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司颜已经被药性“烧”糊涂了,根本就管不了别的事儿,只一心想要降火,脸上的火,体内的火,脑中的火……在她的世界里,到处都是火海,汪洋一片,并且还越烧越旺,完全没有减弱的趋势。

    所以就算到了开门声,白司颜也只是心头微微的一惊,手里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的停顿,猴急得宛如十年八载没有开过荤的色狼,嘶啦啦的就扯碎了东倾夜身上的衣物。

    行径不可谓不粗鲁,动作不可谓不暴力!

    惹得一向厚脸皮的东倾夜都忍不住露出了几分羞赧的表情,连带着耳根烧得愈发滚烫了起来。

    只不过,东倾夜中“毒”比白司颜浅,意识自然也比她清晰,对开门的声音更是敏感——倘若是寻常时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偏偏是在这种**的紧要关头!

    那该死的混蛋还不是在外头敲门,而是直接推开了门走了进来!

    这简直……混蛋到了极点好吗!

    虽然刚才在祠堂的窗子外完墙角之后溜得快,没有叫闻人海棠他们逮住,并且这一路狂奔回寝屋,东倾夜也注意留心了身后的动静,并没有察觉到有人跟来。

    可是在这个时候,夜色都已经这么深了,还有人如此凑巧地跑来白司颜的寝屋……东倾夜就连想都不用想,也能猜到来的人是谁!

    知道有人来找茬闹事儿,东倾夜自然不可能还那么旁若无人地跟白司颜你侬我侬**缠绵,一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就下意识地抓住了白司颜的手腕,想要制止她。

    然而在强烈的药性驱使下,白司颜就像是发了狂的小兽一样,扭着小蛮腰挣扎得厉害,东倾夜根本抓她不住,还没来得及握紧五指,就被她使劲儿挣了开,继而更加汹涌澎湃猛烈狂暴地扑到了他的身上,要不是东倾夜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床沿,险些就被她凶悍地扑倒在了地上。

    眼见着那人越走越近,最重要的是死丫还不关门,就那么大喇喇地任由门扇敞开着!

    不得已之下,东倾夜只要再次伸手抚上白司颜的肩头,试图将她从身上推开一点儿,以便腾出空间来让他稍微喘口气儿,能说上两句话——

    “闻人海棠,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煞风景?深更半夜地跑到别人的寝屋里,是个什么意思?”

    到他语带讽刺的质问,来人却是没有停下步子,径自就走到了床头,尔后拿出火折子点起了桌子上的蜡烛,继而手执烛台转过身来,笑着反问道。

    “这间屋子原本就是我的寝屋,深更半夜跑到别人寝屋里的人……应该是你才对吧?”

    蓦地到这个声音,东倾夜不由得虎躯一震,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得复杂了起来,像是拧巴成一条的麻花一样,神情五花八门,有震惊,有心虚,有慌张,有恼火……仿佛到手的鸭子就要飞走似的,一出来人是百里月修,东倾夜立刻伸出双臂环住了白司颜的小蛮腰,像是母鸡护着小鸡仔似的将她护在了怀里,紧紧地不敢松手。

    这个时候的白司颜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被东倾夜这么一抱,就像是被绳子绑着一样禁锢了她的行动,顿时不满地扭动了起来,哼哼唧唧地想要挣脱他的束缚。

    一下两下没挣得开,情急之下,白司颜张口就对着东倾夜的肩头咬了下去,疼得东倾夜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点起蜡烛,火光虽然不够敞亮,但也足够照清楚眼前看见的一切。

    只见衣衫不整像是刚打了一场群架似的白司颜披头散发地趴在比她还狼狈不堪衣不蔽体的东倾夜身上,宛如一只走火入魔的小狸猫张牙舞爪地对着东倾夜乱抓乱挠,时不时还发出一些旖旎之中透着几分嘶哑的声音,在冷寂的夜幕中起来十分清晰,撩人心弦。

    见状,百里月修勾了勾嘴角,在眼尾处拉出了细细的一丝笑纹,就那么静静地瞧了片刻,也不赶着出手将白司颜从东倾夜的身上拽起来,只开口催了一声。

    语气不急不缓,口吻不温不火,叫人揣摩不出他心里想些什么,只是那“逐客令”下得倒是十分的明显——

    “怎么?不懂人话吗?那我就再说一遍——这儿是我的房间,你现在睡的是我的床,我不管你之前跟花宫岚达成了什么样的交易,也不管在我回来之前你都做了些什么,但是现在,我既然已经回来了,你就别再鸠占鹊巢了……从哪里来,就快点给我滚回哪里去吧!”

    就是说到“滚”字,百里月修的语气也是平平的,没有任何的波澜起伏,可是在人的耳里,却是免不得叫人心头一凉。

    由着白司颜在自己的肩头咬出了一排深深的牙印,东倾夜被疼得更清醒了,眼下又被百里月修这么一说,哪里还能像刚才那么气势凌人地开口赶人,但也不可能就那么乖乖地他的话,夹着尾巴主动走人。

    抬眸,见百里月修就那么直勾勾地在床头站着,似乎没有要动粗的意思,东倾夜只当他是斯文人,顿了顿,即便如实相告,试图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百、百里二哥……那个,你也看见了,现在是阿言抓着我不放,实不相瞒,她刚才不小心中了药,才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而且最重要的是……没有解药可以救得了阿言,只有我才能解了她身上的药性……”

    闻言,百里月修眼尾的笑意更浓了三分,对东倾夜这种只能骗骗三岁小孩子的谎话不置可否,但也没直接揭破他,只微微疑惑地拔高了声调,问道。

    “哦?什么药这么奇特,别人都解不了,只有你能解?我倒是从来都没说过,你且说来,也好叫我长些见识……”

    出了百里月修话语之中的嘲弄之意,东倾夜却是打算将计就计,顺着话头将这个谎话编圆了。

    毕竟,他下在白司颜身上的蝴蝶蛊,确实是只有他一个人能解。

    而且百里月修虽然嘴上这么说,私底下恐怕也是知道有那么些“奇特”的蛊和毒存在——只要他的见识足够广博,东倾夜倒是觉得,用蝴蝶蛊说事,百里月修未必不会相信。

    这么想着,东倾夜便有了底气,连说话的语调都变得强硬了三分。

    “自然是有的,大世界无奇不有,你没说过并不代表不存在……若只是毒,或许只有药物才能解,可若是蛊呢?不知百里二哥可否说过,蝴蝶蛊这种东西?”

    一到“蛊”字,百里月修的眉梢便微微上扬了几许。

    又到“蝴蝶蛊”这三字,百里月修的眉梢又上挑了几分,在那俊俏的脸庞上勾勒出了意味深长的神态。

    “蝴蝶蛊?你给阿言下了蝴蝶蛊?”

    这一回,那波澜无惊的语气之中,终于兴起了一丝丝的涟漪。

    但也紧紧只是一丝丝而已。

    并没有像东倾夜想象中那样大惊失色,或者情绪激动。

    所以,有那么一刹,东倾夜甚至对自己的直觉判断产生了怀疑——

    倒不是觉得百里月修不够聪明,他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还没出他的话外音是什么,而是有些怀疑自己先前太过草木皆兵,错把仅有兄妹之情的百里月修当成了情敌。

    但很显然,东倾夜的直觉是对的!

    因为在自言自语般地问了一句之后,百里月修忽然间加重了腔调,又厉声质问了一遍!

    “什么?!你再说一遍,你给阿言下了什么蛊?!”

    这一遍,可谓是声色俱厉,显然是联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东倾夜目光微烁,心想……这货果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扯起一抹冷笑,东倾夜一字一顿,明明白白地回答了他。

    “蝴蝶蛊……你没错,就是蝴蝶蛊。”

    得到了东倾夜的确认,百里月修的脸色陡而暗了下去,像是刷上了一层油光发亮的黑漆。

    蝴蝶蛊是什么,他自然有所耳闻,他还知道,蝴蝶蛊并不是指单独的一种蛊,而是有各种各样不同的作用……但就算蝴蝶蛊分成很多种,眼下见到白司颜这模样,不用东倾夜多做解释,百里月修也是一眼即明!

    只是,还是有些不甘心。

    还没等脑子里反应过来,嘴里就抢先一步,问了出来。

    “是……那种蛊?”

    虽然他说的很模糊,意有所指,没表达得很明确,但是东倾夜还是出了他的弦外之音,继续点头,口吻之中不无快意。

    “是,就是你想的那种,不会有其他。”

    终于,百里月修彻底死心。

    一张俊脸也在话音落下的刹那阴沉到了极点!

    他紧赶慢赶地跑来天岐山,却不料……还是晚了那么一步!

    没想到东倾夜会对白司颜下这种蛊,彻底打乱了百里月修的全盘计划,当下恼得他捏紧了五指,扬手猛地一挥,直接将东倾夜连带着白司颜两人扇飞了出去!

    在他们快要落地的时候,百里月修又是闪身迎了上去,一手拖住了白司颜的小蛮腰,一脚踩上了东倾夜的胸口。

    再开口,已是语若寒冰,字如霜雪。

    “你竟敢……给她下蛊?!”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