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这话,白司颜先是愣了一愣,没有反应过来……等她回过了神,意识到西冥兰诺是在说什么之后,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

    “谁要你负责了?”不等白司颜开口说话,百里雪篁就阴沉着面色,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不需要!”

    “你说了不算,要阿言说了才算……不,阿言说了也不算,这是我的事,跟阿言没有关系……我说了要负责,就绝对不会食言!”

    西冥兰诺挥了挥手,却是没把百里雪篁放在眼里。

    一双眸子直勾勾地看着白司颜,在下定决心担起责任之后,心里反而莫名地变得轻松了起来……到底还是单纯善良的好少年,没有任何的世故与狡猾,有的只是一厢情愿的执着和纯粹!

    只不过,到他这么说,白司颜立刻就抽了两下眼角,完全搞不明白前因后果……只觉得被一朵乌云罩着了头顶上,在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时候,不由分说就哗啦啦的下了一阵冰雹!

    所以……

    谁能来翻译一下西冥兰诺刚才说的那段话?!

    他这是什么意思?神马叫她说了也不算?他要对她负责……还特么跟她没有关系?!

    不要告诉他,她被莫名其妙地吃了豆腐以后,还要莫名其妙地被吃豆腐的人赖上,而且更让人无法直视吐血三尺的是……对方赖上她的理由,竟然是因为觉得对不起她,要补偿她?!

    呵呵哒,这是什么鬼?

    这种逻辑也真是醉得不要不要的……

    可是仔细想一想,似乎也挺有道理的,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至少没有逻辑上的……错误?

    如果换成是东倾夜说这样的话,白司颜只会当他是变相地找理由来缠着她,然而眼下坐在她面前不远处的药池子里,目光正直,一字一顿,满脸严肃认真地跟她说这话的家伙,却是一个跟她只有两面之缘,基本上没什么来往和交际,只能算得上是萍水相逢的路人小正太!

    凝眸而望,在那双清澈坦荡的眸子里,白司颜看不到任何的狡黠和诡诈,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就是那么认为的,就是那么觉得的,所以……也就那么做了!

    看着那张天真单纯的娃娃脸,白司颜不由抿了抿嘴唇,不知怎的……明明是自己被占了便宜被吃了豆腐,被咸猪手招呼了一把,明明她才是受害者!可是一对上西冥兰诺纯洁无瑕的眼睛,白司颜就情不自禁地生出了一股子负罪感来,好像是他拐骗了眼前辣只单纯到人神共愤的美少年!

    所以,一下子,白司颜只顾着眼角抽搐,却是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见她不吭声,西冥兰诺立刻就扬起眉梢,欣慰地扯起了嘴角,尔后兴高采烈地转向百里雪篁示威。

    “你看,阿言都默认了!”

    话音落下,百里雪篁立时转过头来,剔了白司颜两眼,示意她快点反驳!

    “我……”

    白司颜顿了一顿,就算百里雪篁没有催她,她也知道在这种时候应该尽快撇清关系,要不然以后就真的牵扯不清楚。

    “咳……阿言什么阿言,阿言也是你叫的吗?!”

    结果,酝酿了大半天,白司颜就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很显然,这句话的杀伤力根本就不够,百里雪篁觉得不是非常满意,但至少也表明了白司颜的态度,便跟着附和了一声。

    “呵……阿言说得没错,你算什么东西?才见面就叫得这么亲密,真是不知廉耻!少套近乎了,‘阿言’这个称呼可不是路人甲乙丙丁随随便便就能叫的……”

    只是,百里雪篁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白司颜弱弱地打断了。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冷不定被拆了台,百里雪篁的脸色瞬间更冷了,连声音都像是捎着冰渣子。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明明比他年纪大,他应该叫我姐姐才对……”

    她这么一解释,百里雪篁张了张嘴,到底没再说什么,只是一甩袖子气得背过了身,忽然间就不太想搭理这个不上道的女人了!

    那厢,西冥兰诺却是笑了,两颊边的梨涡深深的,越看越可爱。

    “阿言贵庚?”

    “十五!”

    好不容易在天岐院里找到一个比她年纪小的,再也不用被各种大哥二哥神马的压着,白司颜难免有些兴奋,马上就响亮地报出了自己的年纪。

    “可是……我今年十六了。”

    西冥兰诺继续笑得人畜无害,天真浪漫。

    闻言,白司颜陡然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哈?!你十六岁?!这怎么可能!你看起来明明……最多就只有十四好吗!”

    西冥兰诺微微抬起下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语气之中带着几许淡淡的忧桑。

    “那只是因为……我比较不显老而已……”

    白司颜还是不能相信,不能接受,立刻抓上百里雪篁的袖子,扯了一把,确认道。

    “他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有十六岁了?!骗人的吧?!”

    百里雪篁垂下眼帘,还是一脸爱理不理的表情,不是很想跟她说话——

    “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

    “可我问的就是这个!”

    “他几岁,你几岁,你们两个谁大谁小,根本就不重要……”

    “怎么就不重要了?!我觉得跟重要啊!是哦……你当然觉得不重要了,因为你最大嘛!”

    “……不跟你说了。”

    “哼!不说拉倒,我问小竹子!”

    一扭头,白司颜轻哼了一声,转过身问向白倚竹。

    “小竹子你说,这娃到底几岁?”

    “啊……?”

    白倚竹有些走神,到白司颜这么问,一时间没有回神……他刚才之所以在旁边煽风点火地“羞辱”西冥兰诺,是为了挑拨离间他和百里雪篁之间的关系,好让他们两人从此结下梁子,从而分散百里雪篁的一部分战斗力。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西冥兰诺竟然完全不按套路走!

    事先一点儿征兆就没有,他就把目标对准了白司颜——

    本来是两个人完全没有什么交集的人,打八竿子也不会绑在一起……结果他离间不成,反而适得其反,硬生生地把西冥兰诺推到了白司颜的身边!

    对于这样歪倒了十万八里之外的结果,白倚竹表示受到了极大了打击,再也不能相信自己的判断力了!

    见看着白倚竹一脸茫然的表情,白司颜不由得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我问你,西冥兰诺到底几岁了?!”

    “应该……”微微沉吟了片刻,白倚竹并没有正面回答白司颜的问题,而是直接给了她一个更明确的答案,“比你大一岁吧……”

    话音落下,白司颜立刻哭丧着脸,伤心伤肝伤肺地看向西冥兰诺,凄凄惨惨地喊了一声——

    “哥——”

    西冥兰诺本来也是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的性子,到白司颜这么叫不免觉得有趣,立刻信誓旦旦地回了一句。

    “言弟放心,为兄一定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到这话,百里雪篁一蹙眉,转头看向白司颜,想要说些什么。

    “呵呵……”白司颜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缓缓蹲下身,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不等百里雪篁开口就拦住了他的话头,“先别跟我说话,我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

    百里雪篁冷下眸色,冰山脸上撕开了一道道裂纹,转而将目光投到了白倚竹的身上……要不是刚才他那么多嘴多舌,事情也不至于演变到现在这个地步!

    “我也想静静……”赶在百里雪篁开口讽刺之前,白倚竹就抚着额头默默地撇开了脑袋,“也别问我静静是谁……”

    他今天真的是太失策了,如果说他的前半生都是算无遗策的,那么今天这一次,几乎可以说得上是白倚竹人生之中最大的败笔!

    见状,百里雪篁气得心塞不已,余光瞥见西冥兰诺得意洋洋的表情,不由得更为烦闷,当即一甩袖,推开侧门走了出去,转眼又从另外一扇门走了进来,大步流星地跨向内室,找他的好基友南宫芷胤排忧解难去了。

    站在铁栅栏边上,青衣小厮已经彻底的懵了……

    西冥兰诺说要负责?对百里司言负责?!为什么?他到底摸了什么,看了什么?竟然严重到要负责的地步?还有……他要怎么负责?拿什么负责?!

    根据天岐院里的院贵,好像是禁止发扬龙阳之好的喂——

    一场轰轰烈烈的闹剧,以爆炸的形式盛大开幕,却是以众人的缄默颓然谢幕,唯一不变的,就是罪魁祸首都是西冥兰诺!

    而由始至终,在经历了走火入魔——吃错豆腐——被甩巴掌——心虚歉疚——多看了一眼——被挑衅威胁——气急败坏——被嘲讽羞辱——绝地反击——大获全胜……等一系列跌宕起伏的曲折人生之后,西阙国的太子殿下在收获了一只媳妇的同时,还收获了一大堆的情敌,也算得上是满载而归,硕果累累……相信他的父皇西阙帝君老人家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会很欣慰的。

    正当众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或悲伤,或郁结,或纳闷,或得意的时候,里屋忽然平地炸开了一声忧惧的叫唤——

    “阿胤?!阿胤?!”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