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从牌堆上摸了一枚麻将牌,北辰元烈支肘撑着下巴,嘴角噙着笑,抬眸笑盈盈地看着眉头紧锁的弄月庄主,并没有马上垂下眼睑去看手中的牌,只慢悠悠地拿指腹摩挲了一下紫水晶的下表面,尔后……

    轻轻地压到桌面上,缓缓推至秦恭狐的面前,翻开。

    只见在那层晶莹的紫水晶表面,用方方正正的楷体刻了一个繁体的“万”字,是个“八万”的牌。

    这一局是最后一副牌,由北辰元烈坐庄,一旦自摸糊牌就是通吃三家的节奏……所以看到他翻了牌,桌面上另外三人的神色不由齐齐一变,露出了几分紧张的表情。

    如同白司颜先前分析的那样,虽然在细节上有些出入,但是大体的情形,从一开始就是按着她预想的那样发展,先是秦恭狐和另外一人左右开弓为弄月庄主打辅助,在发现弊端之后,又马上调整战略各自为王,结果在弄月庄主赢了两局之后摸到的牌就不怎么顺手了,反倒是秦恭狐的属下走了狗屎运。

    但显然,弄月庄主不可能会屈尊降贵给一个下人送牌,所以一不留神失了先机,叫北辰元烈白白捡了一个大便宜。

    唯一出于白司颜预料的是,弄月庄主和秦恭狐比她想象的还要更为谨慎,反应亦是相当敏捷,稍微吃了个小亏,或是发现苗头不对,就迅速调整战略,宁愿自己少占些,也绝对不让北辰元烈糊大牌。

    毕竟,他们现在玩的这场赌局的最终目的并不是为了赢多少钱,而是只要赢过北辰元烈就足够了,哪怕只比他多上一个筹码,那也是赢。

    所以连着几盘下来,北辰元烈并不见得有多么轻松,至少比在花楼跟他们几个练手的时候要艰难许多。

    从第一场弄月庄主糊了一把大牌之后,北辰元烈就一直都被他压得死死的,以至于现在的形势并不见好,仍然是弄月庄主占了优势,而且还是很大的一个优势。

    眼下桌面上堆叠起来的筹码,不用数,一眼瞟去就可以看得很清楚——

    弄月庄主排第一,秦恭狐排第二,北辰元烈则是排在了第三位。

    虽然北辰元烈不是输得最多的一个,但剩下的筹码却实在是少得可怜,弄月庄主几乎是他的十几倍有余!

    要想在最后一把牌咸鱼翻身,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甚至可以用奇迹来形容!

    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因为这一轮他是庄家,若是自摸一局赢了,即可通吃三家……换句话就是说,如果他这一把自摸了,就能在糊牌的基础上赢取三倍的筹码。

    像之前弄月庄主面前叠着的那一大堆筹码,就是在坐庄的时候赢得的。

    正是因为深知坐庄的好处,所以在看到北辰元烈翻牌自摸的一刹那,所有人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聚精会神地凝眸看了过去。

    尤其是弄月庄主和秦恭狐,在瞥见北辰元烈嘴角勾起的那抹悠然自得的笑意时,更是有种深深的不祥预感!

    然而,北辰元烈却不急着翻开手牌,更甚者……他在最后一局刚开始摸第一手牌的时候,就非常自暴自弃地把所有麻将牌都面朝下盖在了桌子上,别说桌面上的另外三人看不见,就连坐在他身后观战的白司颜一行也没能来得及看清。

    默了一阵,见他没有下一步动作,白司颜忍不住好奇,颇为提心吊胆地上前戳了他一下,催促道。

    “到底糊的什么牌啊?快翻出来看看啊!别卖关子了……虽然输了这一局,对你来说只不过是面子问题,但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啊有没有?!”

    到她这么说,秦恭狐不由微微黯然了几分眸色,露出了受伤的表情。

    “灭顶之灾……会不会太夸张了?多少女人挣破了头皮想做岛主夫人也不能如愿,你倒好……嫌弃得跟什么似的,难道让你留下来就真的那么痛苦吗?你是有多讨厌本岛主……”

    见他一脸可怜兮兮的神态,白司颜不由有些心软,即便摆摆手解释了一句。

    “也不是讨厌你,虽然你是蛮讨厌的……咳,怎么说呢,不全是你的问题啦,但是我必须回院!”

    秦恭狐孜孜不倦,还是很受伤。

    “为什么?难道你就不能为了本岛主留下来吗?本岛主会对你好的。”

    “是啊……”到白司颜那么说,北辰元烈突然间也好奇了起来,“为什么一定要回去?有什么非回院不可的理由吗?院有什么好的,又枯燥又乏味,哪有外面好玩啊……”

    而且,平心而论,秦恭狐的条件确实不错,要外貌有外貌,要身材有身材,要权势有权势……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对白司颜还辣么的死心塌地。

    像岛主大人这么专情的男人,在这种是个有钱有势的男人都会娶上几房三妻四妾的大环境下,实在是很难找了有没有?!

    但显然,秦岛主不是白司颜的菜,对于一心一意想找个温柔大暖男当蓝盆友的白某人而言,秦恭狐这种浑身散发着阴郁和邪恶的气息,并且一旦发起疯来就歇斯底里不玩得倾家荡产决不罢休的男人……呵呵,别说是当相公,就是当普通朋友都完全不予考虑好吗?!

    要不然,什么时候被他阴上一招,转手卖了都不知道!

    不说别的,就像现在……他对她正感兴趣,想要将她纳为己有,显然是最对她上心的时候。

    可就算如此,岛主大人也没想过要好好地坐下来跟她喝口茶,谈谈人生,聊聊理想……而是一步一步把她逼到了悬崖边,本着他得不到的东西就要毁掉的心态,拉着她一起玩心跳。

    这种不疯魔不成活的男人,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到底哪一点像是可以好好居家过日子,值得托付终生的良人了啊?!

    所以嘛,说来说去,看来看去,阅遍天下的花花草草,到头来还是觉得——

    “要回去的,就算是为了男神……我也一定要回院!”

    “男神?”微抬眉梢,北辰元烈不明所以,双眸之中却是不自觉地泛起了莫名的光泽,“那是什么?是很好吃的东西吗?”

    “……男神……不是用来吃的。”

    对上北辰元烈目光炯炯的眼神,白司颜突然间有点无力吐槽了。

    原本这种暗恋的心事呢,她是打死都不会公诸于众的好吗?!

    可偏偏好死不死地被独孤凤凛捅破了那层纸,所以……既然已经被人知道了,要是再藏着掖着难免显得她太小家子气,而且要是能拿太子男神当挡箭牌的话,或许可以清理掉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比如秦恭狐之类的烂桃花。

    这么想着,白司颜顿时就坦荡了起来,昂起首挺起胸,十分光明磊落地回答了北辰元烈的疑问。

    “男神就是……我喜欢的人!”

    话音一落地,在场一半以上的人都齐齐暗下了脸色,其中尤以吃醋小王子独孤凤凛最明显,司马重偃其次,再次是秦恭狐,北辰元烈倒是没有太多的不满,反而兴致勃勃地凑了过来,一脸好奇。

    “那你男神是谁?可以透露下吗?”

    略一迟疑,白司颜还是觉得就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似乎有点傻?

    正犹豫着,身后的独孤凤凛忽然捏着阴阳怪气的腔调,阴测测地从冰薄的双唇中吐出了几个像是从冰渣子里捞出来的诡异音节。

    “男~神~是~胤~哥~哥~”

    抖了抖肩膀,白司颜忍不住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北辰元烈微蹙眉心,继续追问。

    “胤哥哥又是谁?”

    不等独孤凤凛哼声,抱胸站在另一边的司马重偃不动声色地默默散发着铺天盖地的冷气。

    “就是天字阁的那位。”

    “天字阁?胤哥哥……”微微沉吟了片刻,北辰元烈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瞬间拔高了声调,一脸的不可思议,“南宫芷胤?!哈!你喜欢的居然是他?!什么眼光啊……这也太会挑人了吧?!”

    一边说着,一边不齿地撇了撇嘴角,北辰元烈很是惊疑地瞟了白司颜一眼,尔后递过来一个类似于“你眼睛瞎了吗”……的无法理解的眼神!

    没想到他会有那么大的反应,白司颜不由微微一惊,深受打击之下不免有些生气。

    “他怎么了?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他?”

    北辰元烈仍是一脸夸张的表情,仿佛手中掌握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难道你不知道吗?!”

    这下就连独孤凤凛都忍不住疑惑了起来。

    “知道什么?”

    “南宫芷胤……他是断袖啊!”

    一句话,北辰元烈说得中气十足,毫无虚假的成分,仿佛是亲眼所见,说得白司颜都快信了!

    “什么?!”

    这一回,话音落地的瞬间,几乎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虎躯一震,齐齐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表示无法相信,就连小白都跟着“汪汪”叫了两声,似乎发现了什么非常了不得的大事儿……看他们脸上那种震撼的表情,恐怕是比它吃了那条海鱼还要大的……事儿吧?

    而实际上,北辰元烈并没有胡言乱语空穴来风,他确实是亲眼所见。

    “对了,就是那个什么雪什么篁的……就你大哥……”

    “是!我大哥,百里雪篁!我大哥怎么了?!”

    北辰元烈顿了顿,看着白司颜激动的表情,不免有些犹豫。

    “那个……我要是说了,你可不要生气。”

    “你说吧,我不生气!”

    隐隐的,白司颜突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意识到自己爆出的消息可能会对白司颜造成不小的打击,甚至还有可能会留下心理创伤和阴影什么的,北辰元烈不由压低了声调,小心翼翼地采用了自认为是相对而言较为委婉的说辞。

    “百里雪篁跟南宫芷胤走得那么近,除了睡觉,干什么都在一起,难道你不觉得怀疑吗?而且……谁又知道,他们睡觉的时候,到底是不是真的在自己房间……”

    对于北辰元烈这样的问题,不可否认……白司颜其实很早就怀疑过了,但是……

    “凤一跟九爷也走得很近啊,不也是除了睡觉,干什么都在一起吗?按你这么说……他们两个也是断袖了?”

    抬手抵着下巴,白司颜这么一说,北辰元烈不免回过头来,拿狐疑的目光上下扫了独孤凤凛一眼,尔后点点头,口吻之中不无怀疑。

    “有可能……”

    一句话还没说完,独孤凤凛顿时目光一寒,冷冷地杀来了一记眼刀。

    “北辰元烈!你敢再乱说半个字,我就拔了你的舌头!”

    “好吧,你们两个有待考察……”扬手挡了挡独孤凤凛杀人的视线,北辰元烈回过头来,面上仍是一派的严肃认真,试图用最严谨的态度,来八卦他所看到了事实,“但是南宫芷胤和百里雪篁……是我亲眼看到的!”

    虽然觉得北辰元烈不是十分可靠的样子,可是看他说得那么肯定,白司颜不禁皱了皱眉头,紧张地戳了一下他的肩头,催促道。

    “快说啊!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之前有一次,我偷偷跑下山的时候,刚巧在山腰上遇上了他们两个……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我也是打死都不会信的好吗?!可事实就是事实,偏偏让我撞了个正着……就在我准备上前去跟他们打招呼的时候,百里雪篁忽然把南宫芷胤扑倒在了地上,而且还……”

    一到“扑倒”两个字,白司颜就整个人都不好了,但还是强忍着内心的震颤,抖抖着问他。

    “而且还什么?”

    看到白司颜脸色不太对,北辰元烈不敢再说太多,只低低地从嘴里迸出了两个字——

    “亲了。”

    “哈?!”

    “他们两个……亲到了……”

    一边说着,北辰元烈还抬起双手,对着大拇指小心翼翼地做了个“么么哒”的手势。

    “什么?!亲了?!他们两个真的亲到了?!”

    再也抑制不住震惊,白司颜几乎是“噌”的一下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尔后身子忽然蓦地一软,摇摇晃晃了两下,差点儿一头栽了下去。

    “天啊……我不想活了……”

    赶在白司颜栽倒之前,北辰元烈立刻眼疾手快地拖住了她,随即顺势拉到了怀里……而在半步开外,独孤凤凛和司马重偃的手臂则是僵硬地伸在了半空中,却是慢上了那么一小拍。

    “长歌,振作点!虽然没有了男神,但是你还有我啊……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是断袖,你不要再喜欢那个什么南宫芷胤了!现在就开始喜欢我吧,我一定不会让你伤心难过的……”

    “呜呜呜……”

    抓着北辰元烈的衣襟伏在他的怀里,白司颜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可我现在就很难过啊……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可以满足我所有的条件的男人,结果居然是个断袖……这简直……天理难容啊有没有!怎么办,我的心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

    “没关系,你要是累了就别爱了,有我爱你就行了……不难过了哈!”

    轻轻拍着白司颜的后背,北辰元烈各种柔声安慰,虽然不是白司颜主动投怀送抱,但到底是坐拥了美人在怀……只这一点,就足够让独孤凤凛心塞了。

    事到如今,他才发现……

    原来他最大的情敌,不是白司颜心心念念挂在嘴里的胤哥哥,也不是身为未婚夫之一的司马重偃,而是眼前这只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笼络了白司颜的……传说中的未婚夫之首,北煌三太子!

    太可怕了!

    就连南宫芷胤这种白司颜心尖尖上的人儿都被不费吹灰之力地瞬间秒掉,北辰元烈的杀伤力何止惊人,简直恐怖!

    可惜,白司颜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勾搭到手了,要不然独孤凤凛也不至于频频失利。

    稍稍镇定了心情,在努力冷静下来之后,白司颜吸了吸鼻子,多少觉得刚才的行为有些失态,不由伸手推开了北辰元烈,只口吻仍是怏怏不乐,有气无力。

    “算了,你也不是什么靠谱的家伙,我还是自己一个人过好了。”

    然而……就在独孤凤凛剔着眉梢,想要朝北辰元烈递去一个嘲讽的眼神时,却某人温柔一笑,似乎并没有被伤到,语气反而变得更加的温情脉脉,体贴入微了。

    “别灰心,天下这么大,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多吗?慢慢找,总会找到比南宫芷胤更好的,到时候你要是看上了谁,我绝对二话不说就帮你打包扛回来……”

    到这话,独孤凤凛抽了抽眼睛,再次震惊了!

    司马重偃登时僵住了表情,表示完全无法理解!

    白司颜也是脑子里一片空白,一下子转不过弯儿来……

    “什、什么……你帮我打包扛回来?”

    “是啊!”北辰元烈竟然还应得很顺口,“母后说了,你开心最重要,只要是你喜欢的,不论什么都要帮你弄到!”

    司马重偃瞠目结舌,突然间有些怀疑起来……到底是他这个未婚夫还不称职了,还是北辰元烈那个未婚夫太奇特了?!

    “就算是男人,也没关系吗?”

    “没办法……虽然我也想长歌只喜欢我一个,可谁让她不喜欢我呢,那就只能再找一个了……”

    “那……你难道一点都不介意吗?!”

    “怎么可能不介意,但是母后从小就教导我,做人要大度……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讨长歌的喜欢!”

    “……”

    像是在天方夜谭一样,白司颜一时间目瞪口呆了,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形容,才能表达那种无法言说的心!

    贵母后这洗脑的功力,简直堪比邪教有没有?她真的很怀疑好吗,北辰元烈到底是不是她亲生的?!为什么她深深地觉得……她们之间的画风,好像不是一个世界的?!

    第一次,独孤凤凛不得不承认,他败了……败给了这个毫无底线和操守的……未婚夫……之首!

    司马重偃也沉默了,紧抿着刀削般的薄唇,不想再说什么,只剩无言以对。

    秦恭狐本以为自己已经够变态了,没想到北辰元烈竟然比他还……

    摸了摸下巴,弄月庄主似乎出了什么弦外之音,不由开口揣测了一句。

    “这是要当大房……”

    ……的节奏吗?

    “汪汪汪!”虽然不知道他们在震惊什么,但总之跟着震惊就对了,“汪汪汪汪汪!”

    莫名的,场面忽然就沉寂了下来,所有人都各怀心思,心情沉重,只有北辰元烈觉得他们的反应有些奇怪,在静默了一阵之后,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声。

    “怎么了?难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吗?”

    “不,”对上他那双纯洁无瑕的眼睛,白司颜不忍心打击他,不由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头,“你说得很对,但是现在,我们能先不讨论那个问题,把这局麻将打完吗?”

    “对哦,牌还没翻呢……”

    到白司颜这么一提醒,众人这才幡然醒悟,回过了神来。

    虽然刚刚只过去了半盏茶都不到的时间,但因为心情起伏得太距离,那种沧桑的感觉简直就像是过了上百年那么久,乃至于就连牌局都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直到——

    “啪嗒,啪嗒,啪嗒……”

    从左到右,白司颜抬起手,随意地翻开了桌面上被北辰元烈盖着的水晶麻将牌。

    在翻了前六块的时候,白司颜脸上的表情还没什么太大的变化,直到翻到第七块的时候,联想起了北辰元烈刚才勾起嘴角露出的那一抹胜利的笑意……白司颜才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腾的一下站起了身来!

    “靠!不会吧!不要告诉我……你做的牌是……”

    闻言,秦恭狐和弄月庄主不由对了一眼,随后齐齐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等到白司颜一块一块地把所有的麻将牌都翻了开,两人的两色几乎是“唰”的就变得一片煞白!

    不要说他们,白司颜已经彻底震住了,就连独孤凤凛和司马重偃看向北辰元烈的视线中,都隐隐闪烁着……“这货是出了吧?这货绝对是出了吧?!”……的猜忌!

    唯独北辰元烈不动声色,一派宠辱不惊去留无意的神态,只微微扬起眉梢,不无张狂的看向弄月庄主,继而一字一顿,淡淡地对方的心头上碾压出一道深深的印痕。

    “门清自摸,九莲宝灯,八十八番,庄家翻倍,坐收三家……”

    傻傻的,白司颜站在一边,掰着指头数。

    “八十八番,翻倍就是一百七十六,收三家的话就是乘以三,三六十八,三七二十一……”

    握上白司颜的爪子,北辰元烈回过头来,朝她灿烂一笑。

    “不用数了,就算他们把桌上的筹码都给我,也不够这一盘输的……所以这个赌局,我们赢了,而且赢得非常漂亮!”

    那厢,弄月庄主死死地盯着北辰元烈跟前的牌面,仍然无法相信,他能做出九莲宝灯这样的天牌!

    然而,摆开成一列的紫色水晶上面确实是如假包换的那几个字——

    “一一一二三四五六七**九九”,清一色的“万”字牌!

    如果单纯是靠手气,抓到这种牌的概率简直小到了极点,所以……弄月庄主几乎可以肯定,北辰元烈一定在暗中动了什么手脚,所以之前输牌的时候一才会表现得那么冷静!

    因为他的目的,就是在最后这一盘的绝地大反击!

    但现在的情况是,即便他明明知道北辰元烈出了,但是没有当场揭穿他,更不知道他是怎么耍的诈,所以……就算他再怎么不甘心,却是只能认输!

    正所谓十赌九诈,就像之前北辰元烈输给他的时候,恐怕也猜到他出了,所以这一次他才会用这种方式,狠狠地削了他一次,从而给他自己找回了场子。

    “啪、啪、啪!”

    就在弄月庄主阴沉着脸色不甘心服输,而北辰元烈和白司颜两人则是相互对换了一个眼色,表示合作愉快的时候,秦恭狐忽而抬起手来,缓缓拊了几下掌,笑着赞叹道。

    “精彩,太精彩了……不愧是本岛主看上的女人,如果真的就这么放你走,本岛主恐怕会后悔一辈子呢……”

    到这话,白司颜微微沉下眸色,但也并没有表现出太意外。

    “所以,岛主这是打算翻脸不认账了吗?”

    秦恭狐幽幽一笑,不置可否。

    “不要说得这么难嘛,我只是不想你走而已,反正你现在也没有非走不可的理由了,不如就留下来陪我吧?你要是看上哪个男人,本岛主一样可以帮你打包扛回来,如何?”

    “不必了,我看了谁,我自己会打包扛走,无须劳烦岛主大驾。”

    等等……不对,为什么这句话起来有点奇怪,隐隐的……似乎有一股女土匪的气息扑面而来?

    白司颜拒绝得那么干脆,虽然不是第一次被拒绝,但秦恭狐还是觉得有些伤自尊,口吻逐渐变得如同他手腕上缠着的那条毒蛇一样阴冷。

    “这么说来,百里小姐是一点面子都不肯给本岛主了?”

    “怎么?”微扬嘴角,白司颜并没有露出丝毫的怯意,既然她敢上这艘船,就一定会想办法活着下去,“岛主大人不会真的打算同归于尽吧?”

    见她如此,秦恭狐知道唬不住她,便就没有故意吓她,只阴测测地眯起眼睛,意味不明地轻笑了起来。

    “要留下你的办法有很多,用不着同归于尽,我知道你还舍不得死,所以……只要在你身上种下双生蛊,你就这辈子都别想甩开本岛主……”

    闻言,北辰元烈一行顿时变了脸色,立刻以一种警戒的姿势护在了白司颜的周身,用以提防秦恭狐的阴险招数。

    然而,见他们几人缓缓地靠近围在了一起,秦恭狐却是不屑地扯了扯嘴角,继而勾起眼尾露出了一抹幽诡的笑容,仿佛阴谋得逞了一般。

    瞥见他那种诡诈的表情,白司颜的心头忽然跳了一下,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遭了!

    因为没有亲身经历过,所以就算见了很多次,她也没能长记性……而秦恭狐刚才之所以说那些话,很大一部分并不是针对她,却是为了刺激独孤凤凛他们,以此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所以,他们一时间几乎都忘了……岛主大人最喜欢的,用得最得心应手的,并且最让人防不慎防的机关就是!

    “啪!”

    学着北辰元烈之前的模样,秦恭狐笑眯眯地勾着眉眼,扬起手来清脆的打了一个响指。

    刹那间,只“哗”的一声,整个屋子的地板在一眨眼的时间之内就轰然陷下去了一大半,当白司颜几人迅速反应过来的时候,脚底下就已经彻底腾空了,借不到一点儿力,因此就算轻功再好,在这个时候也是无济于事。

    这艘船的船舱很大,船身也很高,从上面落下的瞬间并没有直接掉在地上,而是落了一阵才摔到了堆积在舱底的草堆上。

    而在他们掉落的这个瞬间,头顶的船板又迅速合拢了回去,轰轰然地发出刮擦撞击的声音,隐约能到铁器交击的脆响……这也就是说,在那层厚重的船板之中,包裹着刚硬的铁网,而且很有可能这整个密闭的空间,都是一个巨大的铁笼!

    秦恭狐心思缜密,定会吸取上次失败的教训,将这些铁栅栏加粗加韧,至少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打破的。

    运起内劲,白司颜快步走到一边,对着墙面试着击了一掌!

    却只轰的一下,震得几乎整个船舱都荡了一荡,但是那面墙壁却是纹丝不动,仅仅有一些细小的碎末从上面接合的缝隙中抖落了下来。

    白司颜不信邪,加深内劲扬手又劈了一掌!

    然而,不知道那墙壁的壁面是用什么做的,这一掌下去,似乎稍稍扭曲了一些,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凹痕,但依然没有裂开任何细小的缝隙。

    头顶上方,隔着一层厚实的地板,秦恭狐的声音幽幽的传下了下来,如同来自异世的召唤,

    “不要白费力气了,如果这么轻易就能被打破,本岛主就不会把你们关在下面了。”

    见不得他得意,白司颜愈发觉得不爽,深吸了一口气准备放大招!

    却不想,手才刚刚抬起来,就被独孤凤凛拦了下来。

    “别打了,没用的……他在泥墙里面浇了钢水,仅凭人力是击不垮的。”

    “这里面浇了钢水?”

    北辰元烈上前两步,拿着火折子凑到墙边看了两眼,尔后满是不可思议地回过头来,深深地被白司颜折服了!

    “我的天,钢墙都被你打得凹了进去,你这是什么拳头啊?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嘘——”

    司马重偃忽然抬手对他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异动。

    “先别说话,这下面有些奇怪,我好像到了什么声音……”

    “这下面就我们几个人,又没有别的东西,能有什么声音?我怎么没到?”

    拿着火折子四处照了一下,北辰元烈原本担心秦恭狐又会故技重施地在舱底下放毒蛇,但现在脚下除了干柴和稻草之外,连只耗子也没有,更别说是毒蛇……可见他确实没打算将他们置于死地,仅仅是为了困住他们。

    “不……”经司马重偃那么一提醒,独孤凤凛知道他感觉敏锐,即便凝神探了一番,“确实有声音,很小声,但是一直在响……”

    三人成虎,有两个人这么说,北辰元烈不由得也抿紧了嘴唇,竖起耳朵去声音。

    他一静下来,整个舱底立时就变得寂静无声。

    微蹙眉头,隐隐约约之间,白司颜似乎到了“嘶嘶——”的声音,很规律,并且持续不断,不像是动物发出来的,倒像是……

    鼓气声!

    意识到这一点,白司颜立刻夺过北辰元烈手里的火折子,往四下的角落里照了一圈,果然看到了朦朦胧胧的一团白色烟雾,当即忍不住骂了一声。

    “靠!秦恭狐,你还能更阴险一点吗?居然放毒气!”

    “呵呵……”

    秦恭狐的声调一如既往的阴幽,带着几丝让人觉得不舒服的粘腻感,到白司颜了气急败坏的声音,口吻之中却是不掩得意。

    “别担心,那雾气里面没有毒,只有迷幻药,本岛主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才把你关起来,自然是舍不得毒死你的,可惜你们实在是太不配合了,所以本岛主只能先让你们乖乖地睡上一觉,等你们醒来之后……就什么都好了。”

    “好个——”

    看不惯岛主大人那种高高在上的架子,白司颜还想骂人,然而才一张口就被独孤凤凛飞快地用手巾捂住了口鼻。

    “不要说话了,小心吸入白雾。”

    “呜呜呜!”

    一句话没能骂完,白司颜心里头憋着气,觉得非常不爽,严重抗议!

    到他们的谈话声,秦恭狐却是不以为然地轻轻一哂,尔后笑盈盈地留下了一句轻哼,便就怡然自得地走了开去。

    “本岛主看上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你们就先在下面好好呆着吧,半个时辰之后,本岛主再来找你们。”

    屏气凝神,众人竖着耳朵探头顶的声响,直到脚步声逐渐走远,确定秦恭狐等人确实是离开了上面的大厅后,才敛眉互相看了一眼。

    “现在怎么办?”

    “哼!”扬手拉开了独孤凤凛的爪子,白司颜不屑地扯了扯嘴角,抬眸看了眼头顶上方越聚越多的白雾,不禁冷冷一笑,“真以为我会怕你的迷幻药吗?区区……”

    却不想,一句话还没说完,白司颜就忍不住脑门一昏,摇了两下身子,差点膝盖一软跪了下去。

    “小心!”

    独孤凤凛立刻扶住她,然而伸手的刹那自己也开始犯了晕,没能站稳脚,差点被白司颜扯到地上,好在被司马重偃顺势拉了一把,才没有一头栽下去。

    拿袖子掩住口鼻,司马重偃要比他们谨慎许多,四下看了一圈之后,即便冷静地提醒他们。

    “这种迷幻药的药性很烈,最好不要逞强,趁现在雾气还不多,没有飘到下面来,先蹲下身再想办法吧……”

    抬手捏了捏太阳穴,白司颜和独孤凤凛虽然有些不甘心,但还是不得不依言蹲了下去。

    默了一会儿,见北辰元烈没有动静,白司颜以为他还在逞能,本想拉他蹲下,却不想抬头转了一圈也不见他的身影。

    “北辰元烈呢?”

    “喏,”司马重偃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角落,“在那里——”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白司颜忍不住抽了抽眼角,只见某人早就像躺尸一样……横在了地上……

    见状,白司颜立刻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锦囊袋,继而照着火折子翻来覆去找了一通,随即从中拿出一个拇指粗的罐子,递到了司马重偃的手里。

    “快,把这个喂给烈哥!”

    接过小罐子,司马重偃略显狐疑。

    “这是什么?解药吗?”

    “算是吧!”

    独孤凤凛微挑眉梢。

    “算是……吧?”

    “唔!别小看这药丸!这是我精心炼制的,行走江湖必备的万灵丹!可以包治百病,解百毒,就不知道对迷幻药管不管用……哎,别管那么多了,先试试吧,反正吃不死人……”

    “……”

    尽管还是觉得很悬,但眼下这种紧急的关头,确实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呵呵呵,毒死他才好呢!

    不,等等……还是别毒死他了……

    万一这包治百病的万灵丹不管用,他们岂不是也要跟着陪葬?!

    怀着复杂的心情,司马重偃默默地从罐子里倒出了一颗颜色十分诡异的药丸,随即毫不犹豫地塞进了北辰元烈的嘴巴里!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