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白司颜话中的轻蔑,秦恭狐不由侧过脸来,背着阳光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用一种审视的姿态笑着睥睨。

    “这个牢笼可不是寻常的铁打造的,就算你的剑锋利得足以削铁如泥,也不见得可以砍断它。”

    白司颜不为所动,只微微勾起嘴角,露出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

    “我知道。”

    闻言,秦恭狐这才正眼看向她,目光中多了几分打量的意味。

    “嗯?被关在铁牢里面寸步难行,你还能做什么?”

    抬起头来,对上那双森寒妖诡的眸子,如同他手臂上缠着的黑蛇一样阴毒,叫人下意识感觉到一股湿冷的阴风从颈后吹来,不寒而栗……这样一双眼睛,任谁看见了都会忍不住心生忌惮。

    然后,那样阴森的目光落入白司颜的眼底,却是连一丝一毫的波澜都惊不起来。

    因为……在这个时候,白司颜漆黑的瞳孔之中,盛满的是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带着一丝丝死亡的气息。

    “就算寸步难行,也一样可以——杀人!”

    最后一个音节脱口而出的刹那,秦恭狐神色未变,却身后蓦地传来“噗”的一声,秦狼姬突然间毫无预兆地喷出了一口血。

    有几滴血丝随风轻扬,飘洒在了他的手背上,衬着过分白皙的肌肤红得妖冶而又触目惊心。

    见到秦狼姬捂着胸口扑到桌面上,接二连三地吐了好几口血,雀立刻站了起来,迫切地迎上去扶住她的身体。

    “堂主,你怎么……唔!”

    一句话还没说完,雀跟着变了脸色,侧过头去连连呕了一大滩血。

    微抬眉梢,见到这样的情境,再加上铁牢中那个家伙的嘴角勾起的阴谋得逞的哂笑,秦恭狐不用多想,也猜出了一个大概。

    “是你下的毒?”

    学着秦狼姬先前的模样,白司颜笑眯眯地抬起手来,“啪”地打了个响指,点头道。

    “不错。”

    擦掉嘴角的血,秦狼姬支撑着抬起头来,颇有些死不瞑目的样子。

    “你是怎么下的毒?”

    “我不是早就说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到这话,雀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你把毒下在了骰子上?!”

    “不然呢?难得有个下毒的好机会,怎么可以白白浪费?”

    摸着下巴浅浅一笑,虽然说出来的话有些阴险狡诈,但白司颜的表情却是一如既往的纯洁无瑕。

    “当然,一开始本少爷可没想过要用毒药来威胁你们,原本是打算在你们赌输放人之后就把解药给你们的,但是现在……不是本少爷要为难你们,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地纠缠不休,所以……本少爷也就只能拿解药跟你们谈个买卖了。”

    对于白司颜这样的说辞,雀自然不信,这个家伙恐怕一早就打算用毒药迫使他们就范了,不管这场赌局是输还是赢!

    到底是他太大意,不仅自己中了招,甚至没能阻止堂主触碰那三颗骰子,害得她也染上了剧毒。

    看着秦狼姬痛苦得倒在地上翻滚的样子,雀不禁红了眼睛,一手抚着胸口,一手撑着地面,咬牙切齿地骂了白司颜一句。

    “你真卑鄙!”

    “哈!”到这两个字,白司颜不由笑得更欢了,“对付无赖,本就不需要光明正大,怎么方便怎么来,反正……手段再怎么卑劣,也比不上你们的无耻不是吗?”

    正说着,边上忽而响起了几下零零散散的拊掌声。

    “啪、啪、啪……”

    白司颜转眸看去,却是秦恭狐挑着眼尾在拍手,一脸意趣盎然的样子,完全无视地上痛得痉挛的秦狼姬,却是兴致勃勃地朝她走了过来。

    “没想到还能遇上这么有意思的家伙,九王爷身边的人果然都不是凡物啊……呵呵……”

    行至铁牢前,笑嘻嘻地扯起嘴角,伸出舌头像是蛇吐信子那样舔了一下嘴唇,秦恭狐先是看了眼白司颜,随后转过头来,对着独孤凤凛幽幽一笑,道。

    “这个女人,我喜欢。”

    话音落下,众人的脸色不由齐齐一变,不说秦狼姬,就连白司颜都露出了微微诧异的表情……他是怎么看出来,她是个女人的?!

    唯有独孤凤凛愈发阴沉了面色,眼前这个男人不仅识破了白司颜的女儿身,甚至还看出了自己对她的在意,所以才会故意用这种挑衅的字眼来刺激他……那双蛇一眼的眼睛,可谓是毒辣到了极点!

    见不得别人在面前张狂,独孤凤凛自是不甘示弱,眯着狐狸眼淡然一哂。

    “你别想了,她是我的。”

    说完,还觉得不够,便又加了一句。

    “是我一个人的。”

    一这话,东倾夜瞬间就不高兴了。

    “什么他的你的?抢什么抢!阿言明明是我的娘子!”

    看到他们三个人突然间就莫名其妙地争了起来,司马重偃不由暗下了眸色,轻轻动了动嘴唇,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哪怕他原本是最有立场开口的“未婚夫”,但在经历了一系列“不作死就不会死”的事件之后,他就变成了最没资格出声的那一个。

    这种硬生生把未婚妻推给别人的举动,那时候没有什么感觉,现在看起来……还真是愚蠢到了极点,难怪司马青柠会对他那么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

    到了现在,就连司马重偃自己都有些无法理解之前的所作所为,突然间变了心境之后,就连思维好像都在一刹那间改变了。

    他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为任何事后悔,然而眼下……虽然不是特别的强烈,但那种莫名失落的心情,大概就是后悔吧?

    跟前,东倾夜还在旁若无人的跟独孤凤凛掐架,虽然独孤凤凛阴沉着脸色摆出一副“爷一点都不想理你”的表情,但不管东倾夜说了什么,独孤凤凛还是会冷淡地回上一句,半点儿都不肯示弱。

    鉴于他们两个一冰一火掐得太厉害,以至于秦恭狐在愣了一愣之后,就没能插上话。

    直到司马青柠和秦狼姬两人再也忍无可忍,在同一时刻重重地呻一吟了两声,表示她们还在受伤和中毒当中,并且怨念深深地表达了她们的抗议,秦恭狐才扯起嘴角嘻嘻一笑,开口打断了独孤凤凛。

    “如果九王爷是在故意拖延时间,想要等你的属下来救你的话,呵呵……本岛主劝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

    闻得此言,独孤凤凛立刻收了声,剔着眉峰射过来一个萧杀的眼神。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九王爷是聪明人,这种事儿还用得着明知故问吗?”

    “你把他们怎么了?!”

    秦恭狐猜得没错,独孤凤凛刚才是在拖延时间。

    蘅阳岛上虽然没有紫炎的军队,但来蘅阳岛上经商的紫炎人却是不在少数,再加上蘅阳岛是临近海域最大的一个岛屿,紫炎自然不会白白放过这么一块大肥肉,所以暗中派了一些人来分上一杯羹。

    先前那些消息,独孤凤凛就是从那些暗桩身上得到的。

    后来,在接到秦狼姬派人送来的信后,独孤凤凛知道这一趟来到屠龙堂的老巢会有凶险,便派了凤一去找援手,打算必要之时来个里外夹击,到时候可以趁乱离开,不至于落得太过被动的处境。

    可是,独孤凤凛没想到的是,屠龙堂的堂主和岛主根本就是狼狈为奸,而秦恭狐的城府远比他想象的更深,也更难应对!

    看到独孤凤凛瞬间阴霾的面庞,秦恭狐又是嘻嘻一笑,发出蛇一样阴冷的笑声,破碎的音调在耳里十分不舒服,只见他淡淡地回过头,朝外吩咐了一声。

    “把人带上来。”

    “是!岛主。”

    很快,外面窸窸窣窣响起了脚步声,不过片刻,就有人匆匆跑了过来。

    白司颜循声望去,一抬头,连呼吸都忍不住跟着滞了一滞,微张着嘴巴差点没咬到自己舌头,脸色也在刹那间变得相当难看!

    因为……在门外,那个被人用铁钩穿透了琵琶骨高高吊在最前面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凤一!

    哪怕白司颜再不待见凤一,眼下见到他这个样子,还是觉得有些惨不忍睹!

    除了凤一之外,身后还用同样的手法吊着数十具尸体,却是只有凤一一个人……还在低低唤着独孤凤凛,没有被折磨至死。

    见状,独孤凤凛不由捏了捏袖子下的拳头,强忍着才没有发飙,只是口吻已经阴寒得濒临暴怒边缘了。

    “秦恭狐,你活腻了吗?”

    岛主大人却是个不怕死的,而且……依着眼前的情形,显然是他占优势。

    “这句话难道不应该是由本岛主来说吗?你以为蘅阳岛是什么地方,想在我的岛上为所欲为,还太早了!现在被困在铁笼里面插翅难飞的可是你们,不过……如果九王爷能开金口同本岛主求一句饶,跪下给本岛主磕三个响头,本岛主或许还能考虑放你一马,只留下你的一双手。”

    闻言,虽然知道秦恭狐这么说是为了激怒独孤凤凛,但白司颜还是觉得有些不可理喻。

    “如果再不服食解药,堂主就要死了,难道你就一点都不管她的死活了吗?”

    面对白司颜的质问,秦恭狐只浅浅一笑,抬眸看过来的时候,口吻甚至还有些温柔,唯独说出口的话残酷得没有一丝温度。

    “蘅阳岛,是个只有强者才能活下来的地方……她会死,只不过是因为她太没用了。”

    到这话,白司颜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转向秦狼姬。

    “喂,喂喂……你擦亮眼睛看清楚没有,他根本就没把你当回事儿,难道你就甘心为这样的人卖命?!”

    然而,秦狼姬却像是早料到秦恭狐会是这样的反应,扯了扯腥红的嘴角,面上不见半分怨恨,反倒是十分的坦然……只多多少少,勾勒出了几分寡淡的落寞。

    “是我自己太无能,不配当岛主的妹妹。”

    “……靠!还特么是兄妹?!你们两个简直……”虽然明白了他们的生存规则,但白司颜依然完全无法理解,更别说是认同,“简直是蛇精病!”

    东倾夜好奇地扭过头来,不耻下问。

    “那是什么病?”

    “就是……”一把抓上司马重偃的领口,白司颜顿然眸光一紧,对着众人轻喝了一声,尔后飞快地腾身往后退了开,“蛇精得的病!”

    独孤凤凛跟着踮起脚尖,腾空而起。

    “闪!”

    司马青柠一咬牙关,扬起鞭子卷上房梁,奋力飞了上去。

    刹那间,只得“轰轰轰”连着数声巨响,在屋子内接二连三地掀起了一阵爆破的热浪,从门口一路炸到了铁牢边,硬生生地将地面炸出了一个大缺口!

    秦恭狐不得不闪身避开。

    雀眼疾手快地拽着秦狼姬躲到柜子后,用身子将她护了起来,自己的后背上却是被爆破的石头砸得血肉模糊。

    烟尘还未落下,一柄锋利的长剑裹挟着森然的杀气横空而来,一剑抹过秦爷的脖子,洒出长长的一条血痕……下一秒,不等尸体倒下,白司颜就已经挥剑杀至眼前。

    “叮!”

    甩起长袖将白司颜的利刃挡下,秦恭狐幽诡一笑,道。

    “本岛主果然没看错人,百里姑娘真是越来越讨人喜欢了,留下来给本岛主做岛主夫人如何?”

    “做你大爷!老子才不喜欢你这样阴测测的变态!”

    一击不成,白司颜转手又是一剑,然而体内的功力发挥不出来,对方又是杀伐一方的高手,两人你来我往,压根儿就不像是打架,倒像是**。

    见到这一幕,独孤凤凛更加火大了,前仇加上旧恨,掏出袖中的弩枪对准秦恭狐的眉心“砰”地笔直射了出去,发誓要将他的脑门打烂!

    然而,还不等火弹飞出去,眼前忽而人影一晃,瞬间就没了踪影。

    再眨眼,身后顿然一阵恶寒袭来,秦恭狐竟是在一瞬间闪到了他的身后!

    “该死!”

    低低咒骂了一句,独孤凤凛转手对准吊着凤一的铁钩射了一枚火弹,将他解脱之后,才凝眸转向秦恭狐,聚起精神专心对付他。

    “嘶嘶嘶——”

    细密的声响在走廊上响起,东倾夜一头银发在阳光下翩然舞动,闪耀着夺目的光泽,随风而动,美得令人窒息。

    而那些急冲冲赶上来的护卫,在匆忙扑上来的时候,也确实是窒息了。

    身首异处,四肢分离,像是被人用刀在半空中切割了一样,哗啦啦地变成一堆零散的部件,堆叠在了地面上……在半空中,一条条横拉在走廊中的银色丝线,像是琴弦一样微微颤栗着,奏出一曲曲嗜血的魔音,滴滴答答地往下坠着血滴。

    见到这般残暴血腥的画面,白司颜登时就呆掉了!

    本来她还以为司马重偃已经够变态了,可是现在……那个站在门口笑得人畜无害的银发美少年,完全就是司马重偃的升级版好吗?!

    天呐!单是遇上堂主外加一个岛主就已经很心塞了,结果回过头来才发现,原来她的身边也全是变态中的战斗机!

    这日子还让不让人好好过了啦!

    正震惊着,眼前忽然拂过一缕银发,东倾夜扬手又碎了一名护卫,随后拿那只操控着夺命银丝的手对着她的脑门轻轻地弹了一下。

    “发什么呆?是不是觉得为夫很英俊很潇洒,神功盖世无人能及?所以忍不住想要立刻马上嫁给为夫了?!”

    “不……”白司颜僵着表情一把推开了他,淡淡道,“死变态,离我远一点。”

    “……”

    哐啷一声,隐约之间……东倾夜好像到了心碎掉的声音。

    抬眸,看着白司颜飞快地闪开身,同秦恭狐的近身侍从缠斗了起来,东倾夜不由满脸失落地咬了咬嘴唇,默默地撩起手中的银丝线,蹲在角落里将破碎的心脏捡起来,继而一针一线地缝补着。

    “阿偃,你怎么样了?能站起来了?!”

    趁着白司颜几人把护卫挡在门外的当口,司马青柠快步走过去将司马重偃从铁牢里连扛带拉地扯了出来。

    “我没事,只是没有力气……”毕竟流了太多的血,司马重偃有些体力不支,唯独精神还不错,“你的伤怎么样了?”

    “已经止住血了,没有伤到要害,但也使不上力气,恐怕还是得靠他们几个……”

    拧着眉头,司马青柠忧切地看着门外。

    秦恭狐的武功诡辩莫测,不但内力浑厚,甚至还精通东都忍术,加上这儿又是他们的地盘,哪怕独孤凤凛身手再好,想要击杀他也并不容易。

    而秦恭狐贴身带着的几名下属也是个中高手,应付起来同样十分棘手。

    再加上源源不断涌进来的护卫,这一场恶斗暂时还分不出谁胜谁负。

    就在双方人马打得如火如荼难分难解的时候,庭院的转交忽而拐进来一个身影,抬眸看了四下一圈,在见到司马重偃之后,不由微敛眼睑,冷冷地哼了一声。

    “住手。”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