷气,瞬间清醒了不少。

    懒懒地扯了扯眼皮,白司颜躺回到地上,缓缓撑大了眼睛,继而拿眼珠子往四下左转了两圈,右转了两圈……借着外头微弱的光线,白司颜研究了好半天,才终于搞清楚她躺在了什么地方!

    如此扁平狭隘连手臂都伸不直的空间,除了床底……还能是哪里?!

    靠!好端端的她怎么会躺在床底下?!

    她卧室的那张床可是专门请人定做的,kingsize级别的超极大床好吗?别说横着竖着斜着怎么滚都行,哪怕睡五个人上去都不会觉得挤,质感柔软得能陷进半个身子,舒服得让人躺在上面睡上十年二十年都不会觉得腻……

    等等!不对,这不是床的问题。

    昨个夜里,她好像穿越了,然后跟着小松狮上了阁楼,见到了一只年难遇万年难求的妖孽美少年……再然后,她就激动了一下下,不忍心妖孽美少年受苦,手贱地解开了绑在他身上的绳子……再再然后,妖孽美少年在药性的作用下突然间发疯似的把她扑倒了,还一脸嫌弃的样子……再再再然后,闹腾了大半夜,她实在受不了了,趁着妖孽美少年小憩的时候,偷偷摸摸地爬到了床底下躲着。

    最后,躲着躲着……她就支撑不住睡了过去,直到刚刚被外头噪杂的声音吵醒。

    这么说来,那只妖孽美少年,现在还在屋子里?!

    艾玛!绝对不能让他发现了!不然一定会被他毫不犹豫地掐死的!

    小心翼翼地爬到床边,白司颜颇为心惊胆颤地掀开帘子的一角,偷偷朝外瞄了一眼……却不想,这不瞄还好,一瞄瞬间就懵了!

    只见床头整齐划一地站着一排身着劲装的武士,一个个腰配尖刀,神情萧肃,长年累月积聚起来的杀伐气息,便是隔着十多步远,都能清楚地感觉到!

    虽然是第一次见到那一排武士,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历,但凭着白司颜的直觉和判断,这十二人应该是属于军队中的精英人物……这一点不难判断,从他们无可挑剔的站姿,以及从容不迫的气质,还有眉眼间的沉着自负,就足以看出他们的地位和身价。

    “王爷,这些刺客……怎么处理?”

    正震惊着,便见那十二人之中较为年长的一位走上前两步,指着门外一字铺陈开的尸体,开口问了一句。

    王、王爷?!

    那个妖孽俊美脾气恶劣的少年,竟然是个王爷?!居然是这么尊贵的身份?!

    难怪他说话的口吻那么霸道,除了滚就是滚……其实她早该猜到的,一般人哪里会把“滚”字挂在嘴边,别人不让他滚就不错了。

    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才刚刚穿越过来,人生地不熟的,还不知道自己是谁,就得罪了这么一个大人物,看起来还非常的难对付,这……以后的日子还能好过吗?!

    抚着额头沉重地叹了一口气,白司颜有种想哭的冲动……狗妞,韩山鸡,圣母月,还有纪小腰……你们不在,我好没安全感啊!

    “全部拖下去,挂在城门口,鞭尸三日。”

    阴测测的声音忽然从一侧的架子后传了出来,得白司颜心头一阵发毛……是他!昨天晚上的那个妖孽美少年!

    因为角度的问题,白司颜没能瞅见那少年的身影,只看到一片紫色的衣角随风轻轻飘着,如果说的不是那种话,声音倒是很好,但是一到“鞭尸三日”这四个字,白司颜就觉得脊背一阵发凉……哪怕她不是尸体,都有种被鞭笞的错觉。

    没想到那妖孽美少年年纪轻轻的,居然这么心狠手辣,简直跟韩山鸡有的一拼!果然长得越好看的家伙,心肠就越歹毒吗?

    想起韩山鸡,白司颜不免又是一阵凄凉。

    虽然传说中韩山鸡的手段很可怕,但至少她绝对不会对自己下手,而眼前这位……就不一定了!

    “没想到花蝶宫的人这么大胆子,不过是近几年才出来兴风作浪的门派,一群不入流的贱婢,在江湖上还没站稳脚,居然也敢行刺王爷……”站在最那头的一个青年随意把玩着手里的金色面具,不像先前那位长者一样严肃,口吻起来颇为轻佻浪荡,“呵呵……还真是为了钱连命都不要了。”

    “应该不只是为了钱,花蝶宫的宫主属下见过一次,不是那种急功近利的人,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想必不会轻易动手。否则,花蝶宫凭着一群女流之辈,也不会崛起如此之快……她们之所以甘心冒这个险,定然还有其他的原因。”另一位看起来略显文气的年轻人跟着接了一句。

    “哼!管她是不是为了钱!敢对王爷下手的人都该死!老子现在就去踹了他娘的老窝!灭了那群不长眼的臭婆娘!”

    本以为说这话的会是个三大五粗的糙汉子,然而白司颜抬眸一看,却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这粗口爆得还真是让人捉急!

    说着,那小子一揣怀里的刀,作势就要冲出去砍人。

    妖孽美少年这才慢条斯理地开了口,淡淡地哼了一声:“回来。”

    那小崽子不服气,一脸的怨怒:“可是……”

    “没有可是,”妖孽美少年口吻淡漠,并没有刻意地加重话音,在耳里却是语气霸道,不容半分的辩驳,“花蝶宫的事让凤九去处理,你想砍人,等他把幕后主使之人查出来再去。”

    到这话,那小子才撇了撇嘴角,安安分分地走了回来。

    对此,白司颜只想说……什么叫“你想砍人等他把幕后主使查出来再去”?!敢情王爷您一开始就没打算阻止他去踢馆灭门啊?!您这么纵容自己的下属真的可以吗?!

    “凤五,你过来……派人把这张画拓印一张,贴到城墙上,便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她给本王找出来。”

    到这话,白司颜不由一惊!

    卧槽!难道是在说她?!

    这是要分分钟逼死她的节奏吗?感觉快要活不下去了!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