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幸现在不是餐点,厨房里只有一个人在干活,为了不引起多余的麻烦,司马重偃不得不跟上去,随手解决掉了坐在灶台后烧炉子的伙计。

    “卧槽……太香了!简直是人间绝味啊有没有?!”

    回眸,就见到白司颜抓着一个刚刚从蒸笼里拿出的鸡腿,凑到鼻子前深情款款地从这一头闻到了那一头,明明烫得连自己的狗爪都红了,还一脸享受得不行的样子……司马重偃不由蹙了蹙眉头,毫不留情地瞟了个“这人没救了”的眼神过去。

    三下五除二,以奇迹般的速度啃完了整整五个鸡腿,白司颜这才心满意足地在司马重偃颇为惊悚的目光下,拍了拍终于有点儿鼓出来的肚子,打了个神清气爽的饱嗝。

    “吃完了?可以走了吗?”

    某少年俊酷的面容上,表情愈发的嫌弃了。

    “哎,等等……”

    见到司马重偃转身就走,白司颜立刻叫住了他,随即以闪电般的手速拿起一个食盒,把蒸笼里面所有的鸡腿都装了进去,继而才一手拎着食盒,一手拿着鸡腿,一边啃一边迈着轻快的步伐,笑眯眯的走了出来。

    行至司马重偃面前,看出了眼前这个家伙有严重的洁癖,白司颜还特地把她那油腻腻的爪子往身上擦了擦,这才伸手从食盒里挑了一只最大最肥美的鸡腿,笑得一脸谄媚地递了过去。

    “少侠……吃鸡腿吗?”

    司马重偃面无表情地撇开脸。

    “不吃。”

    白司颜却是兴致勃勃,非常地殷勤并且热情:“这里的鸡腿很好吃的!超级好吃!你相信我,尝一个?!”

    司马重偃微皱眉头,口吻之中是很明显的不耐烦。

    “不吃!”

    出了他的不悦,白司颜顿时蔫了气,不想自讨没趣,即便囔囔地哼了一句。

    “不吃拉倒!要不是看在你能带我出去的份上,我还不舍得给你吃呢……哼,好心当做驴肝肺,你不吃我自己吃……”

    一边说着,白司颜便就收回了手,拿着鸡腿凑到嘴边,张口就想咬。

    然而,还没等她的嘴巴碰到鸡腿,就耳边“嗖”的一声,冷然射来一枚凌厉的飞镖,瞬间把她手里的鸡腿射飞出去,钉在了墙壁上!

    紧接着,是司马重偃语气不善的霸王命令。

    “你也不准吃。”

    白司颜:“……”

    啊啊啊!受不了了!好想掐死这个贱人……一万遍!一万遍!

    三炷香后,两人终于找对了方向走对了路子,找到了原先躲藏的那个院子。

    只可惜这个时候白司颜仍然情绪低落,半点儿也激动不起来,满心满脑都在想着念着那只被钉在墙壁上的大鸡腿。

    那只……是最大只的有没有?!

    居然就这么白白浪费掉了!心塞不解释!

    走在司马重偃身后,白司颜一边怨念地诅咒,一边对着跟前那个倨傲的背影恶狠狠地做着掐打抓挠各种具有杀伤力的动作,仿佛这样对方就能感觉到痛苦一样。

    忽然,前面的脚步冷不丁蓦地一顿,白司颜反应不及时,差点儿一头撞了上去。

    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闪着寒光的利剑……白司颜默默地退开了两步,抬手拍了拍胸口,不无惊吓地呼出了长长一口气……艾玛!还好她刹车刹得快,不然就得回炉重造了有没有?!这个冷漠暴虐又洁癖的家伙,其恐怖指数简直跟韩山鸡有的一拼!

    正暗自腹诽着,眼前忽而伸过来一只修长白净的爪子,连指缝都剔得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半毫的杂质,像是以前张妈刚刚洗好了准备放进锅里焖的白鸡爪。

    “这个你拿去。”

    舔了舔嘴唇,到少年那么一说,白司颜才注意到他的指尖捏着的一个淡青色的小瓶子。

    “这是什么东西?”

    接过瓶子,白司颜翻来覆去瞧了两遍,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正要打开塞子去闻,便被司马重偃拦了下来。

    “药粉有毒,不要凑得太近,你现在就把药粉洒在那些鸡腿上,给守在入口的那些人送过去。”

    有了前车之鉴,再加上积怨已深,这一次白司颜没有答应得那么快,只抬头不爽地看着那个傲慢得目中无人的家伙,反问了一句。

    “为什么要我去给他们下药?你自己怎么不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故意拿我当诱饵,我才没那么蠢,会被你耍得团团转……”

    对此,司马重偃的回应是。

    “既然知道,还不快去?”

    “……”到底是她的逻辑有问题,还是他的逻辑太逆天啊?!这是完全无法交流的节奏吗?!“我说了我不会蠢到让你耍得团团转,你不懂吗?!”

    司马重偃依然面无表情,一副刀枪不入的样子。

    “得懂,快去。”

    “……!”心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他们两个一定是来自不同的星球,不,是不同的星系!

    余光瞅见眼角蓝衫轻晃,某人作势又要去摸佩剑,白司颜有气无力地翻了个白眼,挥挥手阻止了他。

    “别拔剑了,我去就是。”

    说着,白司颜小心翼翼地将食盒放在了地上,继而缓缓蹲下身,伸出狗爪把里面的每个鸡腿,都像是亲生儿子那样……温柔地,体贴地,眷恋不舍地……抚摸了一遍,嘴里还念念有词。

    “对不起鸡腿君,是我不够强大……没有保护好你们……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边上,司马重偃面无表情的俊脸上终于慢慢地裂开了几条细缝,逐渐浮现出了一种名为“为什么我会遇上这种蠢货”的……不可思议的……表情。

    以一种相当沉痛的心情,捏着鼻子撒完了毒粉,大概是被那种绝决的心情所感染,白司颜迅速盖上盒子就站了起来,不等司马重偃开口催促,就大步流星地朝着守门的那群人走去,步伐壮烈,而背影果决!

    就连站在身后的司马重偃,似乎都能感受到从那个瘦小的身子上散发出来的破釜沉舟般的气势,以及壮士断腕般的决心!

    这一场牺牲了十五只鸡腿的暗杀……不成功,便成仁!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