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吵嚷嚷了好一阵,那聚仙楼外的火势才总算熄灭了,所幸白司颜只是想要教训那几人一顿,所以并没有往地上泼太多的菜油,故而跌倒在豆子堆里打滚的几个伙计只是轻微烧伤,倒是没什么性命之虞。

    只是这样一来,聚仙楼的清静就被彻底搅浑了,楼里楼外的人纷纷探过视线来,饶有兴趣地看热闹。

    那聚仙楼的老板没曾想被一个小乞丐涮了面子,害他丢了这么大一个脸,当下气得脸红脖子粗,一口气才刚刚缓过劲儿来,便又怒气冲冲地指着手下要去抓白司颜,发了狠地要往死里教训她!

    “愣着干什么?快把她抓起来啊!你们这些个膀厚腰圆的大男人,难道连她这么一个臭丫头都治不了吗?没用的饭桶,老子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快抓起来,往死里揍!居然敢在老子的聚仙楼闹事,老子看她是活腻了!”

    到老板的奚落,剩下那几名伙计才顿时如梦初醒,连声应了两句,即便疾步走上前要去抓白司颜。

    白司颜原本不想再闹,奈何见老板面露凶相双目发狠,不肯轻易善罢甘休,只得退开几步往后左躲右闪,眼见着伙计的一个铁锤就要抡过来,就赶紧拽过一个客人去挡,那客人冷不防被扯过去当成了肉墙,当即吓得脸色都白了,忙伸手去挡——

    “哎……别别别……”

    伙计见状只得收回了手,转身又要逮人,一扭头,却见迎面飞来一只烤鸡,携着那小乞丐的嬉笑呼喝!

    “快接着,爷请你吃鸡!”

    左手才接住了烤鸡,又见一个酒坛子扑面而来!

    “来来来!有肉怎么能没有酒呢,爷再请你喝酒!”

    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便见那小乞丐上串下跳,哗啦啦抛了十几样东西下来。

    “接我一招隔山烤乳猪!”

    “再来一发七星鹅肝掌!”

    “受爷一记醋香醉鱼拳!”

    ……

    那几个伙计纵然生得孔武有力,却是不如白司颜灵巧,见她泥鳅一样滑来滑去的,根本就捉不住,一转眼的功夫又见到她跳到了酒架上面,瞬间把那聚仙楼的老板惊得白了脸色,赶忙呼劝!

    “哎哟我的小祖宗,那几坛酒可动不得!你到底是干什么来的呀?在下好像没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你吧?!你且快些下来吧!”

    见他那么紧张她身后的那一排酒,白司颜不由勾了勾嘴角,抓起其中一坛往空中抛了个转儿,直吓得聚仙楼老板倒抽冷气,连声讨好。

    掂了掂酒坛子,白司颜不忙着下去,只笑着挑起眉梢,说道。

    “要本姑娘下去也可以,你先让那几个伙计给本姑娘磕个响头,再发个毒誓以后不再狗眼看人低,欺负穷人!”

    聚仙楼老板心系那几坛子陈年佳酿,纵然心下不愿意,面上却是急急地呼喝先前那几个被烧得衣服破烂捉襟见肘的伙计,扑上去跪倒在白司颜的面前,连连磕头发誓。

    霎时间,一群五大三粗的壮汉齐齐在地上跪成了一排,有人顺手数了数,竟是有七八人之多!平日里虎背熊腰威风凛凛的,眼下却是连一个丫头都斗不过,顿然引起了众人的一阵哄笑嘲讽,羞怒得满脸通红。

    凤七刚走下楼的时候,瞧见的就是这样一个颇为滑稽的场景,不由笑着打开折扇摇了摇,好奇地问了旁边的客人一句。

    “这是怎么回事?那丫头又是打哪儿冒出来的?”

    那客人也是富家公子,见状倒不觉得有些什么,只当是茶余饭后的笑资,便将白司颜白女侠从一开始泼油爆斗烤狗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直逗得凤七砸嘴笑叹。

    “这倒有些意思,平日里可没人敢来聚仙楼找茬,她一个无权无势穿得破破烂烂的丫头,真是不要命了么?”

    “可不是嘛……”富家公子说着附和了一声,亦是将豪气干云的白女侠惊为天人,“也不知道她是脑子不灵活,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一个人也敢上门闹事,这聚仙楼哪是她惹得起的?恐怕撑不了多久,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凤七闻言又是一笑,摇着扇子不以为然。

    “我看未必,能想出‘火爆豆子烤狗肉’这么一道活色生香的菜肴来,她的脑子怕是灵活得很呢。”

    这厢说着,那厢白司颜已经让聚仙楼老板屏退了那干三大五粗的伙计,随手将手里的金佳酿放回了架子上,尔后纵身一跳,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一旁的雅座上。

    赶在聚仙楼老板发话之前,只见白司颜“啪”的一下,将一支金簪子拍到了桌面上,继而抬手摆了一摆,道。

    “老板,菜单拿来,本姑娘要点单!”

    众人见她那般张狂率性,想来是有恃无恐才敢在聚仙楼门口如此闹事,一时间也猜不透她是什么来头,只得把目光聚到她拍到桌面的那支金簪上。

    聚仙楼老板也是被她狷狂随意的气场给慑了一慑,再加上先前被她戏弄了一番,心头多少有些忐忑,转而也朝那金簪看了一眼。

    这不看便也罢了,一看,两只原本迷得细长的眼睛,顿时就瞪圆了!

    倒不是说那金簪有多贵重,平日能够出入聚仙楼的客人,多半非富即贵,金子于普通百姓而言自然是极为难得的,但在聚仙楼老板的面前,却未必看得上眼……而真正让聚仙楼老板闪瞎狗眼的,是那颗葡萄大的南海黑珍珠!

    黑珍珠比之白珍珠不知名贵十倍百倍,单是蚕豆大的一颗,就能值上百两的银子,而眼前这颗黑珍珠足有七八分的径长,且形状极好,浑圆天然,若是拿去黑市里转手拍卖,被那些个贵妇人瞧见了,别说百金,便是金的高价也能抬上去!

    虽然不知道这姑奶奶是什么来历,也不知她是从哪儿弄的这么一根簪子,但若能拿到手,再快些转卖,他还是能发一笔不菲的横财!

    一惊一喜之下,聚仙楼老板立时就笑得谄媚了起来,忙着迎上前去,只眉眼间还有些疑惑。

    “敢问姑娘,这‘菜单’是个什么?‘点单’……又是个什么意思?”

    “就是菜名啊,”瞅着他一副见钱眼开的样子,白司颜不免更鄙夷了,只淡淡哼了一声,“你们酒楼上菜,难道都没个谱儿写菜名的么?”

    “噢噢!在下知道了,原来是食谱,却是叫法不同罢了……”聚仙楼老板笑盈盈地附和着,即刻便转身吩咐伙计,“快快!去把食谱取来!”

    待那伙计取来了食谱,聚仙楼老板又亲自躬身,双手奉到了白司颜的面前。

    扬手接过食谱,白司颜剔了剔眉头,只见那谱儿都是镶着金边嵌着花纹的,不过是几页纸,拿在手里头沉甸甸的,与那些小楼小馆相比,确然更胜一筹,扑面而来一股高大上的气息。

    翻开食谱,白司颜先是瞧了两眼,即便随口念了起来。

    “本姑娘要茶香醉鸡、龙鳅钻豆腐、金丝玉容糕、烧花鸭、蒸羊羔、熏鸡白肚儿、玲珑水晶胶、玉面芙蓉酥……”

    众人她这么念着,不禁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看不出来她胃口居然有这么大……就连聚仙楼的老板都忍不住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飚起几条黑线。

    然而,还不等众人惊诧完,却见白司颜合上食谱往桌上一拍,大概是念得有些烦了,直接就来了一句。

    “算了!念着太费口舌,干脆上本菜单吧!”

    众人:“……”姑娘好胃口!

    “噗……!”

    凤七拿扇子掩了掩嘴,差点笑喷出来,原是看完了热闹打算上楼去回禀九殿下的,眼下到那丫头这样说,不免又生出了几分好奇,想看看她是不是真能吃下那么多菜。

    围聚起来看热闹的人也是兴致勃勃,仿佛在看街头卖艺似的,靠上来的人愈发多了起来,却是没一个想要走的。

    那头,聚仙楼老板纵使有些瞠目结舌,然而为了那颗南海黑珍珠,不敢有所怠慢,当下一狠心催着后厨把食谱上的菜都烧了一遍,甚至把旁桌的几道耗费时间较长的菜色,也一并都端到了这桌。

    差不多等了两柱香的时间,菜便陆续上齐了。

    被那么多人当国宝大熊猫一样看着,白司颜多少有些不自在,又不好轰走他们,顿然间又变换回了娇柔文静的白莲花模式,连拿筷子都是小心翼翼的,看得众人又是一阵咋舌。

    见她心满意足地开始吃了,聚仙楼老板眼红那颗黑珍珠,不由上前提醒了一句。

    “这簪子……”

    白司颜也是豪气,没再跟他计较,拾起簪子就随手丢了过去。

    “你拿走吧!就当是这一桌菜的饭钱……噢,不对,再烧一桌一样的,都打包起来,本姑娘要带走。”

    “哎哎!打包带走是吧?没问题!”聚仙楼老板得了巨大的甜头,当下笑得美滋滋的,也算是值了刚才的那一闹,便没再找白司颜算账,想着以后或许还能从她这位不识货的金主身上揩些油水,即便一手摸着金簪子,一边走开去吩咐下人,“小陈,快去告诉后厨,再烧一桌……”

    刚才闹了那么一阵,白司颜也是饿得慌,再加上这聚仙楼烧的菜确实算得上是人间美味,一开始倒还有些拘束,吃着吃着逐渐就放了开……然而她虽然吃得肆无忌惮,不像那些养在深闺里的大家小姐,但也不至于同那些穷人家的孩子一般没有规矩,吃相倒还算得上是斯文。

    凤七眯了眯眼睛,正琢磨着她的来历,忽然眼前光影一暗,却见那聚仙楼的老板带了一群捕快过来,怒气冲冲地赶到了桌边,扬手就将那支金簪拍到了白司颜面前!

    “好啊!臭丫头,居然敢拿假的来糊弄老子!要不是老子看得仔细!还真叫你给耍了!”

    “什么?假的?!”

    白司颜闻言也是一惊,没想过那簪子会是假的,不由放下了手里的鸡腿,拾起簪子来看了两眼,想验证一下金簪是不是中途被那老板拿去换掉了。

    “哼!还嘴硬不肯承认吗?你以为老子老眼昏花看不出来?你这金簪根本就不是足金的,只不过是表面上拿金粉镀了一层,还有那颗南海黑珍珠,也是假的,分明就是白珍珠染了黑以次充好!”

    他这么说,白司颜愈发仔细地看了两眼,先是确定了这簪子是她原先给的那支没错,尔后,终于闹明白为什么那聚仙楼老板会说这簪子是假的了……因为那簪子的尖端剥落了金衣,是先前她拿开撬锁的时候弄出来的,而黑珍珠的某一边也被利器划了一道,露出了一丝白线。

    只是,要让她在这个时候放弃那一大桌还来不及入口的美食……白司颜咬了咬嘴唇,只想说……本宫做不到哇!

    微敛神色,挑了挑眉头,白司颜非但没有露出慌张的表情,反而哂然一哼,将那簪子“啪”地摔到了聚仙楼老板的脚边,冷笑道。

    “这不是我的簪子,你拿了好的去调了包,换了个假的过来就想要诓人,你当本姑娘是傻的吗?!”

    众人闻言,更是帮穷不帮富,纷纷为白司颜说话。

    “就是!你刚刚拿走的时候怎么没说是假的?!”

    “一定是背后搞鬼,偷偷地给掉包了!”

    “黑心……太黑心了……”

    ……

    没曾想那小丫头巧舌如簧颠倒黑白,聚仙楼老板一时无言,只得像身后的捕快申诉:“差爷!您看……这臭丫头分明就是个骗子!不说别的,单看她这一身打扮,怎么可能会有那么贵重的簪子?”

    “嗯,你说得有道理。”

    捕快头子点了点头,随手往伸手挥了挥手,下令道。

    “把她给我抓起来!”

    就在那群捕快作势要上前抓人的时候,楼梯上忽然传来了一个轻佻的声音,拦住了他们。

    “慢着。”

    捕快抬头去看,一见是金翎卫的凤七,当即顿住了脚,没敢在他面前乱来,为首之人紧跟着就谄媚着迎了上去:“七爷,你怎么会在这里?那是不是说……王爷他也……”

    一到“王爷”二字,正抓紧时间啃着鸡腿的白司颜顿时狠狠噎了一道,刹那间连脸色都跟刷了层漆似的,哗的就白了!

    靠!要不要这么有缘分?!又撞枪口上了?!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