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过脸,白司颜学着他之前的模样,高高地抬着下巴,一脸目中无人的傲慢。

    跟着伸手往司马重偃的面前一摊,用一种“带我装逼带我飞”的口吻,很是冷漠孤傲地哼声。

    “拿来。”

    抬眸,瞧着白司颜高高在上故作冷酷的模样,不知为何,司马重偃莫名地觉得有些好笑,便没同她计较,只不解地问了一声。

    “什么拿来?”

    白司颜斜着眼睛并不看他,语气却是十分的理所当然。

    “把外套脱下来给我呀!”

    司马重偃闻言更加莫名其妙了。

    “你要我衣服干什么?”

    “别问那么多,”白司颜终于肯回过头来,剔着眼尾居高临下地瞥了他一眼,颐使气指的腔调比独孤凤凛有过之而无不及,“你脱是不脱?”

    对此,司马重偃的回答显然是——

    “不脱。”

    “你……”倏地抡圆了眼睛,见他说不通,明明看见了地上那衣不蔽体瑟瑟发抖的母女二人,却仍是神情冷漠无动于衷,白司颜没来由地对他有些失望,或者一开始,她就不应该对他们这种人抱有奢望,“算了,指望你这种人会有什么好心,也是我瞎!”

    原本只是一句憋不住发泄的气话,没打算跟激将两个字沾上关系,也不是故意想要说给司马重偃。

    然而司马重偃到了,却是本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行为准则,偏偏要不动声色地回她一句。

    “你知道就好。”

    话音落下,白司颜表情一僵,顿时气结,当即从板砖上跳了下去,匆匆走到那母女二人身边,先是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到了妇人的身上,又问司马青柠要了件袍子,将少女裸露在外的肌肤给裹了起来,随后扶着两人走到了司马重偃的面前,继续跟他抬杠!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她们留在这里不安全,你把她们送到渡口吧!”

    对上白司颜目光炯炯的眸子,司马重偃这一回没有立刻拒绝,只开口问了句理由。

    “为什么要我送?”

    “都说欠你一个人情了,你当然要负责善始善终啊,不然你以为我的人情那么好挣吗?”

    “切……”不屑地撇了撇嘴角,司马重偃转开视线,下意识就要脱口而出“不稀罕”几个字,就在开口的前一秒,脑子里忽然间电石火光的一闪,冒出了一个主意,即便立刻转了口风,道,“好,我可以帮你送她们离开这里,但是……在这之后,你要记得还我一个人情。”

    瞅着司马重偃刚刚的神色,白司颜本以为他会拒绝,没想到一眨眼他就答应了下来,心头顿时舒展了几分,莫名地竟有些开心……想着这厮多少还有些人情,算不上是彻头彻尾的冷血,白司颜便没同他仔细计较,立刻笑着应了一声。

    “知道了,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我随时奉陪!”

    微微扯起嘴角,知道白司颜性子耿直不会耍赖,司马重偃也就没再说什么,带着那母女二人款步走了开,一路上的行人对他刚才凶残的剑法多少有些心有余悸,立时垂下眼睑纷纷退避三舍,生怕一不小心就招惹上了煞神。

    看着司马重偃走远,司马青柠却是蹙着眉头有些担心。

    “让阿偃一个人送她们,真的可以吗?”

    “他武功好,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总比我们两个去送要好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知弟莫如姊,司马重偃生性孤僻冷傲,除了司马府的血亲,就没把别人的死活当成一回事,所以司马青柠并不是很确定,他真的会把那对安全母女送到渡口,但一下子又不知道该怎么跟白司颜解释,“我是说,阿偃他那人……其实,不是很可靠……”

    到这话,白司颜却是满脸讶然地看了她一眼,奇怪道。

    “他是你弟弟诶,哪有亲姐姐会说自己的弟弟不可靠的?他今天惹你生气了吗?”

    “不是……可是……”司马青柠也知道自己这样说会让人觉得很诡异,而且不了解情况的话一时半会儿很难解释清楚,便干脆一把揽过白司颜的手臂,转过身就要拔腿跟上前,“我觉得……我们还是跟去监视一下比较好……”

    “噗!”

    到“监视”二字,白司颜果断没忍住,笑出了声音来。

    “他只是去送个人而已,又不是去干什么杀人放火的勾当,还监视呢,用不着那么夸张吧?算啦,你就别多心了,他既然是亲口答应下来的,应该不会食言,我们就相信他一次好了……”

    如果人跟人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那还能继续愉快地玩耍吗?再说了,要是真的跟上去,万一不小心被司马重偃发现了,岂不是要被他讽刺死?!

    虽然白司颜说得没错,但司马青柠还是不能放心。

    “那……万一……我是说万一,阿偃他……食言了呢?”

    闻言,白司颜微微眯了眯眼睛,秀气的面庞上随之露出几分阴测测的哂笑。

    “他要是食言了,那就说明他根本没把我当一根葱!他都没把我当葱看,你觉得我还会把他当成蒜吗?”

    到她这么说,司马青柠不由得心尖尖儿一颤,心道坏了……她担心的就是这个好吗!

    本来还以为白司颜粗枝大叶的不会在乎这些细节,但实际上,这小妞儿绝对是揣着明白当糊涂,嘴上没说破,心底下却是跟镜子一样铮亮铮亮的!

    相比起司马重偃的孤傲来,白司颜显然是个相当平易近人的姑娘,再加上司马青柠的关系,所以白司颜理所当然是把司马重偃当成朋友看待,说话做事也会主动些,被他呛到了也不会真的记仇……但是,被司马重偃那种冷漠的态度刺激多了,任谁都会觉得心凉,倘若他只是性格使然,白司颜倒也能接受,可如果他只是拿她当个笑话,白司颜自然也不会自讨没趣。

    故而这一回,白司颜让司马重偃送那母女二人,一方面是为了保她们平安,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借这个机会探一探司马重偃的态度。

    当然,这种想法也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实在是被那些个自以为是唯我独尊的家伙给惹毛了,白司颜才多长了个心眼儿,不想再在某些无聊的人身上浪费好心情!

    算不上是什么试探,只是她给了机会,就看他们要不要了。

    头一回跟人打交道打得这么心塞,白司颜简直各种累觉不爱有没有?!不是说好了是彼此的天屎吗?为什么一转眼特么的就连画风都变了?

    一个独孤凤凛是这样,一个东倾夜也是这样,再来一个司马重偃……

    如果他连那种小事都办不到,她也就只剩呵呵了!

    歪打正着地摸到屠龙堂这条线索之后,某人正有些气馁的心情瞬间又亢奋了起来,因着之前闻人海棠给他们的期限本就不长,再加上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瞧见北辰元烈的半个影子,所以白司颜也不敢耽误,立刻就着手开始收集跟屠龙堂有关的消息,想着到时候万一跟他们的人对上了,也不至于一无所知自乱阵脚。

    相较于白司颜的兴致勃勃,司马青柠却是有些心不在焉,还在想着司马重偃的那茬事儿,犹豫了一阵之后,到底没能沉住气,便就找了个借口把白司颜拉回了客栈,随即驾了匹马飞快地朝先前司马重偃离开的方向一路追了过去,心下默默祈祷,一定要赶上!

    那厢,司马重偃在带着那母女两人走到了偏僻的郊野,确定她们不会再跟白司颜撞上后——

    果然同司马青柠预料的一样,二话不说就返身折了回来!

    没想到他会半路变卦,甚至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转身走人,少女不禁心中一急,忙不迭地伸手拉住了他的袖子。

    “你、你要去哪里?”

    司马重偃淡淡垂眸,扫了一眼她的手,口吻冷冽如霜,毫无温度可言。

    “放手。”

    见识过他的狠毒,少女当即脸色一白,立刻就松了手,但还是有些不甘心。

    “你、你不是答应过那位小公子……要送我们到渡口的吗?”

    司马重偃还是面无表情。

    “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可是……可是……”见他如此,少女顿时就急得哭了出来,晶莹的泪珠像是掉了线似的扑簌簌冒出眼眶,又顺着白皙细腻的脸颊滚滚滑落下去,梨花带雨的面容看起来十分惹人怜惜,“如果你现在就走的话,屠龙堂的人会肯定会把我们抓回去的……”

    屠龙堂的人之所以要抓这个姑娘,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她长得十分纯美动人,所以才心生歹意,想要抓了她卖个好价钱。

    一般的男人若是见了她那张楚楚可怜的小脸,就算没有被迷得神魂颠倒,也会生出几分恻隐之心,腾起保护她的**,可偏偏……她的运气不太好,遇上了司马重偃这么一个把剑谱当成情人、特别不解风情、甚至是铁石心肠的男人。

    “你们的死活与我何干?我要的只是那个家伙的一个人情罢了。”

    对着少女泪流满面的纠缠,司马重偃并没有任何的同情和怜悯,有的只是不耐烦,淡淡地哼了两声就转身走人,连多说几个字都觉得是浪费唇舌。

    到他那么说,少女的心“啪”的就碎了一地,凉了一大截,傻在原地愣了好半晌,才像是救命稻草般拼着最后的一点希冀,朝着那个冷漠的背影大喊了一声!

    “你明明亲口答应了你的朋友,她要是知道你出尔反尔食言而肥,你就不怕她生气吗?”

    得“朋友”两个字,司马重偃的脚步微微顿了一顿。

    但……到底没有停下来,也没有回头,只不以为然地扯了扯嘴角。

    “她不会知道的。”

    刹那间,烈日炎炎之下,被抛弃在郊野的母女二人顿时如坠寒潭,心如死灰。

    而司马重偃俊酷的面容上,亦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温情。

    过了一阵,等司马青柠骑马赶到城门口的时候,正巧遇上往回走的司马重偃,见他这么快就折了回来,司马青柠就知道坏事了,当即扬鞭冲到了他的面前,劈头就问。

    “你不会真的把她们丢在半路了吧?!”

    司马重偃毫无罪恶感,反而觉得司马青柠的行为太过反常。

    “你怎么追出来了?不过是些不相干的人,你这么上心做什么?”

    虽然早就猜到了他是这种反应,但司马青柠还是有些心塞塞,哪怕对方是她的亲弟弟,也觉得他无可救药简直没法儿扶上墙!

    “她们的死活是不重要,但既然你已经答应了阿言,就不该让她失望好吗?!”

    司马重偃依然无动于衷。

    “只要你不说,她又怎么会知道?”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司马青柠顿时有种拿根竹竿狠狠戳他脑门的冲动,因为这家伙根本就说不通!

    “真是要被你气死了!你这是在作死你知道吗?!多送她们一程你的腿会断掉啊?!难得阿言肯相信你,给你一次让她信任你觉得你可靠的机会,结果你就这么辜负她……换成是我,我的心也要凉了!阿偃,你没救了,真的……你要是再这样下去,神也救不了你了……真的……”

    侧过脸,司马重偃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算了,跟你说我还不如对牛弹琴……要是你真的把阿言这么好的媳妇儿给弄丢了,我也不要理你了,你就当你的大蒜去吧!”

    恨铁不成钢地丢下一句话,司马青柠就扬起手臂狠狠地甩了一道鞭子,策马朝郊野赶了过去,希望能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看着司马青柠策马绝尘而去,司马重偃不由微微蹙了蹙眉头,耳边不由自主地回响起了司马青柠刚刚说的那句话……“难得阿言肯相信你,给你一次让她信任你觉得你可靠的机会,结果你就这么辜负她……换成是我,我的心也要凉了!”

    其实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怎么对他,反正他也不在乎别人的悲与欢、生与死。

    但是这一次,为什么每个人都说他做错了?

    默了片刻,对于司马青柠痛心疾首推心置腹的训斥,司马重偃依旧不以为意,然而没来由的……心情莫名的就变得不爽了起来。

    “切!”

    轻嗤了一声,司马重偃收回视线,迈开步子,却是与司马青柠背道而驰。

    策马沿着大道小道飞奔了几个来回,每多走一条路,司马青柠的心情就糟糕了几分,直到把所有通到渡口的路都走了一遍,还是没有看见那母女二人的影子,她才彻底死了心……这么看来,屠龙堂的势力确实是手眼通天,那母女二人十之**已经被人掳走了。

    这下完了,要是被白司颜知道阿偃办砸了事情,肯定更加不待见他了!

    不过,幸好,弟弟不争气,她还有个二哥……

    事到如今,司马青柠也只能用这种理由安慰自己了,嘤嘤嘤,虽然她家的二哥……好像也不是什么讨人喜欢的性子!

    等等……这么想想,好像她是他们三个人里面人缘最好的有没有?!只可惜娘亲偏偏把她生错了性别,要不然,她就自己上了好吗!

    垂头丧气地回到客栈,见到了白司颜,司马青柠还不能露出端倪,立刻笑盈盈地迎了上去。

    “怎么样?打到什么线索了没有?”

    “线索倒是不少,但没几个是有用的,屠龙堂的堂主为人十分低调,几乎不怎么露面,所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还很难说……”伸手捏了捏太阳穴,白司颜略显疲倦,见到司马青柠风尘仆仆的模样,不免有些奇怪,“对了,一下午没见到你,你跑哪里去了?”

    “噢,刚才在街上看到有个人像北辰元烈,所以我就追出去了,可是后来给追丢了,也没看清楚到底是不是他……”早就准备好的借口,所以司马青柠回答起来也算是理直气壮,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对了,阿偃呢?你看见他没有?”

    “不知道……好像没有回来。”

    “呼……”

    司马青柠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心下暗自庆幸,看来那家伙还不算笨,知道晚点回来把戏给演足了。

    见她一口气吐得抑扬顿挫,白司颜不由笑着问了一句。

    “怎么了?你很担心他吗?你看之前那个叫秦爷的家伙那么忌惮他的武功,想来这岛上应该没什么人是他的对手,你放心吧,也许再等会儿他就回来了。”

    “还好啦,也不是很担心。”

    讪讪地点头应了一声,见白司颜这么相信自己,连一点儿怀疑都没有,司马青柠到底还是有些心虚。

    然而,一直到了日落西山,司马重偃仍然没有回来。

    司马青柠没怎么在意,反倒是白司颜有些担心,毕竟是她让司马重偃去送人的,而且屠龙堂的人也是她招惹上的,虽说司马重偃的剑法堪称一流,但不管怎么……这里到底是人家的地盘,万一设了什么陷进去偷袭他,也是叫人防不胜防。

    “怎么他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会不会是出什么事了?”

    “不会,我出门的……”冷不防被白司颜问了这么一句,司马青柠差点就顺口说自己见过司马重偃了,好在及时转了口风,“你看我出门那么久都没事,他怎么可能会有事?大概是找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所以才耽搁了一些时间吧。”

    到她这样说,白司颜才稍微放了心,心想人家亲姐姐都不急,她要是担心来担心去的,指不定又要被谁说成是自作多情,便就没再等司马重偃,吩咐客栈的掌柜开了饭。

    席间,本着“你不把我当葱,我就把你当蒜”的原则,白司颜的心境瞬间就祥和了起来,见到独孤凤凛和东倾夜也没觉得不快。

    本来就是嘛,谁特么会跟一根蒜生气呢?

    哦不,是两根。

    一开始,因着之前发生的不愉快,独孤凤凛和东倾夜还有些担心,因为从来都没有哄过人,所以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让白司颜消气。

    然而一下楼,却见白司颜和颜悦色的,一点儿生气的迹象都没有,两人在觉得诧异之外,心情却是随之缓缓放松了不少,即便相看两厌地对视了一眼,随后快步走了过去,一左一右地坐到了白司颜的两边。

    等到司马青柠下楼,就发现自己原来的专属位置被人占领了,立刻气势汹汹地赶上前,叉腰做悍妇状!

    “喂,这是我的位置!”

    在司马重偃和司马怀瑾都不在的日子里,她这个当姐姐又当妹妹的,自然更要守护好这个唯一的弟媳和嫂子有没有?!

    当然,对于她的抗议,东倾夜是不会理会的。

    见他没有做声,司马青柠忍不住转向白司颜告状。

    “阿言,你让他往边上坐一点,他肯定会你的话的!”

    “我不跟蒜说话,”白司颜如是回了一句,继而在东倾夜不明所以,以及独孤凤凛略显得意的视线中,站起身来,拉着司马青柠走到了另一个位置上,“不过,我可以换个位置。”

    “嗯!还是阿言对我最好了!”

    司马青柠兴高采烈,像是被临幸的妃子一样,朝桌子对面失落的两个男人投去了得意洋洋的一瞥。

    不得已,东倾夜只好挪了个位置,独孤凤凛碍着面子,却是没有动。

    “娘……”夹了一块猪蹄送到白司颜的碗里,东倾夜正想开口叫娘子,然而蓦地想起她早上说的话,怕踩到了雷点,即便默默地改了口,“来,阿言,吃猪蹄!”

    白司颜转过头,看向司马青柠。

    “我不喜欢吃猪蹄。”

    司马青柠瞬间意会,将他碗里的猪蹄夹起来丢给了看门的大黄。

    见状,东倾夜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一截。

    微微勾起嘴角,独孤凤凛不屑地哼了他一声,转而夹起一块脆皮鸡腿,笑着递到了白司颜的碗里,道。

    “你最喜欢吃的鸡腿,多吃点。”

    白司颜继续转向司马青柠。

    “我今天早上吃了太多的鸡腿,差点吐了。”

    司马青柠立刻又眼疾手快的将鸡腿夹起来,同样丢给了看门的大黄。

    刹那间,独孤凤凛和凤一的脸色也齐刷刷地黑了一截。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