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堂里,拍卖还在继续。t/

    连着又拍了两件宝贝,一个是南海夜明珠,一个是年人参,观月楼出品果然都是稀罕的好东西,无怪乎能吸引那么多土豪不远里地赶来求宝。

    只不过在东方城主那三万两白银的震慑下,原本应该一浪高过一浪的热烈气氛却是陷入了空前的低迷,只怕连观月楼主都意料不到,一副画竟能拍出那样的天价,几乎是提前把压轴的戏码给唱完了,好在发了一笔飞来横财,这会儿楼主大人大概还在幕后捂着嘴巴偷着乐呢!

    白司颜翘着二郎腿儿靠坐在椅子上,一边嗑瓜子,一边同白倚竹感叹东方城主那特立独行剑走偏锋的古怪脾性,深以为他这回拜访东方城主,十有**会吃闭门羹。

    “这东方鹤酒还真是刀枪不入,油盐不进,就是还个人情都这么傲娇,也是个奇人……你确定你能从他嘴里问出什么吗?”

    “是有点头疼,”白倚竹抬手轻轻地按了一下太阳穴,嘴里这么说,面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的为难之色,“不过……应付一般人有应付一般人的方法,对付怪人,自然也有对付怪人的方法。”

    “呵,”白司颜微微一哂,不以为然,“看你的样子还来劲儿了,到时候可别灰溜溜地回来,不然我一定会大笑三声,以示嘲笑!”

    白倚竹跟着扬起嘴角,淡然一笑,却是胜券在握,胸有成竹。

    “只怕要让你失望了。”

    两人正说着,耳边忽而冷不丁地炸起一声轻喝,却是闻人海棠在喊价。

    “三两!”

    到他开口,众人都微微怔了一下,面露狐疑之色。

    北辰元烈迈步走到窗口,朝着大堂中间的台子上瞟了一眼,继而呵呵一笑,回头看向闻人海棠,打趣道。

    “还以为你看上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呢,却原来是个簪子……话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儿买簪子干什么?难不成突然开窍了,想当女人了?啧……还别说,就凭你这国色天香的容貌,倘若换成了女装,定是倾国倾城,风华绝代……”

    闻言,众人不由抬眸打量了一番闻人海棠,随后纷纷点头,表示深以为然。

    “啪!”

    电石火光间,闻人海棠出手如电,毫不留情地往北辰元烈的脑门上敲了个栗子,一双风情万种的美眸斜着挑起,轻飘飘地睨过来一眼,嗤道。

    “别以为下了山就可以目无尊长,要是再让我到这种话,等回了天岐山,就算为师打你不得,关你十天半月的禁闭……也够你挨的了。”

    一到要关禁闭,北辰元烈立时变了脸色,抬起手吃痛地揉了揉脑门,虽然有些不甘心,却是不敢再往老虎头上拔毛。

    “不说就不说,反正就算我不说,你长成那样,也还是有人会把你当成女人……”

    为免再次挨揍,不等话音落下,北辰元烈就赶忙跳蹿到了一边,非常明智地躲到了白司颜的身后。

    当然,他并不是怕关禁闭,而是担心这一关,就有十天半个月的时间见不到白司颜,到时候沧海桑田斗转星移物是人非……被那群狐狸这样那样的一挑拨,那他在白司颜心里的地位就真的岌岌可危了!虽然说……现在好像也没什么地位可言,但至少有出场率是不?

    到北辰元烈说闻人海棠拍的东西是簪子,白司颜才不会说,她的第一个想法跟北辰元烈是一样一样的!

    直到闻人海棠意味深长地朝她扫了一眼,白司颜才恍然想起一个事儿来!

    那啥!定情信物!

    还记得当年九死一生地出了地宫,闻人海棠送给她的第一个礼物就是簪子——虽然她打死都不会承认那根随手从地上折的木棍儿是根“簪子”,但既然闻人海棠那么说了,她就勉为其难地把那玩意儿叫做“簪子”吧!

    所以,闻人海棠现在是打算将功补过,亡羊补牢,给她买个真正的簪子么?

    这样想着,白司颜不由微扬嘴角,朝闻人海棠递去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

    礼物她不嫌多的,反正不花她的钱,不要白不要!

    看到白司颜和闻人海棠眉来眼去暗送秋波,东倾夜微抬眉梢,嗅到了一丝丝奸情的味道……因着白司颜一直都是男装打扮,所以在到闻人海棠开口喊价说要拍簪子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想歪”,但是现在瞧见闻人海棠那奸气满满的一笑,无疑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三五百两!”

    到外头有人压价,闻人海棠又喊了一声。

    扯了扯嘴角,东倾夜眸光微烁,忽而拔腿走了过去,趴在窗口跟着喊了一声。

    “三六百两!”

    话音一落,霎时满场哗然!

    就连坐在珠帘后的观月楼主都忍不住朝这厢投来了视线,毕竟……打观月楼建立伊始,还没遇上过同一个厢房内的人相互竞价的事儿,一般而言……既然坐在了同一个雅间里,不都是同一伙人吗?既然是同一伙人,哪有自己人给自己人抬价的道理?是你买还是我买,有区别吗?!

    不等众人琢磨透彻,闻人海棠就明明白白地昭告天下——

    当然有区别!而且还是很大的区别!

    “四两!”

    东倾夜一拍窗棂,不甘示弱。

    “四一百两!”

    闻人海棠凝眸瞪了他一眼,见他较了真,不是闹着玩儿的,实打实是跟自己杠上了,便没再忙着加价炫富,转而慢悠悠地跟他磨。

    “四二百两!”

    东倾夜紧追不舍!

    “四三百两!”

    闻人海棠冷笑一声。

    “四四百两!”

    “四五百两!”

    “四六百两!”

    ……

    抓了一把瓜子叼在嘴边,白司颜深深地表示……长这么大,阅男无数,东倾夜和闻人海棠大概是她见过的人里面最无聊的两只了。

    百里月修几人在微诧之后,很快就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只是没有人像东倾夜那样半路杀进去抢夺那根簪子,一个个抱胸站在一边,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两人无比幼稚的狗咬狗,其中……赌博小王子北辰元烈同学还不忘抓住机会开了个小赌局。

    “我押一百两,最后簪子肯定是闻人海棠的!”

    “我也押一百两,闻人海棠会赢。”

    “算我一个,押闻人海棠!”

    “那我也押闻人海棠吧……”

    ……

    “等等!不对啊!”等所有人都落注之后,北辰元烈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都没人押东倾夜,到时候要是闻人海棠赢了,谁给咱们银子?!”

    到这话,东倾夜瞬间就出离愤怒了,忍不住转过头来暗骂了一句!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看起来就有那么穷吗?!好歹我也是个正儿八经如假包换的皇子,难不成还斗不过闻人海棠的财力?”

    “不,这跟财力没有关系,”花宫岚淡淡一笑,一语道破天机,“这簪子是闻人海棠先看上的,他自是不会让给你,不管花多少钱,否则……他的颜面岂不是丢尽了?”

    “哼!那我就是要让他颜面尽失!”

    东倾夜勾唇冷笑,继续返回战场,势必要跟闻人海棠拼个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五三百两!”

    雅间外,看着他们两人互不相让水火不容地一次又一次抬着价,众人并不想多花冤枉钱,而且根本就插不进嘴,只好选择了放弃,默默地在心底下唏嘘……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有钱任性,沉不住气,喜欢跟银子过不去。

    眼见着他们二人没完没了了,忽然间,对面的那个雅间又爆出了一个叫人虎躯一震的天价。

    “八两!”

    一这个声音,闻人海棠和东倾夜立时就收了声。

    没错!

    这个声音是从东方城主的那个厢房里传出来的!

    有了白司颜的前车之鉴,闻人海棠和东倾夜不由得面面相觑,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两人互相抬价,那是为了争一口气,但从清理上讲……不管是东倾夜还是闻人海棠,谁都不想跟东方城主那样的变态杠上,因为那样一来,就算斗赢了对方貌似也没什么好得意的,东方城主财大气粗不介意当冤大头,他们却是不打算陪着他一起玩火。

    而且,最重要的是!

    强烈的第六感告诉他们,东方城主拍下这簪子……十有**会送到他们的屋子里来!

    不要问他们为什么会知道!

    而且,东方城主一个大男人,又没有什么妻室妾室表姐表妹亲闺女干女儿的,就算买了簪子也没用,所以他肯定是因为看到他们两人争得厉害,才打算出面摆平的!

    对!一定是这样!

    这么想着,闻人海棠和东倾夜即便相互冷哼了一声,甩手走离了窗口,没再继续加价。

    “咳咳。”

    郑重其事地咳了两声,白司颜轻轻甩了两下袖子,拂开身上的瓜子壳儿,换了个较为端庄的姿势正襟危坐了起来。

    见状,花宫岚不禁奇怪地问了一句。

    “你这是干什么?”

    白司颜很不要脸地自恋道。

    “坐等簪子。”

    果然,没等多久,真的有小厮推门而入,端着方才东方城主拍下的簪子,一步一步,一步一步,走到了……东倾夜的面前。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