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白司颜哑口无言,答不上话来。

    看她仍是一脸防备的模样,拽着衣服避得远远的,花宫岚不由摇了摇头,兀自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尔后对她招招爪子,笑道。

    “站那么远干什么?缩在角落里黑漆漆的,小心被虫子蛰着,过来。”

    一回神,就见花宫岚已经在床头坐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倒是没怎么变,还是浅笑如风,明月朗朗的,一派坦荡的模样。

    想着他成了天岐院的代课老师,应该不敢那么明目张胆地对学生下手,而且……其实不是白司颜自卑,但对方不是别人,而是全九州的人民都十分景仰的第一男神,若是他当真染指了她,感觉……好像是他比较吃亏,她比较赚哦?

    念及此,白司颜便就放平了心态,抖抖着衣服挺直了脊背,落落大方地走了过去,面对面坐在了花宫岚的边上。

    “说吧,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

    花宫岚却不急着回答,只勾起眉梢,笑盈盈地看着她。

    “怎么……刚才还防我跟防狼似的,现在就不怕了吗?”

    “你都说了你对我没兴趣,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我既然都跟你来了此地,就这么走了,岂不是白费了那么多的心机?”

    “可是,”幽幽浅笑,花宫岚忽而俯身靠了过来,语气当中很有些故弄玄虚的味道,“你难道就没有怀疑,我要是对你没兴趣,又怎么会带你来这里?”

    “呵。”

    轻哼了一声,白司颜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我管你有没有兴趣,那是你的事儿,跟我没有关系……你要是再推三阻四地顾左右而言他,我就不奉陪了!嘁,还以为你知道什么呢,想来你也只是了解点儿皮毛,其实肚子里也没什么真材实料……”

    一边说着,白司颜即便站起身来,扭头就走。

    如果花宫岚提枪就上,她到是有些猝不及防,眼下他几次三番地挑拨,很明显是想试探她什么。

    白司颜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来历,目的又是什么,在对花宫岚没有太多了解的情况下,并不想跟他多说话,更何况他还是那么难对付的一个人,万一被他一番花言巧语诓出了什么,再想补救就来不及了。

    花宫岚这个人,看起来斯文尔雅飒爽英姿,但白司颜心里很清楚……能让紫炎国摄政王以礼相待推崇有加的家伙,绝对不会是简单的货色,即便不是黑的,也不会是白的。

    就像之前独孤凤凛提醒她的那样,让她提防着花宫岚,离他远一点儿。

    此番要不是他拿她的身世当做诱饵,她也不会来赴这一场充满着古怪的密约。

    对于自己的出身,虽然白司颜从北辰元烈口里得知了一些消息,可当她修回家询问父王和母后的时候,对方却只回了她四个字——

    “时机未到。”

    换言之,也就是什么都不肯说。

    也许父王和母后这么做是为了她好,但是白司颜真的很讨厌那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感觉像是跳梁小丑一样,又或者是被牵了线的木偶,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操控着她一样,叫人不得安宁。

    看到白司颜起身走开,花宫岚并不忙着拦她,而是随手从袖子里取出了一把金锁,伸手吊在半空中,问道。

    “这把小金锁,是你的?”

    那平淡无波的口吻,与其说是问,不如说是陈述,而且还是十分肯定的陈述。

    如果一开始花宫岚只是怀疑金锁跟白司颜有关的话,那么之后从调查的各种信息来看,事实真相就已经跟他猜测的*不离十了,尽管那并不是一件值得让人喜大普奔的事儿……再后来,在他提出了单独约见白司颜的要求之后,从白司颜的反应之中,花宫岚便彻底证实了心中的揣度。

    没错,有个噩耗叫做——

    “不错,”白司颜没有掩饰什么,也没有否决,转过身来走上前,从他手里将金锁夺了回来,“母妃说,这把金锁从小就戴着了我的身上,是我的贴身之物,应该是我的亲生母亲专门为我打制的。”

    虽然早就已经确定了白司颜就是他想找的人,但花宫岚还是忍不住抱着一丝丝的希冀,希望她能否认,哪怕是骗他的也好啊!

    只可惜,白司颜并没有完成他的愿望。

    到她亲口承认,而且还是用一种非常坚定、毫无任何虚假的口吻说了那么长的一句话,花宫岚一贯风雅的神色终于染上了几分颓然,忍不住抬手扶额,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没想到……竟然真的是你?!怎么会是你!”

    纵然不明白花老师缘何伤神,但是他那种嫌弃的意思白司颜还是看得出来的,当下就有些不爽了,伸手推了一把他的肩膀,抗议道。

    “喂?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真的是我假的是我?还有……为什么就不能是我?我怎么了?!”

    “等一下……”摆摆手,花宫岚敛眉低目,看着地板,没有抬起头来,“先让我伤心一会儿。”

    白司颜脸色微变。

    “我是你——”

    花宫岚又是一扬手,打断了她。

    “一会儿就好。”

    “呵呵!”冷笑了两声,白司颜走过去坐到一边,“就你事多!把我叫过来,又什么都不说!下次别约我了,我肯定不会再跟你出来了!”

    说完,见花宫岚不吭声,白司颜不由转头扫了他一眼,却见他沉浸在悲伤之中无法自拔,一副天要亡他的模样,看得白司颜也跟着紧张了起来,忍不住抬起手肘捅了他一下。

    “你倒是说话啊!伤心完了没有?别磨磨蹭蹭的,我还等着回去睡觉呢!”

    被她连着催了几声,花宫岚才稍稍收敛了神色,只是眉宇间依旧带着几分惆怅忧虑,再看向白司颜的时候,目光就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

    “此事干系重大,不得有丝毫纰漏,谨慎起见,我还需再验明正身。”

    “验明正身?验明什么正身?你想怎么验?”

    闻言,花宫岚略一沉吟,抬眸对上白司颜狐疑的视线,继而薄唇轻启,开口道。

    “你把衣服脱了吧。”

    “哈?!”

    到这话,白司颜先是一惊。

    等明白过来,顿时恼羞成怒!

    “靠!花宫岚!你不要太得寸进尺好吗?!你还什么都没说就要老子脱衣服验身,凭什么?!我到底是谁?你到底又是什么人?就不能先说了再验吗?”

    对于白司颜的怒吼,花宫岚却是没有丝毫的妥协。

    “不是我不想说,是我不能说……如果你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为了防止泄露风声,我可能会杀了你。”

    直勾勾地盯着花宫岚,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白司颜没打算玩火,但也没理由就这么轻易妥协,任人摆弄……就算他是国民男神又如何?就算他长着帅又怎么样?看了她的身子不给钱的,统统乱棍打死!

    不对……现在还没看呢,他想看,她偏就不让他称心如意!

    “哼!不说拉倒!你不说,我就不脱!我本来就没打算要脱,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见白司颜不配合,花宫岚忽然就强硬了起来。

    “你不肯自己动手,是想逼我?”

    “逼你?花宫岚,你搞清楚状况,现在明明就算你在逼我好吗?!”

    不爽地瞟了他一眼,白司颜站起身就想走,不想再跟这个奇怪诡异而又莫名其妙的男人周旋,最重要的是……她现在很明显地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然而,不等她站起身,就见花宫岚俯身靠了过来。

    白司颜立刻变了变色。

    “花宫岚!你真敢对我用强的?!”

    袖子下,银针倏地探出冷森森的尖锐,就等着花宫岚进一步动作。

    白司颜当然不是小白兔,没有把握的事儿她从来都不做,既然她敢单独赴花宫岚的约,自然是提前做了准备的……哪怕对方是天岐山第一人,她的胜算并不是很大,却也绝不会坐以待毙!

    眼看着花宫岚倾身压下,白司颜迅速出手,灵活的手指像是闪电般朝他的后颈刺了过去!

    却不料,花宫岚比她更快了一步!

    并不是事先有所防备,而是在看见她出手之后,才抬手防御的,而且……并非仅仅只是防御,只见他一手挡开白司颜手里的银针,一手进攻向前将白司颜扣在了身下,不过是电石火光的一刹那,白司颜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死死地制住了,甚至连穴道都点了!

    可怕!太可怕了!

    等回过神来,白司颜的心里就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花宫岚……实在是太强了!

    不是一般的强大,而是远远超出了她想象的强大,即便他的内力很有可能没有她深厚,然不论是反应还是动作,都是超乎人类极限的存在,或者就是等同于人类的极限!

    这样的人,恐怕只有在跟他以掌相击的时候才能凭借内力赢了他!

    但显然……他永远都不会给你正面抗衡的机会!

    不过是连拳头还没捏紧的两招,白司颜就已经输得心服口服了,而且还是彻底的心悦诚服!

    只不过,输得心服,并不代表认同了他这样粗鲁强硬的做法。

    “花宫岚!你特么最好祈祷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要不然……等你解开了我的穴道,这笔账我定要十倍跟你讨回来!”

    对上白司颜怒气冲冲的目光,花宫岚又是轻声一叹,一点也没有赢了她的欣喜与得意,只幽幽然地撇了撇嘴角,道。

    “我已经祈祷很久了……”

    话音落下,白司颜顿时气结。

    “你——!”

    下一秒,却见花宫岚“啪啪啪”地连着三下,什么都没做,很快就将她的穴道解了开。

    见状,白司颜先是一愣,不知道他又在耍什么把戏,然而即便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他要擒住自己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儿,白司颜还是迅速地抓住机会跳到了三步开外。

    继而才凝眸哼了他一声。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花宫岚敛眉,笑道。

    “我本来就没打算对你用强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奈何不了我,只能乖乖地我的吩咐,否则……白白折腾了一番,结果都是一样的。”

    “怎么……”白司颜挑眉,自然没有那么轻易就服了软,“你真以为我一点儿都对付不了你?”

    “不然呢?”花宫岚跟着抬起眉梢,浅淡一笑,“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都使出来吧,我必定让你败得心服口服。”

    “是嘛?那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头脑发晕,眼皮发沉……很困,很倦,很想睡觉?”

    着白司颜颇为蛊惑的声音,花宫岚不由微微变了脸色。

    “你……你是什么时候……对我下的毒?”

    话音刚刚才落地,就见花宫岚体力不支,闭上眼睛昏倒在了床头。

    见状,白司颜不由挑起嘴角冷笑了两声。

    “切……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儿!”

    说着又觉得不解气,即便走上前两步,想对着花宫岚那张英俊的脸蛋揍上一拳,以泄她刚才受辱之愤!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

    她才堪堪扬起手,甚至还没有抬到最高处,原本躺在床身本应该昏死过去的花宫岚忽然睁开了眼睛,尔后缓缓坐起了身子,抬眸看向白司颜。

    “你想干什么?”

    冷不防被他吓了一跳,白司颜颇有些做贼心虚,连连往后退了三步,继而才惊魂甫定地站住身子,满是惊疑地看向他。

    “你、你怎么又醒过来了?!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昏迷?!”

    花宫岚微勾嘴角,站起身来迈步走向她。

    “你说呢?”

    他进一步,白司颜就退一步,白司颜退一步,他就进两步,直到把白司颜逼至墙边,退无可退,才先后停下脚步。

    白司颜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刚才你应该是中毒了,为什么一点事都没有?”

    “因为我不会中毒。”

    花宫岚的回答简单而又干脆,却是差点让白司颜一口老血喷了出来……这算哪门子解释?!

    “凭什么?凭什么你不会中毒?”

    “因为药石对我无效。”

    花宫岚的回答依旧简洁明了,白司颜表示她正处于持续内伤的状态。

    “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药石对你无效,难不成是……你体质的原因?你天生就这样?”

    见白司颜满脸疑惑,想要一探究竟,花宫岚却是淡然一哂,云淡风轻。

    “不告诉你。”

    “你……”

    “除非……”

    “除非什么?除非我脱衣服吗?”

    “呵呵,你学得倒是挺快,才一会儿功夫,就长进了不少……”

    “呵呵你个鬼啦!你先别高兴得太早,不说就不说,当真以为我有多稀罕似的,反正我是不会自己脱衣服的……有本事,你就用强的啊!你来啊!本来就是人面兽心,披着人皮面具的老流氓一个,还装什么高蹈出尘,装什么高风亮节,装什么高、高高在上!想脱我的衣服是吧……来啊,你亲自动手啊!我就站着不动,绝对不反抗!”

    恨恨地瞪了花宫岚一眼,白司颜抬高下颚,一脸鄙夷。

    当然……她之所以这么挑衅花宫岚,并不完全是因为在气头上,虽然刚才她确实是很恼火,然而比武功,她赢不了他,下毒又一点儿用处都没有,遇上这么个百年难遇年难求的棘手的刺头儿,白司颜这下真的是彻底没招儿了。

    好在,从刚才他的所作所为来看,倒也算得上是君子,要不然……刚才她被制住穴道的时候,花宫岚本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她的衣服扒下来,然而他却没有那么做。

    所以……白司颜在赌。

    她赌花宫岚不会真的对她下手!

    再不济,倘若他真的丧心病狂到对她动手动脚的话,她再反抗……算了,反正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了,她也就不折腾了。

    反正她也不是什么冰清玉洁的良家少女,身子早就被别人看光了,多花宫岚一个不多,少花宫岚一个也不少。

    这点儿伸缩自如的心里素质,身为插刀教的优秀成员,白司颜还是有的。

    看着白司颜强硬而桀骜的模样,接连受了他的两次沉重打击,都没有让她屈服,乃至是露出颓然之色,花宫岚面上不说,心底下到底还是有些刮目相看的。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逼白司颜做她不想做的事情,只可惜使命在身,他也是迫不得已,所以……

    看到花宫岚忽然抬腿,作势就要朝自己扑上来,白司颜忍不住尖叫了一声,闭上眼睛侧过了脑袋,伸手就要去拦他——

    “卧槽!你特么还真来啊?!”

    然而等了片刻,却不见花宫岚靠过来,白司颜不由得小心翼翼地睁开了一只眼睛,斜着向前,拿余光去瞄花宫岚。

    结果这不瞄还好,一瞄顿时又虎躯一震,吓了一跳。

    因为——

    花宫岚不见了!

    “欸?人呢?!”

    白司颜眨了眨眼睛,扭过头来,四下张望了一圈,却是不见花宫岚的影子,当下脊背发凉,阴风阵阵。

    正当白司颜惊魂未定的时候,忽然又到了花宫岚的声音。

    “我在这里。”

    闻声,白司颜又是小心肝儿一抖,循声低头,却见他跪在了地上。

    一万个没想到花宫岚居然会给自己下跪,白司颜没有觉得受宠若惊,倒是有些吓愣了。

    “你、你怎么跪下了!你……你就是想要跪,也别跪我啊!我承受不起好吗!被你这样的国民男神下跪,老子会折寿的好吗?!”

    不等她把话说完,花宫岚忽而俯下身,双手作揖,对她行了一个跪拜的大礼,俯身之时,额头几乎就贴到了地面上!

    见状,白司颜只觉得小心肝儿又猛地颤了两颤,不等他抬头就赶紧跳了开,感觉自己好像离死期不远了……

    “你跪、跪也没用!我说了不脱,就是不脱……别以为你跪了我就会你摆布!而且……又不是我要你跪的,你自己要跪,跟我一毛钱都没有关系!”

    终于,花宫岚也没辙了。

    倘若白司颜真是他要找的人,他是不能冒犯她的。

    所以并不是他太君子,而是他不能!

    “那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让我验身?”

    “我说了,你先告诉我,我是谁……或者说,你觉得我是谁啊!你说了,我马上就给你验!”

    “可是……我要验对了才能说。”

    “不行,你先说,我再脱!”

    “不行,先验了,再说……”

    “先说!”

    “先验。”

    “……”

    “……”

    四目相对,大眼对小眼,却是谁都不可后退,场面由是又陷入了僵局。

    “换个条件吧,”花宫岚难得妥协了半分,“除了这个条件,其他的……只要我能做得到,我都答应你!”

    其实……在花宫岚下跪的时候,白司颜就已经动摇了,她是怕折寿啊有没有?!

    只不过刚才斗了那么久,这口气她咽不下,当然要争回来!

    所以到花宫岚这么一说,白司颜立刻心头一喜,脸上却要装出十分勉强的样子,迟疑着应了一声。

    “那……那好吧……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什么条件都答应我!”

    “有什么条件,你说来便是。”

    白司颜顿了顿,心中很快就有了主意,即便抬头偷偷瞄了花宫岚几眼,暗暗地打量他的神色。

    “你先发四,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能打我!”

    一白司颜这话,花宫岚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但还是随口答应了下来。

    “好,我不打你。”

    “也不准骂我!”

    “好,也不骂你。”

    “你还没发四呢!”

    “我发誓……”举起手,在白司颜半信半疑的目光下,花宫岚对天发誓,“不管你提出了什么条件,我都不会打你,不会骂你,否则万箭穿心,万蚁穿肠……这样,行了嘛?”

    “好了好了,”摆摆手,白司颜讪讪一笑,表示已经感受到了花国师的诚意,“你其实只要发誓毁容就行了,不用万箭穿心万蚁穿肠那么狠毒的……”

    “条件。”

    花宫岚淡淡地打断了她。

    “咳……”

    莫名的,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白司颜没来由的老脸一红,继而才断断续续地结巴道。

    “那个,我的条件就是……就是……你不能平白无故就让我脱了衣服,咱们都是讲道理的人是吧?所以公平起见,要我脱衣服验身也不是不可以,但前提是……你、你也得脱!我们两个一起脱……不,是你先脱!”穿越之误入皇子院

    ———————————————————————————————

    200、花宫岚,你敢?!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