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众人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地对峙着的时候,忽然从门外匆匆跑进来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捧着一个比她半个人还大的木盒子,跌跌撞撞地奔到了白司颜的面前,有些艰难地托起盒子往她怀里递了过去。

    “大哥哥,有人让我把这个盒子给你。”

    被东倾夜和司马青柠几人用那种审视而怪异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好似她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一般,看得白司颜怪不自然的,忍不住默默地撇开视线,挠了挠鼻子,想着该怎么解释才能天衣无缝地将她和独孤凤凛那不堪回首的一夜奸情给瞒过去,眼下被那小姑娘一打岔,恰好帮她解了围。

    垂眸瞄了眼那个小女孩,粗布短衣,扎着两个小牛角,看起来像是穷人家的孩子,一路抱着大箱子跑进来,累得气喘吁吁,一双眼睛倒是乌溜溜的十分有灵气,见她鼓着腮帮子使劲儿,白司颜心下虽然有些狐疑,但还是伸手接过了那个箱子。

    “大哥哥,那个叔叔说,你收下了箱子就会给我赏钱的!”

    小姑娘高高地仰着脖子,满眼期待地看着白司颜。

    闻言,白司颜不由莞尔一笑,问司马青柠要了一粒碎银,转而递到了那个小姑娘的手里。

    “拿去吧。”

    “谢谢大哥哥!大哥哥你真是好人!”

    接过银子,小姑娘兴高采烈地弯着眼睛笑着道了声谢,便就蹦蹦跳跳地跑了开。

    见状,白司颜倒也没怎么怀疑,伸手就要去开那个箱子,只多少觉得有些奇怪,随口念叨了两句。

    “怪了,我在这儿又没有认识的人,谁会送东西给我……?”

    然而,不等白司颜的爪子伸到那盒子上,就被东倾夜“啪”的一掌重重地压住了盒子,相比于这个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盒子,某人显然更关心刚才那个问题——

    “你还没有回答我,刚刚他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说了啊,我也不知道,他大概没睡醒,在说梦话吧……”白司颜继续装无辜,一边四两拨斤地敷衍,一边伸手弹了弹东倾夜的手,试图转移话题,“把手拿开!让我看看里面装了什么,说不定是哪个姑娘对本少爷一见钟情,亲手做了好吃的给本少爷送过来……”

    见白司颜顾左右而言他,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东倾夜愈发怀疑这里面有猫腻,烦躁之下又问不出什么,只得剔起眼尾不以为然地哼哼了一声。

    “别想得太美了,谁送人东西还会让你给赏银的?依我看,这里头装的肯定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那可说不定!”

    司马青柠跟白司颜果断是同一条战线的,虽然她也很想知道白司颜和九殿下之间是怎么一回事,但眼下瞅见东倾夜一脸吃味的模样,司马青柠立刻就在心底下将其归为了抢弟媳的危险分子,需要时时对其进行打击报复,并且是不折手段的!

    “昨晚上阿言不是还跟北辰元烈一见如故聊得十分投缘吗?只可惜半路杀出了追兵,才使得北辰元烈招呼也没来得及打上一声就跑走了……所以,这盒子很有可能就是北辰元烈送过来的,因为到处有人在找他,他不方面出面,这才拜托那个小姑娘送了过来……”

    越说越觉得有道理,看着东倾夜的面色在意料之中逐渐暗了下去,司马青柠还不忘一拍双手,在最后肯定地点了点头,总结道。

    “没错,一定是这样!这盒子十有**就是北辰元烈送给阿言的见面礼!里面说不定还写了封信,约好了下次见面的地点!阿言,快点打开看看,要真是北辰元烈送来的,我们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找到他啦!”

    一到“北辰元烈”四个字,别说东倾夜的脸色暗了下去,就连独孤凤凛都冷了眸光,尤其是见到白司颜乐呵呵地勾起嘴角,满是期待地要去开盒子,心头的妒火噌的一下就窜出了老高!

    “等一下。”

    刚才明明是他占了上风,结果一转眼的功夫就被那个连人影都没见一个的北辰元烈给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独孤凤凛哪能受得了这样的埋汰,当下伸手往白司颜的跟前拦了一拦。

    “你又要干嘛?!”

    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白司颜毫不掩饰地投去了一个鄙视的眼神,深深地表达了对他刚才那番说辞的不满!

    不是说好了那只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吗?丫莫名其妙地说这种暧昧不明的话是要闹哪样?!

    对上白司颜埋怨的目光,独孤凤凛不免又是一阵憋闷,他都没嫌弃她,她居然还觉得跟他有过一夜之欢是件见不得光的丢脸的事儿?!呵呵……从来都没有人这么不待见他,白司颜还是第一个!

    但就是这唯一的一个,他也要把她彻底征服,因为这关乎一个男人的尊严!

    微抿薄唇,独孤凤凛既没有开口解释也没有说些什么,只侧过脸淡淡地瞥了眼凤一。

    凤一即刻领会了他的意思,走上前两步,一脸严肃地看向白司颜。

    “百里少爷,防人之心不可无,对于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还是让我来动手吧。”

    对凤一风声鹤唳的行径,白司颜多少有些不以为然,然而出门在外,本着小心谨慎的态度却也无可厚非,稍微犹豫了一会儿,白司颜没再坚持,转手便将盒子推到了他的面前,随即双手抱胸退开了半步,不屑地嗤了一声。

    “你喜欢看就看吧,免得到时候又说本少爷非要跟你们抬杠。”

    “咳……”

    尴尬地垂下眼睑,凤一没敢多说话,只默默地伸手打开了那个盒子,紧跟着“啪嗒”一下掉出了一封信来。

    “哇!竟然真的被我说中了!还真有一封信啊!”

    在东倾夜和独孤凤凛瞬间阴沉的目光中,司马青柠万分得意地伸手捡起了掉在桌面上的信,那炫耀的神态,仿佛打败了两个情敌成功上位的人是她似的。

    接过司马青柠兴致勃勃塞过来的信封,白司颜跟着露出了胜利的笑容,笑盈盈地撕开信封,从里面拿出信纸瞄了一眼。

    然而,下一秒,在目光触及信纸上的鲜血淋漓的红字时,白司颜的笑意顿时就凝固在了脸上。

    眸光骤然间狠狠缩起,不等司马青柠开口询问,白司颜立刻伸手“哗啦”一下掀开了那盒子上盖着的一层红绸布,只见其下赫然躺着一只猫……一只被剥了皮的死猫!

    见状,不用白司颜多作解释,在场众人的神情就齐齐变了一变。

    “这……”察觉到来者不善,东倾夜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露出了几分阴郁的表情,“这是怎么回事?阿言你得罪谁了吗?”

    白司颜没有回答他,转过头径自问向了司马青柠。

    “司马重偃呢?他昨天晚上一直没有回来吗?”

    冷不丁被白司颜那种犀利的眼神吓到,司马青柠一下子没能缓过神来,只弱弱地回了一句。

    “好像……没有……”

    到这话,白司颜蓦地一滞,有些无语。

    “好歹你是他的姐姐……他一整个晚上都没回来,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面对白司颜凶巴巴的斥责,司马青柠没来由地有些心虚,正颤颤巍巍地想要找借口,一转念才陡然意识到了什么。

    “虽、虽然是是阿偃的姐姐,但其实,我也只是比他早一点点从娘的肚子里生出来而已……不对,你干嘛这么问我?是不是阿偃他出什么事了?!”

    “你自己看吧!”

    甩手将那纸血塞到她的手里,白司颜紧紧地蹙着眉心,一脸阴霾。

    “发生了什么?”到司马重偃出了事,独孤凤凛不由开口关心了一句,“重偃怎么了?”

    “是屠龙堂的人!他们把阿偃抓走了!”没想到司马重偃真的会落到他们的手里,司马青柠的表情霎时间也跟着凝重了起来,“他们说……要救阿偃,就让阿言单独去屠龙堂。”

    “什么?让阿言一个人去?!”东倾夜一万个不赞成,“这怎么可能?!我不同意!”

    独孤凤凛眸色沉沉,冷然道。

    “我也不同意。”

    然而,白司颜却是口吻决然,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这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们同意。”

    一这话,独孤凤凛立时就怒了!

    “重偃一向小心谨慎,连他都中了埋伏,你一个人怎么应付那些机关陷阱?现在的问题,不是光靠逞强就能解决的。”

    白司颜的表情还是淡淡的,语气却是没有半分动摇。

    “我没有逞强,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我,司马重偃也不会得罪屠龙堂,既然这件事情是由我挑起的,自然就应该由我出面解决。”

    “呵呵……”

    气到了极点,独孤凤凛反而忍不住笑了。

    “所以,到了这种时候,你还要跟我抬杠吗?什么都是你一个人做,那我们是什么?摆设吗?你到底是有多自大,才不把我放在眼里?重偃是我的人,他出了事,你以为我能坐视不管?!”

    “可是……”白司颜拧了拧眉梢,坦白来说,在这样的情境下她根本就没心情跟他吵架斗嘴皮子,“屠龙堂的人放了话,只让我一个人去,如果我带了别人,只怕他们会对司马重偃不利。”

    “你傻啊!”虽然知道白司颜之所以对司马重偃这么上心,是因为此番祸端由她而起,但东倾夜还是见不得她对别人好,“人家让你一个人去你就一个人去,你什么时候这么话了?我磨破了嘴皮子说上一百句,怎么就不见你半句的?”

    白司颜被他嚷嚷得头疼,忍不住伸手按了按太阳穴。

    “这不一样……”

    东倾夜依然横眉竖目。

    “怎么就不一样了?!”

    白司颜继续头疼。

    “我不跟你说了……”

    东倾夜偏要烦她,烦死她才不会做傻事!

    “怎么怎么就不一样了?!”

    见他们两人吵得快要掐起来了,司马青柠忍不住也跟着劝了一句:“阿言,他们说得没错……我是很担心阿偃,可你要是一个人去,未免也太危险了……”

    到这话,白司颜不免睁大了眼睛,颇为不可理喻地扫了眼司马青柠。

    “他们这么说就算了,怎么连你也这样说?”

    被白司颜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司马青柠不由自主地咬了两下嘴唇,最终还是没能沉住气……尤其是在看到白司颜这么担心司马重偃,甚至不顾自身安危也要去闯龙潭虎穴的时候,她心低下的罪恶感就愈发强烈的起来,所以最后还是坦白地说了实话。

    “其实……阿言,我说了你不要生气,昨天阿偃根本没有把那母女两人送到渡口,他把她们送到城郊之后就折身回来了,我再去找那对母女的时候她们已经没了人影,很有可能已经被屠龙堂的人抓走了……”

    果然,一到这话,白司颜的神情变得更阴沉了。

    然而,顿了一顿,从那两片嫣红的唇瓣中爆出来的粗口却是——

    “靠!他喵的司马重偃竟敢坑老子?!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更应该找他算账了!”

    话音一落地,就见白司颜一甩袖子快步走了出去。

    东倾夜微微一愣,跟着追了上去。

    “阿言,等等我,不管是刀山还是火海,我都要跟你一起去!”

    瞥了眼桌子上放着的那只用来示威的死猫,独孤凤凛眸光一冷,即便跨步走了出去——如果他没猜错,这只猫,实际上是杀给他看的。

    但是……就算这里是蘅阳岛,在他眼皮子底下,也不允许任何人爬到他的头上撒野!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