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柄亮闪闪的五环大砍刀就要亲上白司颜脖子的那一刹,半空中“嗖嗖”两声飞速射来了两枚飞镖,一枚直接震裂了那柄大刀,另一枚则是毫不留情地射入了莽汉的眉心!

    哼!还算那小子有点人性!

    到那莽汉嘭的一声重重地摔下去砸在了地上,白司颜不无惊魂甫定地拍了拍胸口。

    艾玛吓她了,自从穿越过来,就天天玩刺激玩心跳,真的是心脏病都要吓出来了好吗?!还有这让人嫌弃不能的细胳膊细腿……怎么办,感觉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好了!看来白莲花也不是谁想当,想当就能当的!

    差不多花了一盏茶的功夫,那少年才把所有人的护卫都解决了,虽然费了不少力气,但武功到底不赖,一个人对付那么多人,不但没有挂彩,衣服上连半滴血都没有,一袭蓝衣随风翩翩,又帅又拽!

    太炫酷了!果然穿越之后的第一要事,就是找位武林高手拜师学艺!

    想着以后行侠仗义剑走江湖的潇洒风姿,白司颜不由舔了舔嘴唇,莫名地有些小激动。

    等等……不对!

    她可是要成为白莲花的女人,练武这么粗暴的事情,咳……还是偷偷地来罢,不然就找不到英俊帅气又温柔体贴的男朋友了呢。

    看了眼地上死状惨烈的护卫,白司颜默默地在心底下把俊酷少年这个称呼进一步提升为了变态少年!

    太残忍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韩山鸡的弟弟呢,这种让人刮目相看的酷厉性格,简直就像是从一个家族里出来的!

    小心翼翼地迈过那些个死不瞑目的尸体,白司颜担心地牢内设了机关,一步一步跟在变态少年的身后,每一脚都踩得很是谨慎,像是做贼一样。

    见她这般,变态少年也稍稍收敛了步子,放下速度,剔着眉梢一边走一边往左右打量。

    好在两人走了一阵,也没遇上什么机关暗器,便就放下了心,只见地牢里一间一间被单独隔了开,几乎每个石室里都关着人,司马重偃凝眸一路扫过,大概是没遇上自己要找的人,步子连顿都不曾停顿片刻。

    但白司颜就不同了,本着一颗侠义之心,一边走一边拿头发上摘下来的簪子开锁,她的速度极快,簪子一插到锁孔里,就像变成了一把合称的钥匙,稍微转上几下就咔嚓打了开,手法老练熟稔,一看就是经常干这种勾当的。

    见状,司马重偃不免多看了她一眼,猜不出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有时候蠢得让人想要一掌拍死她,有时候又精明得厉害……总而言之,是个百年难遇的奇葩。

    白司颜热血心肠,一路下来解救了不少被不归阁的人绑架来的妇女儿童,又是安抚又是劝慰的,虽然看起来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却是出奇地让人信任,几乎所有被她从石室里救出来的人都很她的话,没有急哄哄地只顾自己逃命,而是安静地呆在了走道上,等着白司颜下一步的安排。

    相比之下,司马重偃就没有那么好心了,一脸冷漠的表情,上“别人的死活与我何干”几个大字,自顾自走到了地牢深处,但也没有阻止白女侠路见不平行侠仗义。

    一直走到地牢的最里面,司马重偃的声音才冷飕飕地传了过来。

    “那谁,过来开锁。”

    白司颜闻言一笑,下意识勾起眉梢就要脱口而出“求我呀”三个字,然而目光在触及变态少年的面庞时,不由立马收敛了神情。

    好恐怖!

    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表情阴鸷得像是要吃人一样,哪怕隔着十几米远,那股子凛冽的杀气都能清晰地感觉得到!

    没敢犹豫,白司颜立刻跑了过去,她的个子矮,够不到那窗口的位置,所以没瞧见里面是什么情形,直到匆匆忙忙打开了铁锁,变态少年一脚踹开了门,才看见一个绿裙少女侧躺在地上,约莫是昏迷了过去,衣裳有些凌乱。

    但除此之外,也没别的什么了。

    见状,白司颜忍不住撇了撇嘴角,刚才看那变态少年的表情,还以为关在里头的姑娘缺胳膊断腿了呢,这不还好好的嘛,看他紧张的……切,对别人倒是冷血得可以,一遇上心尖尖上的人儿,就淡定不能了,果然这姑娘是他的梦中情人!

    只可惜……

    襄王有梦,神女无心。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卿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正感叹着,司马重偃就已经俯身将昏迷在地的少女打横抱起走了出来。

    有些好奇那个目中无人的变态少年会看上什么样的女人,白司颜不由踮起脚尖,抬眸往他怀里瞟了一眼,结果……一张嘴巴瞬间就张成了鹅蛋型。

    她终于明白,刚才在地牢入口的时候,那个护卫为什么会那么问了!

    如果她刚才没有看错的话……躺在变态少年怀里的那个软妹纸,跟变态少年,长着一张……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脸!

    靠!难不成是龙凤胎?简直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见白司颜堵在门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脸看,司马重偃蹙了蹙眉头,不耐烦地哼了一声。

    “让开。”

    “哦……”

    颇有些不可思议地砸了砸嘴巴,白司颜表示从没见过长得这么像的兄妹,一般来说只有孪生子的相貌才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度,可是眼前这一对……

    “噗!”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白司颜忽然笑出了声。

    司马重偃立刻杀来一记眼刀。

    “笑什么?”

    “哈哈,我在想……是不是你穿女装的话,就长她那样?还别说,挺美的……”

    刹那间,司马重偃的脸色又阴沉了三分。

    “舌头又痒了?”

    “咳咳……”白司颜立刻收起笑意,转头看了一圈,继而往边上一指,匆匆奔了过去,“那边还有个密室!”

    这头的话音还没落下,那头的锁链就哗啦啦地掉到了地上,可见白司颜溜得有多快!

    打开最后一间没有窗口的石门,本以为里面关着的人会兴冲冲地奔出来……然而,在抬眸的那一刹,白司颜瞬间有种被夺走了呼吸的感觉。

    关在石室里的是一个十七岁左右的少年,手和脚都被铁链子吊着,悬在了半空中,身上披着的一件薄薄的衣服早就被鞭子抽得破烂不堪,沾满了暗红的血迹,从头到脚,除了一张脸尚且完整,几乎再也找不到一片完好的肌肤。

    但,这些并不能让白司颜吃惊到瞠目结舌的地步。

    让她为止呼吸一滞的是……

    那个遍体鳞伤的少年,有一头纯银色的长发!

    瀑布般从头倾泻而下,一直垂落到脚踝的位置,墙壁上的火光打在那绸缎般丝滑的长发上,似乎还能反射出一层银白色的光芒。

    宛如夜幕之中高悬在半空的明月,于黑暗之中流泻了里的银光。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