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地扫了一眼司马青柠,花宫岚仍有些半信半疑,即便回头对着北辰元烈使了个眼色,开口道。

    “你进去找找。”

    “你怎么不自己进……好吧,我去……”

    看到花宫岚逐渐勾起的嘴角,于眼底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北辰元烈才把话说到了一半,就立刻识时务地噤了声,没有继续忤逆他,转而乖乖地跨过门槛走了进去。

    远远地,趴在院子外的墙壁后,白司颜等了一阵,见他们迟迟没有走离,又见独孤凤凛侧过头来往四下探看了一圈,不由得缩了缩脖子,把脑袋收了回来。

    “什么嘛,这一个个的都闲着没事干吗?这么兴师动众地找我,就不能找点儿有意义的事情做啊……”

    砸着嘴巴碎碎念了几句,白司颜摇头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打算另觅去路。

    却不想一扭头,就撞上了一个坚硬的胸膛。

    “啊……”

    白司颜猝不及防,被弹得往后退了半步,一个没站稳险些摔到地上。

    只不过还没等她屈起膝盖,后腰就蓦地一重,被对方眼疾手快地捞了回去,再抬眸,对上的是一双眼尾微翘的狐魅桃花眼,带着一如既往的轻佻。

    “他们不是在到处找你吗?你怎么不进去?”

    “嘘——!”

    伸手一把捂住百里月修的嘴巴,白司颜立刻瞪了他一眼,小声地警告道。

    “别喊这么大声,被发现我就完了!”

    “嗯?发生什么了?”

    微挑眉梢,百里月修似乎并不知道玄字阁的学堂被摧毁的事情,或者说不知道那是白司颜的杰作,毕竟这段时间天岐院里的拆迁小分队像是雨后春笋一样冒个不停,并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走走走……”匆匆地挥了两下手臂,见到院子里的人无功而返,快要走了出来,白司颜连忙推着百里月修窜到了一边的狭道上,“先离开这里再说!”

    急急忙忙地拉着百里月修跑开了一些距离,白司颜才一脸嫌弃地甩开了手,开始跟他正儿八经地秋后算账。

    “骗子,你跑地字阁来干什么?”

    “当然是来找你。”

    百里月修微微一笑,对白司颜给他新起的这个外号很有兴趣。

    “找我干什么?我不跟骗子打交道,省得一不小心就瞎了耳朵!”

    忿忿不平地翻了个白眼儿,白司颜一直坚持着睚眦必报的优良传统,对百里月修这种信用额度为负数的家伙表达了深深的鄙夷之情,坚决不会轻易妥协!

    哼!别以为消失了一天不见,昨晚发生的事儿就可以当成是一场了无痕迹的春梦,只要他一天不兑现承诺,她是不会就这么跟他算了的!

    瞅着白司颜一脸不爽的表情,百里月修眼尾的笑意不由得更深了,款步走上前来,低头凑到她的面前要去亲她,只是不等他靠近,白司颜就立刻撇开了脑袋,继续翻着白眼瞪他。

    “你要干嘛?少在我面前发神经,我不吃这套!”

    “真生气了?”

    “可不是么……气得鸡腿都嚼不动了!”

    “这么严重?”

    “呵呵,还不是拜你所赐?”

    拉着白司颜的手臂,百里月修跨前一步将她揽入怀里,不禁觉得有些伤脑筋,面上却还是笑嘻嘻的没个正经的样子。

    “不骗你,难道还去骗别的姑娘么?”

    白司颜依然没打算善罢甘休,转而把脖子扭到了另一边。

    “懒得理你,别跟我说话!把狗爪松开!”

    “不松。”

    “我数三下,你要是再不松开,等会儿发生了什么事……后果自负!三、二……”

    “一!”

    百里月修顺势接了话头,尔后忽然间弯下腰,伸手一把拦上白司颜的后膝,二话不说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白司颜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忍不住低呼了一声,骂了两句。

    “你干什么?放我下去!一把年纪了还干这么幼稚的事情,简直了……要是被人看见这幅模样,本少爷的一世英名岂不是要毁于一旦?!”

    “嘘……别出声,花宫岚走过来了!”

    到这话,白司颜立刻收了声,连带着把脑袋一缩,像是鸵鸟一样直接埋进了百里月修的胸口。

    然而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到任何动静,白司颜不由蹙了蹙眉头,转头往四周看了一圈,别说是个人影,就是鬼影也不见一个。

    “人呢?在哪儿?”

    百里月修一副坦坦荡荡,光明磊落的表情。

    “刚刚走过去了……”

    “骗谁啊你!明明就没有人,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快松手,让我下去!”

    拼命挣扎了几下,白司颜作势就要往地上跳,奈何百里月修拽得太紧,试了几次都不成功,这让她很是恼火。

    “最后问一次,你到底松不松手?!”

    百里月修低头看着她,桃花眼里满是无奈和宠溺,连带着声音都温柔了起来,腻得人掉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乖,话,别动……你老这么在我身上蹭来蹭去的,我会受不了的。”

    “……”

    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奇怪的感受,白司颜立刻停下了扭动,转而一脸惊悚地看着他,浑身炸得毛绒绒的,没敢再继续刺激他,只是有些不甘心,默了片刻之后忍不住又吐槽了一句。

    “哪有这么敏感……这都隔着好几层布呢,要真这么容易就热血上涌,啧啧……不去拍那什么有颜色的片子,还真是浪费人才,暴殄天物……”

    “好啊,”百里月修继续用柔得发腻的声线对白司颜造成一万点的重伤,“你要是想看的话,我可以天天拍给你看。”

    白司颜一边抖,一边冷冷地扫了他一道,警觉道。

    “跟谁拍?”

    “还能跟谁?当然是跟你啊,这就叫自拍自看……”

    “去屎!”

    扯来扯去,就这么磨蹭了一路,白司颜到底没能从百里月修的魔掌中跳开,怀着无比诡异的心情,被他公主抱着一直从地字阁下到了玄字阁。

    对此,白司颜深深地表示,打从学会走路开始,她就没有这么软妹纸过,所以……虽然这种经历让人觉十分、相当、非常的别扭,但莫名的又有一种被宠到的感觉,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她闯了大祸被大人斥责,然后狗妞挺身而出护着她的时候,只不过现在狗妞那打小就发育得极度良好的性感身段换成了眼前这个俊朗修长的身影。

    不过……从玄字阁到地字阁毕竟有些远,再加上是用两条腿走着的,不是拿来飞的,时间过得相当漫长,白司颜说着说着就有些累了,干脆抱着百里月修的脖子朦朦胧胧的睡了过去。

    临合眼前还不忘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声“爹”,在看到某人微微抽搐的表情后,白司颜才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感觉出了一口恶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忽然响起“吱呀”的推门声,然而白司颜却不是被声音吵醒的,而是直接被嗅觉唤醒了全身躁动不安的神经!

    没错,她闻到了食物的味道,而且还是她最喜欢吃的,百吃不厌的大鸡腿!

    “嘭”的睁开眼睛,果然——

    映入眼睑的竟然是满屋子的鸡腿!

    真的!

    一点都不夸张!

    确确实实,就是满屋子的鸡腿!

    有烤的,有煎的,有炸的,有蒸煮的,还有白切的……各种各样的做法,各种各样的口味,挂满了整个屋子,摆满了整张桌子,那种感觉就像是进到了一个用鸡腿打造的屋子里,幸福来得那么的突然,那么的措手不及,仿佛是一个不真实的梦境!

    但是,当看到百里月修用小推车推着一个用鸡腿堆成的半人多高的大蛋糕款步走近,并笑着对她说——

    “生日快乐。”

    ——的时候,白司颜毫不怀疑地相信,这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

    不然……未免也太浮夸了好吗!

    所以,白司颜毫不犹豫地伸手往自己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然后下一秒,“嗷”的一声痛呼,生生地逼出了两滴清泪来。

    她竟然……没有做梦!这是真的!

    “你、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连我自己……好像都已经忘了……”

    很显然,百里月修给她过的生日并不是这个时空的,而是她在上辈子的生日,白司颜的家里一直有过阴历生日的传统,只是到了这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生日这种小事情理所当然地就被她抛到了脑后,但没想到百里月修竟然知道她的生日,还精心准备了这么一个大惊喜给她。

    看着那满屋子的大鸡腿,白司颜瞬间感动得泪流满面,瞬间就原谅了百里月修所有的过失,甚至恨不得将他引为知己!

    不要怀疑,身为一个骨灰级的吃货,就是这么没有出息……

    白司颜发誓,这个生日绝对是她过过的最有意义,最幸福,最开心,最难忘……的一个生日。

    “许愿吧。”

    百里月修满目温柔的看着沉溺在惊喜中的白司颜,虽然并不能理解她对大鸡腿的执着,但还是十分支持她的爱好。

    对着诺大的一个鸡腿蛋糕,白司颜默默地许下了生日愿望。

    “希望下山以后,我能治好李府大公子的怪病,然后就能发上一笔横财,再然后就能吃到更多更好吃的鸡腿……”

    百里月修:“……”

    他果然还是无法理解某人的精神世界。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