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

    想也没想,不等白司颜开口,独孤凤凛就阴沉着脸色走上前来拦在了他们两人的中间,完完全全地将她挡在了身后,随即抬眸目光凛凛地看向秦恭狐,口吻之中是隐隐的怒意,以及不容忽视的霸道。

    看着秦恭狐一脸温存的模样,跟他刚刚出现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白司颜一时间也摸不透,丫是故意说那种话挑衅她,还是真的寂寞孤独冷,想要留她下来掐掐架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

    但,不管他是哪一种意思,白司颜显然都不会答应!

    开玩笑,这些家伙一个一个的,都把她当成什么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宠吗?再这样下去信不信她真的要发飙了!

    不过,没想到在她暴走之前,某只王爷竟然比她还鸡冻,没等白司颜炸毛就冒了出来,那冷冽而倨傲的语气起来似乎比她还生气。

    虽然说,冷不丁被人抢了台词,还被独孤凤凛自以为是地代表她严词拒绝了岛主大人无理取闹的要求,多少有点儿让白司颜觉得不爽。

    然而,看着那个霸气侧漏挡在她面前的背影,明明是瘦削纤细的身子,眼下瞧起来竟然有些高大。

    太阳从高空中微斜着照射下来,竟是全数打在了独孤凤凛的身上,恰好将她笼罩在了身后的阴影里,微风拂过他的下颚,将长发吹过肩头,飘散在了白司颜的脸上,带着浅浅的龙涎香气。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靠得这么近,却是白司颜第一次发觉到,原来独孤凤凛居然比她……整整高出了一个脑袋!

    因着这家伙十有**不是坐着就是躺着,要么就是倚着靠着,就算站起来也不会离她太近,而一旦贴近,几乎都是在剑拔弩张的时刻,所以在这之前白司颜没怎么注意独孤凤凛的身高。

    唯独现在,被他跨前两步紧紧地挡在跟前,白司颜才蓦地惊觉……独孤凤凛好高!

    哪怕明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但白司颜还是没能忍住,下意识伸手比了比独孤凤凛的后脑勺,又踮起脚尖来瞅了两眼,然后不无悲催地发现,她得跳起来,才能跃过独孤凤凛的肩膀,看到对面的秦恭狐!

    这可真是……好讨厌的感觉!

    独孤凤凛最多就比他大个两三岁,为什么身高差别这么大?!就算他是爷们,她是妹纸,这身高差也太让人心里不平衡了好吗?!

    于是,眨眼之间,刚刚才在白司颜的心底下兴起的那一丁点儿……觉得独孤凤凛还算有些可靠的想法,刹那间就被这种让人怨念的身高差给吹得烟消云散了。

    “你让开。”

    忿忿不平地伸出手,一把推开独孤凤凛,白司颜跨前两步摆脱了独孤凤凛的阴影,继而眯着眼睛细细剔向秦恭狐,稚嫩的下巴微微挑起,于嘴角勾勒出了几许意味不明的笑意。

    “喂!你是真喜欢我,还是逗我玩的?”

    到白司颜这么问,独孤凤凛的脸色瞬间就败了,忍不住伸手拉了她一把:“你要干什么?!”

    “边儿呆着去,这是我跟岛主的事儿,你别管……”

    抽开手,白司颜转头轻轻地挥了两下袖子,示意独孤凤凛退开,见他眉心微蹙欲要反驳,白司颜立刻抢在前头又加了一句。

    “你又不是我什么人,凭什么自作主张替我擅自决定?你怎么不知我不喜欢呆在这儿当岛主夫人了?难得岛主眼光好,一眼就相中了我,不像有些人……眼睛长在了脚板上,一点都不识货!”

    被她巴拉巴拉连着呛了好几句,独孤凤凛的表情更加阴沉了,态度却是很坚决。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凭什么?!”

    “因为……”

    “嗯?”

    抿了抿嘴唇,独孤凤凛想说他现在识货了,但是一开口,说出嘴的话却自动变成了——

    “你要是真的留在了这里,我怎么回去跟闻人海棠交待?”

    “放心,”白司颜勾起嘴角,笑得不以为然,“他巴不得我不回院。”

    “那也不行!”

    “还有什么原因?”

    “这要是传了出去……”侧过头,独孤凤凛心下憋着一股气,但毕竟傲慢了那么多年,一时半会儿说不出什么好话,哪怕那几个字眼已经到了嗓子眼儿,一过舌头,最后说出来的还是……“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一到“面子”两个字,白司颜顿时笑得更欢了,扯了扯嘴角轻哼了一声,即便转过身,没再继续搭理独孤凤凛,直接迈步朝秦恭狐走了过去,张口就道。

    “岛主,你还没回到我刚才的问题呢?你该不会是……真的对我一见钟情了吧?”

    “一见钟情是什么本岛主不知道,不过……岛主夫人这个位置现在还空着,你是第一个够得上资格坐那个位置,同本岛主并驾齐驱的女人。”

    目光幽幽地看着白司颜和独孤凤凛两人之间的纠缠,秦恭狐不是瞎子,就算不懂什么叫做情爱,或多或少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尤其是见到独孤凤凛那么孤傲的家伙,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隐忍到这种地步,就更加激起了他搅局的**。

    以及……对白司颜这个深藏不露的女人,一点一点探究的兴趣。

    “呵呵,这话我爱!”到秦恭狐这样夸她,白司颜的虚荣心瞬间就膨胀起来了,甚至忍不住有点儿飘飘然起来,一点儿都经不起诱哄,当下就迟疑了起来,“虽然我不是很想留下来,但是看在岛主这么有眼光的份上,要我留下来也不是不可以……”

    没想到白司颜那么容易就被甜言蜜语勾搭了过去,独孤凤凛瞬间气得脸色都青了。

    在恼火白司颜定力太差禁受不住诱骗之外,更多的……却是有些恼怒自己放下不架子,就算心底下再怎么在乎那个白痴的女人,面上还是会不由自主地端出高人一等的姿态,别说甜言蜜语,就连心平气和地说话都做不到。

    看出来白司颜是故意为了刺激独孤凤凛,猜到他们之间许是有什么过节,秦恭狐自然是乐见其成,当下笑吟吟地顺着白司颜的语调说话。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只要本岛主办得到,本岛主都可以答应你。”

    白司颜还是将信将疑,咬着指头不确信地问了一句。

    “真的?”

    口吻之中,却是显而易见地夹杂着几分欣喜。

    见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很是情投意合的模样,独孤凤凛再也忍无可忍,紧紧地拧着眉心,伸手一把拽上了白司颜的手臂,作势就要往后拉。

    “你想要什么,我双倍给你!”

    “可是你的东西,我早就说了……我不稀罕!”

    站稳身子,白司颜用力地抽开手,偏要跟他杠到底。

    闻言,独孤凤凛在众人面前,尤其是“情敌”面前,可谓是颜面尽失,不由得更加恼怒了,收紧五指坚持要把白司颜拽过去。

    白司颜没他个子高,体型上就不占优势,力气也不过他,在咬牙僵持了片刻之后,到底是没能稳住脚步,被独孤凤凛连连扯过了好几步。

    使劲地甩了两下手,实在是挣脱不开,白司颜不得不扭过头,向秦恭狐招着爪子求助。

    “喂!你倒是过来拉我一把啊!他力气太大了,我拽不过他!”

    站在边上袖手旁观了一阵,秦恭狐很快就明白了一个大概,看出这两个家伙之前恐怕是结了个大梁子,而且瞧着独孤凤凛那阴郁的神态,全然不像是再作假,就差没把白司颜一记手刀敲晕扛回家里好好调一教一番了,故而就没怎么怀疑。

    再加上那两人拉拉扯扯地动作很快,没几下白司颜就被拽到了独孤凤凛的身边,摇摇晃晃地快要跌进了他的怀里……

    身为岛主,秦恭狐当然不能忍受自己选定的岛主夫人被别的男人抢走,所以赶在白司颜扑到独孤凤凛身上之前,秦恭狐立刻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她!

    随后用力一扯,将她整个儿,甚至连带着独孤凤凛都拉了回来!

    “嘶——”

    “嗷——”

    “唔——”

    刹那之间,三人齐齐地轻呼了一声,随即在电石火光中闪速分离了开!

    秦恭狐眸色一暗,垂头看了眼迅速泛红的五指,目光瞬间变得狠佞了起来。

    “你在手上沾了毒?!”

    “靠……叫你拉一下你扯那么用劲干嘛?手臂都要被你们两个拽断了!”

    吃痛地皱着眉头,白司颜抖抖着抬起手来,先是揉了揉左边的肩膀,又轻轻搓了搓右边的肩膀,继而扭头不无怨愤地赏了独孤凤凛和秦恭狐两个大白眼。

    侧头吐掉秦恭狐顺势飞射出来的暗器,独孤凤凛缓缓托起耳边的一截断发,浑身缓缓散发出浓厚的杀气,仿佛要将秦恭狐碎尸万段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见到秦恭狐中了毒,立刻有两名属下跑了上来,扶住他。

    “岛主!”

    其他人则齐刷刷地把武器指向了白司颜和独孤凤凛,气氛瞬间有紧张了起来。

    白司颜却是有恃无恐,笑着挑了挑眉梢,睨着秦恭狐浅浅地弯着眉眼。

    “你现在还想留我下来做岛主夫人么?”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