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见白司颜拎着食盒,一个箭步冲到了院子口……的墙根后,继而换上了一幅焦虑不安又头晕目眩的模样,耷拉着脑袋弓着背,一步深一步浅地朝院子的门口慢吞吞地挪,一边挪一边还愁眉苦脸地长吁短叹,唉声叹气。

    心底下的呐喊倒是十分的激昂——

    快叫我站住快教我站住快叫我站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演得太入戏,为了不引起那群护卫的怀疑而把存在感降得太低了些,一路走到了大门口,都没有人注意到她……眼看着就快从门前走过去了,白司颜不得不把脚步放得更慢了。

    几乎是碾着脚尖走到了门的那一边,院子里才有人注意到她,立刻开口喝了一声。

    “什么人?站住!”

    白司颜心头一喜,面上却是一惊,立刻停下了脚步,有些惴惴不安地转过了身。

    很快,那头就有人疾步走了过来,行至白司颜的跟前满眼警惕地看着她,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番她的穿着打扮,随后又眯起眼睛仔细扫了眼那张略显紧张忐忑的小脸,见着这人眼生,那护卫不由狐疑地问了一句。

    “你是做什么的?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不知道这个院子是禁地,不能乱闯吗?”

    “我、我是厨房新来的伙计,师傅刚蒸了一锅鸡腿,叫我给六爷送过去,说是那个被绑来的姑娘嚷嚷着要吃……可是这个院子太大了,我才转了两个弯儿,就给走迷路了……也不知道怎么走出去,转着转着……就转到了这里……”

    垂着脑袋,白司颜战战兢兢地说着,一副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怎么了?这家伙是谁?”

    见两人杵在门口半天没动静,又有一个人跟着走了过来,抬眸扫了白司颜一眼。

    “说是厨房新来的伙计,给吴老六那厮送鸡腿的,结果在院子里转迷路了,才走到了这儿……”

    “送鸡腿?现在还不到吃饭的时候,吴老六吃什么鸡腿?”

    “嗨,当然不是他自己吃,不说是他昨夜里又拐回来一个姑娘吗?就是给那小妞吃的。”

    “又拐了一个姑娘?呵……这吴老六还真是艳福不浅,三天两头有娘们送上门来,果然鹰门的人过得快活,杀人之前还可以爽上一回,不像我们成天守在这里对着一群吵吵嚷嚷的家伙,烦也烦死了……”

    “可不是,他们拿的银子也比我们多了不知几十倍,这月仙楼的醉鸡腿,我可吃不起……”

    两人说着,即便相视一笑,像是暗中达成了什么勾当似的,伸手就将白司颜手里的食盒一把夺了过去!

    白司颜被那人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不由得叫了起来:“哎……你们要是把鸡腿吃了,我、我怎么跟六爷交代?”

    居然跟她抢鸡腿,哥们你的节操呢?!

    却见那人顺手打开了食盒,从里面抓起鸡腿一个个丢给了另外几个守门的弟兄,看到白司颜扑上去想要阻拦,立刻不耐烦地一甩手将她重重地推到了地上,随后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副欺软怕硬的模样。

    “反正你也走不出去,还要鸡腿干什么?与其把鸡腿装在盒子里闷馊了,还不如让我们几个尝尝……怎么,还杵在这里做什么?私闯禁地可是死罪,再不快滚,老子的刀可要出鞘了……”

    “那、那你也把食盒还给我呀……”

    白司颜不敢跟他们争,只能含着哭腔,打落牙齿合血咽,心下却是忍不住默默地吐槽……你们这么欺负自己人,阁主他老人家知道吗?

    “快滚!”

    对方“啪”地把食盒砸了过来,看着白司颜狼狈离去的身影,又是一阵夸张的大笑,仿佛人生在世,就只有这么一点儿乐子似的。

    不过……再过一阵子,估计就再也没有人能笑出来了。

    勾起嘴角邪邪一笑,白司颜颤颤巍巍地抓上了食盒,踩着踉跄的步子忙不迭地跑了出去,为了把戏演得逼真一点,还故意跌了两个跟头,直到最后……真的不小心绊了一脚,啪地扑到了司马重偃的跟前!

    当然,在她还在半空中做旋转运动的时候,司马重偃就已经飞快地退开了七步远,完全没有要拉她一把的意思!

    这个冷血无情的洁癖狂!

    白司颜忍不住恨恨地杀过去一眼刀,吃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继而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努力练功,争取有朝一日把这个拽得欠扁的家伙打趴在地上,哭着跟她认错!

    为了让所有的守卫都有机会吃上毒药,司马重偃并没有下见血封喉的剧毒,所以要等药性发作,还需要一段时间。

    趴在墙头等了一阵,白司颜不免有些无聊,侧头看了眼那个冷漠得像是冰雕一样,满脸写着“人畜勿近”这四个大字的俊酷少年,忍不住八卦了一句。

    “喂……你刚才说你要救的人叫司马青宁?那是谁啊?看你这么紧张兮兮的样子,莫非……是你的未婚妻?”

    “……”

    “……”

    “……”

    少年却是凝眸而视,默不吭声,对白司颜的话视而不见,根本就不想理会她。

    见他如此,白司颜不由撇了撇嘴角,颇为不屑地哼了一声。

    “算了,就你这种冷漠无情的性子,怎么可能会有女人受得了……”

    司马重偃还是面无表情。

    “看来不是什么未婚妻,是单相思啊,真可怜……”

    司马重偃还是闷不吭声。

    “啧,不是我说你,少年……你真的应该好好改一改你这拒人里的脾气,要不然以后娶不到娘子的……”

    司马重偃终于沉下了脸色,冷飕飕地斜过来一眼。

    “舌头痒了?”

    “咳!”白司颜立刻闭上嘴巴,抬头看天,顾左右而言他,“今天天气真好啊!有蓝天,有白云,还有大太阳……”

    “咚”的一声,院子里突然间有人毫无预兆地一头栽了下去,直直地砸到了地上!

    “喂你——”

    边上,有人一惊之下正想去扶他,然而下一秒,他自己就跟着眼白一翻,倒了下去。

    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守在地牢门外的护卫陆续都七窍流血地栽倒在了地上,干脆利落地扑街了,连叫都没来得及叫上一声,一个个瞪着眼睛面容扭曲,脸上是极度痛苦的表情。

    见状,白司颜的小心肝儿又是一颤,默默地跟那只三步开外的俊酷少年拉开了十步的距离。

    一把抓起长剑,俊酷少年眼睛也没斜一下,就腾身跃了出去。

    “走!”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