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一走出屋子,就见到百里雪篁寒着一张冰山脸,严正以待地立在一旁盯着自己看,白倚竹抬头对上他的视线,微微挑起眉梢。

    “有事?”

    百里雪篁点点头,先是侧过脸看了一眼西冥兰诺,接着才淡淡地吐出了一句话。

    “换个地方说话。”

    白倚竹大概猜到了他要说什么,稍微思虑了片刻,没有拒绝他。

    “好。”

    说着,两人就一前一后地往另一座楼走了过去。

    冷不丁被晾在了一边,完全不知道百里雪篁和白倚竹两人神神秘秘地是要干什么,西冥兰诺挠了挠鼻子,有些莫名其妙,不由得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等等,你们要去哪里?我也去——”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嗖”的一道寒光,散发着飞镖的冷锐和拒人里。

    “滚回你的院子去!”

    西冥兰诺知道百里雪篁生性冷漠脾气不佳,但眼下也是头一次见他用这样重的口吻说话,不免被吓了一小跳,缩了缩脖子顿在了原地,有些无所适从,甚至还有些委屈。

    只不过他也清楚,先前自己走火入魔发了疯,不仅伤了百里雪篁,还把他最看重的南宫芷胤伤成了那样,对方心里不痛快也是应该的,百里雪篁能忍住没有操起五环大砍刀追着他砍上十圈八圈的就已经是万幸了,所以西冥兰诺也不指望对方还能好声好气地对自己讲话。

    白倚竹倒是没说些什么,但也没有任何要帮他的意思,自顾自跟在百里雪篁的身后,表面上看起来好像谁都没有得罪,但实际上明摆着就是端着冷眼旁观的架子在一旁坐山观虎斗。

    西冥兰诺纯洁惯了,没看出来白倚竹之所以默不作声是不打算对他施以援手,只当他是不愿意触百里雪篁的霉头。

    咬了咬嘴唇,西冥兰诺到底还是没忍住,追上前去抓上了白倚竹的轮椅,向他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可是……我的院子……已经没有了……”

    走火入魔归走火入魔,神智不清不代表丧失了记忆。

    西冥兰诺痛心疾首地记得,自己的院子里里外外都已经被拆成了废墟,连半堵完整的墙壁都没有,更别说是一间可以住人的屋子。

    他这么一说,白倚竹眸光微烁,想起了那时候他闻声赶过去的时候,目之所及确实是一大片的断壁残垣,狼藉不堪,满目疮痍。

    只可惜……

    他从来都不是那么富有同情心的人。

    西冥兰诺这张楚楚可怜的俊脸也许可以打动得了白司颜,但却无法打动他分毫。

    “所以你的意思是——”

    一句话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西冥兰诺急切切地抢着接了下去。

    “我能不能在你的院子里接住一段时间?等到我的院子修缮好了,就马上住回去!”

    看着西冥兰诺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白倚竹眼角含笑,一脸温柔地拒绝了他。

    “不行。”

    西冥兰诺立刻垮下了俊脸。

    “为什么?!”

    “第一,你的院子已经完全毁了,需要的是重建,而不只是简单的修缮,没个一年半载的根本就建不好,第二,你太危险了,万一再走火入魔,把我的院子给拆了,我住哪里?第三,我喜欢一个人住,不喜欢看到别人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动了动嘴唇,西冥兰诺皱着鼻子,一时间无言以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虽然心思单纯,但终究还是出生高贵的一国太子,有着与生俱来的傲骨和自尊,白倚竹的一番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拒绝之意也很明显,西冥兰诺哪怕再不甘心,也不可能腆着脸皮赖在这儿不走。

    尽管到第二个理由的时候,西冥兰诺本想说他的武功已经晋入了稳定的阶段,不会再走火入魔了,可是白倚竹打心眼儿里就不愿意收留他,所以他解释再多也是白搭。

    “算了!不让住就不让住,天岐山这么大,又不是只有你这儿能住人!”

    松开手,西冥兰诺颇为不快地退开了两步,又道。

    “今天你救了我,这个人情我会还你的!”

    白倚竹还是一脸清雅的微笑。

    “好,你先欠着。”

    “哼!”

    西冥兰诺闻言又是面色一滞,似乎有些不相信白倚竹会说出这么伤感情的话,顿了一顿后才轻轻哼了一声,转身快步走离了开去。

    其实在这之前,白倚竹虽然不喜欢热闹,也不是特别亲善的性子,但跟天字阁几位同窗之间的相处还算得上是友好,比南宫芷胤不及,比百里雪篁却是绰绰有余……眼下他突然对自己这样冷淡,西冥兰诺在失落之余,却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他什么?

    “我们走吧。”

    百里雪篁淡淡地催了一声,抬眸看了眼西冥兰诺孤独而失落的背影。

    西冥兰诺不知道为什么白倚竹会突然之间变了态度,他倒是心如明镜。

    从刚才到现在,白倚竹的表现一直都是不温不火的,以一种超然世外的气度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好似一点儿都不在乎白司颜。

    如果不是百里雪篁的情敌感应能力太强,只怕他也会被蒙骗过去。

    但显然,白倚竹并不是真的不在乎白司颜。

    他只是——

    比较沉得住气!

    若非如此,白倚竹完全没理由赶走西冥兰诺……他的院子大得很,不可能连一间屋子都腾不出来!

    而他之所以拒绝西冥兰诺,大概仅仅只是看他不爽而已。

    因为借口可以有很多,而真正的理由……从来就只有一个。

    想到这儿,百里雪篁再次看向白倚竹的视线,又多了七分戒备,三分心累。

    “吱呀——”

    一直等到百里雪篁关上了门,白倚竹才开口问向他。

    “你想跟我说什么?”

    百里雪篁不喜欢饶舌,直接开门见山。

    “那个时候,百里月修和花宫岚把你叫走之后,跟你说了什么?”

    白倚竹微扬嘴角,淡笑道。

    “这是我跟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应该没有必要告诉你吧?”

    百里雪篁面色如霜,眸光似剑。

    “怎么……你该不会这么快就忘了,你给阿言的休还在我的手上吧?”

    “啊……对,”被百里雪篁这么一警告,白倚竹才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只是面庞上却是没有任何的担忧和畏惧,依然是清雅出尘的微笑,“我是有把柄在你的手上,差点忘了……”

    见不惯白倚竹这种口是心非的模样,百里雪篁不由冷下了口吻,轻哼了一声。

    “那你还不快说?”

    “紧张什么?”白倚竹依然是不紧不慢的模样,没有马上回答他,只意味深长地反问了一句,“你就有这么怕他们两个吗?”

    百里雪篁眸色微沉。

    “不是怕。”

    “那是什么?”

    “他们两个……”眯了眯眸子,百里雪篁先是默了片刻,才接着说道,“很棘手。”

    白倚竹点点头,表示赞同。

    “是很棘手。”

    百里雪篁出了他的画外音,不由追问了一句。

    “他们刁难你了?”

    “刁难倒是没有,他们只是让我不要插手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否则……”

    “否则什么?”

    “否则……”勾了勾嘴唇,白倚竹仿佛想起了当时的那个画面,深深地觉得那两个水火不容的家伙能异口同声地对他说出那样的话,非常的有违和感,“他们就会联起手来先把我打到九分死。”

    到这话,百里雪篁的心情莫名其妙就好了起来,忍不住确认了一遍。

    “他们真的这么说?”

    “难不成还是我自己杜撰的么?”

    “倒像是他们两个说话的风格……趾高气扬,狂妄嚣张……”

    百里雪篁面无表情地将百里月修和花宫岚冷嗤了一顿,显然是看不惯他们一直以来的作风,但到他们那么警告白倚竹,又下意识地觉得松了一口气,好像心里落下了一块大石头。

    坦白来说,他一点都不想跟白倚竹交手,如果能有人出面帮他收拾掉这个心机深沉的家伙,他绝对是非常欢迎的!

    所以,百里雪篁觉得他很有必要煽个小风、点个小火,促进一下天岐院的和平共荣。

    “那你打算怎么做?难道他们警告了你,你就真的安分守己什么事都不插手了吗?我从来都不觉得你是那种忍气吞声的人。”

    “忍气吞声到不至于,”白倚竹却是不解风情,半点儿也没领悟到百里雪篁的用心良苦,“他们两个人打架,我乐得坐山观虎斗,确实没什么好插手的。”

    “他们两人要是一直对着干倒也罢了,万一哪天突然间就联手了,你还能坐得住么?”

    想了想,好像也不是完全没有这个可能,白倚竹微微收敛了神色,看向百里雪篁。

    “那按你的意思……?”

    “防微杜渐。”

    “如何防微杜渐?”

    “我来对付花宫岚,你去对付百里月修,就算不能打到九分死,打到三分死……也够了。”

    “这个主意不错,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白倚竹大言不惭地应了一声,又问,“怎么不是你对付百里月修?”

    “他是我二弟。”

    “那你应该更了解他,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我从来没有赢过他。”

    “……当我什么都没说。”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