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白司颜也是有些困了,打了个浅浅的哈欠之后便就合上了眼睛,顺势搂紧了东倾夜的小蛮腰,往他怀里缩了缩,“一起睡。”

    “好……”

    朦胧的烛光飘荡在微凉的夜风之中,因为下过雨的缘故,空气中带着些许寒气。

    然而此时此刻,怀抱着那个温热柔软的身躯,东倾夜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暖意,胸口之下那颗曾一度瑟瑟发抖的心脏,终于找到了最亲密的依靠,可以不用再像以前那样孤独寂寞地游荡在漫长而又幽冷的光阴里。

    缓缓低下头,在白司颜的前额上烙下一个浅吻,垂眸见到那张安静祥和的睡颜,东倾夜不由微微一笑,身上的邪火刹那间就平熄了下去,于瞬间消匿得无影无踪。

    埋首靠在白司颜的颈窝处,纤细的睫毛如同随风飘荡的蒲公英落在了草地上,继而心满意足地合成了长长的一串,眼角浅浅挑起的弧度不自觉地加深扩大,随之勾勒成了一个愉悦的神态。

    这是从小到大,十七年以来……东倾夜第一次笑得像个孩子。

    “一起……睡觉觉。”

    院子里,大雨初霁,碧空如洗而星河如练,一轮皓白的圆月高高浮于天际,照得整个夜幕都闪烁着粼粼的银光。

    夜风拂过,抖落树叶上垂挂的雨水,哗啦啦地打在地上,溅起了噼里啪啦的一阵细碎声响。

    独孤凤凛冷冷地剔着眉梢,独自一人立在寂静的夜色之中,左等右等,却是不见东倾夜赴约前来,在耐着性子候了将近两盏茶的时间之后,才终于怒不可遏地开口斥了一声!

    “凤一,你去看看,那个家伙磨磨蹭蹭地在干些什么?!”

    “是。”

    虽然心底下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但在这种剑拔弩张的关头,凤一却是打死也不敢触主上的霉头,哪怕是半个标点符号都不敢啰嗦,立刻就领命匆匆走离了开去。

    片刻后,凤一很快就又折了回来,如他所料,屋子里空空荡荡,早就不见了人影。

    “爷,夜少爷不在屋子里,大概是……偷偷溜走了吧……”

    “什么?!他不在房里?!”

    临出门的时候,东倾夜明明答应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一副要跟他一斗到底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所以独孤凤凛完全没有想过,这个混蛋竟然敢爽约?!敢放他鸽子?!害他傻子一样白白地在院子里等了他大半天?!

    黑眸之中,寒光一闪而过,独孤凤凛突然想起了什么,劈头又问了一句。

    “那百里少爷呢?她在不在房里?”

    深深地埋着头,在感觉到迎面袭来的那股狂暴的怒气时,凤一几乎是下意识就想躲开,但碍于主上的情面,却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弱弱地回答了他。

    “百里少爷她……也不、不在房间了……他们两个人,都不见了……”

    到这话,独孤凤凛就是再蠢,也该意识到自己被东倾夜狠狠地耍了一道,当下气得一张俊脸都快裂了。

    “该死!”

    亏他还强撑着身体,想要跟东倾夜决一雌雄,结果……那个阴险狡诈的小人,根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来!

    怒极之下,独孤凤凛忍不住重重地咳了两声,看得凤一一阵心惊胆战,生怕主上一个不小心就自己把自己给气死了,毕竟打娘胎里出来,九殿下就没有受到过这样的戏弄和侮辱,更何况,那个将屈辱加诸在九殿下身上的人,不是别人,在很大程度上……几乎可以说是,九殿下的……情敌?

    独孤凤凛本就极为倨傲自负,城府甚深而心细如发,不会轻易中计,眼下却是因为一时的年轻气盛,被嫉妒和醋意冲昏了脑袋,才会一头栽进了东倾夜这种显而易见的圈套里,所以……在回过神来之后,那种被人戏耍的感觉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大砍刀,笔直地从他脑袋上削了过去,瞬间就将他心下一直压制着的怒火给挑了出来!

    用力地攥紧五指,捏得指节咔咔作响,独孤凤凛在阴沉着面容强子镇定了半晌之后,到底还是忍无可忍,按捺不住心头涌动的怒气,即便陡而抬起头来,猛地一甩长袖,执着长剑唰地就指到了司马重偃的鼻子前!

    “拔剑!”

    冷飕飕地被剑锋的寒气扫到了鼻尖,原本站在一旁微微松了口气、以为可以避免一场激战的司马重偃当场就愣住了,有些不明所以地抬眸看向跟前那个怒容满面的少年。

    “九爷,这……你是在跟我说吗?”

    没有多余的解释,独孤凤凛再也克制不住汹涌澎湃的怒意,当下便森寒着目光挥剑斩了过来,仿佛不立刻找人发泄的话,就会马上爆炸一样!

    “少废话,看剑!”

    险险地闪身避开,因着身体的本能,司马重偃其实已经躲得很快了,但因为独孤凤凛出手太过突然,还是冷不防地被削下了发梢的一缕青丝。

    微变脸色,司马重偃瞬间紧绷起神经,意识到了情况的危急,不由得开口劝阻了一声。

    “九爷,你冷静点!你知道你现在砍的是谁吗?不要把我当成那个家伙啊……你确定你真的要跟我打?!”

    片刻也不曾停顿,独孤凤凛转手又一剑斩了过来,口吻酷寒如霜,冷静得简直过了头。

    “我叫你拔剑!”

    抬头对上独孤凤凛那双怒火中烧的眸子,于炽热的火焰中闪动着狷狂暴躁的火舌,像是走火入魔了似的,根本就镇定不下来,司马重偃一边急急地闪退,一边不无郁结地意识到……九殿下这是没地儿撒火,才顺手逮着他开刀泄愤!

    而且更糟糕的是,独孤凤凛现在完全气疯了,压根儿不是找他打架,一招一式,一剑一掌,都裹挟着浓浓的杀气,欲将他杀之而后快!

    不想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情况下被无端炮灰,司马重偃不得不换上了认真而严峻的表情,拔出佩剑挥开那招招夺命的利刃,一边退一边谨慎地抵挡司马重偃接二连三的猛烈攻击。

    看到他们两个人突然间就打了起来,凤一甚至来不及劝上半句,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从东打到西,又从南打到北,一路上砍完花圃砍古树,砍完古树砍亭子,砍完亭子砍假山……紧张地攥着手心的剑柄,凤一追着他们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又跑过去,一心想着将两人分开,却是半点儿缝隙都插不进去。

    忽然间,陡而到“叮”的一声,司马重偃在情急之下不免用力过猛,手下一重就将独孤凤凛的长剑打落了出去,笔直钉在了百步开外的柱子上,吓得半夜出来解手的一个客人瞬间就把尿给憋了回去,忙不迭地转身快步走回到了屋子里,继而慌慌张张地关上了门。

    在精神极度亢奋的状态下,独孤凤凛纵然早就体力不支,却是硬生生地强撑了下来,直到指间的长剑脱手飞了出去,才像是被抽去了经脉的暴龙,顿时就瘫软了身子,摇摇晃晃地倒在了满是狼藉的草丛上。

    见状,凤一蓦地慌了神色,急匆匆地赶了上去,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方才他们两人杀来杀去看不清楚,眼下一伸手抚上独孤凤凛的身子,手心处感受到那股子不断往外涌出来的热流,差点没把凤一吓死,一张俊酷沉稳的脸庞瞬间就跟刷了层白粉似的,白了不止五个色号!

    “爷!爷你醒醒!来人!快来人!准备热水和白纱,爷的伤口又裂开了!”

    他这么一喊,司马重偃知道独孤凤凛伤势严重,立刻就意识到了情况的危急性,即便甩手将长剑插回了剑鞘,皱着眉头一脸凝重地迎了上来。

    “九爷怎么样了?是不是流了很多血?快点了他的穴道先给他止血……”

    一句话还没说我,司马重偃正要伸手去帮独孤凤凛封住血脉,却不想爪子才刚刚伸到一半,就被凤一“啪”地一下打了回来,紧跟着又侧过身重重地往他身上一撞,口吻里之中是满满的心疼、加愤怒、加怨念、加恼火、加护短、加……总之是各种举世为敌!

    “让开!不用你假情假意亡羊补牢!明知道对方是爷还下那么重的手,谁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安好心?!”

    看着凤一抱着独孤凤凛大步走离,司马重偃一手叉腰一手抚着额头,想要解释又不知从何说起,心头不免腾起一阵焦躁,转过来又转过去,在原地踌躇了一阵,才紧跟着迈步追了上去,终究还是担心九殿下的伤势。

    虽然……司马重偃的心底下早就已经塞了一万次!

    对于这种突然而至的飞来横祸,他简直欲哭无泪了好吗?

    在独孤凤凛拔剑就砍过来的时候,他又是要挡住对方的杀气保住自己的小命,又不能出手反击伤到九殿下分毫,就已经活得很艰难了有没有?

    结果到头来,独孤凤凛因为砍他砍得太使劲,在剧烈运动之下崩开了伤口,因为流血过多而晕厥了过去……这笔账,凤一竟然还要算在他的头上,甚至还把他当成敌人看?!

    对于凤一的衷心护主,司马重偃自然是无可指摘,毕竟在金翎卫的信念里,就算是被独孤凤凛一剑刺穿胸口,也绝对不会有一丝半毫的反抗,但就算是这样……被无端牵连到这种莫名其妙的争端之中惨遭殃及,司马重偃还是累觉不爱,觉得心情非常的不美丽!

    折腾了一宿,独孤凤凛的伤口才又重新包扎好,面色也逐渐红润了起来。

    凤一忙前忙后担心了许久,一直等到确定独孤凤凛的情况稳定了下来,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退到一边守着。

    再看向司马重偃的时候,凤一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怨念恼火了,但一时半会儿,态度却是热切不起来……哪怕他知道司马重偃并不是故意的,也十分清楚他不能把自身的意志强加到别人身上,然而……他活着便是为了独孤凤凛,主上的安危忧喜就是他的一切,与他丝丝相扣息息相关。

    所以任何会威胁到主上的危险,哪怕是再细微的事物,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不管对方是谁,是敌是友,是百里司言,还是司马重偃……在忠诚和正义之间,他选前者,倘若哪一天独孤凤凛要他杀尽天下人,他也不会有片刻的犹豫。

    为了主上,他可以出卖自己的一切!

    因为金翎卫的命,全都是主上给的,没有主上就没有金翎卫,没有独孤凤凛,天底下就没有他们这十三个人的立足之地。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屋内的地面上,反射出略微刺眼的白光时,白司颜一觉睡醒了过来,并不忙着睁开眼睛,只习惯性地伸了个懒腰。

    然而,待意识一点一点地清醒过来,白司颜不免觉得这一觉睡得有些累,不是那么地舒坦,特别是左手的手臂酸酸的,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了一个晚上,到现在还觉得有些发麻。

    蹙了蹙眉头,感觉到大腿上有点痒,白司颜下意识伸手去抓,却不想摸来摸去……竟然叫她摸到了三条腿?!

    噌的一下,白司颜身上的寒毛瞬间就全部都立了起来,赶紧连着又摸着数了两遍,在确定床上真的多出了一条腿之后,白司颜当场就被吓清醒了,像是被雷电击中似的,整个人猛的一颤,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迅速弹了开来。

    “小心!”

    被白司颜的动静闹醒,东倾夜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白司颜整个儿往后猛地一仰,差点儿从床上一头栽到地上,便立刻眼疾手快地拽住了他。

    惊慌之下力道不禁重了一些,猛地一扯就把她拉着跌到了他的身上。

    这样一来,白司颜几乎是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磕着门牙栽在了东倾夜的肩头,偏生两个人的衣服都有些凌乱,一时间过于亲密的姿势让两个人都瞬间红了脖子,感觉到气温嗖嗖嗖的就升了上去。

    傻傻地呆愣了好一会儿,白司颜才猛地醒悟过来,立刻推了他一把,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将东倾夜踹下了床!

    是的!是真踹!

    本来东倾夜就沿着床边躺着,加之没想到白司颜的反应会这么大,一个没注意就冷不丁地滚了下去,甚至连挥手抓住被子都来不及!

    “靠!”

    憋了半天,白司颜心慌慌地搂着被子,红着脖子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看了好几圈,继而才逐渐平复心绪,瞪着一双圆滚滚的眸子,气势腾腾地杀向东倾夜。

    “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半夜爬床的事儿都干得出来,你还能更丧心病狂一点吗?!东倾夜,不是我说……我真鄙视你,你要是再做这种出格的事情,我真的会生气的!”

    “可是……”咬着薄唇,东倾夜半躺着坐在地上,衣衫不整,香肩半裸,目光幽幽,美若天仙的面容上又是娇羞又是委屈,“这是我的房间,你现在趴着的……原本是我的床……”

    闻言,白司颜神色一凛,即刻拿视线在屋子内扫了一眼,在发觉到房间内的格局跟她之前住的那个屋子确实有许多不同之后,一张脸登时烧得更红了,嘴上却还是要逞强,立刻急中生智地找了个借口——

    “呃!那个!你不要想太多……我才不是故意要半夜爬床的,我只是……我只是梦游!对!就是梦游!”

    “梦游是什么?”眨了眨单纯而又天真的眼睛,东倾夜揣着明白当糊涂,耍得一手好呆,“是不是说,你在梦里想着我,所以忍不住就过来找我了?”

    “不是那个意思!我怎么可能会在梦里想着你……呵呵……”白司颜振振有词地否定,“我在梦里只会想着大鸡腿!”

    到这话,东倾夜不由微微垂下眼睑,脸上一闪而过失落的表情。

    “你昨天晚上抱着我叫我大鸡腿的时候,我还以为这是你对我的爱称……”

    “你想多了!绝对想多了!”抽了抽眼睛,白司颜正想跟东倾夜撇清关系为自己正名,转而眸光一动,从他刚才的话中抓到了一个漏洞,当下又忍不住拔高声调叫了起来,“什么?你早就知道我爬你床上了?那你干嘛不叫醒我?!”

    对上白司颜质问的视线,东倾夜却是宠溺一笑,回答得理所当然。

    “这种事情,我又不介意的……”

    “可是我介意啊!”

    “是你主动爬上来的,你不能怪我。”

    “那你也应该叫醒我啊!”

    “我又不傻,难得娘子主动投怀送抱,哪有推拒的道理?”

    “呵……”

    扯起嘴角淡然一哂,白司颜本来还有点心虚,但在东倾夜这种毫无节操,本着便宜不占白不占的行径之下,甚至不顾她的意愿几次三番在众人面前诋毁她的清誉,眼下又循着私心将她留在屋子里睡了一整个晚上,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白司颜多多少少是有些生气的。

    东倾夜这样做,只会让她觉得他很自私,从来都没有尊重过她!

    他可以不要节操,但她还是要自尊的好吗?!虽然不是真枪实弹,但就这么随随便便地“睡”了她……作为一个男人,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没品了有没有?!

    “你是不傻,我瞎。”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