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至清晨,虽然温度还有些寒凉,但在太阳的普照之下,已经没有了夜里的寒气,再加上是在密闭的石室内,感觉自然要比外面暖和许多。

    可是等东倾夜和百里雪篁进到石室的时候,里面已经没有一丝丝的热度了,如果不是若有若无地飘荡着那股子似浓而淡的交欢之息,倒像是没有人来过这个石室一般。

    换句话说,白司颜他们并不是刚刚才离开这个石室的,他们从这个石室内走离至少已经超过了半个时辰!

    而在这段时间里面,百里雪篁非但没有察觉到他们离开的动静,甚至还傻兮兮地就着这个空无一人的石室铲土挖地道,还试图借此救出白司颜。

    呵呵……

    这般蠢钝的行为,别说是东倾夜,就连百里雪篁自己都忍不住想要自嘲。

    本以为借着白司颜写的那封休,就能够制住白倚竹,让他好好话,任凭自己摆布,可到头来……却落了这么一个惨淡荒凉的下场,真是想想都觉得心塞到窒息!

    到底是他太高估了那封休的重要性,太低估了白倚竹的阴险狡诈!

    可是话又说回来,白倚竹这种两面三刀阳奉阴违的行径,还真是让人有点儿摸不透,百里雪篁表示完全不清楚他的立场到底是什么?

    如果他丝毫不把白司颜放在心上,又或者并不将那封休看在眼里,那在昨天晚上自己用休胁迫他的时候,他大可以不为所动,对此视若无睹,可是他没有。

    那么自负清高的一个家伙,居然会为了一纸休而低下他那高傲的头颅,选择妥协,向他服了软,认了输。

    可如果他真的在乎白司颜,又怎么可能表现得那么气定神闲,明知道白司颜和南宫芷胤他们困在了同一个石室内,却依然不紧不慢,不慌不忙地扯着漫天大谎蒙骗他?

    骗他挖地道暂且不说,可以说是白倚竹是为了故意支开他,可是后来他挖到一半,他居然还把坑给埋了起来?!这就说明他一直在外面等了很久,并没有直接去找白司颜,尽管白倚竹这样的恶作剧确实让百里雪篁放松了不少戒心,与此同时也错过了“解救”白司颜的最佳时机!

    很显然,这在百里雪篁看来,绝对是得不偿失的!

    所以百里雪篁百思不得其解,白倚竹这只心机婊……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你说,”东倾夜四下打量了一圈,眼眸之中,嫉妒之火熊熊燃起,在闻到那种撩人心血的气息之后,一颗嫉妒到发狂的心就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他们去了哪里?”

    “还能去哪里?”百里雪篁眯了眯眼睛,仿佛要将脑中所想之人碎尸万段!“白倚竹……好,很好,今日之仇,我必当百倍奉还!”

    到这话,东倾夜眸色一凛,可谓是同病相怜,被白倚竹欺压了一晚的怒气瞬间就跟着爆发了出来!

    “走!上天字阁!”

    百里雪篁一拂袖,转过身大步走开,一边走,一边抖落了一地了泥沙。

    “走!”

    有一种友谊,叫做——

    同!仇!敌!忾!

    这石室既然是白倚竹打开的,那么白司颜十有**就落到了他的手上,更何况东倾夜在来的时候还见到了白司颜衣服上刮下来的碎布条,可见他们是往山上走的。

    玄字阁人多眼杂,昨夜里发生了那样的事儿,要是被独孤凤凛和闻人海棠他们知道,恐怕会红了眼睛直接杀过来!

    到时候一不小心把事儿给闹大了,难免会露出马脚,走漏什么风声,所以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去处。

    天字阁就不一样,统共加起来就那么几个人,平时还不见得能撞见几次,白倚竹的院子又是生人勿进的机关陷阱集中营,若是他不肯放人,别说外人进不去,就是在里面的人也不见得就更够出来!

    百里雪篁丝毫不怀疑,白司颜被白倚竹带走了,他只是有些奇怪,另外那几个家伙……又去了哪里?

    难不成,也跟白倚竹一起走了?

    可是白倚竹把他们一并带上山,又是几个意思?

    裹挟着一身怒气,揣着几分狐疑,百里雪篁和东倾夜一出地道,即便以飞一般的速度在天岐山上狂奔,远远看去,一个发丝凌乱衣衫斑驳,一个**地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不久的落汤鸡一般,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若不是他们的轻功出类拔萃,只怕就是被人瞧见了,也完全不会将他们两个跟“百里雪篁”和“东倾夜”这两个名字联系上。

    但可惜,纵然他们十分不愿意被人瞧见现在的邋遢模样,却还是被轻功出卖了身份。

    就在两人经过地字阁的时候,有人认出了他们。

    不仅认出了他们,还当着众人的面,大喊了一声——

    “咦?那两个家伙是谁?看起来好像有点像……雪篁大哥?!还有那个……该不会是东倾夜吧?!”

    话音一落,百里雪篁和东倾夜顿时感觉到“嗖嗖嗖”的有数十道目光往自己身上射来,当下恼得恨不得一把掐死那个多嘴的魂淡!

    “什么?那是百里雪篁……和东倾夜?”

    “不会吧……怎么可能是他们,他们怎么会穿得如此脏乱邋遢?你看花眼睛了吧?”

    “就是,百里雪篁向来只穿白衣服,可是那个家伙,分明穿得就是褐色的衣服嘛……”

    “不会的,我不会认错!我眼光很准的,他们肯定就是东倾夜和百里雪篁!”司马青柠一边说,一边快步追了上去,还不忘朝着两人招手呼喊,“雪篁大哥!是你吗?一定是你对不对?!你们别跑那么快啊!等等我!”

    “该死!”

    百里雪篁恨恨地哼了一声,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像是一道闪电般“嗖”的就闪了过去,打死都不想理会司马青柠那只多嘴的乌鸦。

    东倾夜也是铁青着脸色,对白倚竹的恨意在这样的“羞辱”之下顿然又浓厚了三分。

    司马青柠的轻功不及他们,追了一阵没追上,便停了下来。

    然而她刚停下不久,就见司马重偃自身后赶超上来,作势要追上去。

    司马青柠一把拉住他,问道。

    “你跑这么快干什么?难道不相信我说的吗?”

    司马重偃淡淡地回了一句。

    “没有。”

    “那你干嘛还要追他们?他们跑太快了,根本追不上!”

    “我追得上。”司马重偃抬手拂开司马青柠的爪子,微微皱起了眉心,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猫腻,“他们两个无缘无故凑到一起,还这么着急地赶去天字阁,恐怕只有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你是说……”

    “阿言。”

    冷冷地留下两个字,司马重偃就迈开步子,飞快地追上山。

    司马怀瑾后一脚走上来,见状不免有些诧异,转头问向司马青柠。

    “重偃他怎么了?”

    司马青柠没多做解释,见他走来,立刻就推着他的身子往山上送,脸上是一片焦急的表情,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急什么,但是看着大家都这么急,一下子就觉得气氛紧张了起来!

    “二哥你也快去吧!快快快!再慢一点就赶不上他们了!”

    司马怀瑾被她催得一头雾水,忍不住反问她。

    “去干什么?”

    “去抢媳妇儿啊!快点快点!要是晚了,你的女人就要被别人抢走了!”

    “我的女人?”司马怀瑾微挑眉梢,反应了片刻,才意识到司马青柠说的是什么,不由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抹不以为然的笑意,道,“抢走就抢走吧,反正我也不稀罕。”

    “什么?!”一到这话,司马青柠立刻就不开心了,分分钟变脸给他看,“二哥你真是孬种!自己的女人都快被人抢了,居然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你还是不是男人?!什么叫抢走就抢走吧?什么叫不稀罕?!那么好的媳妇儿,你要是敢、敢拱手让人,我就跟你……就跟你……”

    “跟我什么?”

    “跟你断绝兄妹关系!哼!”说着,瞅见司马怀瑾还是一脸不痛不痒的表情,司马青柠只觉得恨铁不成钢,甩手烙下一句狠话之后便快步走了开,“你自己看着办吧!”

    看着司马青柠怒气冲冲的背影,司马怀瑾更加莫名其妙,忍不住就着她的身后回了一句。

    “你要是这么喜欢……你自己上啊!”

    到这话,司马青柠更加恼了,立刻回过头瞪了他一眼,冷笑道。

    “不识好歹!无药可救!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要是现在不去,以后就等着后悔去吧!哼!”

    司马怀瑾依旧不为所动,闻言只扯了扯嘴角,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他还没说他是百里雪篁和白司颜的证婚人呢……瞅着司马青柠这模样,要是他说了,丫只怕会一斧头砍死他!

    也不知道这丫头着了白司颜什么魔,居然为了一个外人,要跟他断绝兄妹关系?

    呵呵哒,也是吃错药了吧。

    天字阁。

    当百里雪篁和东倾夜一阵龙旋风似的闯进院子的时候,竟是没遇到任何的阻碍,仿佛白倚竹就是故意敞开大门迎接他们进去的一般。

    等两人气势汹汹地杀了进去,果然见到白倚竹端着一杯茶,正好整以暇地坐在桌子边。

    见到他们进门,不由扬眉浅笑。

    “某人的反应……还真不是一般的迟钝啊!”--66229+d4z5w+15630142-->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