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到了……然后呢?”

    对上那双弯如月牙的眸子,目光灼灼地将他看着,百里雪篁的胸口没来由地怦然了一下,有些不自在,下意识便想侧开脸。

    但到底,没有侧过头。

    半提着眼皮,百里雪篁就那么定定地看着白司颜的眼睛,像是能望进她的心底。

    “嫁给我。”

    三个字,不自觉地就从嘴里说了出来,语调淡淡的,看似波澜不惊,却暗含着百折回的不确定。

    坦白来说,在这之前,百里雪篁并不能十分肯定自己的感情。

    就像所有人都以为的那样,就连他自己也是一样的想法,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对女人动心,哪怕是再貌美,再雅致的女子……他会欣赏她,但不见得就会爱上她。

    他是那样的人,生而凉薄,素来不看重情事,加之性格酷冷,很少与人亲近,便连男子都极少有交好的,更遑论是女子。

    但偏偏,白司颜一头撞了上来。

    哪怕他拒人里,她却丝毫不以为意。

    在她失忆之前,她对他又爱又怕,想靠近他而不得,在她失忆之后,她对他又恼又怨,却是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接连不断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挑起他那静如冰潭的情绪。

    百里雪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她,或者说……他根本就不认为自己是喜欢她的,也不知道那种所谓的喜欢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只知道,最初的时候,看到白司颜和百里月修亲密无间地回府,同样作为兄长的他像是被遗忘在了一边,疏远得如同外人。

    他只知道,白司颜被挡在院子门口不让进门的时候,从树上传来的那一声又一声的“篁哥哥”,在耳里倍觉亲切。

    他只知道,看到白司颜两眼发光地缠着南宫芷胤,把他晾在了一边的时候,他有些不快,像是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一样。

    他只知道,在白司颜不小心磕坏了门牙,睁大了杏眼一脸吃痛地怒瞪着他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愧疚的,只是一向冷漠惯了,所以不懂得如何表达歉意。

    他只知道,到白司颜亲口说喜欢南宫芷胤的时候,他第一次不想将所有的东西,都拱手相让给他最知交的挚友。

    他只知道,情不自禁地亲了白司颜的时候,他的心跳曾有片刻的停滞,仿佛时间凝固在了那一刹,一弹指,便是天长地久。

    如果说,他是没有表情的人,那么白司颜就是他见过的所有人里面,表情最为丰富的。

    嬉笑怒骂,得意的,失落的,狂喜的,伤心的,震惊的,呆滞的……

    百里雪篁从没见过同一张脸上,会出现那么多的表情,甚至一丝丝都不掺杂着虚假,心里想些什么,就全部写在了脸上。

    见惯了戴面具的人,说什么做什么都要暗自揣测,但是跟白司颜在一起,根本用不着揣摩,她的表情就已经说明了所有,毫无掩饰,毫不作假。

    就那么横冲直撞地,映入了他的眼睛。

    大概是自己没有什么,就会想要得到什么,习惯了宫廷里的尔虞我诈,虚与委蛇,突然间遇到一个人可以肆无忌惮地笑,可以肆无忌惮地发脾气,甚至可以肆无忌惮地伤心……百里雪篁面上写着不屑,心底多多少少却是有些羡慕的。

    至少他做不到,南宫芷胤也做不到,可以将自己的情绪无遮无拦全部表露出来。

    他们脸上的面具,从戴上的那一刻开始,就很难再摘下来。

    所以,百里雪篁不想有朝一日,白司颜也变成那样的人,他想护着她,让她永远都这么放肆下去……每每看到她那么张扬的笑容,就好像他自己也在笑一样。

    而这,大概就是他想亲近白司颜的原因,但……也仅仅止于亲近。

    后来,若不是南宫芷胤同情心泛滥,担心他会就此孤独一生,而极力地为他出谋划策,将他往白司颜身边推,百里雪篁也不会知道,喜欢一个人本没有什么原因。

    只是那么看着她,就觉得开心,就觉得满足,就觉得怦然心动。

    也许白司颜并不是唯一的,但普天之大,却是只有她敢那么无所顾忌地靠近他,只有她敢冷嘲热讽地说没有把他的鼻子撞断真是太可惜了,也只有她敢嬉皮笑脸地对他招手——

    喜欢我,就来追我呀!

    如果有第二个选择,百里雪篁肯定毫不犹豫地就叉掉了白司颜这个选项,但可惜这并不是选择题,答案也只有白司颜一个。

    如果错过了白司颜,他这辈子都不会再遇上第二个人,可以毫无顾忌地在他面前流露五花八门的情绪,可以肆无忌惮对他做各种各样的举动。

    百里雪篁并不是没有女人就活不下去的男人,然而有时候就是这样,从未有过涟漪便就罢了,一旦激起了几个波纹,就会忍不住想要更多。

    而现在,百里雪篁便想靠近白司颜更多。

    再加上看到她行情那么好,情敌那么多,还有一只尚未回过神,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变卦的“前男神”……就算沉着冷静如百里雪篁,这一次也忍不住变得迫切了起来。

    山脚下,阳光灿烂,鸟语花香,蝉鸣幽幽,流水潺潺。

    百里雪篁目光冷定地看着白司颜,万年不变的面瘫脸上依旧看不出任何的情绪,甚至连眼睫毛都没有抖上两下。

    白司颜表示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僵硬的表白,不由在心底下哀叹了一句,她看上的人不爱她,看上她的人一个比一个渣。

    但是,就算百里雪篁的脸上不动声色,白司颜却是能感觉得到,他抓住自己手臂的爪子,在说话的时候不自觉地收紧了几分,捏得她有些生疼,可以看出来……这座从来没有表白经验的大冰山,直接开门见山跟她求婚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的。

    这么想着,白司颜不由扯起嘴角,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好啊!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今天就成亲吧!”

    既然确定了百里雪篁是真的喜欢她,那事情就好办了,她都用不着特地勾搭他,就可以直接甩掉他了,这节奏简直不能更棒!

    到白司颜那么回答,百里雪篁不免又是一怔,对于她这种跳跃性的思维,一般人实在是不太容易理解。

    而且,看着白司颜脸上那狡诈的表情,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百里雪篁几乎可以肯定,白司颜挖了一个坑,专门就等着他跳下来。

    可即便如此,百里雪篁还是按捺不住心头的狂喜,甚至连眼角都情不自禁地微微上扬了两分。

    “今天什么都还没有准备,不如换成明天吧?”

    百里雪篁做梦都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他也会做出私定终身这种难登大雅的事情!

    虽然他不觉得父王和母妃会反对他们的婚事,而且这样仓促的婚礼着实有些简陋,但百里雪篁很清楚……如果他不趁热打铁将生米煮成熟饭的话,一来白司颜会反悔不说,二来一旦被那些情敌插手干涉,他再解决起来就麻烦了。

    所以,难得白司颜在南宫芷胤的打击之下自暴自弃,百里雪篁也顾不上其他那些细节,怎么说也要抓住机会,先把娘子娶到手再说!

    “明天就明天吧,我都可以的。”

    反正都是要休掉的,迟一天成亲和早一天成亲,对白司颜而言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嗯。”

    百里雪篁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却是丝毫不见欢喜。

    见他如此,白司颜不免心中有异,以为他也在打什么鬼主意,即便试探着问了一句。

    “怎么,跟我成亲,你不开心吗?”

    闻言,百里雪篁缓缓放下手,握住了她的爪子,十指相扣,情深意长,面上却依旧没有什么特别的神色。

    “开心。”

    白司颜挑眉。

    “那你怎么不笑。”

    到这话,百里雪篁先是微微滞了一滞,继而才特别认真地抬起白司颜的下巴,让她的视线对上自己的正脸。

    “阿言,我有笑。”

    白司颜:“……”

    完全看不出来好吗?!

    他的笑纹到底有多细啊,必须得用放大镜才能找到吧?不,放大镜都不行,得用显微镜!

    见到白司颜不说话,百里雪篁还特意强调了一遍。

    “我真的有笑。”

    “你不用强调,”不忍心打击他,白司颜十分勉强地扯了个善意的谎言,“我看到了。”

    百里雪篁这才心满意足,握紧了她的手。

    “走吧,先去城里一趟。”

    “现在就去吗?不是要先赶路吗?”

    “不会耽误时间的,先去城里把成亲要用的东西买全了,再赶路也不迟。”

    没想到百里雪篁看起来沉稳如山,淡定如水的,竟也是个说风就是雨的性子,说成亲就成亲,眼皮子都不眨一下,白司颜原本没抱多大的希望,还想着要磨上一番嘴皮子,见他突然间变得这么积极起来,倒是有些犹豫了。

    “这些东西可以使些银子找人帮着买啊,别忘了我们带了很多钱,到时候等我们从幽寒谷回来,刚好可以用上,不是更方便吗?”

    “不行,”百里雪篁却是很坚决地否定了她,“本来这门亲事就已经很仓促了,没有明媒正娶,没有八抬大轿,甚至连喜宴也不一定有……倘若连置办成亲用的东西都要假手他人,对你来说太委屈了。”

    闻言,白司颜不由垂眸,心底泛起一阵阵的心虚。

    她倒是不委屈,反正成亲对她来说只是个名头,抱着要“休妻”的目的成的亲,怎么样都无所谓……不过,看到百里雪篁这么上心,这么郑重其事,她也不好拂了他的意。

    既然是他主动找罪收,她也只好喜闻乐见地伤他更深一点了,谁让他是害她磕坏了门牙的罪魁祸首呢?

    “那好吧,我们要怎么去城里?”

    “山下的院子里有马车可以借用,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果然,没过一阵,白司颜就看到一名青衣小厮驾着一辆颇为豪华的马车匆匆赶了过来,虽然不及独孤凤凛之前的那架马车来得骄奢淫逸,却也称得上是富丽堂皇。

    “吁——”

    拉住缰绳,马车精准无误地停在了白司颜的面前。

    百里雪篁掀开帘子,对她伸出手。

    “上来吧。”

    攀着他的爪子爬上去,白司颜的第一个问题就是——

    “这里的马车是可以随便借用的?”

    对此,百里雪篁的回答是。

    “一般只给师尊用,不过天字阁的学生也可以。”

    白司颜:“……”

    果然,天岐山绝对称得上是全天下最残酷的地方,处处都毫不留情地鄙视着她的智商,她还以为闻人海棠以前是故意骗她的,说只有独孤凤凛这个超级大土豪自备了马车。

    看来等补完了门牙,她必须发奋地吃,发奋地喝,更加发奋地用功了!

    不对,现在坐在马车上闲着也是闲着,她要争分夺秒,勤能补拙!

    念及此,白司颜立刻从包裹里掏出了一本,端端正正地坐在一边看了起来——虽然说烈哥答应了帮她作弊,但总不可能一直都要靠他,万一他自己都通过不了呢?

    没想到白司颜连下山都还带着,百里雪篁顿时对她肃然起敬了起来,被她这种孜孜不倦的求学精神感动了,觉得应该重新认识一下这位天岐院的第一等问题学生。

    然而,一抬头。

    “阿言,你拿反了。”

    “啊?反了吗?好像是哦……刚才没仔细看。”

    随后,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

    百里雪篁低头看了眼趴在自己大腿上,睡得很欢脱的某人,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俯身捡起了滑落在地上的那本,却是一本《国策》。

    确定白司颜已经睡沉了之后,百里雪篁才小心翼翼地伸手解开了她脸上的面罩。

    只见嘴唇上结了一块痂,虽然不是很大,但也不算小,可以看出来当时伤得并不轻。

    伸手轻轻地打开她的嘴巴,看到那赫然出现在眼前的两个牙洞之后,百里雪篁在心疼之余,却是忍不住想笑……在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能把两颗门牙都摔断的家伙,除了白司颜,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这么倒霉的人了。

    捧着白司颜的小脸,百里雪篁缓缓低下头,贴上她受了伤的唇瓣,淡淡地印下了一个浅吻。

    “对不起,当初我不该那样对你……以后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话音还未落下,马车的车轮忽然撞到了石头,重重地颠了一下,百里雪篁没来得及躲开,跟白司颜的额头狠狠地撞了一下。

    “嘶——”

    倒抽了一口冷气,白司颜瞬间疼醒过来。

    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近在咫尺的百里雪篁,下意识地就推了他一把。

    “靠!居然趁我睡着了摘下我的面罩,还偷偷摸摸地亲我……百里雪篁,你口味好重啊,缺了两颗门牙亏你也能亲得下去……”

    偷亲被发现,百里雪篁底气不是很足,好在面无表情惯了,倒也没有露出什么慌乱的神色,倒是破天荒地说了句甜言蜜语。

    “就算你牙齿掉光了,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去去去……我才磕坏了两颗呢,别有事没事诅咒我……”

    摘下口罩之后,白司颜愈发觉得自己说话更漏风了,拾起口罩作势就要戴回去。

    跟前,百里雪篁见东窗事发,坐实了罪名,却只是蜻蜓点水般碰了一下,委实觉得不划算,即便一把揽过白司颜的后脑,再次压了上去。

    白司颜一惊,登时睁大了眼睛。

    眼前咫尺之处,百里雪篁已然合上了眼睑,纤长而浓密的睫毛在瓷白如璧的肌肤上根根分明,像是工笔画一般,清晰得甚至可以一根一根地数出来。

    大概是感觉到了白司颜的目光,百里雪篁吻到一半,淡淡地又说了一声。

    “把眼睛闭上。”

    言语之间,已是带上了几分微喘。

    白司颜没有他的话,还是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因为刚才某一瞬……她好像看见这座万年冰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青涩而羞怯的表情。

    说起来,因着性子深沉的缘故,总是会让白司颜生出错觉,以为百里雪篁已经一把年纪了。

    可真要认真得算起来,他也只不过是二十岁左右的年龄。

    在现代,二十岁还只是一个青葱的大学生,对于她们这些研究院的老女人而言,是属于小鲜肉般的存在,而即便是在古代,二十岁也仅仅是弱冠之年,不说阅历有多深厚,至少在感情方面,若是没有经历过嫁娶,也是一片空空荡荡的白纸。

    有那么一瞬,白司颜闪过些许的心软,觉得像她这样的“姐姐”似乎不该对后辈下这样的重手。

    但很快,在百里雪篁的爪子开始不安分得往她身上探的时候,白司颜立刻就恢复了清醒——

    狗妞说得没错,男人都是一样的,区别只在于你想上他,还是他想上你……你想上他的时候,可以把他当成宝,他想上你的时候,只管把他当成草!

    突然之间,白司颜特别地佩服狗妞,如果她能点认真地将她的至理名言裱起来,一日三省吾身的话,也就不会遇上这么多糟心的事儿了。

    一把拍掉百里雪篁的狗爪,欲迎还拒的道理,白司颜还是懂的。

    如果现在就随他予取予求,太过容易得到的东西,失去的时候恐怕也不会觉得太痛心。

    被白司颜狠狠地拍了一把之后,百里雪篁很快就回过了神,大概是因为他也是情不自禁地无心之举,所以微微显得有些尴尬。

    “咳……阿言,我不是……”

    白司颜把脑袋垂得比他还低,一脸的娇羞。

    “我不是那个意思,但是现在还在马车上……要是被发现了,不太好……”

    她这样一说,百里雪篁蓦地就红了耳根,不由得转过头去,伸手打开了车厢的窗子,往外透了一口气。

    耳边,白司颜的声音细如蚊讷。

    “成了亲……就可以了……”

    闻得此言,百里雪篁只觉得心头猛地的一跳,却是没有看见白司颜嘴角勾起了那一抹诡笑,暗藏着“杀机”!

    赶了几个时辰的马车,还不等天黑下来,就到了临近的一个城里。

    看着天色还早,百里雪篁就拉着白司颜一起去逛街,采购成亲要用的东西,比如说凤冠霞帔和胭脂水粉什么的。

    一开始,白司颜还以为像百里雪篁这种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是不会跟这些市井的事物有接触的,多少担心他乱花钱,却不想这一路走来,凭着察言观色的能力,买了一大堆的东西,百里雪篁却是连一次竹杠都没被敲到。

    对此,白司颜不无心塞地得出了一个结论——

    聪明的人,自有聪明的活法,完全不需要她这种智商被甩出了几条街的学渣来担心他的事儿。

    那厢,因为是花情敌的钱,那叫一个顺手,百里雪篁坐拥美人银票,可谓是春风得意,身心愉悦,不过短短半个时辰,就买了一车子的东西,甚至还买了一个宅子!

    最重要的凤冠霞帔,当然是最后再买。

    只有一天的时间,要量身定做显然是来不及了,所以一连挑了好几家,都没有合身的,一条街逛下来,终于在一间巷尾的铺子里,找到了满意的喜服。

    为了避免出岔子,百里雪篁和白司颜还特地试了一试。

    所以,当司马怀瑾走进铺子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百里雪篁和白司颜两个人一身大红喜服地从掀开帘子从换衣间走了出来。

    一眼看去,司马怀瑾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忍不住多眨了两下眼睛。

    见到几步开外的那两只确实是百里雪篁和白司颜之后,才微张着嘴巴,不无诧异地指着他们。

    “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

    “成亲。”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司马怀瑾,百里雪篁也是微微一怔,继而想起来他是白司颜的未婚夫的身份,不由眸光轻烁,伸手揽住了白司颜的肩头,将她往怀里带了一带,接着道。

    “明天就是大喜之日,你若是有时间,可以来府上喝一杯喜酒。”

    看着百里雪篁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封喜帖递过去,白司颜更加震惊——

    他是什么时候准备的喜帖?!

    ------题外话------

    月票在哪里?快到碗里来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