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月修微微敛起桃花眼,清澈乌黑的一双眸子中倒映着百里雪篁那张冰封里的面瘫脸。

    眼下,在白司颜不停地扭动着小蛮腰的撩拨之下,百里雪篁原本冰白的脸颊上透出了一丝丝不自然的红晕,昏黄的烛火打在他的面庞上,晕染出了几分温存的味道,不再是那么冷冷淡淡,寒如霜雪的漠然姿态,看起来甚至还带着一丝丝的微醺,仿佛暖风吹人醉。

    虽然不知道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百里雪篁和白司颜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但就凭百里雪篁刚才的举动以及此时此刻的反应,百里月修几乎是一眼即明——

    他的这位“名义上”的大哥,怕是也栽在了白司颜的手上……而且看样子,似乎还栽得不轻。

    从小到大,因为性格的原因,他们兄弟二人本就不怎么亲近,再加上百里月修有着上一世的记忆与智慧,在他们两个年纪尚小的时候,百里月修显然不屑于跟稚嫩的小屁孩玩耍,尽管百里雪篁要年长他几岁,并且还十分的早熟,一点都不显得幼稚,但还是一直都被百里月修这个不懂得掩饰锋芒的弟弟给嫌弃着。

    更何况,百里雪篁从来就不会主动去接近别人,所以就算他们两人是血亲手足,但两人的交情也仅仅止于在路上见到对方的时候,会点头示意一下,连招呼都不见得会打一声。

    后来,百里雪篁逐渐长大,变得越来越优秀,因为出类拔萃的优异表现,再加上恭谨知礼的端正态度,很是受到南曜帝君的喜欢,也因此跟东宫太子南宫芷胤走得越来越近。

    而百里月修尽管看起来斯文优雅,知达理,但骨子里却是放荡不羁的性格。

    他想做的事,谁都拦不住,他不想做的事,谁都逼不了。

    所以就算他曾经名噪一时,一鸣惊人,可私底下还是免不了招来一些嫌隙,后来又在天岐院之中发生了那样的事……尽管院严令禁止将当年的事情声张出去,然而天下间哪有不透风的墙?一些小道消息到底还是散漏了出去,并且演变成了变万化的各种版本。

    到后来,在天岐山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伙儿都已经不是那么在乎了……他们只知道,百里月修被赶下天岐山,是无可厚非的事实!

    自幼,圣宣王爷其实更偏爱百里月修一些,只是见他越走越偏,最后甚至还放弃了仕途,去做那连市井之人都看不起的买卖,便是得了再多的钱,在这种按照士农工商的顺序排位的社会中,圣宣王依然觉得不痛快,只可惜他骂也骂了,劝了劝了,还是拧不回百里月修那颗义无反顾的心。

    时间一长,圣宣王便彻底死了心,在被百里月修气得大病了一场之后,就再也没有管过他。

    如此这般,随着百里月修的生意越做越大,他的浪荡子之名也变得越来越响,以至于后来……相对于无遮无拦不掩锋芒的百里月修而言,虽然同样十分卓越、但一直都相当低调的百里雪篁,反而成了自家二弟的陪衬。

    逢人见了百里雪篁,或者提到他,第一反应不是圣宣王府的大公子、太子殿下的伴读,而是那个浪荡子百里月修的兄长,而只要一提到百里月修,对方便滔滔不绝,随口就能信手拈来十件八件关于百里月修的“丰功伟绩”,这一次两次,倒也没什么,可次数多了……

    百里雪篁说到底,并不是真正的低调,他也是有傲气的,甚至比百里月修更为自负!

    于是……渐渐的,他看自家这个二弟,就不是那么顺眼了。

    直到后来,当百里长歌成了全天下人的笑柄,当她的草包花痴之名盖过了百里月修,百里雪篁的身份才默默地从“浪荡子的大哥”转变成了“花痴三郡主的大哥”——说起来,这也是一段蛮让人唏嘘的醉人经历。

    不过,看不顺眼归看不顺眼,虽然百里雪篁看二弟不顺眼,但百里月修看大哥同样也不怎么顺眼,所以两人这算是扯平了,反正平时也见不着对方,再加上对方毕竟是自己的亲兄弟,倒也相安无事,并没闹出什么特别大的冲突来。

    直至有一天,他们打了一架!

    可以说,这是他们打从娘胎里出来之后第一次打的架,至于是不是最后一次,貌似不太好说呢……比如现在,他们就似乎分分钟都能打起来!

    而当时打架的原因,不是为了别的,同样是为了他们的好妹妹——

    百里长歌。

    那时候,百里长歌还是百里长歌,还是那个举世闻名的花痴三郡主……有一天,王妃大人在院子里晒太阳,闲暇之余问了三郡主一个问题,说如果可以让她选的话,她会在大哥和二哥里面,选哪一个做夫君。

    一到这个问题,百里雪篁登时虎躯一震,百里月修立刻那啥一紧,两个人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众人皆知花痴三郡主偷看了百里雪篁洗澡的伟大壮举,所以先入为主地以为百里长歌喜欢的是百里雪篁……但其实,花痴三郡主对自己家中这两位貌美如花的哥哥,都垂涎尺,恨不得能一手抱一个!

    所以……王妃大人的这个问题,算是把百里长歌给问住了,因为不管是百里雪篁还是百里月修,都是她的心头好,谁都无法舍弃,谁都无法割爱。

    正当百里长歌左右为难的时候,圣宣王无意间问了一句话,原本是玩笑之语——

    “你问长歌这个做什么?难不成还打算将雪篁或是月修许配给她不成?”

    结果,王妃大人却是一本正经地回答了他。

    “不错,我是有这个打算……当初我们姐妹四个跟随长歌她娘,做什么都是一起的,怪只怪我太早遇见你,赶在她们三人之前把雪篁和月修生了下来,现在她们三人的孩儿都跟长歌有婚约,我怎么说也不能落下!”

    对此,圣宣王爷不由一阵缄默无言,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旁人攀比,都是比富贵,比才学,再不济也是比高矮胖瘦,怎么到了王妃大人这儿……就成了比“嫁”儿子?而且还是嫁给一个已经有了四个未婚夫的姑娘?!

    “母妃……”

    一直不动声色的百里雪篁,终于开始有点儿慌了。

    “你是认真的吗?”

    一直吊儿郎当假不正经的百里月修,也开始有点儿虚了。

    唯独王妃大人义正言辞,掷地有声,金不换——

    “当然是认真的!我怎么会拿长歌的终身大事当儿戏?”

    所以……

    百里长歌的终身大事是大事,他们的终身大事,就能当儿戏了吗?!

    到王妃大人回答得这么肯定,百里长歌顿时就乐了,当下拊掌欢呼。

    “好呀好呀!可是……女儿喜欢大哥!也喜欢二哥!这该怎么办呢?能不能……能不能……两个都要啊?”

    “这个……”王妃微微一顿,继而点头微笑,满脸温柔,“当然……”

    只是不等她把话说完,百里雪篁和百里月修就齐齐打断了她,十几年来头一回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嗓子!

    “当然不可以!”

    百里长歌被他们过于震耳的声音吓得有些心惊,不由得委屈地吸了吸鼻子,但又不肯轻易放弃。

    “那怎么办?我选不出来……”

    “反正我不要!”

    百里月修冷哼了一声,当着百里长歌的面,非常伤人地嗤了一声,满脸的嫌弃。

    “我也不要。”

    百里雪篁冰封的面庞上依旧是高冷的表情,完全不打算就此妥协。

    见到两个儿子不话,王妃大人顿时也头疼了。

    “我不管!反正你们之间必须有一个要给长歌当夫君!你们自己说吧,该怎么办?”

    百里月修挑眉,剔了百里雪篁一眼,挑衅道。

    “敢不敢跟我打一架?你要是输了,就乖乖地娶长歌。”

    百里雪篁难得没有息事宁人,因为这事儿……根本就没法息事宁人好吗?

    “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输的人……就自觉一点娶了长歌!”

    然后,费了大半天的功夫,拆了王府的大半个院子,百里雪篁和百里月修兄弟二人干了史上最为轰轰烈烈红红火火的一场架,打得那叫一个昏天暗地山河震荡,直把对方双双打了个半死。

    可最终,却是谁都没有打赢谁。

    大概是被自己这两个儿子过于激烈的反应给吓坏了,王妃大人对婚约一事虽然没有死心,但一年半载之内……也不敢再随随便便地提起,想着到时候传到桥头,自然是会直的。

    眼下,船倒是真的直了,可是兄弟二人之间的仇怨,却似乎变得愈发深重了。

    只不过在以前,他们干架是为了摆脱百里长歌。

    而现在……妥妥地是为了得到她!

    挑起纤魅的桃花眼,百里月修勾唇浅笑,并没有直接冲上去往百里雪篁身上抢人,而是不动声色地迈步走到了窗边,将诺大的一个窗口堵得死死的。

    至于门口……有花宫岚在,他倒是不怎么担心。

    “当然不能让他把阿言带走,只要有我在,他就别想出了这个屋子。”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