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落下,白司颜眸光微动。

    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栽在东倾夜的手里了。

    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东倾夜对她的感情仅仅只是单纯的占有,那么现在……此时此刻,他对她的爱是毫无保留的,不是自私,不是霸道,甚至还有些卑微。

    那种放下了所有的自尊和骄傲,为了她而放下身段,放低姿态,俯首到尘埃里的奢恋,是他小心翼翼捧到她面前的一颗真心。

    这颗真心简单而纯粹,没有沾染上一丝一毫的杂质。

    面对这样的东倾夜,恐怕普天之下,没有哪个女人会忍心拒绝。

    倒不是说白司颜愿意承认的感情就是这种卑微的追随,而是这个世界上,但凡是爱,都是卑微的……因为太在乎,所以心怀忐忑,所以如履薄冰。

    大概只有被爱的人,才会招摇过市有恃无恐。

    白司颜其实是知道的,独孤凤凛、北辰元烈、闻人海棠……乃至是百里雪篁,他们对她的感情,为她做的事,看着她的眼神,她都能感觉得到,但是他们对她的喜欢,只怕远不如东倾夜这般深沉。

    就像东倾夜所说的,他可以为了她放弃一切。

    但独孤凤凛不能。

    他不可能会为了她舍弃自己的身份地位,舍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权力,舍弃暗藏在黑瞳之下的*和野心。

    闻人海棠也不能,像他那样的人,可以为她暴跳如雷,为她吃醋嫉妒,为她满心欢喜……但若扔把刀在他面前,让他刮花自己的脸去换白司颜的真心,闻人海棠肯定会翻个白眼,骂你有病!

    至于百里雪篁,那就更容易衡量了白司颜在他心里的分量了——

    如果她和南宫芷胤同时掉到湖里并且两人都不会游泳,白司颜一点都不怀疑,他第一个救的绝对是南宫芷胤!

    所以说,归根究底,白司颜对他们而言并不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说得好一点,她是他们生活之中锦上添花的女人,说得难一点,她还是一件玩具,一只宠物,只不过是级别比较高而已,可在本质上面却没有太大的改变。

    白司颜也能感觉到,他们正在为了她而一点点的改变,她不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但至少从目前的表现来看,只能说是差强人意。

    这些白司颜都心知肚明,也许他们自己也知道,只是没有说破罢了,更何况她对他们的感情也没有深到可以生死相随倾尽所有的地步,自然没有理由要求他们对她深情不渝。

    眼下,在白司颜还没有完全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东倾夜就这么横冲直撞地闯了进来,他的感情那么直白,那么炙热,她抵挡不住,退无可退。

    然而,在心头怦然一动之外,白司颜不得不承认,她无法回应东倾夜对她的满腔热情,或者说她无法像东倾夜对她那样全心全意地回报他,所以她才说……她很可能给不了他想要的,只能尽量满足他。

    从小到大白司颜就不是个情感充沛的人,甚而还有些寡薄,就像当初她倾心于南宫芷胤的温柔,那一次几乎可以说是她用情最深的时候,可后来呢?还不是大醉一场就死心了?虽然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胸口有些闷,有些心塞塞!

    一直以来,在感情方面白司颜都很被动,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算最妥当,情商上的硬伤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治不好,也没法儿治……在她看来,她能分辨出谁是真心谁是假意,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好吗!

    所以现在,东倾夜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杀到了她的心里,白司颜其实是很忐忑的有没有?!

    她不想推开他伤他的心,又怕给不起他想要的圆满。

    可如今生米都已经煮成了熟饭,她都已经脑子一热把人家给睡了,再说这些也是无济于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顺其自然了。

    至少,她没有吃干抹尽就嘴巴一擦走人是不?

    白司颜私以为……她还是很负责任的!

    好长一段时间,见白司颜沉默不语,没有说话,东倾夜以为自己说错什么惹她不高兴了,不由得紧张了起来,连忙拔高声音强调了一句。

    “真的!我要的不多,本来就是我自己心甘情愿跟着你的,我没理由要求你对我多好,但只有一点你要答应我……”

    白司颜尚且还沉浸在刚才的思绪中,闻言不免有些茫然。

    “答应你什么?”

    “阿言,答应我……”

    东倾夜握住她有一搭没一搭把玩着自己头发的手,继而捋起她的一缕黑丝,缓缓地缠到了她的手指上,跟先前的那缕银丝交缠在了一起,互相缠绕,密不可分。

    “万不要推开我……万不要……”

    说到最后,东倾夜的声音起来有些微微的发颤。

    宛如一只被人丢弃在冰天雪地之中的小白狐,发出呜呜的叫唤,让人着就觉得心疼。

    白司颜知道他很会演戏,真真假假,分不清楚……可就算他是故意装可怜给她看的,她也认了。

    侧过头,背着窗外透射进来的雪白月光,白司颜忽然伸手揽过东倾夜的脑袋,尔后倾身贴了上去,不由分说地覆上了他的唇瓣。

    绵长而又炙热的一个吻,又温柔又霸道,缱绻缠绵,旖旎多情。

    裹挟着温热的气息,白司颜在他的唇边缓缓吐出了一个柔软的字节。

    “……好。”

    到这个字,东倾夜一颗吊着的心这才轻轻地落了下去,胸口处是前所未有的踏实和满足,带着一丝丝难耐的悸动和雀跃,便是连眼角眉梢都不自觉地堆上了笑。

    本就是初次尝欢,又见白司颜这般主动,东倾夜的呼吸很快又急促了起来,白司颜刚刚放轻了力道,还没来得及松开手,就被他反身压在身下,欲求不满地加深了那个柔情蜜意的吻。

    屋外夜色静好,月华流泻里。

    屋内又是一场撩人心弦的欢愉,虽不像刚开始那样激情四溢,却也是用力到骨子里的温存。

    待到月亮从东山落下,白司颜才气喘吁吁地趴在东倾夜的肩头,继续刚才那个没有说完的话题——

    某只小狐狸这是头一次开荤,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白司颜几乎不用想,就知道今天晚上肯定没法好好睡觉了。

    “那个,东小汪……”

    “我复姓东倾。”

    “东倾小汪……”

    “好难。”

    “那……夜小汪?”

    “更难。”

    “那怎么才好?”

    “叫夫君。”

    “不叫。”

    白司颜果断拒绝!

    没错,她是接受了他,但并不代表就能随随便便地任他予取予求,东倾夜是什么样的人她还不了解吗?绝对是给点颜色就能把染坊开成一条街的那种,所以她不能惯着他!

    要不然哪一天丫翻身农奴做主人了,把她吃得死死的,她哭都没地儿哭去!

    嘤嘤嘤……只要一想到某块牛皮糖那磨死人的功力,白司颜就忍不住有些心惊肉跳,感觉背后毛毛的。

    见白司颜不上钩,东倾夜不由嘟起了嘴唇,伸手搂上白司颜小蛮腰,果然开始扭着身子,撒起了娇。

    “就一次,就叫一次……都不行吗?”

    “不行。”

    白司颜毫不犹豫地否决,口吻强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阿言……”

    东倾夜抑扬顿挫地唤了一声,尾音拉得又细又长,得白司颜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说了不叫就是不叫,睡觉睡觉!”

    抓起被子一把闷住了脑袋,白司颜实在受不了他的软磨硬泡,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着了他的道儿,干脆拿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

    看她这样,东倾夜就知道没戏了,不无失望地叹了口气,有些郁闷地嘟囔道。

    “又不是没叫过,那时候还叫得很顺口呢……”

    白司颜立刻掀开被子,嗤了他一声。

    “你还敢说?想要跟我翻旧账是吗?”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嘴,东倾夜赶紧夹住了摇来摇去的小尾巴,讨好地把下巴埋在了白司颜的肩窝处,继续用柔得发腻的声音哄她。

    “好嘛,不叫就不叫……都你的……”

    白司颜这才心满意足地勾起了嘴角,抬手轻轻地捏了一下他的脸颊,哼哼道。

    “反正就算你不我的,我也不会叫,说吧……继续刚刚那个话题。”

    抱着温软的娇躯,东倾夜整个怀抱都是满的,埋头在她的长发里,还能嗅到刚才激烈运动留下的汗水湿汽,虽然不是什么香味儿,却让人异常的迷恋。

    到白司颜这么催了一句,东倾夜还未从刚刚的余热中冷静下来,闻言不由反问了一句。

    “刚刚什么话题?”

    “你说了那么多都没有正面回答我,那时候你为什么要咬我?东倾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故意要瞒着我,才这么吞吞吐吐的,不想说?”

    “不是想瞒着你,”东倾夜轻轻呵出一口气,“只不过是没必要解释罢了。”

    “我说有必要就有必要,快说,别把话说一半留一半,吊人胃口……”

    她催得急,东倾夜不由笑了一笑,在白司颜看不到的地方,两道弯成了月牙状的眸子里,满满都是宠溺。

    “好,我说……虽然当年父皇是为了得到鬼瞳才娶母后的,但是母后生性单纯,并不知道他的这些野心,一开始的时候,父皇为了诱骗母后,自然是百般讨好般温存,母后对他也是倾心相待,直到生下我之后,父皇就开始冷落母后了,母后当时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只一心想让父皇回心转意,便命人求了一方蝴蝶蛊,想借此重得父皇的宠爱……”

    “蝴蝶蛊?是什么用处?”

    白司颜不懂巫蛊之术,只知道蛊毒有各种各样的,不似毒药,却胜似毒药。

    “饲养在蝴蝶体内的蛊虫称为蝴蝶蛊,母后命人求的那只蝴蝶名为七不离,顾名思义,父皇一旦中了这只蛊,便是此生此世都离不开我母后了。”

    闻言,白司颜倒是有些好奇。

    “那要是离开了,会怎么样?”

    “平日里,这只蝴蝶蛊不会对人有伤害,但每隔七七四十九天,便会奇痒难忍,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与中了蛊母的人交合,才能平安无事。”

    “噗——”

    白司颜差点一口鼻血喷出来!

    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蛊,到底是谁弄出来的?这么有才?!

    见到白司颜是这样的反应,东倾夜也忍不住微微红了耳根,露出了几分窘迫的表情,忙着补充道。

    “当然……这只是唬人的噱头,其实还有其他的解法,只要饮下中了蛊母之人的血,就可以度过一劫,若是连着饮血七七四十九日,便可完全除去那蛊毒,只不过这一点寻常人是不知道的,所以才显得这蛊厉害。”

    砸了砸嘴巴,白司颜还是觉得这蝴蝶蛊又阴损又香艳,当年制蛊的绝对是个妙人!

    “那你父皇后来中蛊了没有?”

    东倾夜摇摇头。

    “没有。”

    “为什么?他发现你母后的意图了?”

    “不是,”说到这里,东倾夜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气氛也跟着变得压抑了起来,“父皇心中只有权力和野心,是我见过的最冷血无情的人,母后甚至还来不及在他身上下蛊,就被父皇幽禁了起来。”

    没想到东晟帝君会做得那么绝情,白司颜也是微微一惊。

    “幽禁?你母后……触犯了什么宫规吗?”

    “没有。”

    “那为什么你父皇要幽禁她?”

    “大概是担心母后找他报仇吧……”

    “报仇?报什么仇?你母后不是……很爱他吗?”

    “那是以前,在发生那件事之后,我母后对他就只剩下恨了。”

    东倾夜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虽然平淡,然而口吻之间依稀也能出几分咬牙切齿的恨意来,白司颜心头微动,不由问得小心翼翼。

    “你父皇……到底做了什么?”

    “呵呵,”东倾夜忽然低低笑了两声,音调顿然间冷到了骨子里,“在我出生后不久,他为了防止鬼瞳术被别人得到,便出兵夷平了整个卡布伽罗皇族,那是……我母后的母族。”

    话音落下,白司颜不禁觉得浑身一冷,下意识搂紧了东倾夜的身子。

    她总算知道东倾夜为什么能对自己那么狠了,原来是有遗传的!她还以为像独孤凤凛那样的家伙就已经够蛇蝎心肠,心狠手辣了,没想到还有更狠毒的!

    “所以,你其实也不喜欢你父皇,只是因为你母后控制在他的手里,才不得不对他言计从,凭他的摆布……是不是?”

    “一半一半吧……”

    东倾夜的情绪却是没有太大的起伏,因为这些对他来说,其实算不上是什么刻骨铭心的事情。

    “一开始是为了母后,因为只有完成了父皇的提出的任务,我才能见到母后……可是后来渐渐的也就习惯了,父皇给我权力,给我地位,满足我所有的要求,而我只要帮他做一些事情,这样的交易很简单,于我而言并不吃亏……而且在十岁之后,父皇连我也开始提防,便没再让我跟母后见面,到了现在,母后长什么样子,我都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可是……”白司颜抱紧了他,“你并不开心。”

    “对他来说,我只是一把杀人的利器,并不需要有任何的感情和情绪。”

    “但你现在不仅有情绪了,还有感情……他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不会放过我的,对不对?”

    闻言,东倾夜微敛眼睑,把脸埋得更深了。

    “对不起,跟我在一起……你会很危险……”

    说到底,他其实还是自私的。

    明知道自己不适合长久地陪伴她,却还是忍不住想要靠近她,想要跟她在一起。

    “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才说这样的话,会不会太迟了?”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很想跟你在一起,阿言……”东倾夜抓着她的手臂,五指微微收紧,似乎有些痛苦,“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那就不要控制了,你想怎么喜欢我,你想喜欢我多少,都随你……”白司颜抚上他的手背,轻轻握住,“我受得起。”

    伏在她的肩头,东倾夜默了良久,最后只长长地念了两个字。

    “阿言……”

    刚刚那一刹那,到她那样说,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被人在乎,被人庇佑。

    那个人不是他的母后,不是他的父皇,而是白司颜。

    “所以,”思量了片刻,白司颜差不多理出了一个来龙去脉,“你母后把没机会下在你父皇身上的蝴蝶蛊,交给你了你,而你刚才之所以咬我,是为了给我下蛊?”

    “我没有给你下蛊。”

    东倾夜淡淡地回了一句。

    “但是你打算给我下。”

    这一回,东倾夜没有否认,也没有说什么,算是默认了。

    “那为什么又不下了?”

    “我……没有那个资格。”

    纵然他很想利用蝴蝶蛊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可是临到头来,还是下不了手,不是不够喜欢……而是舍不得。

    他可以逼自己,但唯独不想逼她。

    她不愿意的事情,他不会强迫她做。

    所以蝴蝶蛊再好,他最后还是不想用在她的身上。

    闻言,白司颜眸光微烁,忽然伸手捧起他的脸,凑到了她的面前,继而握着他的手指,轻轻地压上她的唇瓣,随后豪气干云地喝出了一个字——

    “咬!”

    东倾夜一怔,又她接着说道。

    “就算你是小狗,我这块骨头,这辈子也给你啃了!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